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微服私访
    城市是陌生的,街道却是熟悉的。

    罗晓明开着自己的车子,在这个刚来报到的陌生城市里边开边观察。他觉得这个沿江新兴城市正在复制着某种千篇一律的城建模式,缺乏富有远见、大气而有创意的规划。在繁荣兴旺的表象下,不管是物质明还是精神明,这个城市都存在着不少问题。

    车子开到长途汽车站前面,罗晓明见这个车站既矮小又陈旧,灰不溜秋的,几乎把右江市的脸都丢光了。他感到奇怪,右江市的财政难道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吗?为什么不把这种最能体现城市形象的窗口改造一下呢?

    罗晓明在一条马路边停下车,准备到车站里去暗访一下。他走出车子,转过一条马路,抬眼一看,发现西边一百多米远的马路边,停着一辆车身高大的大客车。大客车前面围着一大群人,似乎在争吵。有两个男人突然伸出手,抓住对方的衣领拉扯起来。

    罗晓明毫不犹豫地往那里走去。走近了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黄牛宰客事件。他心里想,这种缺乏诚信、欺骗顾客、有损城市形象的不明行为,应该立刻加以制止,并尽快进行整治。

    于是,罗晓明走上前去,冲两个争得脸红耳赤的男人说:“喂,喂,你们干什么?都给我放手!”

    听到喊声,两个正在像好斗的公鸡一样拉扯着的男人先是一愣,继而放手。

    其中一个农民模样的中年男人,打量了罗晓明一眼,气愤地说:“这位帅哥,你来评评理。我要到山东临沂去,今天没了火车。他说能帮我送上去临沂的双层卧铺大客车,收了我40元钱。我上了车一问才知道,车票只有200元钱,而且这辆车是到徐州的,不到临沂。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说到了徐州,会有人帮你转车到临沂的,不用你再掏钱了。但他一走,司机却跟我说,到了徐州,要转车到临沂,还得你自己掏钱买票。我感觉情况不对,连忙下车叫住他,问他要钱。他不仅不给钱,还要打我。真是太气人了!这是什么世道啊?”

    罗晓明转脸去看那个脸色阴鸷的高个子年轻人:“是不是这回事?”

    “是,又怎么样?”高个子脖子一梗,冲他叫嚷,“你是谁啊?这里都是这样的,要你多管什么闲事啊?!”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你这样做是不对的。”罗晓明好言相劝,想用人性化的处理办法,劝他还些钱给这个可怜巴巴的农民。他打工挣点钱不容易,他身上的每张钞票可以说都是血汗钱。最重要的是,这种行为太不明,有损右江的城市形象。

    “不对?嘿。”高个子嘲讽地咧着嘴角笑了,“我为他做介绍,又用摩托车把他带到这里,拿他一点中介费和劳务费,有什么不对?”

    罗晓明问:“火车站到这里有几里路?”

    高个子偏着头不回答。那个中年农民说:“最多三四公里路,0元钱车费差不多吧?”

    “中介费总不能超过本金吧?”罗晓明还想跟年轻人讲理,让他还钱,“就是收他百分之二十的中介费,也只有40元钱。你多收他20元钱,也太黑心了吧!”

    高个子的脸红了一下,但还是不服输:“黑什么黑啊?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的。”

    这时,从车上走下来五六个男女旅客,冲着他们发出一片嚷嚷声。

    “我们都是这样被黄牛骗上车的。”一个白领模样的中年人也是一脸的愤慨,但说的话却有些水平,“右江这个城市到底怎么了?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了。今天还有这种不诚信、不明的现象发生,这个市长是不是该被问责啊?”

    罗晓明听到旅客的批评,心里被深深触动:一个城市的明形象,都是从一点一滴的小事上体现出来的。所以今天必须处理好这件事,然后马上请有关部门彻底整治这种不明行为。

    于是,他耐心地对那个高个子说:“其它坑人的黄牛以后再查,请你先把多收的钱还给他。”

    “凭什么还给他?”高个子气得涨红脸大叫,“哼,不可能!”

    罗晓明不听他的,转脸去看那个农民模样的中年人:“你看,让他还你多少钱合适?”

    中年农民想了想说:“你刚才说,就是给百分之二十的中介费,也只有40元钱。再加上0元钱的车费,总共50元钱。算了,就让他还我200元钱吧。”

    罗晓明转身看着高个子,平静却又威严地说:“还他200元钱。”

    高个子再次上上下下打量着罗晓明,以为他是一个打抱不平的旅客,便扬着头叫道:“还给他,狗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什么人啊?识相的,快给我走开。不识相的,我叫人来收拾你!”

    “哦,是吗?”罗晓明提嘴角笑了。他感到有些意外,这种现象的背后还有人支持?那我倒要看看,他能叫来什么样的人收拾我。

    “行,你打电话叫吧,我在这里等着。”罗晓明毫不畏惧地说,“但二十分钟不来人,就请你立刻还钱!”

    高个子真的拿出手机打起来:“大哥,这里来了一位多管闲事的人。他要我把钱还给人家,你看怎么办?”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破喇叭似的吼声:“谁吃饱了撑的?找死啊!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这时,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个中年妇女走到罗晓明跟前,好心地压低声说:“小伙子,快走吧,这些人不好惹。他们在这里坑人,骗人,已经很长时间了。没人管,也不敢管。有几次,旅客打0报警,警察竟然迟迟不来。有次终于来了,也是问了一下,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另一个男人也说:“他们背后有人,才这样狠,这样凶的。警察都管不了,你能管吗?还是快走吧,他们人多势众,你一个人,哪里搞得过他们?”

    “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我不怕。”罗晓明鹤立鸡群般矗立在人群中,意志坚定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我倒要看看,这些人凶到什么程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