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第 6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眼瞅着,从苏家逃走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但是,最近苏嘉和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出了些问题。

    一开始她只是觉得身上穿的,睡觉盖得,都让她不舒服。

    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一样,浑身难受得紧。

    开始的时候她还能忍受,可是渐渐地,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甚了。

    甚至于,她的身体上已经出现了似乎是像过敏似的那种红色痕迹。

    那红彤彤的红痕遍布全身,看起来就像是浑身晕染了红色的墨水一样,诡异又可怕。

    如果光是这些红痕的话倒也还好,但是——

    “四姐儿,你这是怎么了?”

    这天,四姨太才刚刚的从正厅用完饭,给苏嘉和送吃的回来,结果就发现了她的女儿满脸通红的昏倒在床上。

    看着苏嘉和整张脸痛苦的扭曲在一起,满头都是密密麻麻细汗的模样,四姨太心中焦急极了。

    “娘,四姐怎么了?”

    听着四姨太的叫声,苏沐和急忙的跑了进来。

    “五姐儿,快去,快去找大夫过来!”

    头也不回的,四姨太一边轻轻擦拭着苏嘉和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对着苏沐和吩咐道。

    谁知道的是,苏沐和竟然没有动,反而说道。

    “娘,我们不能找大夫过来,如果大夫来了的话,我们就走不了了!”

    此时,院子中值钱的东西早就被搬光了,哪里还有什么物件。

    来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她们这是在准备跑路呢。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你四姐现在的状况哪里能考虑那么多!”

    听着苏沐和的话,四姨太气的转过了头来,向来温柔的她,第一次开口呵斥了她这个小女儿。

    “可是娘我们真的不能叫大夫!如果被发现了,我们就真的完了!”

    “你不去是吧!那我自己去!”

    四姨太见着苏沐和一动不动的模样,她气的从苏嘉和的床边站了起来,作势就要离开。

    结果,还不待她从床上起身离开呢,那纤细的手腕就被一双灼热光滑的手掌给握住了。

    “娘……别去、别去找大夫过来……我、我没事……”

    细细弱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

    四姨太惊喜的看着醒来的苏嘉和,急忙的又坐了下去。

    “四姐儿,娘得要给你找大夫,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说着,四姨太就小声的抽泣了起来。

    现在的苏嘉和看起来真的就好像是生了什么大病,整个人都红彤彤的,像是刚被热水蒸煮过,捞上来一样,浑身滚烫无比,汗流浃背的。

    “娘……我、我没事……你千万、千万别去找大夫……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去给人冲喜……”

    此时的苏嘉和,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在油锅里炸一般,难受的她想要昏过去,但,奈何的是,这种强烈的疼痛感,却又让她无法昏迷。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明明前些日子她的身体还挺好的,可是自从她觉得穿衣服不舒服之后,身子似乎就有了一种悄悄地变化。

    虽然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知道,她身体现在出现状况,肯定跟灵泉有关。

    “好好好,娘不去找大夫,不找。”

    看着苏嘉和宁愿死也不愿意看大夫破坏逃跑计划的样子,四姨太摸了摸眼泪,声音颤抖的说道。

    “嗯,谢谢娘……我困了,想睡一觉,说不定睡一觉,我就会好了。”

    苏嘉和强忍着身体中的那股强烈的疼痛感,努力的说道。

    “四姐儿,你在忍忍,明天,明天姨娘就带你离开苏家带你去看大夫。”

    又帮苏嘉和擦了擦汗水,四姨太这才眼眶红红的拉着苏沐和走了出去。

    ‘咯吱~!’一声关门声,只听着外面传来了——

    “五姐儿,你明天一早就去找何妈,让她买三张头等卧铺的车票,我们明天晚上就离开苏家……”

    不过,这些声音,苏嘉和却都听不到了,此时的她已经是彻底的昏迷了过去,进入了灵泉空间中。

    将整个人泡在水中,苏嘉和身上的疼痛感这才减轻了不少。

    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的身体会变成那样?

    她是生病了?可是……她总觉得不太像啊,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明白,那绝对不是生病。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渐渐地,在这温热舒适的灵泉中,苏嘉和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娘!四姐醒了!我们赶紧走吧!火车出发的时间快到了!”

    睁开了眼睛,她就看到了满脸憔悴,眼睛通红的四姨娘,和一脸焦急的苏沐和都站在她的床头。

    “四姐儿,你已经昏迷一整天了,现在可算是醒来了。”

    见着苏嘉和醒来,四姨娘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柔声的说道,一点儿都没有苏沐和的那种急切样。

    “娘……我没事……”

    苏嘉和艰难的开口道,声音十分的沙哑。

    轻咳了几声,就见着四姨太让苏沐和将温水递了过来。

    抿了一口温水后,苏嘉和觉得自己的喉咙舒服多了,这才轻声的说道。

    “娘,我好多了,我们赶紧离开苏家吧。”

    说着,苏嘉和就艰难地想要从床上坐起身来。

    结果,这一坐起身来,她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她的身上,竟然没有再传来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低下了头,苏嘉和就发现她身上正穿着一件一点都不合身,十分宽松的丝绸旗袍。

    “这……”

    “四姐儿,你是不是不难受了?”

