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第 40 章(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0章

    白驹过隙, 日月如流, 转眼间的四姨太便要从纺织厂辞职了。

    这个时候, 苏嘉和也将四姨太给说服了, 让她开一家成衣铺的事情。

    而苏嘉和说服四姨太的方法也十分的简单粗暴,那就是, 拿着钱直接让周旭帮她在南京路租了一间小小的铺子。

    因为考虑是第一次开店, 而且银钱也有限,所以租的铺子,也的确不大。

    但是, 就算是铺子不大,可苏嘉和选的地址, 那可是人气最旺的地方, 周边不是百货商店就是餐厅咖啡馆的, 人流量很大,所以这租金当然也就不便宜了。

    见着自家的女儿都已经是跟人签了合同交了钱, 那四姨太还能怎么办?只能是打起精神来, 准备依着苏嘉和的意思开成衣铺呗。

    毕竟这钱, 总不能白花吧?

    所以每日里,四姨太工作的时候就想着成衣铺该如何去经营, 下班的时候还是在想成衣铺该买些什么。

    可是她想来想去, 脑子都是空的。

    本就是一个娇养的后宅妇人,哪里懂什么开店做生意的事情?

    不过好在的是, 四姨太不懂, 苏嘉和懂啊。

    虽然说她前世里是个女团爱豆, 是个大明星,但是她好歹也是富家千金。

    尤其是,她可是生于信息发达的未来。所以,如何的开店如何的经营,苏嘉和倒是觉得不是什么大难题。

    所以抽出空子来,就去给新租的店铺设计装修,以及画一些漂亮的成衣款式。

    在给着四姨太的洗脑中,四姨太也渐渐地不在那么的迷茫了。

    反倒是升起了一种,想要为女儿们赚大钱,养活她们的目标。

    在母女两这种斗志满满的准备中,四姨太的成衣铺渐渐地有了雏形。

    花了大钱去‘装备’的成衣铺,装修十分新颖漂亮,门口那昂贵的玻璃橱窗摆放着的特制模特更是抓人眼球。

    成衣铺还没有开业呢,就已经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睛。

    更是有不少爱美的女士,都是很期待这家装修漂亮新颖的成衣铺赶紧开业,好让她们看看,这家成衣铺的衣服是不是跟这家小店铺的装修一样的好看。

    正当一切都准备妥当,只等着四姨太辞职开业的时候……家中,却发生了意外!

    一场,被人预谋已久的‘意外’!

    因为苏茜这位一首唱片便爆红的歌星名气实在是太大了,即使苏嘉和表明了不会再唱第二首歌曲了。

    但是时不时的,还要去旭日唱片公司灌制一下缺货的《玫瑰玫瑰我爱你》。

    一来二去的,虽然周旭从来没有说过他现在的难处,但是苏嘉和也还是明白了,周旭的唱片公司没有当红的歌星支撑。

    现在唯一让他的公司还能生存下去的,就是她的那首《玫瑰玫瑰我爱你》了。

    可是,就算是这首歌再火,那也有淡下去的一天。

    等到那一天来了,周旭的唱片公司还是会无法运营下去的。

    于是,苏嘉和便主动的提出了给周旭写歌,让明月歌舞社的小歌女们来唱的建议。

    周旭向来是个脸皮薄的音乐人,他明白现在苏茜这个名字有多么的响亮,也明白她写的歌曲有多么的好。

    但是,他也不好意思开口向她邀歌。现在苏嘉和主动提出来之后,他当然是喜不自禁。

    果然的,在苏嘉和为明月歌舞社的一个很有灵气的小歌女‘量身定做’了一首歌曲后,那个籍籍无名的小歌女,果然凭借着苏茜量身作曲这一个金字招牌,一跃的就成为了上海滩当红的歌星。

    虽然那当红的程度并不及苏茜的二分之一,可是,这位小歌女这才第一次灌制唱片啊,那前途必将是不可限量的!

    不过,明眼人也都知道,这个小歌女能够成功,那也都亏了苏茜这位神秘的当红.歌星。

    也更是惊讶于,苏茜不仅歌唱的好听,竟然还有那等才华写出那么好听的歌曲,真真是一个才女啊!

