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 20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0章

    千字四元的稿费, 其实已经算是武侠中的天价稿费了。

    就算是在华夏国名声大噪的鸳鸯蝴蝶派吴启元先生, 他的千字也不过是十元而已。

    所以, 王巍文口中的那个千字十元委屈虚无先生了完全是扯淡的话。

    这位带着浓郁商人气息的文人, 他心里的小算盘那可是打的啪啪响呢。

    因为《天龙八部》的火热,现在有不少的报社都想要找到写这部的虚无先生, 然后在用高价将人挖走。

    他可不是傻子, 现在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用尽一切法子把人家虚无先生给留下来啊!

    毕竟有了虚无先生,那就是有了一棵摇钱树啊!

    无论是报社的前途, 还是他的梦想,都跟这位神秘的虚无先生挂钩啊。

    所以, 他主动的涨价, 也不过是为了拉拢双方的关系, 稳住对方不要被别的报社给挖走。

    当然了,这么多的弯弯绕绕, 作为内宅妇人的四姨太, 可并不是怎么太了解。

    “王先生, 您真的是太客气了。”

    回过神来的四姨太,脸蛋微红的看着王巍文, 十分激动的说道。

    “没有没有,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见着四姨太那张清新脱俗的面容上,浮满了红霞的模样,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了脸。

    “那王先生, 您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 那我就先走了。”

    现在拿着稿费激动的四姨太,恨不得现在立即的就回到家里,好好把这个好消息跟四姐儿跟五姐儿分享。

    尤其是她临出门的时候,四姐儿可是受了伤呢。

    她这心中还是想着早点回去的。

    “啊,哦,冯太太,旁的我们报社也没有什么事情了,您回去的时候小心一些。”

    王巍文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闻言,四姨太起身,跟着王巍文福了福身子,正准备离开这间编辑室呢,忽地,才刚刚的走到门口,又被王巍文给叫住了。

    “对了,冯太太,最近吴城有些不太安全。您跟令千金都是妇孺之辈,我怕这路上在出什么事情,您看,要不然我们报社这边专门派人去取稿子吧?”

    听着王巍文的话,四姨太下意识的就皱起了眉头来。

    刚想要拒绝呢,就听着王巍文又说道。

    “冯太太,如今这世道不太平。我听说,南边那边正在打仗,在过不久,这吴城说不定就要迎来一位新的主人了。”

    说到了这里,王巍文就叹了口气。

    也是刚才看到冯太太的背影,他才想起来,吴城马上就要不太平了。

    孙祺孙大帅据说是打了败仗,马上军.队就从南方撤到吴城这里修养。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毕竟那孙大帅和他的军.队名声都不太好听。

    敛财、好色、喜怒不定、随心所欲,基本上,一个掌权人同时拥有这些特点,那么老百姓们只会苦不堪言。

    他只希望,孙大帅不会真撤到吴城来。

    不过,凡事,王巍文都喜欢做最坏的打算,所以,就这么的跟四姨太提了一口。

    “……好吧,那就麻烦你们报社了。”

    四姨太犹豫了半晌,见着王巍文眼神那么真诚的模样,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轻声的说道。

    本来她是想拒绝的,但是想到了苏沐和要去上学了,而且这世道也真如王巍文说的,越来越不太平了。

    她一个女人每次拿着那么多钱行走在外面,的确不是太安全,就算是每次坐的都是熟悉的黄包车,还是有些危险的。

    更不要说,王巍文刚才说南边在打仗,马上回有军队来吴城了。

    这个时候,她开始想着,当初她是不是不该带着两个孩子来吴城。

    她以为吴城这个水乡应该是绝对安全的,但是现在这边在打仗的话……她是不是应该带着一双女儿离开吴城呢?

    带着这样的念头,四姨太拿着很多的稿费,但是心中却是一点儿都不高兴,反而沉甸甸的回到了家中。

    此时,时间已然是中午了。

    “太太,您回来啦?我刚好做好了午饭,现在可以开饭了吗?”

    一走进了四合院,就见着何妈身穿着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

    “恩。”

    四姨太心思沉重的点了点头,就走进了正厅中。

    正在正厅中整理着自己明天入学工具的苏沐和见着四姨太回来了之后,顿时将布包放在了一旁。

    “姐~姐~娘回来啦~你快出来呀!”

