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第 42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2章

    “我啊, 其实……是顾少帅的姨太太。”

    这句话一出, 胡金花那颗心先是被吓得顿了顿, 但是很快地, 她就哈哈的笑了起来。

    好似苏嘉和刚刚说的是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哈哈哈~苏小姐, 你这人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见着胡金花笑的眼泪都出来的模样, 苏嘉和却并不是很在意的勾了勾唇角。

    “你说你,拉个人出来狐假虎威,怎的不拉个像样一点的人出来。就算你拉出顾少帅的父亲顾大帅, 我都有可能会相信一些。毕竟,顾大帅可是有十三房姨太太呢。”

    说着, 胡金花将手中的烟掐灭, 嘲讽的看着苏嘉和, 冷笑地说道:“而那顾少帅别说姨太太了,连个女性朋友都没有呢。”

    要说这顾大帅和小顾少帅那都是风流倜傥的人物儿, 姨太太女性朋友别提有多少。

    可是独独这顾少帅的身边, 却是一个女性生物都没有, 为人高冷的就像是天山雪莲一般,任何女人都近不了他的身。

    “小姑娘, 你啊, 还是太嫩了。”

    胡金花摆了摆手,眯起了眼睛, 冷冷地盯着苏嘉和。

    “你啊, 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要么,你妹留在我们这里,成为我手下的姑娘。要么……”

    话音稍稍的顿了顿,胡金花妩媚的捋了捋耳边的秀发,轻笑了一声道。

    “要么,我放了你妹妹,但是,你得要代替你妹妹成为我手下的姑娘。”

    听着胡金花的话,苏嘉和紧紧地攥住拳头,心中暗想着,果然这胡金花是冲着她来的。

    可是,为什么呢?她们明明都不认识,又怎么会得罪这种人?

    而且还费了那么大的力气从她妹妹那里来给她设套,这到底是为什么?

    思来想去,苏嘉和脑子中忽然又有了一个荒唐的想法。

    她们的钱被偷……该不会也是人故意的吧?!

    想到了这里,苏嘉和脸上的神情就越发的冷然了。

    但是,此时的一切都不过是她的猜测,并没有证据。

    而且,她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得罪过胡金花。

    所以,苏嘉和便将那满脑子的疑问都给抛开了,而是继续的表演起了她的脱身计划。

    此时的苏嘉和真的是太庆幸她因为要演戏,所以去系统的学习演技这门专业。

    “哦?你怎么就知道,顾少帅没有女人呢。”

    苏嘉和轻蔑地抬起了头来,目光含着嘲讽的冷意,看的直教胡金花心中打了个突突。

    虽然胡金花知道苏嘉和这就是在胡说八道呢,可是苏嘉和那双眼睛,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也着实不像是一个普通的逃难姑娘。

    “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卖.笑女胡,你认识顾少帅吗?竟然敢在我面前装腔作势!还敢让我这个顾少帅的姨太太在你手里工作?”

    说着,苏嘉和斜眯着眼,眼底透着睥睨一切的气势,声音轻且淡的冷声道。

    “你,也配。”

    这声‘你,也配。’实在是唬的胡金花怔了一怔,苏嘉和的这身气势,着实是太像一个权贵人家出生的小姐太太了。

    纵横这声.色场,胡金花也算是个老人了,通过人的打扮与气场识人是她惯会的技能。

    她的这双眼睛,向来都没有识错过人。可是今天,她觉得他越发的看不清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了。

    要说她只是一个逃难的小村姑的话,那么她浑身透漏出来的气场,也实在是太不像了。

    可是,如果说,她真的是顾少帅的姨太太的话,那为什么她们又要流落到如此境地?

    而且,报纸上可真的没有报导过顾少帅有一位姨太太的事情啊!

    再说了,这姑娘可是虎帮的那位大小姐吩咐下来的事情,就算她能认错人,可是那位大小姐不会认错吧?

