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承诺
    ,精彩小说免费!

    拉二带着食物和最新的消息回来了。

    berserker攻击了远坂时臣的住宅, 远坂时臣已经转移了。

    我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情理之中, 毕竟间桐雁夜参加这次圣杯战争的两个目的之一就是远坂时臣。没有原本的雨生龙之介和caster组搞事情,当然间桐雁夜会遵从他自己的内心,去搞远坂时臣了。

    “这些我都能理解啦,不过为什么你把他带回来了呀。”我坐在床上虚着眼看金闪闪。

    金闪闪完全没有昨天才开过嘲讽的自觉,超级哥俩好的和拉二勾肩搭背举起手里提着的袋子:“当然是因为这个啊,我一个人怎么都打不过这个boss, 又不可能去找其他人,只能来这里啦。”

    哇你还啦,啦啦啦个头啊。

    “我对这种打打杀杀的游戏没兴趣。”拉二把手里提着的一盒寿司递给我,“远坂时臣才被攻击过你就来这里?”

    “我从远坂时臣的弟子那里得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消息。”金闪闪很自在的躺在一旁的长榻上。

    我看金闪闪的样子怕不是知道远坂时臣瞒着他的事情了, 不过他现在看上去完全没事。

    拉二也是,虽然刚才还很生气, 现在也是和金闪闪你好我好的好兄弟模样。

    不过想想也是,我看过拉二的记忆, 一件事情能让他恼怒已经很难得了, 要持续影响他们的心情基本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经历的实在是太多了。

    我一边吃寿司一边看着他们两个玩游戏,吃完洗漱之后就觉得困困的,倒在床上闭上眼,没一会就睡着了。

    睡醒之后我又收到了拉二一个消息, 卫宫切嗣把ncer组从御主到从者全部干掉了。

    “所以说, 到目前为止淘汰的就有assassin和ncer两组了。”我拿着笔在纸上写小抄, “不知道下一个会淘汰的会是谁。”

    “很快就会有消息。”拉二还在埋头玩掌机游戏,“卫宫切嗣,那个男人已经收集完情报,也列出清扫目录了。”

    我虚着眼看拉二:“……那你怎么还在玩啊?”

    “当然是为了我的女神伊西斯!”拉二特别宅男的说,“不论结果怎么样,在此之前我一定要和伊西斯结婚!”

    好的吧!我还能对宅男说什么呢!

    果然就如同拉二所说的一样,中午的时候,他的使魔就带回了消息。

    卫宫切嗣趁着berserker去攻击远坂时臣新阵地的时候,一枪带走了远坂时臣,金闪闪在远坂时臣死后直接离开。

    随后卫宫切嗣干掉了间桐雁夜,berserker组团灭。

    “……我真的佩服他!”我都忍不住吃惊了,“怒拿三血啊!不对,如果算上ncer组的主任和他老婆,这就是四血了吧……”

    “卫宫切嗣,那个男人是天生的杀手。”拉二早就把掌机玩没电了,这时候只能无聊的看着桌子上他的使魔圣甲虫,“有人来了。”

    谁?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外面传来雷鸣声,从窗户看出去,就看到rider驾着牛车在神殿群周围的上空徘徊。

    我们来到神殿群外围看到rider和韦伯的时候,rider已经等了一会,不过他还是一脸豪迈的笑,镇定的一抖缰绳:“来这里之前,我看到archer和assassin的御主去找saber了……看来这场战争即将到达结局了。”

    拉二没有说话,冷漠的看着rider。

    “就来一决胜负吧,caster。”rider自顾自的将话说完,看向了拉二,“在此处,你和我之间的战斗中只能有一个胜者。”

    拉二笑了起来,他露出了从来没在我面前出现过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毒蛇一样择人而噬,但即使如此,他说出的反而是与战斗没有太多关系的话。

    “rider,你带着你的master。”

    “是,”rider平静的说,“不论我们曾经拥有怎样的辉煌,在此世,也不过是王朝倾颓,霸业已消的幻影。”

    “想要再次征服,就需要更多地臣下,那就是我的在此的第一个臣子,也是我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的朋友,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看到最后,并将我的故事传颂。”

    “很好。”拉二点头,“那么你这未尽的幻梦,就由我来终结吧。”

    “哈!还没开始,你就已经断言结局?真是傲慢啊。”

    “在这片大地上我会取得胜利,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rider举起手中的剑,烈风吹过,他的军队将神殿完全包围,手握武器的战士林立于rider身后,“我的勇士们!跟着我冲锋吧!”

    我紧张地看着拉二,他看着眼前可以称得上是排山倒海的攻势,表情没有丝毫动摇。

    “逐个击败未免太过麻烦,像你们这样的微光之人,就一次全部解决。”拉二看着rider身后的军队,冷酷的笑了,“作为敌人,你已经够资格见识我引以为豪的宝具了,征服王。”

    暴动的魔力从拉二身上溢出,庞大的金字塔顶端张开了荷鲁斯之眼,比天上太阳还要耀眼的光芒汇聚其中,无声而压迫的散开,照向rider冲锋的军队。

    “被太阳之辉焚烧殆尽吧。”

    就算是号称征服王的rider,他引以为豪的军队在这样毁天灭地的天地威能之下也无法幸免,当刺眼的死亡光辉消失之后,他身后的军队所剩无几,但仍然朝着拉二发出了至死方休的冲锋。

    拉二嘴角勾了起来,看着rider驾驶着神威车轮向他冲锋而来。

    当车轮进入光辉大神殿范围内之时,神威车轮像是被消除一样,直接消失了。rider因为惯性措手不及的倒在地上,被忽然出现的狮头人身的侍卫用长矛刺穿。

    “……这是?”rider喘着气,咳出了鲜血,“这是封印宝具?”

