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拇指姑娘
    ,精彩小说免费!

    我睁开眼的时候, 发现我在一个透明的球里面,我一下子爬起来, 手撑在圆滑的罩子上。

    外面有三四个人看着我,他们看上去超级巨大,穿着白色的袍子打量着我。

    “果然,真的是世界树的种子。”

    “我感到了外神的气息,驾车去巡视的时候就看到了她。”

    “做的不错,阿波罗, 自从外神开始捕捉世界树的种子之后,我已经很久没见过祂们了。”

    “现在祂们似乎将种子放在活物身上,利用活物来躲避外神的捕获。”

    “啊,她已经醒了。”

    一个有着金色短发的英俊男人弯下腰来, 蔚蓝的眼睛凑近了我:“小可怜,外神很可怕吧, 你看上去就像是被完全撕碎一样。”

    我、我怎么变得这么细小啊。

    看着外面那些超级巨大的人,我忍不住朝后缩了缩, 后背就碰到了身后的罩子。

    那个男人看到我害怕的样子, 露出洁白的牙齿爽朗的笑了出来:“哈哈哈,同样都是种子,果然活蹦乱跳的种子就比较可爱。”

    “把这个可爱的小东西留在这里吧,让我看看这样的种子会如何成长,等到发芽的一瞬间, 这具容器会怎么样呢?”

    这个人的口气我好不喜欢哦。

    我看着那几个人离开了这个房间, 踮起脚尖, 手撑着圆圆的透明罩子看外面。

    周围的一切都好大啊,我好像就是来到了巨人国一样,小小的一只被关在罩子里,看着外面的一切。

    我被放在一个对现在的我来说超级巨大的桌子上,旁边就是一张巨大的床,远处是巨大的窗户,从这里能看到外面蔚蓝的天空,花园里姹紫嫣红的花朵。

    这里是哪里呢?

    刚才好像听到阿波罗,这里是神的世界吗?

    我把手撑在罩子上,踮起脚尖想要推推头顶,结果这个透明的球真的是完全密封,根本一丝缝隙。

    那如果氧气呼吸完,我会死吗?

    我试图利用学了多年的物理学常识,走动变化重心想让这个球动一下,但是这个罩子就像是被粘在原地一样动都不动一下。

    废了老半天劲没用之后,我终于气喘吁吁的坐在了这个球里,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琥珀关住的小虫,弱小无助又可怜。

    休息了一会还是没人来,我无聊的忍不住又去摸索圈住我的球球,颓颓的发现这个球球确实是没有任何能让我离开的缝隙。

    不过好在我的呼吸似乎没什么问题的样子,我干脆坐下来发起呆来。

    我想到了上个世界,最后我许愿让拉二和金闪闪拥有身体,然后我们很是过了两天凄惨的生活,经历了一系列波澜起伏的事情之后,终于过上了开心的御宅生活。

    那是我第一次在陌生的世界停留那么长的时间,虽然拉二和金闪闪满脑子都是宅着打游戏的想法,不过我如果闹起来要出去玩,他们最后也总会答应。

    真是好开心啊,所以即使来到了陌生的地方,我也觉得自己充满了正能量。

    嗯!我!社会主义接班人!无所畏惧!

    给自己鼓足干劲,我一骨碌爬起来,趴在透明的球球上努力等人回来。

    等到我脚都酸了,才好不容易看到那个金发的男人回来了。

    妈耶,刚才看着他就很巨了,怎么现在看上去更是巨巨的让我觉得好害怕,感觉他一巴掌下来,就能把我拍成扁扁的一片。

    我怂怂的往后缩了缩,然后就看到这个男人若无其事的在我面前开始脱衣服?!

    “等、等等!”我急忙敲着球球壁大喊,“快停止啊!这里还有人在看啊!”

    不过那个男人还是一脸愉快的继续脱衣服,我实在看不下去捂住了眼睛,过了一会就听到男人的声音。

    “哦,刚才就听到有声音,原来是小种子在这里。”

    我听到声音以为这个人已经把衣服穿好了,松了一口气松开手去看这个人……妈耶我看到了什么?!!

    “抱歉,因为你实在是太小了,我完全忘记你的存在。”

    这一刻我觉得我已经死掉了,前所未有的精神污染扑面而来,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捂住眼睛,但还是没能把刚才看到的东西从脑海里面洗掉。

    我、我已经回不到过去纯洁的我了!

    “刚才离开的太匆忙,忘了自我介绍……人类的说法是这样吧?”男人的声音轻而愉快,“我是宙斯,职业是众神之王,终身制哦。”

    “您好,神王大人。”我赶紧礼貌地问好。

    那个愉快的声音又靠近了:“为什么你要遮住自己的双眼呢?”

    “因为,那个因为您没有穿衣服,我有点不好意思。”

    “为何要害羞呢,是因为我的雄伟吓到你了吗?”

    ……你、你说出来了喂!

    这、这样子……的话!竟然能够直接说出口!!是在下输了!

    过了一会,等宙斯对我说可以睁开眼以后,我松开手,发现他好歹给自己下半身围上了衣服,慵懒的躺在不远处的床上。

    “这样可以了吗?”

    这个人好像也挺好的哦。

    “那个,宙斯大人,我刚才来到这里的时候,听到您在说我是世界树的种子……请问,种子还在我体内吗?”

