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第 46 章(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6章

    因为事情解决了的缘故, 这一次, 苏嘉和在回到家中的时候, 心情那是好上了许多。

    甚至在回来的路上, 她还买了不少好吃的打算为四姨太‘接风洗尘’。

    当她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回来了之后,却发现, 家中的气氛并不是很好。

    何妈与苏沐和两个人竟然坐在客厅中哭哭啼啼的, 很是不成样子。

    “沐和,何妈,你们怎么了?是太担心娘了吗?”

    以为两人是担忧四姨太的缘故, 苏嘉和急忙的就将四姨太马上就能回来的好消息告诉了她们。

    “你们不用担心,娘最迟明天就能到家了。”

    因为不太确定曲二小姐说的今晚, 是今天晚上还是明天凌晨, 所以苏嘉和保守的将时间往后推了推。

    原本还在抽抽啼啼的哭个不停的两人, 在听着苏嘉和的话后,顿时就不哭了。

    两人都是擦了擦眼泪, 一脸激动地看着苏嘉和。

    “姐!是真的吗!娘真的会平安的回来啦?”

    “四小姐, 十万块大洋你给筹到了?”

    听着两人的话, 苏嘉和倒也没有将所有的事情都详细的解释给两人听,因为不想让这两个人在担心了, 所以苏嘉和捡了些轻松的事情说。

    “没有, 遇到了一位好心人,那位姐姐说, 会帮我解决这件事情。”

    见着苏嘉和这么说, 两人都没有去想, 这个动荡的时代又哪里有这种不求回报的好人,她们的心中都在想着四姨太总算是要回来了。

    让两人擦了擦眼泪后,苏嘉和便将带回来的一些食物递给了两人。

    吃着苏嘉和买回来的东西,何妈有些心虚的看了苏嘉和一眼。

    此时,她的心中真的是复杂的很。

    一方面,她不喜苏嘉和的存在夺走了原本都应该是属于苏沐和的母爱。

    但是,另一方面她又不得不说,从苏家逃出来之后,苏嘉和真的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

    现在,她又弄丢了可以证明她身份的玉佩……

    想到了这里,她的嘴里就不是滋味了起来。

    她的心中不停地在诅咒着那个偷了她玉佩的小偷。

    只是可惜的是,就算她在诅咒,玉佩也是回不来了。

    很快地,夜晚就降临了,因为曲二小姐说过,晚上会将人给救出来。所以,晚上的时候,苏嘉和并没有睡,而是坐在客厅中,心神不宁的在等着四姨太回来。

    眼见着夜越来越深了,墙壁上的挂钟也快显示到凌晨十二点了。

    就在苏嘉和失望的想着,也许,今晚四姨太是回不来的时候,忽地,门口传来了动静。

    听着那一阵脚步声,苏嘉和眼睛顿时就是一亮,还不等敲门声传来呢,苏嘉和便率先的打开了房门。

    一打开门,果然的,她便见到了四姨太正一脸苍白的站在门口。

    而她的身边,还站着几位身穿着黑色西装,身上还带着些血腥气的壮汉。

    “大哥,真的是太谢谢你们了!”

    早就有准备的苏嘉和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银票,就朝着一位小哥的手中塞去。

    那几人见着苏嘉和的模样儿一时间有些失神,不过很快地他们在看到苏嘉和塞过来的银票之后,便急忙的给还了回去。

    “苏小姐,这是我们应当做的事情,这些钱我们不能收。”

    说着,那几人便快步的离开了这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看着那几人的背影,苏嘉和也没有多费心神,此时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四姨太的身上。

    将四姨太扶着进了房间后,苏嘉和急忙地就询问了起来。

    “娘,您没事吧?”

    将四姨太四下的打量了一番,苏嘉和发现她娘没有任何的外伤后,这才放下了些心来。

    “四姐儿,你告诉娘,那些到底是什么人!”

    面对着苏嘉和的担忧,四姨太却是一脸严肃的看着苏嘉和。

    她的眼中,惊慌有之,震惊有之,担忧更是有之。

    今天被纺织厂扣下来,她零零散散的从那些看管她的人口中得知了,她们家得罪了虎帮的一位大小姐。

    还不待她想明白,她们家到底是怎么得罪了那位虎帮的大小姐呢。

    谁知道晚上她就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枪战,也在真正的看到了血迹斑斑的尸体。

    这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已经是超出了她作为一个后宅妇人所经历的一切一切。

    她害怕,但是,她更恐慌的是,为什么这一切都跟她的大女儿有关!