    毕竟那位大小姐的父亲跟顾少帅可算是半个旧识啊。

    想到了这里,胡金花又稳了稳心神,淡定地看着苏嘉和。

    “小姑娘,我劝你啊,也别在这里跟我装了。”

    说着胡金花就上下的打量了苏嘉和一眼,轻笑着说道:“就算我不认识顾少帅,可是你一个十四岁的干瘪小姑娘,又怎么可能入得了顾少帅的眼,成她的姨太太呢。”

    这嘲讽味儿十足的话,摆明了是在笑苏嘉和这幅身子勾引不了男人的注意呢。

    “我劝你啊,还是乖乖地……”

    但是,胡金花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却见着坐在她对面的那个小姑娘将原本遮挡在她脸上的布料给摘了下来。

    一张清丽精致,宛若出水芙蓉,异常美丽的面容就出现在了胡金花的眼前。

    看着那样一张她从未见过的姝色,胡金花顿时就忘记了她要说些什么了。

    只是呆呆地看着对面的小姑娘,面对着这样的一张脸,她顿时有些明白了,那位大小姐为什么要让她设计陷害这位小姑娘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小姑娘太漂亮了。而那位大小姐,向来善妒的很。

    不管这个小姑娘有没有做什么事情,反正这位大小姐看她不顺眼了,一切,就都成了罪。

    这胡金花倒是猜的没错,不过,却又有些小细节她不知道,比如处心积虑的陷害倒并不是,不过就是恰好碰到,又一时兴起了而已。

    “怎么样,你现在还觉得我不配做顾少帅的姨太太吗。”

    苏嘉和微笑地看着胡金花,即使,她眼底并没有笑意,脸色也是冷的,但是就那样一张娇柔精致的容颜,看在别人的心中,那都是暖的,实在是养眼的很。

    对于她现在这样的容貌,苏嘉和其实是挺诧异的,因为她的这张脸竟然越来越像她在未来的那张脸了。

    只不过稍稍有不同的是,她的这张脸更为的稚嫩,却也更为的招人。

    在未来的时候,她的那张脸都已经是有够漂亮招人的了,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快的就成为最受粉丝欢迎的大明星了。

    可是,她在民国的这张脸,竟然比她的脸更招人,那就实在是……美得有些恐怖了。

    看着眼前这样一张足以堪称绝色的面孔,好半晌的,胡金花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她动了动嘴唇,努力地平复下了心情,笑着说道:“哟~!感情长得漂亮点都能做顾少帅的姨太太啦?那咱们这里,可能也有不少顾少帅的姨太太呢。”

    言下之意就是,她还是不信苏嘉和是顾少帅的姨太太。

    不过,胡金花说的倒也是事实。

    就算不识得顾少帅的人,从小报说书先生那里也都是能了解的到,这位顾少帅向来不近美色。

    不管你长得漂亮也好,长得普通也好,在顾少帅那里都是一个待遇,都一视同仁。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所以,纵然在震惊于苏嘉和的姿容,可是,胡金花这心中却也还是不相信苏嘉和。

    见着胡金花的反应,苏嘉和其实也早有预料了。

    毕竟就用一张脸说是一位权势滔天的少帅的姨太太,这也太草率,也太没有什么说服力了。

    其实,苏嘉和倒是低估了她的容貌,如果不是她说的不是某位极其特殊不一般的顾少帅。随便她拉出哪位大帅少帅,都会令人相信她所说的话。

    可惜,她就是挑错了人。

    不过,本来苏嘉和会拉顾少帅这个人物出来狐假虎威,早就是做好了充分的,可以令人信服的计划。

    所以,在见着胡金花就是不相信她后,她并没有任何的慌乱,而是起身就从茶桌前站了起来。

    在胡金花那莫名其妙的眼光中,苏嘉和落落大方的,款款的朝着隔壁桌的那群外国人走了过去。

    原本这几位外国人在这中式的茶楼中就比较的吸引人注意,所以,苏嘉和这么一朝着这群人走去后,就更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也理所当然的,吸引了那桌外国人的注意。

