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已是戏中人
    ..不死玩家

    懵懵懂懂从梦中醒来。

    淅淅沥沥。

    外面下起了小雨,整个大地被一层水雾所覆盖。

    白元揉了揉有些浮肿的眼袋,看向车窗外,农田与树木飞快的倒退着,偶尔能看到一两个老头老太太坐在农房门口。

    雨季,徒增几分伤感。

    “醒了?”

    开车的是一个和白元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口中嚼着口香糖,看着前方笑着说道:“你最近老犯困,马上就要见到我们的投资人了,精神点。”

    “真亏你还能找到投资人。”

    白元苦笑着摇头,弯腰拿起一瓶矿泉水,倒了一点在纸巾上,擦拭了一下脸。

    当初抱着一腔热血踏入游戏行业,可真等他独自设计游戏的时候,那些大胆的方案变成了玩家口中的喂粪作。

    在游戏业浮躁的大环境下,他也变成了当初自己最讨厌的人。

    业内关于他的黑历史数不胜数,和他同样的几个业界耻辱至少还圈了不少钱,可他却还把老本都给赔了。

    白元闭上眼睛,轻呼一口气:“王路,这些年...真不知道要怎么谢谢你。”

    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他认识了王路,是王路把他从深渊中拽回来的,那时的他已经想要放弃做游戏了。

    “你知道的,我一直很欣赏你的才华。”

    王路跟随者车载音乐抖着脚,轻声说道:“这次的投资人陆先生很喜欢休闲类游戏,对你设计的新游戏评价很高。”

    休闲吗?

    白元勉强一笑,有些佩服王路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别人不清楚,王路参与了这个游戏设计还不清楚吗!

    这游戏可是很肝的,看来那个投资人和大部分投资人一样,对游戏一无所知。

    同样,也对他白元一无所知。

    嘎吱!

    车停了下来,路不好,车在雨中有些打滑。

    一手撑开伞,白元用另一只手抱着个白色小箱子,里面就是样品了。

    看到白元有些紧张,王路拍了拍白元的肩膀:“放轻松点,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梦想。”

    “恩,为了我们的梦想!”白元也点了点头,捏紧了拳头。

    游戏多多少少会有些缺陷,可这是他从业以来最满意的作品,用巅峰之作来形容也不过分,只不过由于他的名声,已经找不到人愿意来投资了。

    他始终还是一名游戏人,在最黑暗的那段时期,他捡起了自己的初心。

    农村里的小路,一到雨天就不太好走,更别说眼下这条路一块石板都没有铺过,纯粹的泥巴路。

    也许是因为,这条路本来就没什么人走吧。

    按理说,这条路通往那位投资人陆先生的住处,就算只是临时住处,稍微修整一下也不用多少钱吧?

    “前面就是陆先生住处了。”王路看着前方,伸手一指。

    顺着王路指的方向,白元还看见了一家很普通的农村小庄园。

    住这种地方的人,真的有钱投资吗?

    白元叹了一口气,他现在已经没得选,业内已经不可能再有老板投资他的游戏了。

    两人在庄园的门口驻足,庄园紧锁着铁门,周围的围墙上还有尖锐的防盗铁刺。

    敲了敲门,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你在这儿等会,别乱动,我去看看后门开没有,顺便打个电话问问。”王路说着,就朝着庄园的另一处走去,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

    白元点了点头,抓紧了手中的箱子,这个时候他的脑中,还在想要怎么跟未来的投资人合理介绍。

    铁门并不是一体化的,白元看着门缝,心中想着反正没人,于是弯着腰透过缝隙想看看庄园里的布局。

    打算从居住环境,来分析下是个什么样的人。

    低头,一看。

    “啊!”

    白元失声大叫,跌倒在地,手中的伞和白色箱子都丢到了一边!

    里面...也有一只眼睛正在看着他!

    最诡异的是,铁门下方是缕空的,如果有人正巧在也里面窥探外面,那么至少能看到脚吧!

    可白元却看到,铁门下方空空如也。

    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白元,我不是叫你别乱动吗?”

    白元惊魂未定,看向后面发现是王路,指着铁门惊恐的说道:“王路...眼睛...脚,没有脚...”

