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未尽之歌
    ,精彩小说免费!

    拉二嘴上说着想杀了我, 结果我没有走拉二也没有把我怎么样嘛,还是一直坐在那里听我叨逼叨。

    我从我小时候开始给他讲, 一直讲到我穿越之前,努力给拉二这个奴隶社会的法老灌输新时代核心价值观,想把他洗脑成一个四有新人。

    不要再总是觉得看不顺眼就要杀人了,这样多不合适啊!

    结果到最后好像都是没什么成效的样子,我有点泄气的看着一脸冷漠麻木的拉二,拽拽他的披风:“那你呢?虽然我有梦到过, 可是好多事情还是好不清楚呀,你给我讲讲你的过去嘛。”

    拉二被我晃了一下,已经凝固的表情终于缓了过来。

    “下次讲给你听吧。”拉二站了起来,“有客人来了。”

    我一下子紧张的跳起来, 躲在拉二身后就要跟着他出去,拉二却按住了我。

    “是saber, 你呆这里吧,卫宫切嗣可能在不远处。”

    “好的哦。”我愣愣的回答, 看着拉二走了出去。

    拉二离开以后, 我忽然觉得好紧张啊,心里紧绷绷的,但是又没什么事情做,只能不停走来走去,简直都要把地面磨低一厘米。

    我又怕出去给他添麻烦, 又担心的不行, 纠纠结结好半天, 忽然听到了嘲弄的笑声。

    “担心的话,就出去看看啊。”

    金色的流光闪过,金闪闪出现了,他靠在我旁边不远处的墙壁上,红色的眼睛看着我:“现在出去的话,还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

    我一愣,毫不犹豫的掉头就往外跑,才离开神殿,就看到冲天的金色光芒。庞大的神殿群像是海市蜃楼一样逐渐消失在空气之中,我站在了郁郁葱葱的山林之中。

    这是固有结界消失了吗?

    拉二……死了?

    我感到荒谬而不可思议,我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不是没想过拉二会离开,我也想过他用了宝具之后,和敌人对战会死去,但我没想到……我也没法接受竟然是用这种方式离开我。

    还没能沉浸在这荒谬的悲伤中几秒,我就感觉到自己眼前一阵发黑,接着是胸□□炸一样的痛,像是有什么东西顺着血管流向全身,挣扎着要从体内出来一样。

    好痛啊!

    是什么东西在我体内?!

    好像是有无数只手在我的心脏里到处乱抓一样,血腥味顺着喉咙一路上涌,我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肉眼可见的细小触须在鲜血之中扭动着。

    这是什么?!

    “这个是……?”金闪闪走近了我,踩在了还在扭动的触须上,“原来如此,你曾经遇到过外神吗?”

    我又想到了那个怪异的童话故事,还有那个血肉的城堡,那些模样奇怪的东西……那是外神?

    那种东西怎么能称之为神呢?

    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但是我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喉咙,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却发现连自己的四肢都无法操纵。

    “真是狼狈的姿态。”金闪闪弯下腰,抬起我的下巴吻了过来。

    “唔???”我懵懵的看着金闪闪,对上他蛇一样红色的眼睛之后怂的一下子闭眼了。

    不对,为什么我要闭眼?!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怒瞪过去用眼神指责金闪闪的时候,他一下子又放开了我,搞得我特别迷茫的看着他。

    “感觉怎么样?”金闪闪问我。

    他这么一问,我确实觉得自己好多了,除了舌头有点痛,全身那种刺痛感已经完全消失了,整个人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样。

    “我刚才怎么了?”我迷迷糊糊的问。

    “你体内被外神寄生,压制的魔力又太稀薄,我帮你补冲一点。”金闪闪抹了一下嘴角,对着我勾唇笑了,“可爱的少女甜味。”

    “……那……那蟹蟹?”我觉得好憋屈哦,又觉得应该道谢又有点不想道谢,不过还是委屈的说了,“那你可以提前和我说一下呀……”

    “下次,我一定提前告诉你。”

    还有下次????

    我皱着脸看着金闪闪握住我的手,摸着上面仅剩下一枚的令咒:“你愿意成为我的master吗?”