    毕竟,苏嘉和的那张脸实在是太招人了。

    “你们好,我是苏茜,刚刚我听到你们在说我家先生顾少帅的事情……”

    丈夫、亲爱的这些词,苏嘉和着实是说不出口。好在的是,在民国时期,丈夫也可以尊称为先生。

    苏嘉和这一口流畅的法语,却是比她口中所说的信息更是让这群人惊讶。

    在这泱泱诺大的中国,会说法语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尤其苏嘉和还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娇小柔弱的小小姑娘。

    这真真是让这群外国人惊讶又惊喜极了。

    “哦~我亲爱的小姐,你竟然会说法语,这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其中一位年长的法国人惊喜的看着苏嘉和,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一般,慈爱的对着苏嘉和说道。

    “这没什么好吃惊的,毕竟我先生顾少帅可精通多国语言呢,我的法语也是我先生教的呢。”

    呸呸呸!我的法语可是跟着我大哥学的,大哥呀大哥,你别怪我乱说呀~

    “你是顾少帅的妻子?天呐!你才多大啊。”

    东方人在欧洲人的眼中,本来就会比他们的真实年纪更显小,而苏嘉和这么娇弱小巧的女孩,在他们的眼中,就更加的小了。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女孩一样,漂亮归漂亮,但是却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洋娃娃一样。

    “我已经十四岁了,在我们国家,十四岁都可以当娘了。”

    苏嘉和就与这群外国人一来一回的,聊得很是开心。

    而茶楼里所有的人,不管是茶楼的员工也好,还是茶楼的客人也好,都是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虽然他们都不懂法语,但是他们明白,一个娇柔小巧的小姑娘却是用法语在跟一群法国人聊天,而且看那气氛,还很不错的样子。

    难道……那个小姑娘是龙凤茶楼新来的姑娘?

    长得这么漂亮,又会法语,该不会是哪家落魄的大小姐吧。这龙凤茶楼,还真的是越来越有本事了呢!

    一时间,茶楼不少的客人都是对着站在法国人身边聊得正欢的苏嘉和有了小心思。

    而此时,苏嘉和却对于其他人的小心思一点儿都不在乎。

    她现在正一步一步的按照着她的计划来执行呢。

    “您姓卡罗林?那么拉斐特先生您一定是位法国贵族了。”

    苏嘉和在得知了那位最年长的老者名字之后,微微地有些诧异。

    她没有想到,随便的找个外国人来搭讪,竟然还就聊到了一个法国贵族。

    拉斐特显然没有想到,在这个东方国家竟然知道他的家族。

    要知道他的家族虽然是贵族,但是那也已经是落魄了。

    “苏茜小姐,你居然知道卡罗林家族,这真是太令我诧异了。”

    “当然了,卡罗林家族可是三个国家的皇族,名声响亮的很。”

    苏嘉和倒是庆幸自己在学习语言的时候,都会好奇的去了解一下各国的一些历史了。

    这也让她现在可以刷一下这位法国贵族的好感度了,虽然说,她也不了解这位法国贵族现在的身份是什么。

    但是,这个时候只要是个外国人,中国人那都是不敢招惹的。

    所以苏嘉和倒是更加不留余力的开始跟这位法国人拉起了关系来。

    “哈哈~小姑娘,你真是太令我诧异了。我的家族已经是落魄几百年了,现在已经是鲜少有人知道我们家族了。”

    而苏嘉和这个东方小姑娘,竟然光凭姓氏,就将他的家族给说了出来,真真是一个聪明又博学的小姑娘啊。

    见着拉斐特开怀大笑,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苏嘉和又是笑着眨了眨眼睛,再接再厉道。

    “伟大的家族即使落魄了,但是,像您这样有底蕴传承的皇家贵族,也总有再度辉煌的那一天。”

