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破乾坤记 第二十三章:合纵连横未雨缪 - 壹话
    第二十三章:合纵连横未雨缪-壹话

    这间西南城的破庙名副其实,早已破败不堪。外面青天白日的光线洒到这里面时已是显得昏黄,显得并不亮堂。

    即是如此,墨四脚步如风仍轻车熟路,便一步不停的走了进去。

    此庙甚大,乃为一位名传天朝古国忠义无双之人所设。旧往香火旺时曾日夜不停有人为其添香加油。

    只是世风日下权利至上,贤风早已无人问津。现今这忠义庙恐不如巷头那间茅厕去的人多。

    庙堂内神人雕像按比例雕得栩栩如生,神人雕像雄伟的立在供台上、高高在上压迫感十足。其一手作扶须状昂首眺望、一手提青龙偃月刀,实是不动如山威势沉沉!

    墨四刚走入庙堂,便见一个小身影飞扑上来。

    却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肤白脸粉、稚嫩的五官也甚为秀气,欢笑间虎牙微露。让人不禁一见便觉十分可爱欢喜。

    “嫣儿不得无礼!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女儿家休要成天一惊一乍的!”一道声音响起,正是柳行云!其身后还有一众十来少年坐在一张巨大的供桌旁。

    小姑娘闻言却也是瞧也不瞧,一副你能怎样的架势。一时间让其兄柳行云头疼不已直揉脑门。

    “四哥哥,听说你昨夜带他们去干了件大事对不对?精不精彩?我哥他们懒得说,你待会说与我听!”说着小姑娘对着坐在角落一旁的柳行云他们露出不满神色。

    似乎她还有些生气,便又重重“哼!”了一声。

    对于柳如嫣所说大事,墨四略微尴尬,假装疑惑地说道:“还有懒得说这事?他们居然这样对待如烟妹妹!甚是可恶,待会我定说与你听。”

    墨四一边说着一边拉开小姑娘紧箍着其的手臂,道:“但现在四哥要先与你哥他们聊下事情,待会再说。你过些天便过生辰了,四哥先提前送你些礼物。”

    说着从手中袖袍中取出一支从宝玉斋内花了十两银子购得的白玉簪子,此簪用玉晶莹剔透、白暇纯净,倒是市面难见的好玉而制。

    一只小手掠过,柳如嫣便急寥寥从动作慢条斯理的墨四手中拿过白玉簪子细细端详。

    扑哧~

    一笑!

    小姑娘禁不住露出纯净笑声,柳如嫣定定看着那白玉簪子。小声的认真道:“真好看!”

    柳如嫣虽自小随柳行云流浪江湖过惯了颠沛流离,一身衣裳只求朴实干净,不攀美饰华衣。

    但女孩子家终归是爱美之心的,此时其虽身着泛黄旧布衣,但一身衣裳整洁干净洗到发白,发髻更是梳得一丝不苟!拿着簪子的双手更甚是白净。这些无一不在细处显示着自身的在意。

    此时其小心翼翼的将簪子扎在一丝不乱的发髻上,又认真地摆弄两下。

    柳如嫣略微皱眉,仿佛还不满意!便兴冲冲地如小鹿般边走边跳离去。

    走前还如风般飘来一句话:“四哥哥的礼物嫣儿很喜欢!我去找铜镜看看。”

    墨四不禁莞尔,看来女孩子果真都是爱美的。

    柳行云见此歉意一笑:“舍妹顽劣,让墨兄又破费了。”

    墨四笑道:“行云兄哪里话?难得如嫣开心。你我多年好友,何必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原来这柳行云一众人等原是从日月神岛一路远渡逃离而来的世家子弟,数年前偶然流浪至此。当时一行十来人等在路边面黄肌瘦、饥寒交迫,作流浪行讨之状,实是引人注目可怜!

