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第 30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0章

    淅沥沥的雨天, 毛毛细雨细若银丝, 若隐若现, 给繁华的大上海罩上了一层朦胧的美感。

    车站附近, 行人来去匆匆。

    可就在这雾蒙蒙的雨天中,忽地传来了一阵清脆悦耳的歌声。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歌声清甜, 曲调欢快, 歌词直白易懂,这样的歌曲,真真是抓人耳朵的很。

    本来还在匆匆行走的路人, 在听见了这悦耳清甜的歌声后,都不禁得是停下了脚步, 循着歌声看了过去。

    就见着蒙蒙细雨中, 一个少女牵着一个小姑娘的手, 在边唱着歌,边卖着报。

    “先生, 买张报吧~”

    “小姐, 买张报吧~”

    少女唱着歌, 小姑娘卖着报,这样的组合真的是吸引人极了。

    尤其是那少女的脸上还蒙着帕子, 真叫人稀奇。

    不过,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买报的人还算不少, 虽然说报纸都有些被雨水打湿了, 但是看着少女和小姑娘可怜, 又觉得她们的歌曲唱的好听,只当是打赏般的,都会买上一两张。

    这日周旭正准备搭电车去明月歌舞社呢,谁知道车还没等到,就先被一阵清甜悦耳的歌声给吸引了。

    “……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

    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这歌词倒是写的很有意思。

    周旭是位作曲家,而且还是位很有才华的作曲家。

    在这个上海滩里不少明星的歌,都是他给写的,所以周旭这个名字,在上海滩那群大明星中的名声十分的响亮。

    听着远处传来的歌声,不仅是歌曲好,歌词好,最让他觉得惊艳的却是歌者的声音。

    那声音,清甜悦耳,就仿若是黄莺出谷般,美伦绝妙,令人情不自禁的就被这歌声给吸引。

    循着歌声,周旭就看到了一个少女正牵着一个小姑娘的手在卖着报,而她的身边,也站着不少的人。

    显然的,不止他一人被这歌声所吸引了。

    “买一张报吧,先生。”

    就在周旭听着那少女的歌声愣神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少女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少女的脸上蒙着帕子,不过因为被雨水打湿了,所以隐隐约约的能从那帕子中窥见少女美好的线条。

    尤其是那双水汪汪黑溜溜的大眼睛,就好似是会说话一般,就这样看着你,仿佛她说什么,你都会答应。

    “好,来一张报。”

    下意识的,周旭便买了一张报。

    见着男人买了她们的最后一张报纸后,苏嘉和与卖报的小姑娘都是开心极了。

    “姐姐!谢谢你!我□□花。”

    卖报的小姑娘对着苏嘉和深深地鞠了一躬,她笑容灿烂的说道。

    本来还以为她死定了,谁晓得,这些报纸竟然都被眼前的这个奇怪的姐姐全部都给卖了出去。

    苏嘉和笑眯眯的摸了摸春花的脑袋,柔声的说道。

    “歌曲都学会了吧,以后啊,你就这么边唱边卖,报纸一定会卖的很快的。”

    “恩!我学会啦姐姐,不过,我唱的没有姐姐唱的好听呢。”

    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小声地嘟囔道。

    “没事,你多唱唱,一定会唱的比姐姐还要好听。”

    说着,苏嘉和忽然发现,她好像是走的有些远了,等会她娘要是找不到她的话,不知道又该怎么着急了。

    “好了好了,春花,你赶紧回家吧。我也要回去了。”

    “恩!姐姐再见!以后我请你看报纸!”

    跟着小春花笑了笑,苏嘉和便快步的朝着刚才四姨太让她待着的地方走了回去。

    只不过,还没有走几步呢,便被人给拦住了。

    “这位姑娘,请你等等。”

    听着身后的急促的声音,苏嘉和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回过了头就见着一个身穿着西装,打扮的很是绅士的男人正朝着她跑来。

    “先生,您是在叫我?”