    “哈哈哈!按照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借你吉言,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小姑娘。”

    很显然的,现在拉斐特对于苏嘉和的好感度已经是十分的高了。

    看着苏嘉和的蓝眸中,也满满的都是慈爱的笑意,就好像是在看着自家的孙女一般,十分的和蔼可亲。

    一旁的胡金花看的,牙都要咬碎了。

    虽然说,她听不懂法语,但是她也不傻,心中知道苏嘉和这个聪明的小姑娘此时一定是想要利用这群法国人脱身呢。

    不过她纵然知道了苏嘉和的意思,可惜,她也没那胆子冒冒然然的去那群法国人中将苏嘉和给拉回来。

    毕竟,法国人可不是她能得罪得起的。

    胡金花心中怎么想的,苏嘉和不知道,也懒得管。

    她此时见着眼前的这位老者对她的态度和蔼许多后,她便说明了她的来意。

    “拉斐特先生,其实,我有件事情想要摆脱您帮帮我。”

    如果,苏嘉和在一开始就说出这样的话,拉斐特可能会帮忙,但是对于苏嘉和却是不会再有任何的好感。

    但是,现在跟着苏嘉和聊了很一会儿的拉斐特,在见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聪慧又可爱的样子,早就是将她当成他的晚辈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便点头答应了,也没有去问苏嘉和到底是要他帮什么忙。

    “是这样的,拉斐特先生,我妹妹因为贪玩,来到这家茶楼打工。却不成想,被这茶楼使诈给扣住了,即使我说我是顾少帅的姨太太,可是他们却还是不相信,我想请你们帮我跟茶楼证明一下,我的确是顾少帅的姨太太。”

    苏嘉和口齿清晰的就将事情给简约的说了一遍。

    她刚才之所以会说她是顾少帅的姨太太,而不是其他人,那也是因为这群法国人刚才在谈论顾少帅。

    说这位顾少帅会多国语言,而且权势遮天,纵然是鱼龙混杂的大上海,各方势力都要给这位顾少帅几分面子。

    可以说,现在这位顾少帅那就是这个时代,所有人都惹不起的人物。

    于是苏嘉和就想着,她干脆就借着这位少帅的名头来为自己摆脱这样的险境。

    拉斐特也不是蠢人,他听着苏嘉和的话,心中也明白了苏嘉和此时的处境。

    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心中虽然也有些怀疑这个聪慧的小姑娘到底是不是顾少帅的妻子。

    但是他还是决定帮助这个聪慧的小姑娘。

    “好,这件事情不过就是一件小事。”

    见着拉斐特点头答应后,苏嘉和的脸上,立即的便绽放出了一抹灿烂若花般的笑颜。

    虽转瞬即逝,但是却也深深地印在所有人的心上。

    因为心急,苏嘉和也不在墨迹了,带着拉斐特一行人就走到了胡金花的面前。

    “胡金花,你不是不相信我是顾少帅的姨太太吗?现在,有拉斐特先生给我作证明了,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苏嘉和笑眯眯地看着胡金花,淡淡地说道:“你该不会连顾少帅的面子都看不上吧?”

    这声音虽轻,但是胡金花却是听出了其中的威胁。

    的确,是威胁。

    现在顾少帅权利滔天,就算是他们背后的大老板那也是惹不起顾少帅这等人物。

    虽然她的第六感告诉她,眼前这个笑意妍妍的小姑娘那绝对不会是顾少帅的姨太太。

    可是,就算是假的,她也不能在这么公开的场合,就这么打了顾少帅的面子。

    所以,一时间,胡金花倒是骑虎难下了起来。

    她现在有些后悔刚才怎么就没将苏嘉和带到私人的包房谈事,反而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给了她机会。

    现在,不管苏嘉和是不是顾少帅的姨太太,她都得要卖顾少帅的这个面子给苏嘉和。

    暗暗地咬了下唇,胡金花想着那位手段歹毒的大小姐,她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冷声的说道:“你懂法语,可我不懂法语,万一,你框我怎么办。”