    我张了张嘴,觉得自己全身都充满了问号,想提问却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只能先迷茫的点了点头。

    在微妙的感觉之中,我和金闪闪似乎建立起了联系,就像是和拉二那种联系差不多,让我觉得眼前这个金闪闪多了一点点亲切感。

    “caster一直是以这样的状态在战斗吗…那么落败也不算意外了。”金闪闪皱了皱眉。

    “……是我怎么了吗?”

    “为了压制你体内的寄生的东西,我必须不断向你输出魔力。”

    ……拉二,一直在将他的魔力供给给我吗?

    “是我让他输了吗?”我心一下子揪住了。

    金闪闪的表情带着冷酷的怜悯:“从他选择回应你的呼唤降临时,就已经注定了失败的结局,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我……我真的好难受啊。

    看着眼前的金闪闪,我揪住他铠甲下的红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喂,松手。”

    我嗷嗷大哭,根本不想理会金闪闪说啥。

    “快松开我的……”金闪闪伸出手想把我提开。

    “你好烦啊!让我安静哭一会不行吗?!”我气的嗷的咬在他手上,被黄金铠甲咯的差点把牙崩掉,又痛又难过的趴在地上嗷嗷哭起来。

    我好难过啊,为什么要这样子离开我嘛,最后都不告诉我。

    明明我身为master,结果一直吸拉二的血,之前还要搞那么多事情,结果什么都没能给拉二。

    哭了好半天,到最后我头都晕了,整个人软绵绵的爬起来,跪坐在地上抽噎。

    “……哭够了?”金闪闪蹲在我身边,一脸恼火无奈,拍了拍我的头,“适可而止吧?”

    “没,可是我饿了。”我哭哭啼啼的说。

    金闪闪用那种‘你真的没用’的眼神看着我,最后站了起来:“想吃什么?”

    我揪着他的红色的衣摆:“……我腿麻了,站不起来。”

    金闪闪:???

    下一秒我就被金闪闪提着领子拽起来,差点没把我憋死,我举起手给金闪闪看我的令咒:“我不要这样,你快背着我走。”

    金闪闪:?????

    最后我被金闪闪背了起来,趴在他背上,还是忍不住哭的稀里哗啦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我说,”快要走到冬木市市区的时候,金闪闪叹了一口气把我放下来,指了指自己的肩膀,“衣服,已经湿透了。”

    我一边掉眼泪一边道歉:“对不起……”

    “虽然柔弱的女人令人怜爱,但身为本王的御主,”金闪闪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软弱的话我就亲手杀了你。”

    我好想再给他看看我手背上的令咒哦,不过这时候我还是不要激化矛盾了……只能抹着眼泪点头。

    “想要吃什么?”金闪闪拍了拍我的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想吃什么,我就是觉得饿了,可是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不过这样是不行的。

    我扶住一旁的墙,用力撞了上去,头撞了几下之后,感觉清醒一点了。

    “好啦,那我们现在就去吃拉面吧。”我抹了一下眼泪笑了出来,“总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这次圣杯战争,就剩下我们和卫宫切嗣了吧?”

    “没错。”金闪闪看着我,“那么你有什么计划呢,master?”

    他最后的那句master听上去就像是嘲笑一样,不过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蹬蹬蹬跑过去拉住金闪闪的手:“我比较笨嘛,你能不能想想好办法呀,我一定会好好配合你的~”

    金闪闪笑了起来:“本该是你为我表演你准备的剧目,现在竟然想让我亲自出马?”

    “那我就只能想到横冲直撞去揍了吧……”我挠了挠脸,“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呀。”

    “有何不可?”