    苏嘉和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小姑娘,我是在叫你。”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听歌听得入神的周旭。

    “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我现在有点儿急。”

    担忧着四姨太看不到她后会着急,苏嘉和微微地蹙了蹙眉头,轻声的说道。

    “小姑娘,我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我只是想问问你,对唱歌有没有兴趣。”

    听着男人的话,苏嘉和瞪大了眼睛,心中嘀咕着,这人说的话,怎么跟未来的星探一样。

    见着苏嘉和不说话,神情有些古怪的盯着他的模样,周旭还以为自己被人当做是骗子了,于是轻咳了一声,为自己做了个自我介绍。

    “你好,鄙人周旭,是位作曲家。目前在明月歌舞社做老师。”

    这简洁的介绍,顿时就让苏嘉和明白了,人家不是星探,而是音乐学院的老师啊。

    只不过,这音乐学院的名称还真的是有些奇怪,像是大学社团一样。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苏嘉和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觉得你的歌声很不错,嗓音很有前途,所以,想让你到明月歌舞社上学。”

    周旭微笑地看着苏嘉和,很是友善的说道。

    他是位作曲人,同时也是位音乐老师,所以惜才的很。

    很是喜欢教导那些天赋好的学生。

    “啊,不好意思,我想,我现在应该是上不起音乐学校了。”

    不提苏嘉和前世里就受过正统的音乐培训,就说现在她们一家人的钱财被偷,就算是想上也压根上不起啊。

    “学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们明月歌舞社不需要学费,只需要通过考试就可以入学。当然了,我推荐你来的话,你也不用考试。”

    说着,周旭似乎是担忧苏嘉和还是不愿意来,急忙地就说道:“而且我们的明月歌舞社每个学生如果水平足够了,都可以登台演出,所以还会有工资拿。”

    见着周旭那么急切的模样,苏嘉和倒是觉得挺有趣的。

    她还是第一次见着有人这么劝说别人去上学的。

    不过即使是如此,苏嘉和还是摇了摇头。

    “谢谢先生您的好意,但是我并不是很感兴趣。”

    说着,苏嘉和转身便准备走。

    只是,周旭却是执拗的又挡在了苏嘉和的身前,将一张纸条塞进了苏嘉和的手中。

    “小姑娘,如果你改变了主意,可以随时来明月歌舞社找我。到时候,你直接报我的名字就好。”

    话说完,周旭也不再过多的纠缠,便快步的离开了。

    苏嘉和看了看自己手掌心中的纸条,眨了眨眼睛,最终还是没有扔了,而是塞进了口袋中。

    回到了四姨太让她待得地方时,果然的,四姨太已经是回来了。

    “娘~”

    “四姐儿!”

    四姨太见着苏嘉和回来了之后,急忙地将她拉到了身前,先是担忧的检查了一番,没见着苏嘉和受伤后,这才板着一张脸的骂道。

    “你这孩子,娘不是让你在这里等我吗,你跑哪里去了!”

    “是啊,四小姐,太太刚才看不到你的时候,差点吓昏过去。”

    何妈也是有些埋怨的看着苏嘉和。

    听着两人的责怪,苏嘉和心生愧疚的低下了头。

    “娘,对不起,我刚才跟那个卖报的小姑娘一起卖报纸去了。”

    听着苏嘉和的话,四姨太无奈的摸了摸苏嘉和的脑袋。

    “你啊,以后不要那么多管闲事。这大上海,咱们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你在出了什么事情,你叫娘可怎么是好。”

    “恩,娘,对不起,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乱跑了。”

    苏嘉和乖巧地点了点头,轻声的说道。

    “唉~”

    见着苏嘉和这么乖巧地模样,四姨太微微地叹了口气。

    钱没有找到,这可怎么办。她家闺女的身子,要吃好的穿好的,可是一点儿都不能马虎。

    不过还好,四姐儿的衣物都在,而且首饰卖卖,也还能凑点银钱……

    看着四姨太面上神情并不是很好的模样,苏嘉和心知,被偷走的钱,只怕是找不回来了。

    “娘,钱……是不是找不回来了?”

