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路西菲尔
    5072  用粗俗的话来说, 他看其他人就是看贱民, 看我是看个从贱民进化出来的人。

    可越是这样, 越让我更受宠若惊到压力山大,我觉得他的恩赐就是压力,周围全部人都跪下的时候,就我一个人和他站着, 这就像是和他一起接受全部人给他的跪拜。

    我觉得自己也想变成那些跪着的人,而不是唯二站着的人。

    ……唉我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给我当皇帝的资格我都没当皇帝的心态。

    从最开始他还有时候会用对待仆人啊奴隶啊的态度对待我,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真的是越来越温和,和我越来越深入的探讨关于社会形态的问题。

    可我已经快跟不上他的思路了, 我花了十几年学习到的现代科学知识, 在他这里干瘪的可怜, 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我就被他掏空了。

    我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吧,可是拉二还是一天到头的让我跟着他。

    今天拉二又让我一天到头跟着他, 看他这个法老怎么处理事务, 可说真的我完全木有兴趣啊。

    我连政治课都上不下去, 更别说这种处理哪哪哪有天灾, 哪哪哪要签订合约的事情了,听着听着我就眼迷离, 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睁开眼的时候我觉得不太对, 一抬头就看到拉二正坐在我身边, 单手撑着脸看着我。

    我:!!!

    “很无聊吗?那就随余去见见此时的埃及吧。”拉二邀请我,“不过在此之前,先换上合适的衣服吧。”

    结果我就把这些天穿着的大花裙换了下来,穿上了小时就梦想的层层叠叠的飘飘小白裙~还带着小披风呢~

    我正开心的转裙子的时候,拉二走了进来,他从身边跪着的几个侍女高高举起的盒子里拿起一个金色的巨项圈,呱唧给我戴在了脖子上。

    ……我觉得这一瞬间我就矮了一厘米。

    然后他又拿出了金色的发圈,给我戴在了头上。

    ……我觉得我脖子短了呢!

    看着拉二又拿出了金色的臂环,我觉得我真的都快要窒息了。

    这一身加上去,我怕不是要蚂蚁竞走十年呢。

    看着我这么苦的样子,拉二竟然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笑了出来,气的我差点要去咬他一口。

    最后我头上和脖子上的大金饰终于被换成了细一点的,还是苦兮兮的带着一身累赘跟着拉二去上街玩。

    他身上也带着不少金饰,可完全就没有我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反而显得他更加尊贵异常。

    不过一出去我就从那种苦逼状态变得神采奕奕了,毕竟作为一个妹子,出门能选美,回家瘫成狗可是保有技能呢!

    拉二没有大张旗鼓,而是带着我和几个侍卫就来到了埃及的城镇里。

    说真的也是让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时候的埃及竟然能这么热闹,长长的一条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声,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们从这条路上走过,我见到了好多特别精致的首饰,还有好多好看的裙裙,我只要多看一个东西一样,马上身后的侍卫就特别有眼色的去买。

    哇不管东西买了啥,这个感觉真是一级棒!

    买买买之后我的心里异常满足,乖乖跟着拉二又去见识了神庙,还有各种制作手工品的制造厂,以及埃及军队的训练。

    都特别神奇呢,很难想象这种科技力低下的年代,能有这样大规模的生产。

    我觉得我已经好捧场了啊,可是当我们离开埃及军队的时候,拉二却停了下来,说道:“看来余所自满的成绩,在你的眼里却不足挂齿。”

    ……我、我没啊,我真的觉着这个年代能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有不足挂齿啊!

    我一下子内疚的不行,不安的看着拉二,想找到一些话来解释一下,我并不是真的无动于衷啊,可主要是这东西我见过更好的……哇这个说出去更不好吧!

    “无需多虑,正是因为你的表现,让余从满足的泥沼走出。”拉二伸出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笑了起来,“哈,真是好奇,你的王国到底是怎样的呢?”

    “终有一天,余的军队会越过阻碍,令所到之处俯首称臣。”

    我真的被这样雄心勃勃的拉二迷得神魂颠倒,星星眼看着他:“这些都很好的呀,可是对我来说,这里最好最厉害的,就是你啊。”

    “哦?”

    “因为见过了你,所以一切都不足为奇了呢,这片大地上任何事物,加起来都比不过你呀。”

    的确呢,即使新闻里再见过多少总统啊首相啊,可是像是这样称霸一片广大的土地,一言决定任何一个人生死的王者,却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本身就是我所见过的最可怕最危险,又最令人神往的王者。

    我还被他迷的石乐志呢,就听到拉二丢过来一个问题:“就抛开余本身的计划,来让你亲自决定吧,你想要见到怎样的埃及呢?”

    “……我想看鳄鱼!”

    哇为什么我控几不住我寄几啊!

    怎么能把心里话说出来呢!这时候我应该找一些让拉二能展示的东西才对啊,救命快让我倒带回今天早上吧,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哦?”拉二挑眉,“鳄鱼?这真是令余吃惊的要求。”

    “不不不,其实不去看也可以的。”我赶紧的摇头,好怕自己给拉二添麻烦。

    拉二没说什么,等我们出去的时候,已经又一辆马车停在外面了。

    马车装饰的金碧辉煌,里面放着盛放着新鲜水果的容器,拉二踩在跪伏在地上的人背上,走上了马车,转身对我伸出手。

    我、这么踩人上车我真的有点做不到啊,我眼巴巴的看着拉二,还想在做做思想斗争,就看到他弯腰,不费吹灰之力的直接把我抱上了车。

    被放在座位上我还是有点懵,看了一眼拉二,扭头看了看周围,又是一群人跪在地上,没有一个人抬头看我们。

    身边的拉二发出了疑问的语气词,我这才觉得身边这个人是埃及的法老王,对埃及的所有人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利。

    可是他对我好亲切啊,我觉得有点受宠若惊,又觉得好害怕,我真的不敢接受他对我这么好。

    马车走起来之后,我才发现这个马车前面根本没有地方坐赶车的人,有四五个一直在旁边跑的人用鞭子赶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