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第 7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趟火车之旅苏嘉和母女三人都被折腾的不轻,虽然说她们坐的是头等车厢,环境很是舒适。

    但是这火车跑得实在是太慢了,一路上走走停停,着实是有些憋人。

    而且火车上的伙食也不怎么样,这让养尊处优惯了的四姨太和苏沐和都不是很适应。

    好在的是,宁城到吴城的距离也不是太远,不到七个小时的,她们就到了。

    “四姐儿、四姐儿,我们到了。”

    听着耳边那温柔的声音,一直泡在灵泉中的苏嘉和这才从灵泉空间中出来。

    睁开了眼睛,苏嘉和就看到了一脸温柔的四姨太,正一脸欣喜的看着她。

    “四姐!我们到吴城啦!刚刚娘才告诉我,原来吴城是她的家乡呢!”

    因为四姨太从来都没有说过她过去的事情,所以,苏嘉和两姐妹还真的就不知道这吴城竟然就是四姨太的老家。

    看着苏沐和开心的模样,苏嘉和也被感染的勾起了唇角来。

    “四姐儿,你的身体还难受吗?娘带你去看医生。”

    四姨太摸了摸苏嘉和的脑袋,虽然现在苏嘉和的体温好像是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

    听着四姨太的话,苏嘉和摇了摇脑袋,轻声的说道:“娘,我没事啦,睡了一觉,好多了。”

    虽然她也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在灵泉中泡了一路之后,身体就没有任何的不适了。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身上穿着的这件丝绸制作的旗袍,真的是很舒服呢。

    虽然……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美观,因为旗袍真的是挺大的。

    “好啦,娘,四姐,咱们还是先下车吧,何妈估计已经在站台上等着我们了。”

    在苏沐和那急切又兴奋的催促声中,苏嘉和母女三人这才慢吞吞的从头等车厢走了出来。

    因为出来的有点慢,所以火车上的旅客大多都走的差不多了,三人一从车上下来,就看到了何妈和菊丫站在站台处等着她们呢。

    相较于苏嘉和母女三人浑身整洁干净,气色不错的模样,何妈和菊丫就有些狼狈了。

    虽然车程不过短短的七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但是,三等车厢的环境太差了,坐的真真的是折磨人,而且还会被列车上的工作人员羞辱。

    何妈倒还好,她本来也就是一个下人出生,小时候过的可比现在苦多了。

    但是菊丫就不同了,她虽然说是丫鬟,但是四姨太母女三人待她向来是不错的,尤其是苏嘉和,压根就没有将她当成下人,反倒是将她当做自己的姐妹一般。

    所以,菊丫实在是不能忍受她坐在穷人堆里,被一个小小的列车员羞辱的事情。

    尤其是看到了四姨太带着苏嘉和与苏沐和两姐妹,浑身整洁干净,气色很好的被列车员恭敬的带下车的时候,心中就更是难受了。

    她的心中,突然就升起了一种,不该有的想法。

    “十四年了,没有想到,我还有在回到吴城的这一天。”

    四姨太看着周围陌生的场景,她离开的时候,吴城,还没有火车站呢。

    何妈微笑的点了点头,她跟四姨太都是吴城人,所以回到故土来,都是特别的感慨。

    当年她跟着小姐一家一起前往宁城逃难的时候,没有想到,她们还有一天能回到这里。

    “是啊小姐。”

    下意识的,何妈像是四姨太还没有出嫁的时候,叫了她一声小姐。

    这一声小姐,让四姨太的眼眶彻底红了。

    十四年前啊……她还是吴城风光无限的冯家大小姐,跟她最好的闺中密友并称为吴城双姝。

    可是现在……

    四姨太的眼神不禁得朝着苏嘉和看了过去,眼中溢满了泪水。

    乱世当道,她们一个成为了以前最让她们不齿的姨太太,一个……带着无限的遗憾早就已经香消玉殒了。

    “娘?你怎么了?”

    苏嘉和见着四姨太忽然落泪的模样,她伸手拉了拉四姨太,轻声的糯糯道。

    “没事,娘只是高兴,只是高兴。”

    四姨太擦了擦泪水,温柔的牵着苏嘉和与苏沐和两姐妹,心中充满着无限的希望。

    “走吧,娘带你们去吃早餐。”

    现在,她已经不再是别人的姨太太了,她,已经自由了!

    离开了人来人往的车站,此时,天才不过刚刚蒙蒙亮。

    清晨的吴城,被青山绿水环绕着,安静地像一幅水墨画一般。

    从黄包车上下来之后,四姨太就仿若是本地人一般的,带着苏嘉和姐妹两人先去了一家开了有好些年的老字号餐馆中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一碗煮的烂熟软滑的八宝粥入肚后,苏嘉和整个人都觉得好像是重新活过来一般,整个身体都透露着一种畅快劲儿。

    比起火车上那让人不想下肚的食物,这家餐馆的八宝粥简直是可以称为一绝。

    虽然说,比起她的手艺来说,还要差了那么一点点。

    苏嘉和勾起了唇角,就想到了她那位特别会吃,也特别挑嘴的老饕爷爷。

    她那爷爷啊,每天早上都要吃一碗她煮的粥,这一天才会有精神……

    想到了这里,苏嘉和的心情顿时就有些低落了起来。

    不知道她穿越到民国来,她的身体是不是出事了?

    万一……万一她本来的身体死了怎么办?

    那她的爷爷和哥哥岂不是要难过死了?