    于是,苏茜这个名字在大上海更加的响亮了,粉丝们也更加的多了。

    纵然苏茜这位神秘的歌星从来都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面,更是没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多大的年龄。

    可是,这也没能阻挡住上海滩的男人女人们对这位有才华歌唱的又好的大歌星的喜爱。

    这个时代的民众,向来都是偏爱有才华的人。所以,当苏嘉和靠着歌曲捧红了另外一个小歌女后,她的地位俨然的就不同了。

    以前的歌迷可能就是单纯地歌迷,可是在经过了新作的那一首歌曲后,苏茜这位大歌星的歌迷们,全部都化作了对苏茜这个人的喜爱。

    咳,换句话来说,就是在民国这个歌迷完全没有节操的时代,苏嘉和竟然阴差阳错的培养出了死忠粉!

    而且,还是那种时代属性特别明确的‘脑残粉’。

    不过,苏嘉和哪里又想到,只不过是简简单单写首歌而已,还能引发出这种事情。

    此时的她,正坐在书房中为周旭的唱片公司,继续写第二首歌曲呢。

    因为考虑到造星可不是单单一首歌曲就够了的,而且,唱片公司也不可能老是只捧一个人啊。

    所以苏嘉和这些日子里,就想着为周旭那里多写几首歌曲。

    当然了,她写的这些歌,也不是做白工。她可是也有版权分红拿的,所以,歌曲写的越多,其实她也越赚。

    写完了给周旭公司的第二首歌曲后,苏嘉和伸了个懒腰。

    视线朝着书房墙上的挂钟看了一眼,发现时间已经是快到了晚上八点了。

    可是,苏沐和却还没有回来。

    平日里,苏沐和可是七点钟就准时的回来了啊。

    顿时的,苏嘉和的心中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她有些慌乱地从椅子上站起了身来,推门,离开了书房在房间里找了一通后,都没有发现苏沐和,这心中的不安也就愈发的强烈了起来。

    “这丫头,怎么还没回来。”

    苏嘉和秀美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满眼的担忧。

    等到了八点半,见着苏沐和还是没有回来后,苏嘉和再也不能在家中就这么傻傻的等下去了。

    她拿上了精致的小钱包,就离开了小洋楼,拦了辆黄包车就朝着龙凤茶楼赶了过去。

    因为已经是深冬了,路上的寒风挺大,吹得苏嘉和耳边的秀发轻轻地拂动着。

    虽然说,苏嘉和因为身怀灵泉这个天然的空调在,并不感觉寒冷。但是,此时,苏嘉和的心中却是很冷。

    虽然不愿去想,但是她这心中总是觉得,苏沐和可能是出事了。

    “师傅,麻烦您在快一点。”

    在苏嘉和的催促声中,车夫拉着黄包车的脚程也越发的快了起来。

    很快地,苏嘉和便来到了龙凤茶楼。

    “小姐,您给多了,我、我找不开。”

    车夫看着手中的一块大洋,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苏嘉和,这还是他第一次收到一块大洋。

    “辛苦你一路这么赶着拉我来,多的是给你的小费。”

    因为她催促的原因,这一路上车夫跑的飞快,都没敢停歇的,所以这段长长的路程一路快跑过来,车夫的后背都被汗给打湿了。

    “师傅,拉完我这单,您还是回家吧,天冷,别在冻着了。”

    见着天寒地冻的,这车夫要是在拉客人,指不定的就要受凉了,于是苏嘉和有些不忍的说了一声。

    许是见着苏嘉和太温柔善良的模样,那中年车夫微微地动了动嘴唇,轻声的说道。

    “小姐,晚上的龙凤茶楼并不是好人家的小姐该去的……”

    听着车夫这么突然的一句话,苏嘉和的心顿时猛跳了几下。

    “师傅,我是来寻我妹妹的,她白天在龙凤茶楼上班,平日里六七点就归家了。可是今日,我见她迟迟不归,这才着急寻了过来。这龙凤茶楼,是什么不好的地方吗?我妹妹是不是出事了?”