    “当然还在,虽然已经只剩下一点,但还留在你的体内。”宙斯对着我伸出手,我就看到自己胸口飘出来一粒小小的光点。

    “……好、好可爱哦。”我小心翼翼的捧着那一团小小的光点,和之前的世界从我胸口拿出来的光团相比,这个小小的光点微弱的不行,可还是确确实实的存在于我的掌心中。

    祂也一直存在于我的心里,从死亡中保护我,从绝境中救赎我。

    “虽然遭遇到外神,相当大一部分都被夺走了,但最核心的地方还平安无事。”宙斯懒洋洋的说着,弹了弹手指,我就看到那颗漂亮的光点绕着我飞了起来,一会钻进我的头发里,一会贴在我脸上,“这就是世界树种子最基本的构造了。”

    “最基本的构造?”我伸出手,就看到小小的光点像是疲惫的蝴蝶一样落在我的手心,看着宙斯,“我之前看到的时候,祂已经有很大一团了。”

    “是的,现在这个只是活着,必须不断地吸收能量,才能回到你之前看到的状态。”宙斯望着绕着我飞的种子笑了起来,“这个小东西看起来也很喜欢你,这大概也是你们能从外神手里逃脱的原因吧。”

    “我、我也很喜欢祂!”我紧张的说,就看到手心里的小光点跳了一下。

    “奇妙的羁绊,我有点好奇你们会长成什么样子了。”宙斯微笑着说。

    这个人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要好说话一点点,我犹豫了一下下,终于忍不住开口:“那、那您能不能放我走呢?”

    “放你走?”宙斯挑眉,“为什么?”

    “因为……您好像也不需要我做什么呀?”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宙斯。

    他蔚蓝的眼睛漫不经心扫着我:“的确,可那又怎么样?”

    内心的沮丧一下子包围了我,我试图再努力一下:“那您放我离开,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呀。”

    “只有信奉我,崇拜我,对我献上祭品的信徒,我才会降下神恩。”宙斯看着我,我这才发现他的眼睛完全没有瞳仁,完全是一整片的蔚蓝色,“若放你离开,我将得到什么?”

    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里面只有离开那一天拉二给我的几粒巧克力,这就是我在上个世界唯一剩下的东西了。

    “阿波罗找到了你,我运用神力清除了你体内外神的痕迹,并重新激活了你体内休眠的种子,那么人类,你将用什么来报答我的恩惠?”

    “若我能得到足够的回报,我就放你离开。”

    宙斯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带着看穿一切的笑容,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寒酸啊,不由自主的沮丧起来。

    “所以,你就在这里乖乖发芽,成为我花园的一部分吧。”

    “那您能不能放我出来呢?我发芽之后可以离开吗?”我小心翼翼的看着宙斯,“我回到了本来的世界之后,一定会信仰您,并且给你献上祭品的。”

    “离开?”宙斯惊讶的看着我,“来到奥林匹斯,你还想要回到凡间吗?等种子发芽之后,你将成为树之仙女,我准你停留于神国。”

    ……哇,虽然希腊神话的神国全都是放纵的小哥哥小姐姐,可是我想回家打游……不对建设社会主义啊!

    “那我可以不当仙女回去吗?”

    宙斯表情沉了下来,他的笑容消失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英俊的脸带着沉重的压迫感,蔚蓝的眼中就像是酝酿着一场风暴:“你是在拒绝我的恩赐吗?”

    “我、我么有啊……”我怂怂的回答。

    宙斯握紧了手,我感觉自己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就消失了,整个人都快喘不过气,等到我眼前发黑的时候,终于能够喘一口气。

    “凡人,认清你的位置。”

    这一刻,周四的表情就像是我曾经看过的那些石像一样,高而遥远。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曾经遇到的外神,和恐惧一起涌上心头的是一种憋屈的恼怒,我一下子仰起头,看着宙斯,憋了一会大声说:“我要尿尿!”

    宙斯露出了被我恶心到的表情:“凡人的丑陋欲|望。”

    “我要尿尿我要尿尿!”我拼命敲罩子,“快放我出去!不然我现在就尿给你看!”

    “嗯……”宙斯站了起来,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瓶子,兜头对着我浇下来。

    浇在我身上的水透心的凉,我打了个哆嗦。

    宙斯还带着点恼火,但嘴角已经笑了起来:“现在你什么也不需要了。”

    “什么意思?”我拧着自己衣服上的水,茫然的看着宙斯。

    “这是时间女神的灵药,能够固定你的身体时间。”宙斯带着笑意弯下腰凑近我,“也就是说,你的身体将会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不会老也不会死,自然也不需要进食,更不需要排泄。”

    “骗、骗我的吧……”我目瞪口呆,忍不住趴在罩子上追问,“你是不是在骗我?!”

    “心怀感恩吧,人类。”宙斯被我的表情逗笑了,“这可是无数人祈求的东西,而我却不求回报的送给了你。”

    我嗷的一声哭了出来:“你好过分哦!这样不会成长的话,我的胸……不就再也没有发展的机会了吗!”

    宙斯伸出手把我从罩子里捉出来,超大根的手指搓了搓:“的确,但是你身为种子也不需要这些东西。”

    我又被他扔进了球球里,含着泪不敢相信的看着宙斯,拼命捶球球:“你好过分哦!”

    “放心吧,人类。”宙斯重新挂上了慵懒的笑容,里面还带着点好笑,,“虽然我不在乎床伴的种族和性别,但我喜欢美丽的人,你……嗯,你在我眼里只是个种子罢了。”

    ……!!!

    我要打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