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 他要做护花使者
    李敬兴说:“你不要不相信,我担心的事,极可能会发生的。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因为韩少华太狂妄,很嚣张,也因为他关系硬,势力大,有金钱,有权力,所以不可能轻易缴械投降,尤其是在一个他认为乳臭未干的女孩面前,他是不会轻易低头认输的。更重要的是,他对你还有贼心不死,你明白吗?”

    被他这样一说,龚小雯想起昨晚韩少华得逞后说的话,就不寒而栗,也感到问题真的没有那么简单。但她也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女孩,所以不服输地说:“嗯,也许是的,但我会小心他,不可能再让他得逞的。”

    她只是想到男女情事上面去了,没有想到更大的危险。李敬兴却想到了,但他不怕,暗暗下决心,要以一个男子汉的英勇气概,保护好这朵鲜艳怒放的花朵。

    于是,他给她以鼓励说:“不过不要紧,有我呢。我会在暗中保护你的,你就放心地跟他去交涉吧。交涉好以后,马上跟赵快局长他们见面,举报这个混蛋。”

    “好的,我们联合起来,彻底战胜他。”龚小雯已经想通了,也斗志昂扬起来,“我就不相信,他还能不交权?还会把我怎么样?”

    说着一看时间,站起来说:“唷,都过了十二点了,我要回去了。”

    李敬兴试探性地说:“这么晚了,要不,就不要回去了。”

    龚小雯脸一板说:“那怎么行?”见李敬兴有些尴尬,转过身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温柔地补充说,“敬兴,等这场斗争胜利后,我们正式结婚好吗?”

    “嗯,好的。”李敬兴激动地上前抱住她,边气喘吁吁地亲着她,边喃喃地说“蒙,亲爱的,我好爱你……”

    龚小雯仰着香脖,让他狂亲。等他亲完,她才把白里透红的俏脸转过来,将嘴巴凑上去,跟他接亲。他们滋滋地互相吮亲了好一会,才意犹未尽地分开。

    龚小雯满目含情地盯着他说:“深,那我回去了。”

    李敬兴也情意迷蒙地说:“嗯,蒙,我送送你。”

    龚小雯说:“不要送了,在这场斗争胜利前,我们的关系,还是要严格保密。否则,有危险的,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了。”

    李敬兴还是恋恋不舍地说:“我送到你小区门口,不出车,没人会发现的。正好也认识一下你住的地方,说不定在这场斗争中,会派上用场呢。”

    这样一说,龚小雯就同意了。于是,两人下去开了自己的车,一前一后地朝另一个方向驶去。开了半个多小时,龚小雯在一个高层住宅小区前停下车,见周围没人,伸出手对后边的李敬兴做了个让他回去的手势。

    李敬兴从车窗里伸出左手,给她做了胜利的手势,调头往回开去。

    “韩总,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第二天上班后,龚小雯第一个就给韩少华打电话。

    在韩少华的威逼和李敬兴的劝说下,她终于想通了。想通以后,她心里就有了底气,身上也有了无私无畏的勇气和胆量。

    是的,她现在不怕韩少华了,因为她背后有李敬兴的保护和帮助,有罗晓明和孙娇娇的关注和支持,更有正义力量和反腐事业的支撑,她还怕什么?

    韩少华还是刁而郞当地说:“呃,我看看吧,这边差不多了,就回来。”

    龚小雯声音硬朗地反问:“那里的事不是办好了吗?”

    韩少华随口胡诌说:“那个烂尾楼的事,我还掉三分之一的价格,仇老板正在考虑,说这两天就给我答复。如果同意,我就过去跟他谈一些细节上的问题,然后签合同。这个楼买下来,我们就是不装修,不经营,转手倒卖一下,也能赚钱的。”

    其实,他在那里是等两件事:一是等两千万的回扣进他的银行卡,二是等着跟一个模特见面,谈包她一年的价格。小金说,那个模特在一个省级服装模特比赛中得过亚军,长得非常漂亮。身材也高挑性感,有意让富豪包一年。她开出的价格是二百万,但他要等看到她人才能定。

    龚小雯不客气地说:“你不能老是躲在外面不回来,总部有许多事等你回来办,特别是调整财会的事,顾总他们问过多次了。韩总,董事们都签名的那个会谈纪要,不执行是不行的。惹毛了他们,真的来撒股,对我们蒙丽集团可是不利的。”

