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第 34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4章

    最近, 肖贺发现自家的少帅, 似乎是睡眠有些不足。

    每日里起来, 眼底下似乎都是有着一层淡淡地乌青。

    可是他发誓, 他家少帅每日里都很按时的就睡了啊。

    哦,对了, 他发现, 他们家少帅最近不仅是有些睡眠不足,而且……人还有些奇怪。

    比如——

    “肖贺,你真的没听过这首歌?玫瑰……”

    “禀少帅!小的真的没有听过!”

    听着自家少帅那有些五音不全的歌声, 肖贺不禁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急忙地就打断了某位五音不全的少帅的歌声。

    天啊!他们的少帅最近该不会是碰倒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从他们家少帅的口中听到这种‘靡靡之音’咳!虽然五音不全, 但是都唱玫瑰了, 不是靡靡之音是啥哟!

    从他们家杀伐果决的少帅口中听到这种软绵绵的曲调, 还真的是太诡异了!

    他是不是应该跟大帅报告一声?请个天师来看看?

    ……

    很快地,没几日的功夫, 苏嘉和便将《玫瑰玫瑰我爱你》这首歌曲给练熟了。

    她也没有在墨迹时间, 直接的就跟周旭去了他开的旭日唱片公司去录制了唱片。

    因为有前世录制专辑的经验, 虽然说,录音室很不同, 但是, 都是唱歌,所以, 苏嘉和录制唱片的时候十分顺利。

    尤其是她提议的用萨克斯伴奏, 更是神来之笔, 让这首歌曲变得更加的欢快明朗了起来。

    听起来真的是朗朗上口。

    再加上苏嘉和那娇俏又带着妩媚的歌声,更是让这首歌曲的成片堪称完美!

    这个时候,周旭才明白了苏嘉和口中的那些缺点。

    诚然,第一次苏嘉和唱的十分的流畅好听,但是,也仅仅只是流畅好听,那其中没有什么感情。

    可是,在听完了苏嘉和最终的录制版后,周旭简直是要为这首歌曲给倾倒了。

    他是个音乐人,尤其是个作曲家,在大上海里听了那么多歌星歌女的歌声,可是就独独只有苏嘉和的这首《玫瑰玫瑰我爱你》彻底将他所俘虏了。

    将他的耳朵给征服了,现在,他再也不能将苏嘉和在当成一个小姑娘了。

    在他的眼里,苏嘉和已然的是成为了一个音乐大家。

    “子安,你以后可别在叫我老师了,简直是要折煞我。”

    刚录制完,感觉浑身都一片轻松的苏嘉和听着周旭这么说,她有点儿摸不清头脑的看向了他。

    “周老师,我不叫你周老师又能叫你什么。”

    “你的才学,不在周某之下,你在叫我老师,我会有些羞愧。”

    看着周旭那么认真地模样,苏嘉和简直是想笑。

    当然了,她也的确是噗嗤一声的就笑了出来。

    “周老师,这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再说了,我可不觉得我的才学才周老师之上。”

    又跟着周旭这个顽固的音乐家扯了好一会儿,这人才总算是放过了称呼的这个问题。

    因为着急着用钱,苏嘉和又是将话题放到了唱片工资的事情上。

    这个时候,苏嘉和才了解,原来民国时期也是有版税的。

    唱片的分成跟后世差不多,分买断与版税分红。

    虽然买断的价格也不低,但是苏嘉和对自己的歌曲有信心,而且就那点买断钱苏嘉和也不是很能看上,毕竟她来民国写的稿费都千字十块了。

    所以苏嘉和很是果断的就选择了版税分红。

    见着苏嘉和选择了版税分红,周旭也没说什么,但是心中到底还是有些担忧的。

    虽然他觉得这首《玫瑰玫瑰我爱你》肯定是能够大卖,但是,他也没那个百分之百的肯定啊。

    所以这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的,不过见着苏嘉和已经是做了决定他也就没说什么。

    跟着苏嘉和签了合同之后,便去准备发布唱片的事宜了。

    而苏嘉和灌制唱片的这件赚钱工作做完了之后,也就轻松的回了家。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提前回了家,却发现苏沐和并不在家中。

    “沐和?”