    听着四姨娘的话,苏嘉和点了点头,声音还带着些沙哑的说道。

    “感觉舒服多了……”

    她的身上再也没有了那种扎人的感觉了,这真的是让她浑身都舒爽了不少。

    “看来咱们家四姐儿真的是个富贵命啊。”

    听着四姨太的这局感慨声,苏嘉和这才明白,自己身体的毛病到底是出在哪里了。

    就在她昏迷的时候,因为太难受,自己脱了衣服,四姨太在为她穿衣服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她竟然不排斥丝绸做的衣服。

    于是,就将一件她从家中带过来的丝绸旗袍穿在了她的身上。

    而这一穿,她果然就不折腾的安静了下来。

    她的身体什么时候那么娇气了?

    苏嘉和咽了咽口水,觉得有点儿荒唐。

    感情这些天的不舒服,与现在的‘生病’都是因为她穿错了衣服造成的?

    “娘,四姐,你们别在聊了。咱们能等逃出去,坐上火车在说好吗?”

    一旁的苏沐和见着四姨太和苏嘉和不紧不慢的聊着天的样子,她着急的就拉了拉四姨太的手。

    “四姐儿,你现在还能走吗?要不然娘背着你。”

    “不用不用!”

    苏嘉和连忙的摆了摆手,咬着牙的,就将脚穿进了鞋子中。

    虽然说她身上的那股不舒服的疼痛感没有了,但是她这身体并没有痊愈,浑身还滚烫滚烫的,脑袋而有点儿迷糊。

    母女三人背上了随身的包袱,就悄悄地到了后院仆人房附近的一个树丛后面。

    此时,夜深人静,虽然时间并不是很晚,但是并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不当班的下人们,歇息的向来是很早。

    看着附近没有人,苏沐和就扒开了树丛,月光下,一个缺口还算大的狗洞就漏了出来。

    也不去顾什么礼仪形象了,母女三人手拉着手,一个接一个的就从狗洞钻了出去。

    “瞿瞿瞿——”

    淡月笼纱,娉娉婷婷。即使是快到夏天了,宁城夜晚的春风,还是带着些凉意。

    但是,此时,苏嘉和母女三人的心,都是热的。

    即使,凉风吹拂过身体,她们,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冷意。

    ‘噗通噗通!’

    四姨太和苏沐和的心脏在猛地跳动着,明明只不过是一墙之隔,却是让她们有了一种宛若新生的感觉。

    “娘……咱们,真的出来了?”

    苏沐和有点傻傻的看着四姨太,呆呆的说道。

    “是啊……出来了……”

    她们,真的,就这样离开了苏府,离开了……

    此时,虽然已是夜晚,但是路上也还是有拉黄包车的人力车夫。

    苏嘉和母女三人拦了一辆黄包车之后,就匆匆的朝着车站赶去。

    到了车站,就见着何妈和菊丫也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早早的等在了前往四姨太老家吴城的站台处。

    “太太,小姐~”

    五人一经汇合,就各自拿了自己的火车票,上了火车。

    因为脑袋还在犯迷糊的状态呢,苏嘉和也来不及去看这民国的火车站跟现代的有什么不同呢,就被四姨太和苏沐和扶着上了头等车厢。

    头等车厢的空间很大,座位十分的宽敞,一排排的座椅上都铺着华贵的鹅绒,车厢内都铺着地毯。车厢中,不光是有卫生间,竟然还有女士专用的化妆间。

    这还是第一次坐火车的四姨太和苏沐和脸上都是露着一股新奇。

    许是因为头等车厢的价格太高了,所以除了苏嘉和母女三人外,这节车厢中,乘客真的是很少。

    不过相较于坐在舒适的头等车厢的母女三人,坐在三等车厢的何妈和菊丫这对母女,就要难受的多了。

    虽然四姨太让何妈买二等车厢的车票,但是何妈觉得太贵了,最后还是买了三等车厢的火车票。

    这三等车厢环境很差,因为便宜,所以买的人很多,人挤人的,又拥挤又吵闹。

    好在何妈和菊丫上车早,抢到了一个座位,要不然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娘,我们干嘛不买二等车厢的座位。”

    菊丫捂着鼻子,特别不开心的嘟囔道。

    这车厢环境有些脏,各种气味都有,熏得她真的是想要吐了。

    “买什么二等车厢!这火车票多贵啊。”

    说到这火车票,何妈就心疼了起来。

    因为四姨太害怕当铺会出什么纰漏,所以她按照嘱咐,将东西都给卖给价格都会低一半的黑市,所以这卖首饰卖东西的钱,也不过堪堪才凑了不到一百银元。

    而这才买了几张火车票呢,这些钱,就已经是去了快一半。

    五张火车票,总共就花了三十五块大洋。

    唉~这四小姐生病生的可真不是时候,一张头等车厢的票价都抵得上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甚至是两个月的收入了。

    想到了这里,何妈就觉得心疼。

    “哪里贵了,二等车厢的车票才五块,太太小姐们坐的头等车厢十块大洋呢。”

    说到了这里,菊丫颇有些艳羡,她也很想去头等车厢坐呢。

    “呸!你这死丫头,你能跟太太和小姐比吗!”

    何妈有些生气的拧了拧菊丫的耳朵,那力道,还真的是一点儿都不轻呢。

    “嘶~!娘!疼、疼~你轻一点,我的耳朵都要掉了……”

    火车,就在这嘈杂的吵闹声中,启动了。

    也,带着苏嘉和一家人,逃离了苏府,开启了她们新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