    胡金花想着,要不就将这件事情用语言不通的借口给糊弄过去。

    等她将苏嘉和带到私人包厢,管她说破了天,她也得要让这个小姑娘出不了龙凤茶楼的大门。

    可惜的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苏嘉和找来的这位法国人,那可不是普通的法国人。

    而是一位精通中国话的智者,同时,也是一位法国领事。

    “这位小姐,你不懂法语,我却懂汉语。我的这位朋友,的确是顾少帅的夫人。如果你还是不信的话,可以来法国领事馆找我。”

    不论是这位法国老者说了中文,还是这位法国老者搬出了法国领事馆,胡金花都已经是意识到了,这一次是她错眼识人,栽在了这个看起来娇弱的需要人小心呵护的小姑娘身上了。

    别提顾少帅她招惹不起,眼前的这位法国领事她更是招惹不起。

    深吸了一口气,胡金花惨白着一张脸,目光死死地盯着苏嘉和,声音阴测测地,哪里还有了往日那份温柔妩媚?

    “好,你是顾少帅的姨太太,但是,这份合同可是有法律约束的。就算今天是领事先生帮你说话,可,咱们该有的规矩还是有的。”

    听着胡金花的话,苏嘉和倒是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

    “虽然你们耍手段欺骗我们在先,但是,我们也认了。说吧,你们违约金要多少。”

    苏嘉和想着,能争取到用违约金就能换得她妹妹的自由,那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毕竟,她身单力薄,在这诺大的大上海,她没有任何的助力。

    纵然是有周旭这位友人,可是他自己本来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势力的平头百姓,又能如何的帮她呢?

    但是如果是违约金的话,那么,她就觉得好办了。

    钱嘛,她还是有信心能赚到许多的,总有一天,她还是能还清的。

    见着苏嘉和这幅模样,胡金花气的咬了咬牙齿,直接的就信口开河道。

    “你妹妹的这份违约金,那可是要付整整三十年的。按照我们茶楼的规矩,三十年得要三十万块大洋!”

    “三十万块大洋?!”

    听着胡金花开出的违约金,苏嘉和失声地惊叫了一声,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胡金花。

    这个女人是故意的!

    “怎么,你可是顾少帅的姨太太,区区三十万大洋你总不会拿不出来吧?”

    见着苏嘉和那副吃惊的模样,她的唇角微勾,总算是扳回一城的她,心情稍稍的好了些许。

    她就不信了,她们的积蓄全部都被那位大小姐派人给偷了,还能再有什么钱能付违约金!

    “苏茜,你还好吧?”

    拉斐特见着苏嘉和面色不好的样子,有些担忧的看了她一眼,用着法语询问道。

    深吸了一口气,苏嘉和淡淡地摇头道:“没事,也就三十万而已。”

    只要给她时间,别说三十万大洋了,六十万她都能赚回来!

    这么想着,苏嘉和便朝着胡金花看了过去。

    “顾少帅现在并不在上海,我也是孤身一人,身上并没有带什么钱。所以,违约金等我寄信给顾少帅说明一下,拿了钱在还给你们,这个面子,你们总不能还不给顾少帅吧。”

    见着苏嘉和话都说到这地步了,胡金花也无法在反驳什么,于是只得是点了点头。

    “可以,不过,你妹妹就得要委屈一下了,你什么时候拿来了违约金,我什么时候在放了你妹妹。要不然,你给我跑了,那该怎么办。毕竟,我可是真的不太相信,你这个黄毛丫头就是顾少帅的姨太太啊。”

    听着胡金花的话,苏嘉和心中那是恨不得挠花了胡金花那张令她厌恶的脸蛋。可是,现实中,她只能是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巧笑嫣然道。

    “呵呵~好吧,就算你不给我家先生顾少帅的面子,那你总得要给拉斐特先生的面子吧。”

    “没错,这位小姐,我可以为苏茜小姐做担保,请你还是放了她妹妹吧。”

    见着苏嘉和与拉斐特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胡金花还能在说些什么呢?

