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番外.酒吞童子
    ,精彩小说免费!

    酒吞从微醺中睁开眼, 感到来自未知地点的召唤。

    大江山……不, 不止如此,应该是所有的妖怪都听到了这个呼唤。

    整个大殿里全部的妖怪都停下了动作, 只剩下人类痛苦地哭喊,连原本被扔进锅里的人类都爬了出来都没人发现。

    “怎么了。”酒吞站了起来,一脚踢开眼前只剩下半边身体的女人,将拿着木棍呆在锅边的小妖怪直接撞成了碎块,“为什么停下来?”

    大殿里就像是重新活了过来, 妖怪们尖利的笑声又响了起来,那个死去小妖怪的叉子被另外一个捡起来,继续兢兢业业的劳动。

    酒吞舔着牙齿上的血笑了出来。

    这样才对,没有人能觊觎他酒吞童子的猎物。

    拥有足以召唤他力量的阴阳师寥寥无几,基本每一个都鼎鼎大名, 但这一个的气息格外的陌生,格外的强大……又美味。

    即使早就过了狂热追求血肉的时候,这种高品质的食粮依旧让酒吞干到了久违的饥渴。

    一定很美味, 要比这里所有的人类都要更好吃才对。

    想把散发着这个气息的人类, 连皮带骨,完完全全的吃进肚子里。

    但这样强大的人类,恐怕不能轻易取胜, 只能先回应召唤,看看她的契约有什么要求, 然后伺机动手?

    酒吞默默想着, 回应了来自远方的召唤, 难以想象的庞大力量裹挟了他的身体,但令酒吞惊讶的是,竟然只能感觉到召唤者提出的要求,而没有感觉到要求的契约。

    简直超出预料,拥有这么强大力量的人竟然如此疏漏?还是其中有什么他没想到的计谋?

    如果因为不知名的计谋,放弃这样的美味实在是可惜。

    没有任何犹豫,酒吞提出了自己考虑后的结果——希望可以在召唤者达成目的之后吃了他。

    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甚至要开战的准备,但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竟然答应了?

    顺应着呼唤出现之后,酒吞看到了那个召唤他的小姑娘。

    和被呼唤时有所区别,现在的她虽然也显得有一些力量,却不如召唤中所表现的那么强大。在她身边的是一个人类的老女人,虽然拥有灵力,但根本无需放在眼里。

    这里没有任何埋伏,那个老女人眼里的恐惧也不似作伪……看来一切都只是意外?

    那可真的太好了。

    “人类,就是你召唤了本大爷?”看着眼前小姑娘闪闪发亮的眼睛,酒吞为她的无知笑了起来,“看上去只是个弱小的家伙啊。”

    虽然被嘲弄了,但令酒吞惊讶的是,眼前的人没有任何被羞辱的自我感知,反而是一脸委屈不敢置信的上下打量他。

    “是的,我就是你的master。”

    虽然没有听过这个名词,但是契约里却传达出了这个词语的意思。

    主人?

    酒吞感到了久违的荒谬和愤怒。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轻视了,而且说出这句话的人若无其事的样子让他感到的可笑竟然比愤怒要多。

    究竟是多么自负多么无知,才敢说做他酒吞童子的主人?!

    无论是阴阳师还是人类,和他合作的时候,无不小心翼翼,生怕因为触怒他而失去生命,可在这个充满弱者的地方,竟然会发生想做他酒吞童子主人的人?!

    “你想当本大爷的主人?”

    质问换来的并不是想象中的求饶。

    “你看上去很厉害,可我一点都不虚你呢!你前几回合没攒起来蛋蛋就是渣渣!”

    搞不懂,不明白。

    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酒吞盯着眼前的人类,荒谬感让他笑了出来:“很好,就等这次契约结束以后,让本大爷看看你到底是以何等的自信来挑衅吧!”

    虽然因为是契约者的身份,那个令人想不明白的人类得以苟延残喘,但是剩下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

    未完成的飨宴令他有些不满,只想用鲜血和死亡满足自己。

    干脆就杀了这里所有人吧。

    即将动手的时候,那个奇奇怪怪的人类又挡在了他的面前:“你怎么能欺负老奶奶呢?”

    就这一瞬间,酒吞又产生了那种熟悉的荒谬感。

    这个人类是在对他说年龄吗?难道他酒吞童子活过的岁月,不比任何人类都要漫长?

    况且,用如此可笑的理由来阻挡一个妖怪,难道她以为自己会答应?

