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第 29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9章

    大帅公馆中, 热闹非凡。

    往日里肃然的公馆中, 此时里里外外都透着大红色的喜庆。

    每棵树上、柱子上无一的不披着大红色的纱幔与喜字。

    一眼看去, 满眼的红色与喜庆, 尤其是夜晚到来时,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亮起, 让这大帅公馆更是喜庆梦幻的让每位进来的人都觉得身上沾着喜气。

    “一拜天地!”

    此时, 身穿着一身朱红色喜服的孙大帅,金绣繁丽,有着说不出的尊贵与华丽。

    看着跟着自己牵着一条红绸的新娘, 他那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从心底发出来的欢喜笑意,看起来带着傻气又有着无数的得意。

    只不过, 很快地他脸上的笑意就消失了。

    “夫妻……”对拜。

    这话音还没有落下来的时候, 就听见了一阵嘈杂声, 紧接着一声低沉的宛若寒冰般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慢着。”

    这一声,虽轻, 但是谁也无法忽视。

    “嗒嗒嗒!”

    皮靴踩在石板路上的声音, 此起彼伏的进入这场热闹的婚礼。

    在回头时, 所有人便发现,不知道何时, 这礼堂中, 被一群身穿着军装的军.人们包围住了。

    见着自己的婚礼被打断,孙大帅脸上的笑意顿收。

    “今天老子娶亲, 谁敢打扰老子的好事!”

    孙大帅生气的扒出了身上的配.枪, 结果, 这一看就发现,满屋子里都是他的死对头,顾擎闵的兵!

    在队列整齐的将这礼堂包围住的军.人中,一抹笔挺修长的身影从中走了出来。

    “碰巧路过,得知今日孙大帅娶亲,顾某便不请自来……讨杯喜酒喝。”

    顾擎闵推了推军帽,昏黄的灯光下,一双眼眸漆黑幽深,令人捉摸不透。

    虽然,男人的话是这么说,可惜,他这排场却一点儿都不像是来讨杯喜酒的样子。反而,倒是有些来者不善的味道。

    见着顾擎闵出现后,孙大帅虎目圆睁,他朝着自己的手下看去,低声地怒吼道。

    “老子的兵呢!就这么让这个小白脸闯进来,你们都是废物吗!”

    “大帅,今日有地方暴动,您不是都派出去了吗……”

    听着手下人的这话,孙大帅这才想起来,今日他大婚,结果处处都不顺。

    一堆的事情都要他处理,他连他的新娘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

    在孙大帅那大怒中,但见着顾擎闵摘下了军帽,泰然自若的朝着新娘子与孙大帅走了过去。

    抬腿迈步间,透着与生俱来的尊贵与冷漠。

    当他走到了孙大帅身边时,真真是教人清楚的明白了什么叫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明明孙大帅今日大婚,方才看他还满身贵气呢,可是,这顾少帅一站在了他身边。

    立即的就被比到泥里去了,顿时就觉得这位新郎黯然失色了起来。

    纤尘不染的军装下,他的身姿笔挺刚毅,浑身散发着矜贵与压迫感。

    顾少帅的光彩风姿果然所传不虚,半点儿都不逊于顾大帅,反倒是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味道。

    礼堂中的宾客们,无一的不在心中感慨道。

    甚至是有不少的女宾客更是芳心暗许,恨不得凑到这位顾少帅身边去。

    “姓顾的!你到底几个意思!今日老子大婚,你这是来砸场子的?”

    孙大帅见着顾擎闵一步步逼近,那双幽深的黑眸满是犀利的冷光看着他,他不禁得便吞了吞口水。

    这混蛋小白脸跟他井水不犯河水的,怎么会突然来到吴城,又来他的婚礼?

    难道……

    是宵想他的小娇妻?

    孙大帅的脑中刚闪过了这个念头呢,便见着顾擎闵走到了披着红盖头的新娘面前定住了。

    “姓顾的!你给老子站住!”