    她只得是狠狠地盯了苏嘉和一眼,然后不情不愿的将苏沐和给放出来了。

    待到苏沐和被人从后院带进了灯火通明的大厅后,苏嘉和这颗心顿时才又放了下去。

    她的妹妹,总算是被她安全的救了出来了!

    “姐姐!”

    “沐和!”

    在看到苏嘉和的那一瞬间,苏沐和的眼中满是委屈与内疚。

    她快步的跑到了苏嘉和的身前,紧紧地抱住了苏嘉和。

    连她家姐姐身体很是柔弱的属性,都已经是给忘了。

    忽略了身体上的疼痛,苏嘉和吸了吸鼻子,柔声的在苏沐和的耳边说道。

    “沐和不怕,姐带你回家。”

    “恩……姐姐,对不起。”

    听着苏嘉和这么温柔的话语,一声回家,让苏沐和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

    她一边没有任何形象的哭泣着,一边不停地跟着苏嘉和道着谦。

    就在苏嘉和那一声声的安抚声中,与苏沐和的哭声中,苏嘉和赚足了所有人的眼球,缓缓地,姿态很是落落大方的离开了这个‘狼窝’。

    出了龙凤茶楼的大门后,苏嘉和只觉得整个身子都像是被掏空了一般,有些发软。

    “苏茜小姐,我让我的司机送你和你妹妹回去吧。”

    拉斐特见着苏嘉和这对娇小的姐妹两,和蔼的说道。

    但是,苏嘉和却是摇了摇头,柔声的拒绝了。

    “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们的车夫还在等着我们呢。”

    听着苏嘉和这么说,拉斐特倒也没有在强求她们坐车了,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而苏嘉和又是跟着拉斐特道了谢后,这才跟着苏沐和互相扶持着走到了那位说要等她的黄包车车夫那里。

    那黄包车车夫见着苏嘉和竟然真的带着她妹妹出来,他吃惊的便让苏嘉和与苏沐和坐上了车,然后惊喜的说道。

    “小姐,没有想到您真的把您妹妹带出来了,这真的是太好了。”

    苏嘉和朝着车夫笑了笑,轻声的说道:“师傅,麻烦您在快些送我们回去吧,我娘要是看到我们不在家里的话,一定会很着急的。”

    那车夫听着苏嘉和这么一说,脚程急忙地就快了起来。

    就像是来时一样,回去时也跑的飞快。

    很快地,到了家门口后,苏嘉和还想着在拿出一块大洋给车夫呢,那车夫却是说什么也不要的就离开了。

    两姐妹回到了家中,见着家中灯并没有打开的样子,还以为四姨太与何妈并没有回来,正松了口气呢,便见着客厅的水晶吊灯瞬间亮了。

    “娘?!”

    苏嘉和与苏沐和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脸色并不好看的四姨太,与站在水晶吊灯按钮旁开灯的何妈都是惊呼了一声,然后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

    “四小姐,五小姐,你们到哪里去了?你可不知道,我跟太太都快急死了。刚刚才从警局回来。”

    听着何妈这么一说,苏嘉和与苏沐和都是低下了头。

    “四姐儿,你给娘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姐妹两这么晚了到底是跑去哪里了!还有!”

    说着,四姨太就狠狠地剐了一眼苏沐和。

    “还有五姐儿身上穿的这是什么东西!脸上画的又是什么东西!”

    待灯亮起的那一刻,四姨太先是关切的看了苏嘉和一眼,待她在看到苏沐和的打扮时,差点儿没有气晕过去。

    而这个时候,何妈也是发现了苏沐和的妆容与打扮。

    她惊恐的看着苏沐和,急忙地询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在四姨太这一番逼问下,苏嘉和也明白这件事情肯定是瞒不了了,于是只得是将这整件事情都给说了出来。

    不过,为了让四姨太太担心,于是苏嘉和下意识的便将违约金说少了许多。

    但是,即使不是三十万,可是十万块钱的违约金那在四姨太与何妈的眼中,那也是一个天文数字啊!