    在家中找了一圈都没能找到苏沐和之后,苏嘉和顿时就慌了。

    这个时候,她也明白了,苏沐和这个小丫头对着她阴奉阳违呢。

    表面上乖乖地不出门找工作了,而且每天她一到家,她都必定是在家等着她的乖巧模样。

    可是,实际上这丫头却背着她还在找工作呢!

    至于找没找到工作……她估摸着,那小丫头说不定十有**的是找到了工作。

    纵然此时苏嘉和的心中那叫一个着急啊,可是,她也不知道苏沐和在哪里,只能耐心的在家中等着苏沐和。

    好在的是,苏沐和没等到天暗下来的时候,就回来了。

    “咯吱~!”

    听着木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的声音,苏嘉和眯着眼睛坐在厅房中,目光严肃的盯着从门口进来的苏沐和。

    结果,这才发现苏沐和打扮的有些不太一样。

    “姐?!”

    苏沐和一开门,见着苏嘉和一脸不善的坐在大厅中的模样,她顿时被吓得惊叫了一声。

    “你、你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平时,苏嘉和在明月歌舞社都要待到挺晚的。

    “我要是回来的不早,能知道你背着我出去了吗!”

    苏嘉和起身走到苏沐和的身前,仔细的打量了苏沐和一番。

    眼神敏锐的她,很快地就发现苏沐和的脸上化过妆,嘴唇上的口红都还没有擦干净呢。

    而且,她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家里的衣服,反而是有些成熟的旗袍。

    苏沐和被苏嘉和这么一打量,她有点儿惊慌的抿了抿嘴唇,嘟囔的说道:“我就是今天碰巧了出去玩玩。”

    “出去玩玩?”

    听着苏沐和的这句话,苏嘉和的眼睛微微眯起,心中有些气恼的说道。

    “苏沐和,你现在还在撒谎。你告诉我,你这是找了一份什么工作!还有!为什么你找到工作了不告诉我!”

    苏嘉和真的是恼怒这个小丫头一点儿也不知道自身的安危,虽然说,她现在也是十来岁的小姑娘,但是她的心里不是啊。

    而且她是有计划,有目标的。

    但是苏沐和很显然的,心智还没有那么成熟。

    尤其是她在看着苏沐和身上穿的有些成熟的旗袍,就算是有一层厚厚地外套给遮掩着,但是苏嘉和还是能看出,这旗袍压根就不是苏沐和这个年龄的女孩穿的。

    将苏沐和的外套一扒,果然的,映入苏嘉和眼帘的,就是一套婀娜多姿,将少女青涩曲线完美呈现出来的旗袍。

    纵然那旗袍有些成熟,颜色也有些不符合苏沐和这个豆蔻年华的少女,但是,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苏沐和,这是什么!”

    苏嘉和指着苏沐和身上的旗袍,就是生气的道。

    此时,苏嘉和心中真的是着急的很,她现在可以肯定,苏沐和的这个工作一定不简单。

    “哎呀姐!你别这么大惊小怪行不行,我现在就是在一家茶楼里当女招待。”

    见着苏嘉和激动的模样,苏沐和被冻得打了个哆嗦,又是将外套套回了她的身上。

    “女招待?”

    苏嘉和见着苏沐和不以为意的样子,心中就更是着急了。

    她真的是搞不懂,她家这小妹,为什么非得要跑出去找什么工作。

    好好地在家里享福不好吗?

    “是啊,姐,我也不是不想告诉你。但是我看着你当时那么反对我,而且你又挺忙的,我找到这份工作后,就没告诉你了。”

    说着,苏沐和还很是俏皮的对着苏嘉和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说道:“而且,我主要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

    “惊喜?什么惊喜?”

    苏嘉和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在心中默默地嘟囔着,她看着哪里是惊喜啊,分明是惊吓啊!

    “我这份工作薪资可高啦!一个月足足有四十块大洋,而且这还不包括客人给我的小费呢!”

    见着苏沐和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儿,苏嘉和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虽然在未来,女招待这项工作很常见,就是最普通不过的服务员。

    但是现在是民国,如今这个社会,对女性还是普遍比较歧视的。

    如果,这女招待就是普通的女招待,苏嘉和倒也觉得还行。

    可是——

    “为什么你做一个茶楼的女招待还要浓妆艳抹,穿着这种旗袍?”

    这才是苏嘉和关注的重点,她就不明白了,古往今来,也没见过哪个正经的茶楼需要女性工作人员浓妆艳抹的。

    化化得体的淡妆也就罢了,可是苏沐和这个才十四岁大的小姑娘,化什么妆?