    说着,孙大帅手中的配.枪便对准了顾擎闵的脑袋。

    只不过,在孙大帅手中的枪对准顾擎闵的那一瞬间,礼堂中无数把枪也都齐齐的对准了孙大帅。

    气氛顿时僵凝紧张了起来,场面似是一触即发。

    明明是被一把枪顶着脑袋,但是男人却好像是没感觉到似的,轻轻地抬手。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捏住了新娘的红盖头。

    明明是就是一张很普通的新娘红盖头,可是,男人那么小心翼翼、一点一点掀开的模样,却好像是在打开一件珍宝一般,百般温柔。

    见着这样的情形,所有人都惊呆了!

    此时,所有人的心中都在想着,原来这位顾少帅竟然是来抢亲的?!

    这位傅小姐真的是好大的魅力!

    “嘉嘉……”

    顾擎闵掀开了那碍眼的大红盖头,红绸下,一张明艳得不可方物的面容映入他的眼帘,只不过,这一眼,便让他眼中的期望顿时变成失望。

    虽然,顾擎闵的低喃声很小,但是,却还是让躲在暗处见机行事的傅其琛听见。

    嘉嘉?

    难道这位顾少帅与神仙姐姐认识?

    “少帅,顾少帅在,我们还按照原定计划进行吗?”

    见着傅其琛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想些什么的模样,他的手下轻声的道。

    “算了,我想想,让这个女人就这么死了有些太便宜她了。”

    他还有太多太多的时间可以与他们慢慢清算,现在想想,就这么死了,似乎对他们来说也太过于轻松了。

    冷哼了一声,傅其琛将视线从新娘的身上移开,而是放到了顾擎闵的身上。

    这个男人,跟他的神仙姐姐是什么关系?他在找他的神仙姐姐?

    蓦地,傅其琛的心中就有了一个念头,那就是——

    不想让他找到他的神仙姐姐。

    婚礼上这场热闹非凡的混乱,苏嘉和却是一点都不知。

    此时的她,正坐在摇摇晃晃、行驶的很慢的火车上,朝着大上海前进着。

    她看着手中的火车票,心中真的是没有想到,这是张通往上海的火车票。

    “姐,我听同学说,上海可繁华,可漂亮了。那里有电车,还有好多的明星……”

    看着苏沐和那张小嘴开开合合,脸上全是兴奋的样子,苏嘉和与四姨太的心中也不禁得升起了一种兴奋。

    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兴奋。

    这一次,她们有了在吴城生活的经历,以及身上有着足够的钱财,她们不在像上一次出逃时的惴惴不安了。

    而是心中都期待起了在大上海的生活。

    到时候,她们也要买一栋漂亮的带花园的小洋楼,里面还会有抽水马桶!……

    苏嘉和的心中已经开始幻想起了到上海时,她要住什么样的房子了。

    想着想着,她忽然又想到了傅其琛。

    唉~不知道,小琛怎么样了,应该不会被孙大帅发现吧?

    “这位小姐,请问,你是明星吗?长得可真漂亮。”

    就在苏嘉和想事情想的正出神的时候,忽地,耳边响起了一声柔美的声音。

    这个时候,虽然正属于各方势力混战时期,但是大上海,却还是歌舞升平。

    歌后电影明星更是层出不穷,就像苏沐和说的,上海有很多的明星。

    这已经是成为了一个新兴产业,上海还有专门的电影学校,还有相当于后世音乐学校的明月歌舞社。

    于是,繁华的大上海,歌后电影明星真真是百花齐放,娱乐产业一点儿也不逊于后市的娱乐圈。

    因为苏嘉和一家人出逃,身上穿的并不是很打眼的华衣靓服,而是很普通的衣服。

    但是,就算苏嘉和穿的在普通,她那张脸摆在那里呢。

    尤其是她脸上,还化着精致漂亮的妆呢!