    “不是的,我只是担心你呀,我不想让任何人因为我受伤了,我宁可受伤的人是我。”

    金闪闪摸了摸我的头:“应该说,就是现在才能这样做,我可不是caster,可以给你长期输入魔力,过了今天,我的储存就要危险了。”

    原来我真的就是拖后腿的那个哦……

    “那我要谢谢你和拉二呀,因为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我双手合十对金闪闪道谢,“那现在就先不去吃饭了,就先去结束这次战争吧。”

    毕竟在我的记忆里,还剩下archer和saber的时候,卫宫切嗣就已经可以进入圣杯许愿了。我一定要尽快赶过去,假如他了解到圣杯的本质,一定会命令saber毁掉圣杯。

    这是不可以的,我一定要得到胜利。

    我不想再耽误时间,直接跟着金闪闪赶到了卫宫切嗣现在所在的驻地,而在这里,挡着我们的除了saber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saber的表情格外的冷漠,她碧绿的眼中已经再也没有最开始见到时那样的光彩,冷得就像是一潭死水。

    “saber,你现在的表情看上去真不错啊。”

    金闪闪这么一说,我就看到saber就像是活过来一样,整个人燃烧起了明亮的怒火。

    “archer!你这家伙!”

    “虽然你刚才的表情也不错,不过还是现在才有征服的价值。”archer身后出现了金色的涟漪。

    我觉得saber都要炸了,她握住了自己的剑,感觉随时都要咖喱棒了金闪闪。我看了一眼金闪闪,他明明也知道saber随时都要原地爆炸了,可还是嘴里撩个不停。

    如果我不是站在金闪闪必须赢这一面,我其实真的也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就冲金闪闪这个态度,被打死真的是普天同庆。

    不过现在我真的很着急,就害怕卫宫切嗣让saber把圣杯毁掉。

    看着还在戏谑一样与saber战斗的金闪闪,我抬起了手:“arhcer,我以令咒的名义,请你杀了saber。”

    金闪闪眉头皱了起来,冰冷的看了我一眼。

    “拜托了,请结束这一切吧。”我恳求的看着金闪闪。

    金闪闪皱着眉,一脸不高兴的开放了王之宝库,和刚才一把一把投放不同的是,这次的武器接二连三的投掷而出,saber行动被天之锁禁锢,没多久就彻底的化为魔力,消失不见了。

    我小心翼翼的看着金闪闪,讨好的笑了笑:“那现在我们就去找圣杯吧。”

    因为被用了令咒,金闪闪一直都冷漠的走在前面,我跟在他身后,不就就在房间内看到了圣杯和一脸失魂落魄的卫宫切嗣。

    他好像已经知道了圣杯的真相,整个人完全丧失了全部支撑,听到我们过来的声音只是瞥了一眼。

    “那现在就可以许愿了吗?”我看着那个浮在空中的金色的杯子,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就这么许愿?”

    “圣杯……是不能许愿的!”切丝忽然看向了我,“一定要将圣杯摧毁!”

    “我也知道圣杯是污染的呀,可是……”我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切丝被一只长剑洞穿了头部,踉踉跄跄的倒在地上。

    我扭头看向了金闪闪,他冷漠的表情变得嘲讽:“我打扰你的表演欲了?”

    “……我只是觉得,没必要再杀人了。”我看着卫宫切嗣失去了呼吸,忍不住长长的叹出一口气,“因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啊,没有必要再杀死任何人了。”

    金闪闪背后涟漪中的武器对准了我:“你是在命令我?”

    “我知道我想法很简单,你们都想的很多,很厉害,所以无论拉二和你做什么,我都觉得你们做的很有道理,没有领会你们的意思都是我的错。”

    “而且不管是战斗之中怎么样,我也从来没说过不要动手杀人之类的话,因为那种时候没办法说什么手下留情,可是这种时候就没有必要了啊。”

    因为我和金闪闪站都很近,从他宝库内出现的宝具几乎就要碰到我,不过我也不是吓大的!死了那么多次得我完全无所畏惧呢!

    “够了!”金闪闪粗暴的打断了我,皱着的眉就没松开股,“你和saber一样,都有着令人发笑的天真幻想。”

    我觉得幻想没什么不好的,不过我也没说话了,看着金闪闪,他盯着圣杯,过了一会才开口。

    “将魔力灌注给她吧。”

    随着金闪闪的话音落下,我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量注入了我的体内,原本缺失的感觉稍微补足了一点。

    可是……为什么他的愿望会是这个?