    “在光辉大神殿内,未经允许的人无法使用宝具。”拉二俯视被侍卫刺穿压在地上的rider,“rider,你的勇武的确值得称赞。但在这片大地之上,法老王无所不能。”

    “是吗……”rider遗憾的说,“这次的远征,就要结束了吗……?”

    拉二没有回答,等到rider完全消失,他转身对我说:“走吧。”

    我看了一眼神殿外站着的韦伯,跟在拉二身后走回了神殿。

    把rider组淘汰之后,拉二又回到神殿里陷入了沉睡,只留下我和桌子上的小甲虫面面相觑。

    刚才rider说,金闪闪和言峰绮礼去攻击saber组了……嗯,我也有点猜不出来之后会怎么样了,毕竟事情到现在,在卫宫切嗣已经超神杀戮的情况下,我不知道言峰绮礼还能把他怎么样。

    果然,等到拉二醒来的时候,告诉我事情的最新进展就是卫宫切嗣干掉了言峰绮礼。

    “……说真的我有点惊讶,但是也不惊讶了……”我木着一张脸,觉得自己已经接受了卫宫切嗣大开杀戒这个设定了。

    妈耶切丝爹,我以后再也不嘲笑爱因兹贝伦选你了,你在这种没人搞事情的圣杯战争里,简直就是杀器……

    我看了一眼还坐在床上的拉二,挤挤过去乖乖挨在他身边,头靠在他肩膀上。

    拉二侧头看我:“怎么了?”

    “我就想靠着你。”我和拉二一起看向窗外,这里的每一座神殿都美轮美奂,可穿梭其中的只有吹过的山风,“英灵的世界是什么样呢?圣杯战争结束后,你回到英灵座还会记得我吗?”

    “我会一直记得你。”

    我嘻嘻嘻的笑了起来,好开心的说:“我们两个好像啊,你会回到英灵座,我就会去下一个世界……不知道我的下一个世界是什么呢。”

    “我希望能有很多小动物!”

    拉二一直用那种审视的目光看着我,这时候的他一点也不平易近人,就像是重新回到了最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怎么啦?”我压了压自己心里毛毛的感觉,笑嘻嘻的问。

    “忽然……想要杀了你。”

    我:???

    “我做错了什么!”我抗议,“怎么忽然这么说啦!”

    “不,你没有做错什么,正是因为如此,我不想将你再留给任何人。”

    ……说的好像你就一心一意一样。

    我内心悄咪咪翻了个白眼,不想在这种时候吐槽拉二的几百个老婆和孩子,也不想吐槽被召唤之后他和金闪闪各种糟糕的话题。

    反正对他们来说,自己睡女人是没问题的,但是他的女人睡别人就有问题。

    所以拉二这种‘你还是老老实实给我死了不要拈花惹草’的态度也完全可以理解……但是不可以接受了呢!

    傻逼快给我退散!

    我把自己埋进拉二怀里撒娇:“你非要这样做我也没办法呀,毕竟我在圣杯战争能走到这一步,都是因为你呀。”

    “害怕了?”拉二托着我的下巴,让我和他的眼睛直视,“你想借助奉承来改变我的想法?”

    “么、没有啊。”我有点心虚的说,不过还是很无畏的看着拉二的眼睛。

    拉二松开禁锢着我的手站了起来:“我在人世间活了九十年,送走过自己的敌人,也失去过自己的子女。你年轻的想法在我的眼里就像是透明一样,但即使如此,我也是如此的溺爱于你……更甚于溺爱我的子女。”

    “我视你为我的朋友,我的爱人,我的子女,我愿意承担你带来的一切,不论是喜悦或是鲜血。可就在此时,我却忍不住回忆起我垂垂老矣的最后时光,对死的恐惧令我丧失自制,希望你与我一同陷入沉眠。”

    “离开我吧,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较什么劲,一骨碌就翻起来抱住拉二的腰,虽然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我这就是就想要抱着不撒手!

    “即使到了这一刻,我也时常感到遗憾,为何肉身会如此脆弱?”

    那还不是因为你连路都不愿意走。

    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不过还是问道:“如果你感到孤独寂寞的话,那我也可以跟着你走呀。”

    “孤独?寂寞?”拉二否认了我的说法,“这些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甚至不存在于我的概念之中……对你来说,这就是我最大的烦恼了吗?”

    “……那个,书上不都是这么说吗,什么王者很孤独没人理解什么的。”我有点尴尬的挠挠脸,“所以我就……”

    拉二笑了出来,他的眼睛里终于戴上了一点温度:“虽然这种说法令人发笑,但你的心意我收到了。”

    “咪!”我小猫咪一样叫了一声继续抱着拉二的腰。

    “好孩子,无需担忧,胜利与荣耀都将属于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