    “娘,我认识了一个人很好的姐姐,她……”

    “苏嘉和!娘不想听到这种假话!如果你还想认我这个娘的话,就老老实实一字一句的把所有的一切都说给我听!”

    这个时候,因为四姨太的声音太大了,导致一向浅眠伺候人的何妈也醒了,她从佣人房走了出来后,就见着四姨太正在质问着苏嘉和。

    “太太,您回……”来了。

    话还没有说完呢,便被四姨太挥手打断。

    看着四姨太那张面无表情,甚至是有些冷厉的面容,苏嘉和明白,她忽悠何妈与苏沐和的那一套,已经是不行了。

    “娘……”

    “说!”

    无奈之下,苏嘉和只得是将所有的一切如实的告诉了四姨太。

    其实,本来这件事情,她想瞒,也是瞒不住的。

    毕竟选美大赛那么隆重的盛事,整个上海滩都会闹得沸沸扬扬的,她又如何是能遮掩的住呢?

    听完了苏嘉和的话后,四姨太原本还强势的气势,顿时就软了下来。

    她那双红肿的眼睛,自责又难受的看着苏嘉和,嘴唇张了张,好久的,她的声音才从她的口中传出。

    “四姐儿……是娘对不起你啊……”

    说完,四姨太便抱着苏嘉和大哭了起来。

    原本那样一个哭起来都娇柔不堪的女人,可是,这一次哭的却是那么的大声,却是那么的接地气。

    仿佛这么一哭,她就不再是苏家那位姨太太了,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市井妇人。

    “娘,不哭,你没有对不起我。是你把我养大,又是你救了我的命。”

    也是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母爱。

    苏嘉和温柔地轻拍着四姨太的,吸了吸鼻子,声音软糯的说道。

    如果当初,四姨太没有那个勇气将她从苏家带出来的话,其实,她早就自杀了吧。

    从某种意义上,四姨太是给予了她活下去的勇气,也让她尝到了,有一位母亲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母女两抱着哭了一会儿,身子太娇弱的苏嘉和,竟然就在这其中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看着苏嘉和红肿着一双眼睛睡着了的模样儿,四姨太好笑的抚了抚苏嘉和的秀发。

    然后让何妈轻手轻脚的将苏嘉和抱回了卧室之后,回到了她自己卧室的她,这才发现了,她最重视的东西,不见了!

    “扑通~!”

    何妈进了四姨太的卧室后,便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太太……对不起……我、我……”

    看着地上被摔碎的木盒子,四姨太脸色阴沉不定。

    “四姐儿的玉佩呢!”

    “太太……我、我太担心您,就把玉佩拿去当了……谁知道……谁知道路上遇到了小偷……”

    “玉佩被偷了?!”

    见着何妈点头,四姨太简直是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好半晌的,四姨太看着跪在地上不起的何妈,声音疲惫的开了口。

    “何妈,你走吧。我们家,留不下你了……”

    “太太!太太求你不要赶我走,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只是太担心您了……”

    一边说着,何妈一边重重的将头磕在地板上,那咚咚咚的响声,听着就很疼。

    但是,这一次一向心软的四姨太,却是不为所动。

    “何妈,你知道,这块玉佩对于四姐儿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吗?”

    “我、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四姐儿为了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你怎么就看不到呢!她为了这个家,她努力赚钱!她为了救出五姐儿,更是连她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她为了救我,连她自己的名声都不要了!而你呢!你却视她为家里的敌人,还将唯一能够证明她身份的玉佩给弄丢了!你让我怎么跟她死去的娘交代!你又让我怎么跟四姐儿交代!”

    四姨太捂着她的胸口,脸色苍白的怒骂着何妈,此时她的心中有些悔恨,为什么她没有将那枚玉佩给藏好。

    听着四姨太的这些话,何妈脸色难看极了,眼中满是后悔的神色。

    其实,她从刚才听完了苏嘉和说了她如何救出四姨太的前因后果之后,就已经是很后悔了。

    是她,太过于小心眼了。

    “太太,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别赶我走,就让我留下来为我自己的行为赎罪吧。”

    说着,何妈就是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因为磕的太重了,此时何妈的脑袋已经被磕破了,鲜血顺着她的额头流到了她的下巴。

    看着那满脸血迹的何妈,四姨太到底是有些于心不忍。

    但是,她一想着何妈做的事情,便又觉得无法在相信她了。

    “太太!我发誓,如果我下次再做出伤害小姐的事情,便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个时代,人们对于誓言还是很迷信的,所以,当四姨太在见着何妈发着那么重的誓言,她最终还是留下了何妈。