    穿什么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旗袍?

    “姐,金花姐说了,咱们化妆是对客人的尊重,身上穿的旗袍也是代表着我们龙凤茶楼的制服,代表着我是龙凤茶楼的一员。”

    显然的苏沐和并不将苏嘉和的急切放在心上,反而还怪苏嘉和有点儿太大惊小怪了。

    “金花姐?这个金花姐又是谁?”

    又是深吸了一口气,苏嘉和顿时有些无力了起来。

    她原本以为,她快要解决家里没钱的难题了,结果现在倒好,苏沐和又给她抛了一个难题过来。

    “就是帮我找到工作的姐姐呀,她人很好地,帮我找到了工作不说,而且还教我怎么从客人那里赚小费呢。”

    苏沐和很是开心的跟苏嘉和分享起了她在茶楼工作的事情。

    “原来跟人说说话,就能赚到小费了呢。姐,你不知道金花姐有多厉害……”

    见着苏沐和俨然一副很是崇拜那位金花姐的模样,苏嘉和简直是被气笑了。

    “苏沐和,你能不能清醒一点。这个金花姐哪里是个什么好人。”

    “还有,你也好歹是上过贵族学校的女学生,受到的是新派教育。怎么能做这样的工作呢?”

    苏嘉和简直是有些不理解苏沐和的脑子了,她娘去纺织厂的时候,她还嫌弃那是下等人做的工作。

    可是现在倒好,她去茶楼做女招待,反而还觉得这个工作很好?

    从苏沐和对那个金花姐的描述,苏嘉和下意识的就觉得这个女人像是个女交际花,而且还不是那种正经的交际花。

    “姐!你也太不讲理了吧。凭什么给你找到工作的人是好人,给我找到工作的人就不是好人了?”

    见着苏嘉和只是一味的反驳她,质疑她,而且还说她目前最崇拜的金花姐是坏人。

    被宠坏了的苏沐和,这哪里干了?

    小孩子脾气顿时就上来了,她两只大眼睛里满是愤怒的神情看着苏嘉和。

    “还有,就是因为我上了贵族学校我才能找到这份工作的!姐!你的思想能不能不要那么封建,现在女子出来做茶楼招待怎么了?我们跟那些男人一样,都是可以抛头露面的工作的!”

    说着说着,苏沐和就越发的觉得自己有理了起来,一点儿都不去想,苏嘉和其实这是在关心她,只当苏嘉和是看不起她也能为这个家赚钱呢。

    “反正,姐,不管你怎么说,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反正是一定会去茶楼工作的,等到一个月之后,我就会带着你跟娘搬出这个鬼地方。”

    说完,苏沐和也不去管苏嘉和还想要说些什么了,径直的就走进了她与苏嘉和的房间,重重的关上了门。

    看着那扇紧闭着的房门,苏嘉和无奈的抿了抿嘴唇,她发现,她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苏沐和沟通了。

    在前世,她本来就是家中最小的那个,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外面,她向来是最霸道的那个,谁都要让着她,宠着她。

    可是,现在有苏沐和这个小妹妹,她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来面对她了。

    记得以前她闹脾气的时候,她家哥哥是怎么对她的呢?

    好像是给她买她最想要的东西,百般温柔的哄着她吧?

    苏嘉和轻叹了一口气,冷静下来的她,发现刚才她的语气也的确是有些冲了。

    想要去跟苏沐和在去说道说道,但是,想着苏沐和现在也在气头上,苏嘉和无奈的摇了摇头。

    算了,先让她冷静冷静再说吧。

    也许,那个金花姐真的是个好人呢?也许,那个茶楼真的不是什么坏工作呢?

    苏嘉和有些郁闷的在心中这么的安慰着自己,她在心里默默地想着,要不然明天她跟着苏沐和一起去那家茶楼看看。万一,真的就跟苏沐和说的那样好呢?

    不过,不管好不好,在她唱片版税的第一笔分红下来之后,都得要让苏沐和辞职,好好地在去学校上学去。

    要不然就这小丫头的闹腾劲儿,万一以后在闹出什么事情,那就真的是够呛了。

    可惜,苏嘉和心中的小算盘打的是挺好的,但是,往往事与愿违啊。

    不提其他的,就单单说苏沐和让辞职的事情,就已经是一件天大的难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