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为争机缘风波起(6)
    第二十一章:为争机缘风波起(6)

    之、夜黑杀人夜(下)

    那四个画着鬼面的灯笼发着淡淡暗芒,那房前数个灯笼光影下不时走过巡夜探子的身影。

    山谷中这四窟鬼山盗分支的老窝俨然警戒严密。

    而那排房屋内此时正灯火通明,十来个精壮汉子正吆五喝六的划拳喝酒。屋堂内为首的乃一大马金刀坐在正中的刺青花脸大汉。

    花脸大汉身前正五花大绑的捆着两三人跪伏于地上,花脸道:“识相的就把地图交出来,否则天亮之时就是你们的死期。”

    花脸旁边一精壮汉子喝道:“识相点你们就乖乖把地图交给我们大哥,否则大爷我叫你们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着把大刀置于其中一人下阴之处晃来晃去。

    哈哈哈~!

    此举不由引得众汉哈哈大笑。

    就在此时,山谷中有两个黑衣身影一前一后分别缓缓摸近房屋旁两处。

    一个巡夜探子正好在此间走过,只见一把银光匕首一闪、那探子便被一只突兀从黑夜中掠出的大手脖子一扭、刀光一过,身子抽搐间便软趴趴地被放倒下去。而那始作俑者的匕首主人显然是一个夜衣少年。

    房屋另一旁,另一个巡夜探子哼着小曲走过时、忽然一双如铁臂双手破空而出!那探子被其一手捂嘴、一手如被扭杀鸡子般紧箍颅颈!

    咔嚓!

    便见那探子头颅如倒转了一圈般、如晒蔫的茄子带着夸张角度般低拢着。而那残酷的黝黑高瘦身影在这黑夜中疯狂的杀戮着。一会儿便见这处据点四周横七竖八的躺着四五具尸体。

    这时据点外望去再无巡夜山盗,黑夜中墨铁手上大刀滴淌着鲜血、满是黝黑的脸上抑制不住一股股愤恨和报仇快感轻轻颤抖着。

    正将手中大刀一翻墨铁急欲提刀杀入那据点屋内,这时正好看见在另一处墨四方位内划过两溜火光。

    火光一溜见划过夜空。原来是两支火把燃烧间带着优美弧度落入那满是茅草料的屋棚之上。

    噼里啪啦!

    干燥的房屋草木料遇火一引而燃,而在夜里一阵阵夜风吹过后。呼~!火苗终于在屋顶上疯狂窜动起来!

    即刻间,屋内寻欢作乐的山盗便见房屋内有缕缕青烟在空气流动中缭绕起来,一股熟悉的草木燃烧味散发其中。

    也不知谁先开头喊了句:“着火了!救火啊!”

    十余个山盗慌乱间便急身出屋欲将救火去。

    而屋外原本前一刻正不知如何是好的墨铁此刻心中一喜,心道:“墨四好手法,如此一来守株待兔!倒省了杂家硬生生杀入未知之地、少了几分拼命风险!”

    众山盗鱼贯而出一瞧屋顶之上竟是火苗窜动、火势已然不小,再一看那满地巡夜同伴尸体!已知此时已是着人算计,皆叹一声不好!

    其中那花脸大汉更是喝道:“兄弟们小心!看来今日是有人在我们四窟鬼这太岁头上动土拉!”

    旁边那精壮汉子也阴测测向四周道:“不知是道上哪路弟兄,趁早报上名来!免得人心不足蛇吞象、反磕了牙!”

    正当此时!

    众人背后一阵刀风呼啸而过!一声惨叫发出,便见有山盗中有一人受袭倒下!

    黑夜里也跳出一道杀气满满的黝黑身影出来!三两息间、便与周遭一众山盗激战了起来!

    那黝黑汉子一手开山刀法如海潮大涌般大起大落,定眼望去、正是墨铁。

    而刚刚与其一道灭杀夜巡山盗的黑衣身影正是墨四,只是此刻似乎已不知隐身何处。

    而墨铁此时战得兴起,在这群二三十号山盗打杀中游走而定。

    花脸汉子眯眼不停打量四周、越发皱眉,沉声道:“老二你带弟兄先速速解决这黑汉,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好!大哥放心、不就收拾个野汉子!”精壮汉子听言应了一声便提刀领着两个精壮弟兄向墨铁奔去。

    “呔!”一声大喝,壮汉便一跃凌空手握大刀向墨铁劈去!