    可是王路没有说话,冷漠的看着他。

    “我...”看到王路的表情,白元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兆,连忙想爬起来。

    可惊吓过度,再加上地上湿滑,刚爬起来没跑两步再次摔倒。

    这时候,王路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根钢管。

    砰!

    白元还没有重新爬起来,头部遭到了重击,直接被砸在了泥水之中。

    白元眼前一片模糊,他已经分不清,眼前的是泥水还是血水。

    “我告诉过你,不要乱动的。”王路丢掉了钢管,走到了白色箱子的位置。

    在白元模糊的视线中,隐约看到了王路打开了白色箱子,从白色箱子取出白色手环,走了过来。

    看到王路过来,白元似乎猜到了王路要干什么,挣扎着想要起来。

    可是没有丝毫用处,王路捏着白元的手腕,强行给白元戴了上去。

    “白元,你不要恨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梦想。”

    我们的梦想...

    白元已经说不出话,眼皮越来越重,直到眼前一片黑暗。

    ......

    雨已经停了下来。

    天空逐渐放晴。

    哗啦!

    犹如倾盆大雨一般,巨大的水柱由上而下把白元淋成了落汤鸡。

    被冷水刺激后,白元立即清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怪物,还有数米高的合金防护墙,白元抬头望去,发现城墙上有人正在朝着下面泼白色液体。

    这些液体?

    白元摸了摸自己身上,明显感到滑滑的,而整个防护墙上,也都是自己身上这种粘稠湿滑的液体。

    那些野兽根本爬不去,大部分爬个一两米就滑落下去了。

    每一秒都有人类还有野兽的惨叫,战火连篇,尸横遍野!

    这到底是哪里?

    这种史诗级画面,像极了虚拟游戏!

    白元捻着手上的液体,可这真实的触感又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个有两米高,长得类似螳螂的生物,出现在了白元的面前。

    那巨型螳螂发现白元,没有多看一眼,直接举起那镰刀般锋利的手臂,就要对着白元劈过去。

    死亡的气息!

    无比真实!

    白元立马进行闪避,可是动作太慢,还是见了血,整个手臂被划了个约半尺长的伤口。

    就在巨型螳螂即将挥舞死亡镰刀结束白元生命的时候,从上方的防护墙上,传来了轰隆声,螳螂的身体顿时被轰出了一个血洞。

    巨型螳螂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不再动弹。

    也不知道是不是求生**战胜了痛苦,白元捂着手臂,不知道哪来的力气飞奔逃跑。

    这到底是哪?

    穿越了?

    是穿越了!

    可防护墙下,全是密密麻麻的怪物,防护墙大门紧闭,更不可能打开。

    逃,能逃去哪?

    他从来不渴望穿越,他知道,真实的穿越,没有金手指会很惨的。

    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嘭!

    四处逃窜的白元犹如无头苍蝇,被一个牛头人一拳轰倒在地,整个人就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

    “叽呜哇喳...”牛头人口中叫喊着白元听不懂的话,接着直接一脚踩向白元。

    以牛头人的吨位,这一脚落实下去,白元是没有活路了。

    完了!

    看着牛头人准备踩踏自己的脚,白元心中万念俱灰,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眼前一片漆黑。

    再睁开眼。

    “是否原地复活?”

    一行字,出现在了自己身体的上方。

    能复活?

    天无绝人之路!

    拿到这是游戏!

    带着求生的渴望,白元点下了那个神圣的按钮。

    有名言说得好,当你凝视牛头人的时候,牛头人也在凝视着你。

    “呜呜哇哩哩!”

    复活后的白元,和牛头人短暂的对视后,又被牛头人给锤死了。

    恩...

    白元的灵魂浮空盘坐着,经过最初的恐惧与兴奋后,现在的他已经安静下来,思考着人生。

    他是做游戏的,如果真的是游戏,虽然没有看属性,可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捏死自己,那肯定是新手属性。

    一个新手,开局被丢在兽群中,怎么想,都不合理!

    除非做这个游戏的人,是业界毒瘤。

    这时候的他是灵魂状态,能看到的画面都是黑白,想了一会,白元伸手点向刚才击杀自己的那个牛头人。

    牛头人身上变成了彩色,并且在牛头人身上出现了一行字。

    “是否加入牛头人阵营?”

    白元眼前一亮,果然是这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