    酒吞压根不想管这个人类,只想把这个人类挥开杀个痛快,满足自己的欲|望。

    可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堆杂碎妖怪的声音。

    看来这个人类压低了很多的力量不能再吸引他这样的大妖怪,但是对这些杂碎到是不错的饵食。

    衡量了片刻,暂时还不想和自己的契约者发生冲突,酒吞干脆利落的解决了妖怪,发现那个人类态度明显变化了。

    但身为妖怪的直觉,还是让酒吞感到这个人并不怕他。

    她嘴上说着害怕,内心却还是没有任何恐惧。

    即使发现了他的强大,可这个人类还是不怕他。

    非常奇怪,以往大多数人类只要看到他异于常人的样子,就会觉得恐惧。

    少数也会在看到他杀戮的样子之后害怕。

    可想是这样,一边嘴上说着害怕,一边肆无忌惮把手放进他的头发里,嘴里叽叽喳喳小鸟一样说个不停地人类,还是第一次。

    这样的人类从未见过,也似乎有些有趣。

    而且似乎还沉迷自己的脸?

    这个人类还在一边脸红一边叽叽喳喳,酒吞不耐烦地放出一点杀气,就看到她捧着小心口红着脸看着他。

    看上去细皮嫩肉的,像是哪里的公主,口感一定很不错。

    酒吞心不在焉的把人类扛了起来,想要赶紧把这个人类送到安倍晴明身边,然后一口把这个人全部吃下去。

    虽然安倍晴明肯定会阻止,不过如果是契约的话,那个男人也做不了太多。

    但出乎酒吞意料的是,没多久他就感觉到肩上的人失去意识,等到他找到一个人类的村庄,抓着其中的长者问了之后,才知道这个人类竟然生病了?

    这简直不可思议,在酒吞肆无忌惮的妖生之中,他只知道受伤,从来不懂生病是什么。

    在得知这个病可能会导致人类死亡之后,酒吞被迫停下了步伐,呆在这个小村子里,杀了几个人威胁这里的长者想办法救他的契约者。

    在酒吞的眼里,绝大多数人类都是脆弱的,不过这个人类小姑娘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加脆弱。

    身体又差,又挑食,还喜欢多管闲事,搞不懂什么是危险。

    结果就是这个脆弱的人类小姑娘令他吃了一惊。

    不光是阻止他吃人,还摸了他的牙齿。

    如果不是酒吞顾忌着有契约的话,当那只散发着诱人气息的手指塞进他嘴里的一瞬间,他就能把这根手指咬断吃掉。

    “吞吞你的牙可真尖啊。”

    听到这样的话酒吞已经不奇怪了,酒吞侧过头,把那个不知死活的人类扔在了地上:“你知道本大爷的牙为什么这么尖吗?”

    “为了吃掉我呀。”

    ……唔!

    自己要说的话被说了,酒吞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看着笑眯眯的人类内心暗自恼火。

    这个人类到底在想什么呢?

    酒吞没再说话,看着这个脆弱的人类又在抱怨东西不好吃,却因为村人的求饶苦着脸同意,最后在他表示出要吃掉那个村人的时候提出要离开。

    人类总是充满这样的傻瓜,怀着正义感和他决斗,想要阻止他的杀戮。

    这类人酒吞并不讨厌,意志坚定的食物口感也别有风味。

    但是这个人类又一次让他惊讶了。

    在她的眼里,人类被妖怪吃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因为自己身为人类的立场阻止。

    竟然会有这样想法的人类?

    第一次的,酒吞想要了解一个人类。

    原来人类除了被吃和恐惧之外,还会有这种想法吗?

    这个人类到底是何方神圣?她周围的人也有这样的想法吗?

    酒吞开始观察这个人类。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将人类看在眼里,去考虑人类行动后的想法,而不是将人类当做食物,只注重口感。

    酒吞发现这个人类小姑娘很喜欢他,每次都好像很熟悉一样凑在他身边,特别喜欢唧唧喳喳的讲话,还对每天的食物指手画脚。

    真是从没见过这样的人类,她大概没见过他杀人的样子,所以以为他是一个善良的妖怪?

    酒吞看着在躺在他腿上睡的呼呼的小姑娘,杀气越来越重可是这小姑娘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睡的那么香。

    他干脆放弃的身后的树靠过去,看着天上的月亮。

    他身为妖怪的欲|望催促他快找到安倍晴明,这样才能快点讲这个梦寐以求的食物吃到口中。

    可这一刻,以往让酒吞发狂的圆月却让他平静无比。

    晚上酒吞已经明确拒绝了不希望这个人类靠近他,甚至说了自己戒备心强会杀了她,不过这个小姑娘还是在晚上挤挤挨挨到了他身边,迷迷糊糊睡着之后就躺在他的腿上了。

    这感觉有点像……像是什么呢?

