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为争机缘风波起(7)
    第二十二章:为争机缘风波起(7)

    之、夜黑杀人夜(下)

    花脸汉子受伤吃痛,反而更激起了他的凶性般。手中大刀翻滚、三下五除二间便破开这单薄屋棚,连忙提刀追将出去!

    这时花脸汉子手下的一群山盗也又部分赶来增援。花脸汉子俯身向山盗们说了什么,然后便见一支信号箭冲天而起。咻~、嘭!在天空中炸出一抹烟花。

    正逃出不远的墨四见此暗道一声不好!按其对山盗的了解,以往山盗围剿难以对付的硬点子时,没少用这种求援的手段、而后以多对少围剿灭之!

    果不其然!离此尚有半柱香脚程远的一处山坡上也寥寥升起一道烟火信号,遥遥对应!

    一时间颇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之感。

    而这时已隐去暗处的墨四眉头一皱、转念间便又孤身一人从草丛内走将出来。在屋棚的鬼面灯笼映照下,此时其整个人显得有些深寒。

    花脸汉子与山盗一眼便发现了墨四,只是花脸见墨四如此淡定便有些惊疑。摆了摆手让手下莫轻举妄动,便示意山盗们慢慢将墨铁和墨四合围起来!

    墨四见此便朗声道:“墨铁兄,此时正有另外一股山盗赶来。收手回来吧!”

    场内墨铁与三两壮汉正厮杀着,他早已注意到山盗们的求援动作。此时厮杀半晌,杀了数个山盗后早已有些精疲力尽、杀红的眼也渐渐清醒,闻言心中一动应声间便运刀施展开来!

    其大喝一声“呔~看招!”

    身形一拔间运力至臂、舞刀从高处直劈而下,便使出一招力冠三军,向前奔走间三番运刀大劈身前!

    即便身手敏捷的精壮汉子二当家一时间也不敢硬挡其威,墨铁冲杀间转眼便来到墨四身前。

    花脸汉子见此喝道:“你这哪里来的少年!跟这黑汉子一般不知死活来这四窟鬼之地?”其冷冷地望向墨四与跟夜色一般黝黑的墨铁。

    墨四虽站在场边,但其傲然而立在这群山盗中确实太抢眼,不断引得场中一众山盗侧目。

    只见墨四嘴角一扬,露出一抹微翘弧度。轻笑道:“山盗大哥可是不长眼?没看见我从这夜色中来?置于不知死活,观你现在印堂发黑面露死气、倒是可能要死在前头。”

    “你…你!看咱家不杀了你这巧言诡辩的小子。”花脸汉子一时气急,心血攻心面色通红,便将又欲冲杀而来。

    场中墨四目光渐冷,扬手一挥!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四周静谧的夜中,似响起了一道道弓弦紧绷的声音。

    “嘣~”随着一声弦响,越来越多嘣嘣声响应而出。

    伴随着强劲地破空声,竟略微发出战场弓箭军交战地嚎响。

    “咻!咻!咻!”

    一道道劲弩连带着夜色中破空而出,仔细看的话其远处划过的轨迹将林中一片片枝叶飞射带烂。

    “啊……”花脸汉子瞬间被多支羽箭精准射中,连尾音都没说完便瞬时死的是不能再死了。其身上羽箭可说是一簇簇,其中有一支射中面门、流下地污血染黑了他的印堂。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不过是一两息地事情。几乎是花脸汉子话音刚落,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

    这时山盗中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句:“天杀的!那、那…是军中特有的制式弓弩!”

    “我们招惹了什么!……”花脸大当家死后一众山盗顿时乱作一团,四散将跑。

    有道形势比人强,有心算无心。

    四散而下的山盗顿时成了墨四暗地布置弓弩的活靶子。

    又一波破空声强劲袭来、夜色中哀嚎一片……

    ……

    晨光渐露。

    袭杀一众山盗后的墨四等人马不停蹄地离行而去,此时已是靠近西南城近郊。

    城外墨四几人正互相道别,只见夜中墨四招来一众黑衣青年行事后早已不知何时不知不觉地独自离去。

    墨四与墨铁商量后、为了此事不引起有心人及山盗眼线注意,打算各自分道而回。墨铁此时大仇得报,眼神清明很是畅快。倒也爽快率性,见其拱拱手便潇洒而走。

    此时墨四微微皱眉看向那锦服老者,见其还神色定定的跟着自己身后脚步丝毫未动。倒是其身后那两个侍童早已睡眼惺忪的打着瞌睡。

    墨四心中不禁对这个从山盗窝中顺手救出来却一直处变不惊的老者略感兴趣。但仍淡淡道:“老先生,可还有事?此间已是安全地带,若无事墨某便先将离去?”

    锦服老者目光微亮,这一路上他暗中观察这个看似普通实则遇事间神色愈显不凡地少年。见其进退有据处事老练更不输世家子弟,实在是愈加十分欢喜。

    这下便开口道:“老朽此番承蒙墨公子解救,还未好生感谢墨公子!”

    墨四道:“杀贼人而救良民,匹夫皆可为也!老先生莫过意记挂在怀。”

    锦服老者闻言越加欢喜,心道小子说话中听。道:“虽言如此,但墨公子还是容许老朽表达对你深深的谢意。”说着掏出一枚普普通通的青木令牌。

    墨四见此却是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但随即面色便恢复平常。

    老者怕以为少年不知何意,解释道:“这是一枚跟军府有关的令牌,墨公子身手不凡他日若有念想加入军士一途,凭木令在这东海省内或许可能有所助益。”

    墨四客气一番、便收下青色木令,笑道:“那墨某便却之不恭、受之有愧。”

    ……

    随后墨四寻了个缘由便先离去。

    老者也飘飘然离去。但行了片刻后只见其身旁周遭便赶来了一队身着便服动作间训练有素的之人护卫在旁,仿佛士兵一般……

    墨四身轻如燕的走在了大街中,但其袖袍中的手却摩挲着那枚青色木令。

    脑中各种念头却是不断闪过,如今他可以确定那老者应是世家贵人。甚至极可能夜中墨四不救他也有军伍中人赶来救其。

    随后回想到夜中刚救其出来时便立即将其眼耳遮蔽,一时放心了许多。

    他可不放心给一个军伍之人知道他有一批劲弩,虽然黑市中也有军器流动买卖、但墨四仍不想节外生枝。

    其给墨铁这淳朴憨厚小子地回答便是黑市买卖。

    但实则军器买卖是天朝古国的大忌,稍微有黑货流露出便有价无市。稍知内情的人便知道这些黑货有多么昂贵,那批弩就算是以西南墨家分支的财力买下也会肉痛许久。更别说是墨四一个分支嫡系子弟。

    何况墨四的弩并不是买的……

    思虑间墨四便走到了城西处,破庙前。

    (未完待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