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为争机缘风波起(3)
    第十八章:为争机缘风波起(3)

    墨四眸子转动深深看着那灵器青剑,面色几转悲喜意味深明、似在回味着过往回忆……

    好一会儿才转开眼神,再看向石室四处、眼珠子不住转动打量几番,似要将这大有来历的石室将其所有细微之处翻遍一般。

    片刻,墨四抱着修屋匠人般的精神打量完了周遭四处,伤后未愈的他几经折腾后大喘嘘嘘地坐在室中石椅上。

    这石室原来是这墨云子前辈大限前在这墨家荒山上临时开辟出的闭关之所,墨云子冲生死关失败后此秘地自然也就荒废起来无人知晓。

    若不是墨四经此一难,哪里晓得后山之中竟有此机关秘地!

    只是一番探查下来,此室之中除那尸骸和青虹剑外、无非多是杂七杂八的石台、石桌椅、石床等粗劣石制之物,偶见棉布织物、纸质杂物也在这漫长年月侵蚀中腐化的不成样子。

    墨四气喘嘘嘘地坐定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当下沉思其所遇之境地。现墨家狩猎会大比当前,其近年来虽顶着嫡系名头,但在墨家所受待遇、资源日渐遭受排挤。

    虽这与墨家风、雨、云、烟等四位原嫡子日益年长各自争夺西南墨家资源有关,思之也是权贵之家常有之事。墨四虽无心也无意深淌西南墨家嫡系争权这趟浑水,但其身在此山中,现实切身关系不由让他一时头疼很。

    而他也日渐成长已堪堪是少年之躯,为谋长远故,其身份认知也不由得让其志存高远追求更远的道路。今日练功阁一事后才让其分神不已,心中不断谋划后路,才让其失神间一时失足跌落此地。

    只见石椅上墨四思虑间眼眸越来越深,眸中一道精芒闪过之后便立起身来走向墨云子尸身骸骨面前。

    少年墨四挺直身躯,抱起双拳!躬身向墨云子前辈行了一礼,然后方才取下那青虹宝剑!

    只见其握剑于手中、暗一发力抖了个剑花!

    “噌!”带起一声利器之物划空之剑响。

    剑身灰尘扑朔落下、露出其本体,只见剑身青芒芒一片刺芒、更有奇异纹路似朵朵白云铺满剑身剑刃周边。有道是宝器覆灰、岁月难掩其锋芒!

    墨四眼下对此物是越看越喜,手轻抚剑身上那奇异纹路。心念道:“莫非这剑身上的白云纹路符文有其特异用途不成?可惜了,如今我一凡人之躯、恨不能一展其威……”

    墨四其虽如此说道,但少年心性、面上终究难掩欢喜之色。心中一动间便耍起剑法来,一时间石室寒光闪闪、青芒处处,墨四不禁将近日所悟剑法一一使出!待到收尾时一路无情剑决下来竟是顺畅无比、痛快无比!

    一时间无情剑决上篇三式各种变化竟有所精进,室内墨四持剑而舞竟一时将剑诀上篇中的内中门道暗暗领会,深得那无情子创这上篇时的凌厉诡柔精髓。

    一曲剑诀舞罢,墨四不由大呼、痛快哉!

    当下对那墨云子前辈更心生感激,只是无缘得见其生平事迹容貌真颜、不免心生遗憾之感。

    墨四不是绝情之人,他身负墨家嫡系之名,此时又取这墨家总族墨云子前辈所赠宝器、不由一番思量后。

    便对那墨云子尸骸说道:“晚辈墨四,暂受西南墨家嫡系弟子之名,也算得有墨家之名。今日更受墨前辈所赠之宝剑,尸骨一事因晚辈身份特殊恐待来日安排。若墨前辈有后系血脉,晚辈日后相遇若力所能及必将报答一二!为表诚意、晚辈先行向前辈施以墨族祭祖拜见之礼!”

    就在此间这一室一骸一少年中,少年拂衣正冠束发、定下心后,便一扬衣角双膝跪下准备行墨族中后辈祭祀前辈之礼。

    只见跪俯于墨前辈石座下方的少年刚欲磕头行礼、额头触地时,其座下行礼之地在墨四耳旁传来一阵机关被触动般震动异响。

    “咔咔!”

    便听石室中响起一声机关机括移位声响!那墨云子尸骸遗骨连同座下石台便向一旁平移数尺,石台后壁面现出一个小臂宽窄的方形凹坑!

    坑内赫然藏有数物!

    如此一来,少年墨四双眼瞪得奇大!