    “五姐儿!你怎的、怎的就这么蠢!那茶楼抛头露面的工作,能是好人家的姑娘去做的吗!”

    四姨太听完后气的就挥手打起了苏沐和。

    可是,就算是此时四姨太在责备苏沐和,在责打她,这事情也已经是无法挽回了。

    “太太,您别打小姐了,小姐她这也是为了家中着想,才入了那坏人的套。”

    何妈一边拉着四姨太,一边为苏沐和开脱。

    但此时苏沐和也自责极了,她宁愿四姨太打她骂她,这样,她才能好过一点。

    “好了娘,沐和回来了就好。至于违约金,我们可以慢慢赚。”

    苏嘉和轻叹了一口气,拉住了四姨太作势还要打苏沐和的手,轻声的说道。

    虽然这三十万的确是要赚上许久,但是她还是有信心的。

    只是,她最担忧的还是,即使她们付了违约金,那些人还是不肯放过她们。

    “这么多钱,家里可怎么还?”

    何妈眉头紧皱着,然后小声地提议道:“要不然,我们还是逃吧?”

    但是,苏嘉和却是苦笑的摇了摇头。

    “人家是有黑.帮势力的,他们这么简单的放我们回来,会没有人看着我们吗?”

    她早就想过逃走的可行性,但是,她都能想到的事情,胡金花那个精明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到?

    只怕在她带着苏沐和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被人盯了一路跟回来了。

    见着不能逃,何妈这回是真的慌了。

    她看着苏沐和那张苍白的小脸,狼狈的模样,一时间心中为她担心了起来。

    心知苏嘉和的赚钱能力,她急忙的就说道。

    “四小姐,你现在是上海滩的大明星,一定可以赚很多钱的,你可一定得要救救五小姐啊!你可就她这么一个妹妹啊!”    扑通一声,何妈就跪在了苏嘉和的面前,给她磕起了头。

    见着何妈这幅模样,苏嘉和真的是觉得无奈又好笑。

    她有时候真的是无法理解何妈的脑回路,同是四姨太的女儿,她怎么就那么的像坏人。

    她如果要是不想救苏沐和的话,不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的话,她何必今天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去救苏沐和?

    看着何妈那么为自己的模样,苏沐和一边擦着脸上的泪水,一边把何妈给扶了起来。

    “何妈,你别这么说,我怎么可能让姐姐为了救我就去出门卖唱呢。那样,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听着苏沐和的话,何妈抱着苏沐和就是大哭了起来,不知道的人,只怕还当何妈是苏沐和的娘呢。

    “唉~我可怜的五小姐啊。”

    见着何妈抱着苏沐和痛哭的样子,四姨太也是难受的抹了抹眼泪。

    “娘,你放心,违约金我可以赚出来的,你们不用担心。”

    她想着报社那边的稿费大约也是有好几万了,她千字高,在继续投稿给新天地。

    还有她的唱片,可以在多录几张,反正不露脸也没什么。

    她也还可以写歌卖,还有她的服装店……

    想着这么多赚钱的法子,苏嘉和倒是没有苏沐和她们那么的悲观。

    她现在就是担心着,违约金都还了,但是还会有幺蛾子。

    “四姐儿!娘可不许你抛头露面去卖唱!”

    “娘,你放心我不会的。”

    安抚完了四姨太后,苏嘉和又是安慰了苏沐和好一会儿,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所以苏嘉和一进了灵泉空间中,就疲惫的进入了梦乡。

    可是,她却不知道,她这么轻松地就进入了睡梦中,可是四姨太与何妈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太太……要不然,我们把那块玉佩给当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