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为争机缘风波起(5)
    第二十章:为争机缘风波起(5)

    之、月黑杀人夜

    随着夜行衣少年一段段惊人话语连环脱口而出,墨铁被其中内容震惊的忘记言语。

    而此时黑暗光影中黑衣人也缓缓取下蒙面,露出一副英俊脸庞。正是墨四!

    墨四眼眸定定看着少年墨铁,淡淡开口道:“墨铁兄,我是墨四。”

    ……

    西南城西,与城南处满是达官贵人不同,这里有着大片平民家宅。

    今日夜黑灯稀,城西这片近数百户人家的宅院,那一座座土砖瓦院横排竖布着。黑夜中若从高空看去,这里有如坟茔……

    此地一处极不起眼的宅院里,其中有间房门微开,里面烛影摇曳,燃到底部剩余一截的残余烛火随风摇动似乎要随时熄灭般。

    房中桌椅倒地、杂乱的打斗痕迹遍布。

    一阵冷风袭来,从房内窗中呼贯而入直冲房门而出!吱呀!吱呀!冷风将房门冲撞的摆动不已。

    入夜冰冷的旧石砖地上蜷缩着一个被捆绑人影,其满是剑伤的身上仍旧滴着淤血,脸庞上尽是惊恐之色。

    而其身前烛火下映照着两个人影,一个黝黑高瘦身影略微颤抖,而另一个正是那令其恐惧不已的蒙面黑衣人……

    看着那夜行衣蒙面人毫无感情的眼神,地上蜷缩着的刘海压抑不住惊恐过度的情绪不住地往地上磕头。颤抖无声地呜咽着什么。

    仿佛恶徒向撒旦屈服。

    夜衣人淡漠地扫了一眼地上不住颤抖的刘海,对其毫无反应。

    只约盏茶时间,地上蜷缩着的人影惊恐的精疲力尽,其绝望的眸子似在等死时。

    房中夜衣人淡漠的声音响起道:“墨家黑衣执事墨十,两年前因执行任务意外被山盗杀死。第二日,便见你离城前往城郊北处老窝林,回城后带一包裹前往正通银号存记……”

    “此后,一年前你前往老窝林……”

    “……半年前,你前往老窝林……”

    “直到十日前,墨家黑衣执事墨十九外出执行任务又是被山盗意外杀死,可第二日你又前往老窝林取回一包裹存记正通银号!……”

    夜衣少年手中拿着的数张纸条将其内容一条条念出,一时间刘海觉得那纸条仿佛对其无所不知般。

    夜衣人最后带着戏谑的眼神看向地上颤抖愈发厉害的刘海。冷冷道:“最后我问你几句话,你若老实回答,我不杀你。”说话间其手中一柄黝黑长剑带着冷芒在刘海眼前晃动不已。仿佛一把随时渴望吞噬鲜血的杀器!

    剑芒一挑,刘海口中塞着的布团被一挑而出。

    刘海松口间不住倒吸几口冷气,便颤声道:“我说我说!大人你放过我,所有这些事情都是老窝林那些山盗指使我的!我只是给其城中各类互通消息而已,杀人之事与小人无关啊!”

    闻言,一旁那黝黑少年身躯一震、身躯紧绷!似有怒气在身,双手便欲握刀而杀!

    忽地,已感觉到其愤怒的夜衣少年将一直按在其肩膀的手加大了几分力道、将其牢牢按住暗示其冷静下来!

    一路上为防止黝黑少年冲动间暴起伤人坏了大事,夜衣身影已经不知将其按住提醒了几次。

    黝黑少年冷静了下来。

    夜衣身影再淡淡开口道:“这么说我懂了,你就是负责暗中传递消息?或者带路坑杀那些被害之人?是也不是?”

    刘海闻言略一犹豫,略一支吾。

    呼!

    便见一道黝黑剑芒无情挥过,一只手臂高高飞起、便见刘海失了一臂。

    啊!刘海一声惨叫,当下颤颤巍巍道:“是是!小人平日里在城中给老窝林的山盗当探子出卖消息!偶尔也出卖那些外出城郊执行任务实力低微的执事消息。可是小人并没杀过人,只是求财而已!小人对大人绝不敢有半句虚言啊,饶命啊大人!饶命啊大人!”