    “你出去吧,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这晚,四姨太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了她的好友在责怪她。她梦到了四姐儿死了,死在了被逼婚自杀的那天。

    而她也死了,在四姐儿死了的那天,她就也一并跟着去了。

    梦中,只有五姐儿与何妈菊丫三人逃出了苏家,但是这三人的日子并不好过。

    何妈想将四姐儿的玉佩给当了换钱,结果玉佩被偷了……

    待四姨太醒来,泪流满面,心中喃喃着,还好,只是一场梦,一场不可能成真的噩梦。

    ……

    时间很快地就过去了,纵然是四姨太并不想苏嘉和去参加什么选美大赛。

    但是,却也不能阻挡的了,毕竟她们现在全家人都在洪门的羽翼下,不去参加选美大赛的话,她们全家都只有一个死字。

    毕竟,她们已经是被虎帮给盯上了。

    上一次因为四姨太,使得两个帮派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枪.战后,苏嘉和一家人便已经是成为了两个帮派中的夹缝人物。

    只要一脱离了洪门安排的保护,她们不出一天就会被虎帮给弄死。

    好在的是,这选美大赛并非是那等下三滥的妓.女们能参加的,而且,参加的人也多是名媛正派的明星,所以四姨太倒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

    反而在两个女儿的开导下,也算是有些想开了。

    她想着,反正自己的女儿也注定是要露面在大众面前,与其这样,还不如将她的女儿打扮的光彩夺目,惊艳于众人呢。

    于是,在这段时间中,四姨太每日每夜的都为苏嘉和量身定制着苏嘉和画的小礼服与裙装。

    一套套的服装都是上海滩不曾有的款式,件件都十分的美丽。

    当然了,这些衣服都是苏嘉和有意画的,她想着反正都要参加这场选美比赛了,倒不如利用个够本,直接为她娘即将要看的成衣铺打广告吧!

    选美大赛那顶级流量,只怕她娘开的成衣铺要被踩破门槛,生意要来个没完没了咯。

    于是,在这样的想法中,苏嘉和反而倒是有些期待起了这一次的选美大赛了。

    眼见着,选美大赛的日子一天天的近了。

    而如今这诺大的上海滩话题量最大的,便也是这一次的选美大赛。

    因为有了第一届上海小姐选美大赛珠玉在前,尤其是那选美大赛的前三甲过得都十分的好,选美皇后更是成了外交部长的干女儿。

    所以啊,这第二届的上海小姐选美大赛,参加的人数,可是比第一届要多出了两倍还多!

    尤其是学生与小明星,这些普通人家的女孩,都渴求着这一次能够让人生逆转的机会。

    在这么多的参选人数中,当然是有尤为让人关注的‘种子’选手了。

    而这其中,最吸引人注意的便是——

    “卖报卖报!神秘大歌星苏茜小姐即将参加上海小姐选美大赛!”

    “卖报卖报!《玫瑰玫瑰我爱你》演唱者苏茜小姐即将在选美大赛首次露面!”

    上海滩的所有报社全部都刊登了苏茜参加选美大赛,即将在选美大赛露面的消息。

    当然了,这其中固然是有苏嘉和的人气在,但是,这其中也少不了洪门的推波助澜。

    一时间,上海的大街小巷,所有人都在谈论着苏茜这个名字。

    “少帅,真没有想到最神秘的苏茜小姐竟然也会参加这场选美比赛!”

    跟随着顾擎闵初到上海的肖贺兴奋的便跟他家的少帅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可以明显的看得出来,作为苏茜歌粉的他,此时真的是高兴极了。

    “少帅!我、我到时候可以去看这场选美比赛吗?”

    本来只是对着选美比赛有那么一丢丢小动心的肖贺,此时在听着苏茜也会在选美大赛上露面后,顿时就成了百分之百的心动。

    苏茜?

    见着自己的心腹那么失态的模样,顾擎闵眉头微挑,那双幽深不见底的眼眸中,满是冷漠。

    “把心思都放在我的命令上。”

    一场无聊的选美大赛,有什么可看的。

    在这世上,在他的眼里,所有的女人都不如他妹妹一个人。

    而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那当然就只有他妹妹一个人了。

    嘉嘉……快了……快了……马上,我就要找到你了……

    想到了这里,便见着男人那漆黑一片的眼眸中,荡起了一层温润柔情的波纹,仿若是拨开云雾的明月一般,清朗俊美的不成样子,实在是让人看得心跳加速,好不为之心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