    这不,就有人误会穿着普通的苏嘉和可能是哪个还没有出名的上海小明星吧。

    “不是不是,我女儿不是什么明星。”

    将好奇地女孩打发走了之后,苏嘉和母女三人这才发现,头等车厢中不少的人都在盯着苏嘉和。

    尤其是一些衣着光鲜亮丽的男人们,更是蠢蠢欲动的似乎是想要过来搭讪的模样。

    这吓得四姨太可是慌了神,急忙地就拉着苏嘉和进了头等车厢中女性专用的化妆间将她家闺女脸上的妆容洗了个一干二净。

    然后,又花了一些银钱找火车上的工作人员买了卧铺后,就没有在回到头等车厢中。

    一行四人都住进了卧铺的房间后,四姨太看着自家女儿那张漂亮的不像话的面容那个愁啊。

    她家四姐儿这长得也太招人了,在吴城的时候,还被孙大帅那个浑人看上,要不是有人帮忙,她家闺女就真的要嫁给那个混蛋大帅了。

    现在,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要是在上海在招惹到一些……

    相较于四姨太的担忧,苏沐和却是半点烦恼都没有,而且还以她姐长得漂亮为荣呢。

    “姐,你这张脸简直太招摇啦!我就没见过比你还好看的人。”

    看着苏沐和笑嘻嘻地模样,四姨太轻轻地拍了苏沐和脑袋一下。

    “你姐太漂亮也不是什么好事。”

    是啊,不是什么好事。

    苏嘉和也郁闷的叹了口气,其实她也已经是几天没有泡灵泉水了,但是她诧异的发现,她不泡灵泉水了,变漂亮的速度反而更快了。

    她现在真的是觉得他这个金手指,实在是太恐怖了!

    以前她喜欢自己长得漂亮,长得越漂亮,越好。

    可是现在不是和平年代,现在是人民不值钱的民国。

    她的这张脸,就目前来说,完全就是个祸害。

    虽然心中带着忧愁,但是却还是因为逃出了吴城而喜悦着。

    于是,夜晚,四姨太母女三人睡了一个好觉。

    等到第二天中午时,火车已经是到达了繁华的大上海。

    因为担忧着苏嘉和的外貌太招人,在招到了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四姨太便拿着一块帕子蒙在了苏嘉和的脸上。

    下了火车,四姨太等人护着苏嘉和,从人挤人的火车站里走了出去。

    上海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是个阴天,天上还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看着天上下着的雨,四姨太掏出了几块铜板就让何妈去附近买几把雨伞。

    四姨太母女三人正站在屋檐下等着何妈买雨伞回来呢,便见着一个打着一把破伞在雨天里奔走着卖报的小报童。

    “卖报~!卖报~!顾少帅抢亲孙大帅……”

    小报童这才刚刚跑到四姨太等人的身边,就见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好像是没有看见小报童一样,将她给撞倒在地。

    “唉哟~!”

    一瞬间,小报童怀中的报纸,散落了一地。

    地上的水渍与天上的雨水,瞬间就将小报童的那一叠报纸给打湿了。

    “哇——!”

    看着报纸全部都湿了,小报童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也不顾着雨水将她整个人都浇成了落汤鸡,而是跪在地上急忙地护着那一地的报纸。

    而那两个将小报童撞到的男人却是好像没有看见一般,冷淡的继续向前走着。

    见着这样的情形,苏沐和那哪里能忍受的了?

    她怒声的就将那两个男人叫住。

    “喂!我说你们把人给撞到了,怎么也不知道道个歉!还有!这报纸你们也得要赔偿吧!”

    那两个男人听着苏沐和那娇俏的声音,转过了头来,看着是个小姑娘,这两个男人都是挑了挑眉,不屑的打量了苏沐和一眼,然后冷声的道。

    “有谁看到是我们撞人了?明明是这个低贱的小报童故意撞得我们想要讹我们的钱财。”

    听着这么颠倒黑白的话语,苏沐和气的差点儿没冲进雨天里好好地跟这两人说道说道。

    “你!你们简直是颠倒是非!这里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

    可是,苏沐和的话音落下,却没有一个人原因帮她的腔。

    那两人理也不理苏沐和的,便转身离开了。

    苏沐和还想追上去,但是却被四姨太给拉住了。

    “五姐儿,我们刚到上海,你不要惹事。”