    韩少华有点恼火地说:“你这是在威胁我?好吧,这几天,我就弄弄回来。”

    挂了电话,龚小雯又打电话给顾总:“顾总,你好,最近很忙吧?我跟你说,韩总一直躲在外面不回来,拒不执行我们的会谈纪要,这是不对的。据我所知,他的问题,已经不能再拖了,再拖,我们的股份真的要危险了,你明白吗?所以,你跟程总他们通个气,让他们也给他打个电话,催他早点回来。”

    “好的。”徐海清说,“我打过一次,他口头上答应马上回来的,却口是心非,这是不对的。我让程总他们也给他一点压力,催他马上回来。真的让人有些想不通,那天说得好好的,他又躲出去,不执行我们的决定,这怎么行?”

    在他们四个股东的合力催促下,韩少华终于在四天后回到江南,打开了蒙丽集团关了将近一个月的董事长办公室。

    回来的第一天,韩少华的办公室里挤满了来向他请示汇报的部下。他神气得满面红光,忙碌得不亦乐乎。一边跟一个个部下谈着话,一边不住地在手下的文件、单据和资料上批划,签字。

    平时,部下们都不请示一直在公司里的总经理龚小雯,而要等到他回来才排着队来向他请示汇报。他大权独揽到这个程度,在一般的股份制公司里是不多见的,除非是私人公司。

    龚小雯见他太忙,就没有打扰他,只是去跟他照了个面,就回了自己办公室。她的工作一点也不忙,还是只做韩少华交待的那几件事。尽管她手里有了几个印鉴章,但重大的事情部下们都不来请示她,而是给韩少华打电话,有的干脆不办,等他回来再办。

    这个公司都成了韩少华的私人公司,不改变这种现状,不管韩少华出不出事,他们几个股东的利益就得不到保障。所以这次,龚小雯一定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把这种状况改过来。

    于是,第二天上午上班后,她候韩少华空下来,就拿了早就打印好的那张财会调整表,走进董事长室,开门见山地说:“你的事情都办好了吧?现在谈一下我们的事。”

    韩少华装糊涂地问:“我们的事?我们什么事啊?”

    龚小雯在他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压了压心头的不快说:“顾总他们给你打电话了吗?”

    韩少华一听她拿其它董事来压他,就口气生硬地说:“打了,怎么啦?”

    龚小雯依然镇静地说:“他们给我打电话了,问上次董事会纪要上的事办好了没有?”

    韩少华有些恼火了:“什么事啊?”

    龚小雯见他还是装糊涂,心里更加反感和生气,真想指着他骂一通。可是她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惹怒了他,他坚决这办,你奈他而何?

    所以,她还是强忍住尽头的不快,把手里的表格递给他说:“你忘啦?调整公司财会的事。喏,这是我打印的公司财会情况一栏表,我们先商量一下,如何调整好。”

    韩少华接过表格,皱着眉头看起来。这时,一个分公司的负责人走进来说:“韩总,你回来了。我一听说,就赶过来,向你汇报事情。”

    然后才对龚小雯说:“龚总也在啊,你们有事?”

    韩少华放下表格,正要跟他说话,龚小雯抢着说:“对,我们正在商量事情,你先到会议室里坐一会吧。”

    “好好,你们先谈。”这个见了韩少华就点头哈腰的部下,涎笑着退出去。

    他刚走出门,韩少华就一脸不快地对她说:“你这么急干什么?他们三个人也是这样,一个接一个给我打电话,你们是不是串通的?”

    龚小雯忍无可忍,但她怕人听见,只得压着声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调整公司财会,是那天说好的事,你拖着不办,到底是什么意思?”

    韩少华说:“我有什么意思?你看看,这些财会都好好的,调来调去,不是人为制造矛盾,给本来好好的公司添乱吗?”

    龚小雯瞪大眼睛盯着他,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激动心情,低声而严厉地说:“韩总,我真的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人?上次,他们三人在这里说得这么明确,你还这样装糊涂,有意思吗?你要是真的不明白,那我就再说一遍。”

    这次,牛不蒙决计要把该说的话全部说出来,不再回避:“韩总,我跟你说,蒙丽集团不是你的私人公司,而是有股东的股份制公司。所以,你不能像私人公司一样,大权独揽,要怎样就怎样。股份制公司,就要按照公司章程和现代公司的管理模式来进行管理,职权利明确,财会公开透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