    因为她这两眼一抹黑的,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所以在听着这个车夫突然提了这么一嘴后,她顿时就向着车夫询问了起来。

    “唉,小姐,你妹妹可能是遇到危险了。这龙凤茶楼白日里是那些名流权贵们聚集的场所,表面上是栋茶楼,可是实际上却是……”

    许是对着苏嘉和这个小姑娘,这位中年的大叔也说不出那种荤话,并没有将**场所给说出口。

    只是,苏嘉和毕竟不是真的小姑娘,就算是车夫没有说出来,但是从那车夫脸上的神色来看,苏嘉和也是猜了出来。

    “这茶楼,白日里就是正规经营的茶楼,男人女人都能来喝茶,只是到了晚上,这茶楼却是男人才能进。只不过,晚上的茶楼一向只对那些达官贵人们开放,所以,不来茶楼的人,都不清楚这龙凤茶楼真正的营生是什么,只当这里就是个家高档一点的茶楼而已。”

    听完了车夫的话,苏嘉和的脸色顿时煞白一片。

    即使是个傻子,她也听明白了车夫口中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这龙凤茶楼的真正营生,是高级妓.院!

    “唉,小姐,你妹妹十有**可能是被骗了。”

    车夫见着苏嘉和小脸煞白的模样儿,有些同情的说道。

    看着这个小姑娘打扮的不像是缺钱的样子,而且还住在租金昂贵的法租界,她妹妹怎么就在龙凤茶楼这种地方工作呢?

    苏嘉和紧紧地攥住了手掌,此时,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心中满满的都是后悔与懊恼。

    后悔她怎么就能让苏沐和在这种地方上班了,懊恼她当时心中存有怀疑,却为什么没有再去深想了。

    但是,苏嘉和又哪里知道,这本来就是对方设的一个套,无论她如何的抉择,都是逃不过。

    “小姐,我劝你还是先回去吧,你进去,也没用的。这里是虎帮的地盘,警察也不管的。您别在搭上了自己,那就不划算了。”

    虽然苏嘉和脸上蒙着一块奇奇怪怪的布料,但是车夫还是能够看出来,这个小姑娘长得很秀美。

    因为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着实是生的太好看了,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一双眼睛。

    “……”

    深吸了一口气,苏嘉和嘴角扬起了一抹苦笑,声音淡淡地说道。

    “不行,我得要去把我妹妹……给带出来。”

    她心中有一种预感,如果她不进去,那么,苏沐和可能一辈子就完了。

    而她,也会因为她的疏忽,而良心不安一辈子的。

    所以,她必须得去,并且,也要将她的妹妹给带出来。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

    说完,苏嘉和决绝的转身,便朝着那灯光通明的龙凤茶楼走去。

    看着苏嘉和那纤弱的背影,那车夫到底是不忍心,他站在原地,对着给了他人生中唯一一块大洋的小姑娘大声的喊道。

    “小姐!我在外面等您出来送您跟您的妹妹一起回家。”

    听着车夫的声音,苏嘉和的心中微微地暖了暖,她回过了头,对着停留在原地准备等她的车夫璀然一笑。

    “谢谢您师傅,我一定会带着我妹妹一起出来一起回家的。”

    夜晚的龙凤茶楼,与白日里的龙凤茶楼很是不一样。

    上一次她来龙凤茶楼时时白日里,车水马龙人生沸沸扬扬,很是有一种民国时期茶馆的热闹劲儿。

    那个时候,茶楼也极为的正常,大家都是端着茶水喝茶听评书,聊天而已。

    可是,晚上的龙凤茶楼却是很不一般。

    门口有着保镖把守着,进进出出的也都是西装革履、穿长袍的男人们。

    深吸了一口气,苏嘉和心中着急,但是步伐却十分沉稳的走到了茶楼的大门口。

    与上一次不一样的,她这一次被拦在了茶楼的门口。

    果然,如同那车夫说的一样,晚上的茶楼只招待男人。

    “这位小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门口站着的身形高大的保镖,将苏嘉和拦了下来,冷声的对着她说道。

    “我来寻我妹妹。”

    但见着苏嘉和的话音刚落下来,她的耳边便传来一声娇媚的声音。

    “让她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