    ……

    “嘀——嘀——嘀——”

    洁白色的高级病房中,被布置的温馨而又奢华,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是病房,反而倒像是普通的卧室。

    就连整个病房中,都没有那种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反而,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阳光与花朵的香味儿。

    此时,正是早晨,明亮的阳光透过了落地窗,挥洒进了房间,暖洋洋地洒落在病床上躺着的一个女孩身上。

    女孩看起来不大,也就二十来岁的模样,长得漂亮极了,金灿灿的阳光衬得她美的就像是天使一般,让人不敢有一点儿亵渎。

    “嘉嘉……你醒来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哥再也不逼你了,你想跟谁在一起……都行……”

    男人那低沉沙哑的声音中,似乎满是压抑与悲伤,听起来,是那么的卑微是那么的令人心酸。

    哥……?

    “四姐!四姐!醒醒!醒醒!”

    耳边传来了一阵吵闹声,苏嘉和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她刚才竟然睡着了。

    “四姐,我真的服了你了,你坐在黄包车上也能睡着,有那么困吗?你不是在火车上睡了一晚上吗。”

    苏沐和看着苏嘉和刚睡醒的朦胧样儿,她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

    听着苏沐和的话,苏嘉和还是有点儿发蒙。

    刚才,她好像梦到了她的哥哥?

    但是她的哥哥怎么可能会那么脆弱卑微呢……

    只要一回想起,她家那位平日里淡漠偶尔冒着坏劲儿地哥哥,就无法相信刚才那个在她梦中卑微的在祈祷的男人是她的哥哥。

    苏嘉和紧紧地抿着嘴巴,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劲儿。

    她记得,穿越前,她似乎因为男人的事情,跟她哥哥吵了一架。

    原因是她才发现,原来她那二十年来还单身没人追的原因,竟然是她哥哥在背后搞鬼。

    只要是接近她的男人,全部都被她哥哥给……灭了。

    手段残暴的令人发指,这也让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没一个人敢追她,让她一直母胎单身到了二十岁。

    要不是忽然跑出来一个又傻又憨的‘圈外人’追求者告诉她,她可能还真的是不知道她家那个表面正经的哥哥,竟然对她做了那么多毁坏她姻缘的坏事!

    “四姐儿,发什么呆呢。咱们,到家了。”

    见着苏嘉和又在愣神的模样,四姨太的心又悬了起来,心中想着,还是得要请个大夫给她家的闺女看看。

    正在回忆中的苏嘉和,被四姨太这么一打岔,回过了神来。

    她吸了吸鼻子,将想念哥哥的情绪压了下去,在苏沐和的搀扶下,走下了黄包车。

    “娘,这就是以后我们要住的地方?”

    苏沐和看着眼前的房子,不禁得就有些嫌弃了起来。

    这是一栋有些陈旧破落的四合院。

    院子看起来有好些年了,破破落落的也就罢了,但是这栋不是很大的四合院中,竟然还不止住了有一户人家。

    因为院子里堆着不少的杂物垃圾和……才刚刚洗过正在晾晒的衣服。

    “娘!我们跟别人一起合租?”

    苏沐和瞪圆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她们竟然要跟别人住在一个小小破破的四合院中。

    这个院子,只怕还没有她们在苏家的院子大呢,更别说其他了。

    “三小姐,我们租的是采光最好的正房,别看外面不怎么样,屋里还是很不错的。”

    何妈见着苏沐和不开心的模样,急忙的安慰道。

    虽然她也明白,这个四合院的确是有些委屈四姨太和小姐们了,但是,就目前来说,这栋四合院是她们最好的选择。

    没办法,她们所剩下来的银钱的确是不多了。

    “娘,我不要住在这里,这里又脏又乱的,指不定邻居都是些什么人呢。”

    向来没吃过苦的苏沐和撅起了嘴巴,撒娇着就要搬家。

    虽然说,四姨太对于这栋四合院的环境也不满意,但是,何妈也说了,她们现在的银钱所剩不多了。

    如果真的要租一套好点的房子,只怕,她们连两个月都撑不过,就要被饿死了。

    “五姐儿,你乖,院子咱们可以先布置着,等咱们有钱了……”

    四姨太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见着西厢房的一扇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这一大早上的,吵吵什么呢!”

    一个身穿着洗得发白的青色袄衫的中年妇女出现在苏嘉和一行人眼前。

    那中年妇人长着一脸横肉,看起来就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

    “我说这位姑娘,我在里屋就听到你说什么,咱们不是什么个东西。怎么,你要是有钱,倒是别来咱这里,租咱们这种又脏又乱的地儿啊!”

    这位大妈的话一出,苏嘉和几人就明白了,她们未来的邻居那不是看起来不好处啊,是的确不好相处。

    看着自己未来的邻居,四姨太的嘴唇微微抿了起来。而苏沐和这位挑事儿的姑娘,却是被吓到了。

    虽然她不过就是苏家一个庶女,但是,她还真的没有碰到过像这位妇人这么泼辣的人物。

    一时间,向来伶牙俐齿的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太太,小姐,咱们先忍忍。房钱,我刚刚都交过了。”

    何妈见着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心中不禁得有些后悔当初贪便宜,也没看清楚邻居都是什么性子,就租了这么个地方。

    现在想来,估计那房东也是因为这位西厢房的房客,而将房租压到了最低,想急忙租出去吧。

    听着何妈这么说,四姨太也只能是点了点头,像现实低头了。

    虽然,她真的很想带着两个女儿另寻住处,不在租这个四合院了。

    唉,看来她得要早点出去找点赚钱的活儿了,争取有钱了赶紧搬出去。

    四姨太在心中暗暗地想着,但是,现实却比她想象中的,要难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