    却被墨四正好遇到,一番了解后不禁心生相怜之感。

    同是神岛逃亡人,难免同病而相怜。

    当日墨四自恃身为西南墨家四少、勉强还有几分零用积蓄,领柳行云一干人等去某餐馆饱餐一顿后便引其一干人等在这废弃忠义庙暂时安顿下来。不时从墨家分配给自身的修炼资源或零用中分出一部分时时接济柳行云一干人等。

    没想到这一安顿便是过去了好几年光景,柳行云等人也渐渐长成少年小伙!渐渐有了自食其力之能。

    柳行云和其余一众青年向墨四一一问好后,便领着众人向庙中后门行去。

    庙后围墙,一面黄土墙上开着一道两人多宽的门口。原本通向庙外荒地,一行人走过门后,却是别外风光。

    此时落入墨四眼帘的是一个用各类篱笆围成一道半圆拱形围墙密不透风的小院子。那篱笆墙足有两人许高,以至于从外面看可能根本注意不到这小院。

    小院内里约四丈方圆,密密麻麻坐落着数间小屋子。赫然便是青年们的蜗居之地。

    柳行云见景微微一笑,墨四对这里也甚为满意。显然这里给了他们太多回忆。

    墨四走向院旁一道长条木桌,在桌子尽头墨四正襟而坐。柳行云一干人等也分别坐落而下。

    一如既往,等所有人坐下后。墨四开始这次的讲话。

    “鉴于昨夜以团体行动灭杀了老窝林四窟鬼山盗分支之一,我提议今后此类行动中成立一个名为“墨门”的团体专司此事?”墨四道。

    坐于首位之下两旁的柳行云和李元策闻言面露喜色!他们身为此中最受墨四信任的两人,当然知道无论墨四做什么、一直以来都会使身边的人沾汤带水似的得利!

    关键的是他们相信墨四,也包括所有他说的话。

    李元策道:“我同意,并且加入。”说话间眼神扫过自家的四位兄弟,元河、元善、元力、元贵。

    四人皆笑道:“我等支持四哥和大哥,并加入四哥所建墨门!”

    “元策兄此次决意倒是甚快。”柳行云淡淡笑道,虽见被李元策抢先说道也不以为意。

    柳行云向主位墨四先拱了拱手,道:“我等一众早先少时因逃难流离各地,幸得四哥儿所助。方得远离饥寒交迫,现才有此安家之所,”

    “现各位少年血气正足、已各有自食其力之能;但我等原本出身世家或书香门第、市井中人尚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等岂能不知饮水思源之事!辱了家中名头?”

    说着柳行云昂首挺胸向墨四行了一君子之礼,朗声道:“多年来承蒙所助,更知墨四兄为人大义。行云无条件支持并加入!”说着也望向自家四位弟兄行宁、行静、行致、行远,面露垂询之意。

    宁、静、致、远四人皆道:“我等皆以四哥和柳哥之意马首是瞻!支持并加入墨门!”

    柳行云拍拍众兄弟肩膀,甚是欣慰。

    “好好!承蒙兄弟们赏识!但毕竟刀口舔血福祸难测、莫能强求人意,现在有人退出也来得及?”墨四打笑着再次望向各位询问道。

    柳行远道:“墨四兄莫再多说,我等早已不是世家公子!人卑命自轻,巧遇墨四兄如此韬略谋策之人引领已实是我等之幸!”

    场中之人闻言纷纷附和!

    片刻后场中寂静一时,显然无人退出。

    墨四笑道:“好!好好!没成想此事能如此顺利,既墨门已成!那墨四便好好将其后之事好好与各位策谋一番!”

    随后与柳行云和李元策商量一番,就各自从怀中取出一物置于桌上。

    赫然是两支锁匙、一张房契,数张银票……

    柳行云和李元策见那锁匙不断注目,那正是墨四近日交其两人保管的大箱子。箱内之物不是其它,正是昨夜那喋血性命的军式劲弩!

    两人望向墨四,难道此时命两人交出大箱锁匙是要取回那夺命利器?

    只见墨四面向两人、注目而视,看了片刻后似乎决定了什么。把两支锁匙拿起再送回二人,道:“今日起那批劲弩就正式赠予你等两帮弟兄,人手一支不必交回。置于保管之事你等自行商量。”

    柳行云和李元策闻言一惊、一喜!他等完全没想到墨四可将如此重要之物交于他们,不禁惊喜之余感动不已!

    一众青年没沉住气的更是欢呼了起来!

    而墨四笑了笑,不以为意。拿起了他认为更重要的一张房契讲了起来……

    ……

    好一会儿,墨四走出破庙沿着西南城繁华街道走回墨府。想着柳行云等人最后震惊的表情、似乎极为享受。不禁哼着小曲、步伐轻快起来~

    “男儿在世志四方,岂能低头过一场?一朝当有凌云志,不为默默羞爹娘~~”

    (未完待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