    这一着竟是势大力沉!

    打斗中的墨铁只见头顶有一记雪白刀光急速劈落,临时双腿略屈扎了个千斤马,步伐沉沉间手臂青筋尽起,一把开山刀如铁索拦江般横握身前!

    “噌哴!”一声。

    双刀劈砍交接处隐有火光溅出!

    墨铁双脚一沉微陷泥地、暗道一声:“此人好大的力气!”,脚下土地竟被这一劈之力烙印出一双马步印记。

    顾不得其它,墨铁又急忙挥动大刀使出一记横扫千军如卷席,却又是噌噌两声!原来随着壮汉身旁的另外两个山盗使刀攻来被墨铁扫了回去。

    一时间墨铁与这三个山盗头子对了起来,只是三人明显比刚才的山盗小喽啰厉害了许多!以一对三间逐渐便要落了下风。

    花脸汉子见此神情又松了一丝,但随即眉头一皱似想起什么看向身后着火的屋子、指向身边众人道:“你们几个先去灭火,别让咱老窝给烧没了。还有你们两个去屋内看好人质和财宝,特别是给我盯紧那阉人老头!”

    “是!”便见二、三山盗分成两伙山盗应命而去。

    一伙三人便急咧咧取水救火。而另一伙两人则是慢悠悠走向屋房,其中一麻脸山盗还嘀咕着:“那阉人、财宝又跑不了?还不如留下看二当家杀那野汉有趣得紧…”而另一人也小声应道:“咱们还是听大当家的,免得弄岔了事待会没好果子吃……”

    说话间便已抬脚欲走进房门内。正当此时,那麻脸山盗仿佛见鬼一般!就抽刀惊叫起来、便欲大喝大当家!

    “大当!……”

    只是三字未喊完便诡异的硬生生停掉。

    麻脸山盗生前最后一眼只见到一道银色刀光在二人面前闪过,一个略微模糊的俊俏少年带着冰冷目光漠然的一笑便掠身而去。

    “什么事?麻脸?”花脸汉子正应声望去。却见那麻脸汉子二人定定站在进入房门口的位置。正欲皱眉、却看到麻脸汉子二人脖子间一条血线蹦出!滋滋~

    嘭…嘭…

    如皮球落地,先后发出两记沉响、那麻脸山盗二人的头颅便滚到了一边,身子如烂泥随即也斜斜地瘫倒下来。

    花脸汉子大叫一声不好,飞身一跃间便掠向屋内!

    又是一记银芒闪过!

    花脸汉子见此急身运刀斩向银芒,噌哴一声!刀剑相交!却是露出那使着银刀的身影。原来正是墨四。

    花脸道:“好快的剑法!”

    墨四淡淡道:“阁下身手也不差,只是恕在下不便奉陪了。”

    说着墨四向后急掠。

    花脸汉子此时向屋内四周望去,只见屋内窗边破了个大洞、而屋内两箱财宝和那被绑阉人老者皆是人去财空!此情此景不禁气得他七窍生烟,大喝一声:“奸贼休跑!大爷誓要将你人头落地!”

    说话间便是刀刀凌厉的向墨四招呼起来,而墨四接着随心而走的基础刀法倒也应变随流。激斗中三两息间墨四已后掠向床旁,花脸见势一急便欲追砍而去,正当近身时却见窗外忽现两支黑乎乎的劲弩!

    咻!咻!

    两支弩箭向花脸劲射而来,花脸汉子面色大变!但凭借混迹江湖多年身手、一瞬便运刀而回在身前全力使了数个十字刀花!

    噹!噹!

    一支弩箭被刀花击打的不知飞向何处、另一支却在花脸臂膀偏射带过!

    “唰”的一声!花脸吃痛望向右臂、一大块腱子肉被弩箭射飞而去。

    再看眼前,那墨四早已向那洞开的窗边飞身而出。

    窗外黑茫茫一片,哪还有人影见得。

    (未完待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