    但见着她的话音刚落下,四姨太脸上就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意。

    “姐,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我们连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偷的,压根就不可能再找到小偷了。而且,他们也不帮着我们找……”

    苏沐和小脸耷拉着,模样很是沮丧的说道。

    听着苏沐和的话,苏嘉和叹了口气,倒也不是太沮丧。

    她想着,她还有稿费在《新天地》报社,而且没钱了她还可以写稿投报社,继续的赚稿费啊。

    “四姐儿啊,是娘对不起你,是娘没看好你的钱……”

    说着,四姨太就哭了起来,心中很是懊悔,不懂她怎么就没保护好钱,就那么让人给偷了。

    “娘,您别哭了,钱没了咱们可以再赚,总不会饿死的。”

    “是啊,娘,您别哭了,姐不会怪你的,钱丢了就丢了吧,咱们一家人没丢,还在一起就什么事情都会好转的。”

    苏嘉和与苏沐和两姐妹见着四姨太哭的难受的样子,压下了心中的难过,急忙地安慰起了四姨太。

    在两个女儿的安慰声中,四姨太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可是、可是现在咱们身上也没有什么钱了,咱们住在哪里哦。”

    是啊,四姨太的身上就剩下了一些零钱和一些首饰。

    而那些首饰,她们刚到大上海,人生地不熟的,连当铺在哪里都找不到。

    而那些零钱估计在大上海,肯定是租不起房子的。

    “太太,小姐,你们不用担心,我身上还有些银钱。”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守在一旁的何妈,声音轻轻地在四姨太母女三人耳边说了一声。

    似是怕被人听见,又被偷了钱,何妈说话的声音很是小声。

    “何妈你说什么?”

    听见何妈的话,四姨太母女三人都是诧异极了。

    “太太,小姐,难道你们忘了,你们还发了我好几个月的工资呢。”

    何妈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她也是没有想到,当初她攒钱时的忧虑,竟然有一日成真了。

    此时,何妈心中庆幸着,还好她帮着太太和小姐攒起来了,要不然现在她们这老弱妇孺的该住在哪里哦。

    “可是,你不是给菊丫了吗?”

    四姨太有些迟疑的看着何妈,疑惑的说道。

    当时她见着菊丫因为不愿意跟着她们一起,跟着何妈大吵了一架。

    而后便见着何妈最后给了菊丫一些东西,她以为那些事何妈攒的钱,难道不是?

    “恩,是给了,不过我没有全给。我就担心着,太太小姐来上海会有什么事情,所以自己也留了点。”

    何妈点了点头,无奈的说道,并在心中埋怨着,如果当时菊丫跟着她们一起走,她们手里能用的钱就会更多了。

    不过她现在手里的钱,也够让她们租个房子,先在大上海落下脚,在慢慢的想法子了。

    “太太,小姐,走吧,我手里的银钱还是够租个房子的,只不过,可能租不起大房子,只能先委屈太太小姐了。”

    “何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咱们又不是吃不了苦。”

    “姐,你知道吗,咱们四人里,就你最没资格说这种话。”

    “额,你这丫头,现在还会打趣你姐了啊。”

    ……

    虽说是丢了银钱,但是四姨太见着苏嘉和与苏沐和这一双女儿并没有受影响,反而还很乐观的模样,她的心渐渐地是好受了一些。

    四人虽然对上海人生地不熟的,但是,这个年代,租房信息都是有专门的报纸刊登的。

    于是四姨太一行人买了一张报纸后,便找了一处相对于便宜的筒子楼。

    房子的模样,跟它的价格一样,十分的破烂。

    一个月租金五块大洋,但是,却还不如她们在吴城租的四合院。

    而这栋筒子楼跟四合院比起来,更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租在这样的房子里,真的是让四姨太一家人的心情,又是糟糕了起来。

    不过,现在她们身上的银钱,也不够让她们在挑三拣四的了。

    “唉~!先将就在这里住着吧。”

    四姨太叹了口气,将包袱行李都放了下来。

    “娘,我觉得这里好恐怖,一点也不想住在这里……”

    苏沐和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她的嘴唇紧紧地抿着,一脸不情愿的模样。

    “五姐儿,不要耍小孩子的脾气。现在,咱们没有钱,只能住在这样的房子里,等以后咱们赚钱了,在搬出去。”

    四姨太摸了摸苏沐和的脑袋,柔声的安慰道。

    “是呀!沐和,咱们就先暂时住在这里,等姐姐写稿子,赚了一笔润笔费,很快就能搬离这里了!”

    苏嘉和很是乐观的说道,在她的眼里看来,反正她在吴城投稿都能赚那么多的稿费。

    到了上海这个大城市,这稿费只怕会赚的更多。

    她们家很快地就会又有钱了,而她们也会马上搬出这栋令人害怕的筒子楼。

    可惜的是,苏嘉和想的很美好,然而却没有想到,她的赚钱大计却被阻挠了。

    而那个阻挠她的人,还是四姨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