    在苏沐和的叫喊声中,很快地,就见着苏嘉和推开了门,从里屋走了出来。

    刚才在灵泉空间中泡了好一会儿的她,此时,身体的淤痕已然的是消失大半了,现在,也只剩下了浅浅的青痕。

    可以看得出来,明天,这抹青痕就能够消失了。

    “娘?娘?”

    苏嘉和走到了四姨太的身边,却发现正走神走的厉害。

    “啊?”

    苏沐和拉了拉四姨太的衣袖,四姨太这才回过了神来。

    “娘,你怎么啦?”

    见着苏嘉和与苏沐和两姐妹担忧的看着她的模样,四姨太的心,这才平静了些许。

    眼神一瞥的,四姨太看到了苏沐和已经是欣喜的将圣玛利亚女中的校服给穿上了,眼睑顿时下垂,心中已经是有了决定。

    “我家的五姐儿穿上这校服可真好看。”

    四姨太抬手,摸了摸苏沐和的小脸蛋,温柔地说道。

    此时,苏沐和的身上正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蓝衫和一袭黑色的褶裙,腰间微收,展示出少女腰部那抹有些妩媚的纤细。

    恰到好处的立领若隐若现的遮住了少女那白皙修长的脖颈,别致的斜襟上的刺绣用英文绣着十分精致的圣玛利亚女中的花式英文字样,看起来十分的精致漂亮。

    这一套校服穿在了苏沐和的身上,真真是人淡如菊,清新素净,看起来真的是既纯洁又有一股子活泼的青春活力。

    “娘~圣玛利亚女中的校服可真好看!比以前我在宁城的校服要好看多啦。”

    苏沐和见着四姨太夸奖了她,臭美的就是在原地转了个圈圈。

    看着苏沐和这幼稚又可爱的模样,四姨太和苏嘉和都是呵呵的笑了起来。

    一瞬间,苏沐和那天真烂漫的举动,顿时就让四姨太心中的阴霾消失了。

    她见着苏沐和那么欢喜的模样,也不想着要带着一双女儿离开吴城了。

    在说了,报社的王先生也对她们这么好,她们要是这么一走了之了,对报社好像也挺不厚道的。

    不过,虽然想是这么想,但是四姨太还是将刚才从王巍文那里得来的消息,跟苏嘉和与苏沐和两姐妹说了一声。

    “四姐儿,五姐儿,我今天听王先生说,南边在打仗,可能会波及到吴城这边,你说,咱们要不要离开吴城呢?”

    四姨太的话一处,苏嘉和与苏沐和愣了愣,然后都是摇了摇头。

    苏嘉和摇头是因为她不想在坐火车了,而且她这身子干啥都有点儿太坑爹了,她真的懒得折腾了。

    而且在吴城还有那么高的稿费,她是真的不愿意动了。

    而苏沐和摇头一方面也是跟她姐一个想法,一方面则是因为……校服裙真的是太好看啦!

    学校的老师们也很有趣呀!教的东西也都是她感兴趣的!

    苏嘉和皱着眉头努力的想了想以前的历史,似乎是没有回想起有关于民国十四年有军.队在吴城这边打仗的事情,于是就放下心来,轻声的说道。

    “娘,我不想再坐火车了,而且打仗应该还打不到吴城这边吧。”

    “对呀!娘,在怎么打也不会打到吴城来的,而且就算是打到了吴城,那些军爷打仗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跟着苏嘉和一样,苏沐和也果断的说道。

    这年头,大.帅之间抢地盘打仗的事情多了去了,他们这种平头老百姓还不是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吗?

    见着两个孩子都不想离开吴城的样子,四姨太也不在纠结了。

    想了想两个女儿的话,她觉得也挺对的。

    就算到时候吴城换了一个新主人,跟她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啊。

    就算是她们在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难道那另外的一个地方就能保证安全了?

    显然是不可能的啊。

    然而,四姨太母女三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打了败仗来到吴城,成了吴城新主人的孙大帅,还真的是……跟她们太有关系了!

    尤其是跟苏嘉和太有关系了。

    这也让四姨太母女三人都是后悔,当时怎么就没有赶紧收拾包袱离开吴城呢!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现在这母女三人,心中都是不愿意离开吴城这个让她们才刚刚过得舒坦起来的水乡。

    想通了的四姨太,心情又变得好了起来。

    只见着她笑呵呵的从手提包中拿出了苏嘉和的稿费来。

    看着四姨太手中拿沉甸甸的、很是有份量的信封,苏沐和与苏嘉和的眼睛都是亮了亮。

    “哇!娘!这次的稿费好像比以前的多了许多啊!”