    “怎么?觉得很奇怪?”金闪闪带着嘲弄的笑看向我,“我答应过caster,将圣杯赐予你。”

    我一下子有点懵,没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结果,我虽然没想过金闪闪会许什么愿望,但是我更没想到的就是他会选择帮助我。

    “就算caster已经退场,但答应过的事我也不会反悔。”金闪闪看向了我,我知道,接下来是该我许愿了。

    虽然金闪闪已经许愿过一次帮我补足魔力,但是这样和我最开始穿越时候的感觉还是差了不少,如果可以再次得到圣杯的魔力的话……

    可我真的要许愿补足魔力吗?那样我就可以满足吗?

    可这是最好的结局吧,我能够稍微补足力量,然后我或许就可以像是过去那样,能够在不同的世界之间穿梭了。

    我又想起了离开小红帽世界之前,mr.灰狼说我进经过了五个世界还是很弱。

    也对哦,我一直都是想着玩,想着认识更多的人,想着不要给大家添麻烦。

    大概我就是天生的弱者吧。

    我想握住的,小小的快乐。

    未来太远了,强大也太虚无了,我只想握住眼前的快乐。

    “我想给拉二和闪闪真正的身体,让他们真正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

    “?”金闪闪惊讶的看着我,接着被圣杯庞大的魔力所笼罩。

    说出愿望之后,我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忽然间就得到了圆满。

    “天生弱者就是我啦。”我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子,一下子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天空。

    太阳已经慢慢落山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这次圣杯战争一个悲壮的结局,这次的夕阳格外的灿烂,就像是所有的云彩都被染上了血红色。

    我看向了切丝,他静静的倒在了那里,就像是他曾经制造出来的每一具尸体一样,沉默而冰冷。

    他大概很痛苦吧,一心追逐的奇迹竟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其实很多人都希望世界和平啊,可我觉得,杀人永远是最简单又最错误的办法。”我知道他已经听不到了,可我还是忍不住唠叨起来,“但你很强大,为了救一百个人而杀死自己朋友这种做法……我觉得我肯定是做不到的,所以切嗣,从以前开始,我就很喜欢你。”

    “……你说你喜欢谁?”

    身后熟悉的声音让我一下子高兴起来,跳起来就看到拉二和金闪闪穿着他们那身金光闪亮的铠甲站在我身后,而拉二正一脸不爽的眯着眼睛看着我,眼睛扫视这个院子:“你在和谁说话?”

    我装作没听到他的问题,开心的拉住拉二的手:“太好了,你们都能平安无事,我一直好担心哦!”

    拉二盯着我,我感觉他满身的质问都快化成实质了,不过过了一会,他摸了摸我的头顺着我的话转移了话题:“你的愿望和我预期的不一样。”

    “7天……好短啊,我想和你们在一起更长时间,对不起,我还是没法像你想的一样。”

    拉二看着我,他眉梢眼角好像盛放着好多话,最后还是轻轻眨眼,笑着说:“傻孩子。”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好像让你失望了。”

    “没关系,我很高兴。”拉二放在我头上的手力气忽然加重,“但是这个金色的东西……为什么在这里?”

    我被拉二掰着头看向了金闪闪,顿时有点懵逼。

    刚才许愿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也加上金闪闪,但是看上去好像拉二特别不想看到金闪闪?

    ……嗯,我要怎么回答才能不被打?

    “唉?哎哎哎?你们不是好朋友吗?”我努力做出一脸吃惊的样子看着拉二,“所以我就一起许愿了呀,你不高兴吗?”

    拉二盯着金闪闪,金闪闪勾出了一个嘲讽的笑:“我的‘好朋友’,看到我开心吗?”

    拉二重新看向我,狠狠揉了揉我的头。

    “喂喂,够了吧。”金闪闪笑着走过来,“未经许可就将我留下来……你准备好游戏了吗?”

    ……你真是问了个好问题!

    “……可是,闪闪,我们现在……都是没身份证没钱的人呀。”

    我就看到两个王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

    “还有还有,我们是不是要快点走啊,万一警察来了,我们不就是杀人犯了吗。”我指了指不远处卫宫切嗣的尸体,“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呀?”

    “先离开这里吧。”

    “……你们要穿着这一身出去吗?”我忍不住指了指他们两个的衣服。

    拉二:……

    金闪闪:……

    总、总之看起来,想要开开心心的混日子,可能还没有那么简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