    苏沐和这才不甘愿的抿了抿嘴,闭上了嘴巴。

    而就在苏沐和跟着那两个男人闹得时候,苏嘉和已经是蹲下了身子,也不去管雨水,就帮着穿的破破烂烂的小报童一起捡起了报纸。

    “呜呜呜!报纸全被雨水打坏了,卖不出去了。我要被爹给打死了……”

    小报童一边捡着报纸,一边嚎啕大哭着,那模样看起来好不可怜。

    本就对孩子同情心泛滥的苏嘉和,在看着小报童在雨天中捡着报纸那骨瘦嶙峋的样子,心中很是不忍。

    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傅其琛。

    这孩子看起来比傅其琛还要小,还要瘦。

    小姑娘因为营养不良,瘦的头发都稀疏的很,衣服更是打着不少的补丁。

    “不哭,这些报纸姐姐都买了。”

    想着自己现在有不少钱,苏嘉和便很有底气的说道。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们的钱的确是有很多。可惜,这大上海什么人都有。就跟后世里车站里扒手最多一样,苏嘉和一家人一到了大上海,就遇到了小偷。不过因为从来都没怎么出过门的四姨太一行人,并没有发现。

    等到四姨太想要拿钱给小报童的时候,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随身装着的钱,竟然被偷了!而且是什么时候被偷得她都不知道!

    “钱!我们的钱!”

    四姨太惊叫了一声,看着包袱中,除了几件衣服首饰还在以外,她们的银票和银元都被偷了!

    而她,真真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一下子,四姨太母女三人仿佛是晴天霹雳般,心中顿时一片阴霾。如果她们买了房子和生活用品之后,钱财被偷了也就被偷了,可是她们现在连一个住所都没有,身上的钱就都被偷了。这让她们以后住在哪里?怎么生活啊!

    “娘!你在找找!说不定被你放在哪里,你给忘了!”

    在苏沐和的催促声中,四姨太又是好一顿翻找,但是,找来找去,她却都没能将她收好的银钱给找到。

    她们的钱,真的被偷了。

    彻底的明白了自己的钱被偷了之后,四姨太心中急得不行。

    因为担忧着苏嘉和的身体太娇弱了,怕苏嘉和在出什么问题,于是就让她呆在原地不要动。

    而四姨太则是带着苏沐和一起去找车站的工作人员看看能不能把小偷给找到。

    “姐姐,你们是没有钱买我的报纸了吗?”

    看着苏嘉和一个人孤零零的被四姨太扔下,小报童又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听着小报童这么的嚎啕大哭着,苏嘉和也有种想哭的冲动啊!

    辛辛苦苦的赚了那么多钱,本来还以为能来上海过上好日子了呢。

    结果倒好,一来上海,什么东西都还没买呢,就被贼给偷了钱财,一朝,又是回到了解放前。

    不过看着小报童哭得那么凄惨的模样,苏嘉和的心中又有些不忍。

    在听着小报童口中说着卖不出去报纸,她今天就要被她爹跟后娘给打死了,还不如现在就去跳江的话,苏嘉和就更是难受了。

    “好了好了,小家伙,你别哭了,姐姐帮你想办法把这报纸给卖出去好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苏嘉和也没有信心将这一叠报纸给卖出去,而且,还是一叠已经湿了的报纸。

    “你们平时都是怎么卖报纸的?”

    苏嘉和苦恼的看着地上的报纸,对着小报童询问道。

    “我们、我们平时就是一边走一边叫唱着……”

    卖报的小姑娘一边抽泣着一边回答着苏嘉和。

    其实,她是不太相信苏嘉和能将这一叠报纸给卖出去的。

    但是,她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反正都是一个死字,也就死马当活马医了。

    歌?

    听着卖报小姑娘的话,苏嘉和的脑子里,顿时一亮。

    “有了!我啊,现在教你一首歌!咱们一边唱歌,一边卖报纸,试试看,能不能将这些报纸给卖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