    苏沐和就好像是一个小财迷一样,赶紧的将四姨太手中的信封给抢了过来,开心的就将信封给拆开。

    将信封中的银元都给倒在了桌子上后,她诧异的发现,信封里竟然还有银票,这简直是将苏沐和给吓到了。

    “娘,好多钱啊。这、这些都是姐的稿费?”

    苏沐和瞪大了眼睛,有点儿不敢置信的朝着四姨太看了过去。

    “是啊,你姐的稿费又涨了。而且报社又说什么重刊,所以又给了一笔稿费……”

    说着,四姨太便将报社跟她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当她说到了苏嘉和现在的稿费是千字十元的时候,别说苏沐和傻了。

    就连苏嘉和这个向来对钱很淡定地苏嘉和,都傻啦!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这千字四元的稿费都已经是够高的了!结果现在竟然还给她的稿费翻了一倍还多!这简直是太吓人了!也太……棒了!

    本来她还担心着以后能不能负担起家里的开销,还有点儿危机感呢,结果,这报社就送了个大礼给她。

    她简直是太开心啦!

    “我姐真厉害!”

    “我家四姐儿真厉害。”

    四姨太母女三人因为苏嘉和这高昂的千字费在正厅中,说说笑笑了好半天,气氛那是好得不得了。

    一家三口,因为这笔钱,心中都是十分的开心愉悦。

    然而,站在正厅外面,透过了纱窗看着屋中情景的某人,却是有些不甘的抿住了嘴唇。

    “菊丫!你这死丫头,我让你帮我端菜进正厅伺候太太小姐吃饭,你怎么不知道过来!站在那里发什么呆!”

    本来在厨房准备午饭要端进正厅的何妈,在见着菊丫一直都没来厨房端菜后,就从厨房中来到了院子里。

    结果,她这一到了院子里,就看到了她的女儿正站在正厅的纱窗外,一脸不甘的看着正厅中的四姨太三人。

    见状,何妈的脸立即拉沉了下来。

    她一声不吭的走到了菊丫的身边,扯着菊丫的耳朵,就将她给拖走了。

    “娘!娘!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菊丫感受到了自己耳朵上的疼痛感,回过了神来,愤怒的朝着何妈瞪了过去。

    但是,何妈一直将菊丫拉倒了厨房,这才松开了菊丫的耳朵。

    “菊丫!你到底想干什么!!”

    何妈心里累啊,她真的是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女儿就是不懂自己是什么身份,老是去宵想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去徒增烦恼呢。

    “娘,凭什么我跟苏沐和上一个学校,校服还能不一样!”

    菊丫有些委屈的抿着嘴唇,心中只觉得委屈极了。

    当她看到了苏沐和穿着新校服站在正厅的时候,心中就恨不得将她领到的校服给剪的稀巴烂。

    凭什么一个学校的校服,竟然还分等级制度来穿校服。

    这不是明晃晃的将身份穿在了身上吗!

    “呸呸呸!你这死丫头,你怎么能称呼五小姐的名字呢!”

    说着,何妈就狠狠地打了菊丫一巴掌,然后冷声的说道:“你娘只能给你交得起一学期二十块大洋的学费了,这校服当然是得要按照等级来。”

    “娘!你明明有钱给我交四十块钱一学期的班级,你为什么不给我报四十块钱的班级!”

    “我告诉你!陈菊丫!你这辈子,就是个丫鬟命!别宵想着当个千金大小姐,你不配!你就是个下人!你娘是别人家的下人!你爹也是别人家的下人!”何妈啐了菊丫一脸的口水,动怒的瞪着菊丫,显然是耐心已经快用尽了。

    “你以为你娘我愿意让你去上学?你能去上学,那完全是太太开了恩!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学校好好地照顾好五小姐,在想其他有的没得,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都会把你赶出去!以后不再管你的死活了!”

    听着何妈的话,菊丫顿时一脸惨白,同时,她的心中也彻底的对她的母亲失望了,并且想要离开这里,脱离苏家的念头也越来越强了。

    上学!她一定要好好上学!只有上学,才能彻底改变她的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