    回顾自己的妖生,酒吞发现竟然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描述这种经历。

    他应该是活了很长时间了,可这样的经历还是第一次有。

    如果最开始不想那么多,直接顺着力量过来,现在也不需要浪费时间陪小姑娘过家家了吧。

    不过呆在大江山也没什么有趣的,每天都是重复着一样的日子。

    而且最近还有个叫茨木童子的,莫名其妙就把自己认定做他的挚友,整天追在身后喊着要和他战斗又要被他支配,高的酒吞也有点烦不胜烦。

    这么想的话离开也很好,哪怕再回到大江山之后有了新的秩序,那就把反对的妖怪全部杀掉好了。

    想到这里,酒吞感到体内妖怪的血都要沸腾起来。

    他真喜欢战斗啊,赤色的鲜血,不论是人类还是妖怪死亡时的绝望,越是和强者战斗,胜利那一刻的喜悦就越发甘甜。

    ……不过还是比不上这个人类。

    好吃的,美味的,再也遇不到的可口食物。

    酒吞坐在火堆边,看着头枕在自己腿上的小姑娘,忍不住舔了舔自己尖利的牙齿。

    弥漫的妖气从放在一旁的酒葫芦慢慢溢出,将周围蠢蠢欲动的野兽和杂碎妖怪们全部笼罩其中,慢慢的溶解了。

    不会和任何妖怪分享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独自才能品尝的极致美味。

    恨不能将她放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一点一点的吃光。

    收起尖利的指甲,酒吞握住小姑娘的一只手。

    又小,又软,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吞下去。

    但是还不可以。

    如果现在就把这个人吃掉的话,就……

    就会怎么样呢?

    是因为契约会不能达成吧。

    酒吞这样想。

    毕竟妖怪,可是很注重‘约定’的。

    酒吞发现他第一次没有拒绝这个人类接近以后,她立刻就贴了过来,每天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没了,又开始夸他。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类对本大爷说这种话。”酒吞一边在树上摘果子一边说。

    小姑娘抱着酒葫芦站在树下仰望他,眼睛闪闪发光的让他想要一口吃掉:“因为你真的很厉害嘛,如果不是吞哥,我就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啦!”

    现在死法就确定了?这样值得高兴吗?

    酒吞发现这个小姑娘有求于他的时候就会用一种特别弱小特别无助的眼神看着他,每天唧唧喳喳的追问他过去的事情,他一发火就会又用那种眼神看他。

    酒吞发现自己对那种眼神很没办法,他甚至有些乐在其中。

    这种快乐也和过去的快乐是不一样的,虽然不能像战斗和厮杀那样让他热血沸腾,却能让他静静坐下来。

    “那你为什么吃人呢?”

    “最开始是因为人类最容易捉。”酒吞回答小姑娘这个问题,“其实妖怪吃什么都可以,但是对弱小的妖怪来说,吃人是最简单的选择。”

    没有利齿,没有厚甲,成群结队的聚集在一起,也不会打洞跑的也不快。

    “当吃习惯之后,就会觉得人类最好吃。”

    酒吞看到小姑娘脸上露出了一种忧愁又沧桑的表情:“唉,这也没办法呢,不过人类还是会反抗的呀,不然就和猪马牛羊一样了呢。”

    “对我来说,你们人类和牲畜没什么区别。”说完这句话酒吞就觉得不好,果然如他所料,小姑娘又用那种让他喉头发痒的眼神看着他了。

    “那吞吞觉得我也是猪猪吗?”小姑娘又用那种特别惨的眼神看着他了,不等他回答就说,“那我也是最可爱的猪猪。”

    再也不想压抑自己的酒吞将小姑娘一把抱紧怀里,狠狠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这样的事情他也觉得很喜欢。

    他现在学会一个词来形容这样的心情了。

    非常可爱,可爱到想吃掉。

    虽然目标还是去找安倍晴明,不过酒吞开始有意识的调整方向,想要找到一些大的城池。

    因为小姑娘之前的疾病一只没有完全好,而且身为妖怪的敏锐直觉,让他能感觉到生的气息从她身上渐渐流失了。

    可无论看了多少医者,吃了多少药都没有好转。

    很多次酒吞想要把那些没用的人类撕碎,可却被小姑娘好声好气的劝住,然后继续前往下一个地点。

    直到见到了安倍晴明。

    见到安倍晴明之后,契约就已经完成了。

    在吃或不吃这个人类之间犹豫的时候,酒吞听到安倍晴明说,小姑娘病情加重以至于快要死去都是因为在他身边。

    仅仅是因为在他身边吗?