    ……

    半日匆匆去,午过近日落。

    墨四在石室洞口处吃力的搬着一块石板。随着地面上发出呜呜的沉重摩擦声、洞内通道最后一丝光芒被遮盖!

    原来是一块板状石头被墨四从石室通道内移动至洞口处,将这洞口完全遮盖起来。

    其形状竟已洞口大小分毫不差!也不知此石是墨云子之前使用遗留之物,还是自然造就的巧夺天工?引得墨四一阵遐想。

    不过墨四此时并无余闲,西南城狩猎大会在即不说、他还有更多的准备需要去做!当即便打算回去。

    抱着将此地当做秘密的心思,将洞口重新一番遮掩后,墨四便开始举目四望寻找回去道路。望着近十丈高的崖顶、和身在半山腰上浮云飘飘、朦朦胧胧间一眼见不到底的沟壑景色。

    呵~

    墨四苦笑一声,当即取消了从石盘沟壑下方下去的打算。当而看着那自己曾摔下来的上方近十丈崖顶处盘算起来!

    半日后……

    只见墨四在攀爬着一根古藤吊在半空中!

    其手中不起眼的古藤,此刻却显得甚是坚韧硬实!原来正是墨四当日跌落而下发现抓住的救命古藤!

    此藤说也奇怪,其根系在竟向洞口石盘方向垂落而下!也不知母根源头处离半步崖顶还有多远?

    抱着这个疑问,墨四小心翼翼多次试验了古藤硬实程度,发现其确实坚韧过人后便打定主意如此攀爬起来!

    崖壁上墨四手抓古藤如壁虎般不断攀爬,一颗颗豆大汗珠从他脸上流出!

    然后滴落而下飞入山风呼啸的空中做着落体运动。

    攀爬十下…二十…三十下,少年墨四脸上憋得通红,用去大半体力!其极其费力的抬了抬头,望着还约五丈余的崖顶,不禁咬了咬牙继续攀岩起来!

    三十一下!……四十五、少年已乏力不已,……攀爬五十四下后!墨四气喘吁吁,双手累得麻木。

    但左手仍机械性般的欲攀而上抓去!

    呼!

    一手抓空,手掌带着余势挥起一股风声。剩余一只右手紧紧抓吊着藤上的墨四一愣!不由费力的抬头定睛而看!

    原来已攀援到此藤尽头!只见古藤根系粗壮,如鼓起的一圈臂膀肌肉。而此时离崖顶还约余二人身高。

    可墨四见此不忧反喜,其对此境况早有几番计划盘算。当下整个人气息为之一变、散发出一股狠劲!毫不顾带伤之躯、疲惫之身,左手反手从身上某处掏出一柄日常防身而带小刀,这小刀虽是市上常见之物,却奈何少年墨四将其打磨的竟异常锋利!

    墨四露出微笑,感受着腰身处还藏有两把同样制式的小刀、肩背后上挎着的青虹剑,和现在左手中的刀子,他不禁底气很足了起来。

    其感慨道:“还是老话说得好啊,未雨筹谋、常备无患啊。”

    他原本打算靠着小刀锋利一步一步循着土石间隙插落其中,再如世俗登山者般攀爬而上。

    可他身背青虹剑又看这崖间高阔景色不觉如往日般豪气顿生,看着这还剩余二人高的短短距离,让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想法间少年嘴角不禁露出一个微妙弧度。

    只见其左手小刀紧握,腰身一个发力手臂力道便如山洪般滚滚而出!手中锃亮小刀便循着身前一处土石缝隙中深深插了进去!直至露柄!

    紧接着其身子如狮子扑兔般不禁一顿,蓄力而后动!腰马合一间身势如火山爆发一去不返,身子借势一跃至空中!

    这下再一看,那小刀没入崖壁中位置正好在其脚下!

    这一下说时迟那时快,空中墨四再借势重重一踏!

    “諍~!”

    小刀传来被巨物踩中后的剧烈弹跳震动声,而那少年早已借势使出一招基础身法雄鹰展翅高高飞起!

    经此两跃,转眼间少年跃起的身子竟已超过那崖面半人高有余,少年空中身子使力一扭一歪、如条咸鱼翻身般便向半步崖路面上滚落而去!

    呼!

    少年毫不顾形象地坐在半步崖路中大喘着气,好一会儿才缓气过来。看着日渐夕阳的天色,一抹霞光落在少年脸庞上,其不禁哈哈大笑。

    然后便见其站将起来、拖着身子向山下走去。

    回到小院,一阵酸麻疲惫、困乏无力从身子各处涌来!

    顾不得其它、墨四房门一关,身子一斜,便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未完待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