    刘海对着那冰冷的夜衣身影不断吐言求饶道!这一夜实在是他无尽的噩梦,那晃动的剑锋以各种轨迹划过他的身体……直到他心理崩溃不断吐出真话为止。

    ……

    长夜近半。

    夜衣少年看着眼前仍不断说着各种话近乎呓语的刘海,微微摇了摇头。其似乎已经疯了般。

    墨四如不经意间淡淡说道:“好,此间事了,我说过我不杀你。”

    然后便转身欲走。

    刘海眼中闪过一丝亮芒表情一顿、却随即又假装疯了,呓语不断。

    可夜衣少年何等敏锐、眼角余光早就注意到了这一幕。只见缓缓转身走去的夜衣少年幽幽的说出下一句:“我说过我不杀你、我就不杀你!但是可没说旁边这一位不杀你~”

    “墨铁兄,杀父之仇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刘海闻言一震!惊恐道:“你是,你是!墨十之子!”

    “啊!不……”

    只见一双青筋暴起的铁臂挥着带满仇恨的开山刀法破空而去!

    咻!

    噗!

    黑夜里只见一个球状物狠狠飞起!抛落。

    砸落间烟尘飞扬,余下一双瞪得浑圆的浊眼……

    ……

    片刻,西南城门口近郊处,一土坡上有一长亭。

    冰凉的夜风吹过,引得周围林间树枝摇曳、草影摆动。没有谁会在这黑夜中离城出郊,但长亭上依稀间的两个人影显然是个例外。

    那两人其中一人黝黑高瘦、一人身着夜行衣。

    呼吸着清爽的空气,夜行衣那人不禁摘下蒙面大大的呼吸着。似乎以此来排解舒缓着今夜已经发生或将要发生的某些事情,黑暗中其脸庞露出一道略微熟悉俊美的弧度。这人正是墨四!另一人也就是那墨铁了。

    “墨四兄,大恩不言谢,今日种种之事铁某记着了。”墨铁道。只是其不停在这长亭来回走动,显然有些急躁!不一会儿,其便又开口道:

    “只是墨四兄?既然知道了是那山盗四窟鬼一分支所为,又已得这山盗分支老窝地图!你何不让我直接过去杀个痛快!”早已被眼前杀父之仇红了双眼的墨铁手拿一地图急寥寥喝道!

    原来审问完刘海后,墨四将从刘海身上的金银钱袋和一副杀害其父的山盗地图一并扔给了墨铁。可墨铁这直爽男儿取得杀父之人消息后早就已红了眼急将去报仇。

    墨四望着长亭边周遭四处密林,似在等待着什么。闻言便道:“铁兄莫急,那既是山盗四窟鬼一分支,想必定是极为棘手。铁兄一手开山刀法虽然威力过人,但毕竟孤身难支、双拳难敌四手!且为我稍待片刻。”

    墨铁不住的叹声:“哎~哎哧!”“墨四兄,今日恩情我墨铁现今已是极为感激!可在这城郊长亭已等了半炷香之久!杀父之仇我为人子实难等待,与其让我在这空等。不如让我直奔几里外的老窝林杀个痛快!在这等等等,难道能等出个花儿来不成?”说着已是提刀欲行之状!

    正当此时,墨四又一手按住其臂膀让其停下。

    只见墨四眼眸深深看向不远间密林一处,脸上却有喜色,道:“来了!”

    哗哗哗~

    只见密林草影翻动,似有人马藏在其间。窸窸窣窣~,声音愈来愈大。便见十来个夜行衣蒙面少年身影一跃而出!

    闪跃至墨四身前,尽皆略微躬身行礼。

    这群夜行衣少年尽皆跟墨四一样黑衣蒙面。并且都一手持单射弩,一手持长枪!腰背清一色箭筒!

    一眼看去他们似乎身形挺拔、手脚粗健皆是少年之人!

    而就是这群看似少年身影的人,直让墨铁有种心悸感。令他不住看向心悸的来源,单射弩!那分明是天朝地方军队才可严禁使用的制式兵器!

    暗夜中墨四身上气场变得越发厚重,其自然而然般散发出一股杀伐果断的气势!眼神扫视身前少年群英,略微点头。

    随即一拍身旁略微失神的墨铁,如战场杀将之人般豪迈喝道:“墨铁兄,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今日就让我们送那帮山盗归西去!”

    说话间,一众人等便向老窝林处袭去……

    ……

    老窝林,地处西南城郊外近十里处不远一角。此处草深林密一直绵延至数十里外都是西南山脉之地,其间山盗众多闲人复杂,即使一般商人往日里从此过路都要结伴而行,便是因此地乃三教九流蜗居藏身之地!

    故得此名,老窝林!

    老窝林中山路交错,迷踪遍布,一般没有实物指引或标记便是山间老猎手也难认得山中密林深处之路。

    此时往林中深入几里,有一山谷藏身两山低处、密林之间。谷内百丈狭长,盖着三两木屋,屋前挂着四个鬼脸红灯笼。

    这便是老窝林四窟鬼一分支之地!

    (未完待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