    酒吞干到了无措,从未有过一个人类能在他身边呆这么长时间,以至于他已经忘了。

    ——他其实就是人类的天敌。

    的确,妖怪拥有的一切能力,都是为了更轻易的捕获人类。

    无论是利齿,还是有力的四肢,超出普通人的力量,甚至是自身散发出的气场,都是为了更好的捕猎。

    因为他是妖怪,所以只要在人类身边,就会对人类造成伤害。

    无论他自己的想法是什么。

    这就是人类和妖怪的关系。

    直到了这一刻,酒吞才终于发现,他之所以能够容忍这一路上的安宁,之所以愿意听从这个人类的话,之所以从不在她面前杀人,会在乎她的心情,全都是因为他已经爱上了这个人类。

    可正是如此,他才更加发现了,眼前这个人并不爱他。

    她的眼睛永远是闪闪发光的,看他的神色与看安倍晴明的神色完全一样。

    可是没关系,酒吞并不在乎这一点,他只要能将这个人彻底拥有就足够了。

    原本酒吞已经做好了和安倍晴明打一架再把人带走的准备,可没想到小姑娘竟然下决心和他走,只学习了一些阴阳术的使用方法,就离开了京都。

    他们两个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日本到处游荡,虽然酒吞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不过他也并不讨厌。

    她走了两步路就气喘吁吁的,又用那种让人产生掠夺欲的眼神看过来,声音就像是蜂蜜一样甜:“那吞哥,我们去你的老窝看看嘛!”

    在差点脱口而出答应的时候,酒吞想了想他在大江山的宫殿。

    到处都是骸骨和死尸,各种妖怪的妖气弥漫在整个山脉,无论是路过的山民还是动物,都会被拖进去吃掉。

    ……不想带她去。

    那种地方一点也不适合她。

    但是酒吞发现自己完全拗不过小姑娘的胡搅蛮缠,虽然她只是用那样假惺惺的哭腔说两句话,连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可他还是一败涂地的答应了。

    随着向大江山出发,酒吞发现小姑娘的力量随着她生气的消失越发明显,他现在每天都要清理为数不少的妖怪,以免那些杂碎打扰他们的旅途。

    不光是如此,他自己每天也在忍受着本能的煎熬。想把她全部吃下去,不论是连皮带肉的吃紧腹中,还是雄性的占有。

    可越是这种时候,一种更加强烈的克制就阻止了他的一切动作。

    这让酒吞无比的焦躁,他不明白这种克制为何物,更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不再有任何掣肘,他却依旧愿意呆在这里,被无形的线画地为牢。

    越是这样,酒吞就越想把这禁锢他的无形囚牢撕碎,可看到小姑娘时候,他却根本无法下手。

    直到她快要死去的时候。

    ……如此庞大的力量,如此浓郁的香气,他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身为狩猎者的本能。

    如想象中一样的,充满了力量的甜美味道。

    甘甜的鲜血滋润了喉咙,甜蜜的肉慰藉了饥饿,强大的力量充斥了全身。

    小姑娘哭了起来,无力的手推着他的肩膀。

    这是契约啊。

    酒吞想着,其实早就该兑现的契约,可他却宁愿一路忍受着饥渴,一直走到现在。

    终于意识到无论自己做什么都没用的人类,不再哭着哀求,只有在他下口撕咬的时候,微微的颤抖着。

    一瞥间,酒吞看到了小姑娘的眼睛。

    那双眼睛还是闪闪发亮的,里面却充满了泪水和哀伤。

    他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自己,染满了鲜血的锋利的尖牙,带着终于饱足的狂喜笑容。

    ……真丑陋啊。

    这双眼睛里的到底是谁?

    酒吞伸出手,握住那纤细的脖子用力。

    他回到了大江山,以比过去更强大的姿态。

    在这个全是妖怪的山脉中,他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常态’,重复战斗与厮杀。

    偶尔他也会和人类的贵族做点交易,但那也是出于维持妖怪和人类脆弱关系的目的。

    更何况,只要他与贵族的人类达成契约,他们就会自觉地将自己领地内年轻的男人女人,年幼的孩子和各种宝物送过来。

    更多的时候他喜欢独自在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大江山的宫殿里还是时常旧版宴会,酒吞偶尔还是会过去,解决一两个不自量力向他挑战的妖怪。

    不过现在他已经很少再吃人肉了,因为世间最美味,也最痛苦地食物,已经永远在他体内了。

    酒吞无趣的撑着下巴看着妖怪们肆无忌惮享乐的场景。

    真无聊啊。

    ——在你之前,所有人都不如你。

    ——自你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