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这是谁泄的密
    沙小芹赶到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她神情端庄地走进来,跟罗晓明对视了一眼,装作不认识:“我是《右江晚报》的记者沙小芹。有人给我们报社打电话,说拆迁户在开发商公司闹事,总编让我赶过来采访一下。”



    顾彩娟大感意外,掉头去看张兴。张兴再次慌张起来。他态度蛮横地对沙小芹说:“我们不接受采访,请你出去!”



    罗晓明走前去说:“记者采访,是她的权利和自由,你们应该配合。”然后对沙小芹说,“拆迁户在会议室,你先去那里采访吧。”



    沙小芹感激地拿眼睛去盯他,罗晓明想躲开她的目光,目光却不听使唤地投过去,跟她深深对视了一眼。这一眼,让他感觉很舒服,很温馨,也有些激动。



    张兴想阻止,但见罗晓明在,只好有所收敛。他眨着眼睛,对顾彩娟说:“你去看看。”



    顾彩娟赶紧追过去。



    董事长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罗晓明重新在会客区里坐下,但不再说话。张兴没有走过来,而是在他的太师椅坐下来,也不说话。



    巨大的办公室里,气氛难堪得让人有窒息的感觉。



    这时,罗晓明的手机响了,是邓晓雯打来的:“罗市长,我去三家钉子户问了,他们都说回去后,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事。他们知道有人泄密后,也很震惊和气愤。”



    “嗯。”罗晓明说,“那你回去吧。”



    邓晓雯突然又压低声说:“罗市长,我已经回到办公室了。我发现,办公室里的件柜好像被人开过的。”



    “哦,是吗?”



    “刚才,我打开件柜,想拿一份资料。发现那三份合同,放的位置不对。”邓晓雯有些紧张地说,“我明明记得,三份合同是放在第三份资料下面的,却变成在第二份资料下面了。”



    “谁还有这个件柜的钥匙?”



    “茅主任有。”



    “我知道了,这事你暂时不要声张。”罗晓明的声音压得很低。



    “罗市长,我想过来一下。”邓晓雯请求说,“我要看看,来闹事的拆迁户都有谁?”



    “行,要快”罗晓明不能多说话。



    但敏感的张兴还是听出了一些端倪,他抬头看着罗晓明:“发现泄密的线索了?”



    “没有。”罗晓明还不能说,“另外的事情。”



    不知是想回避他,还是觉得两人呆在一起太难堪,张兴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罗晓明喊住他:“张总,你不要走,我要再跟你说几句话。”



    张兴只好站住,僵立在那里不动。罗晓明走过去,声音温和地说:“张总,我要把话跟你说清楚。这事,你想回避是回避不了的。要解决这件事,只有三条路可走。一是强拆钉子户,二是你多拿出一个多亿补给拆迁户,三是你放弃这个项目,我们重新招商。”



    张兴喘气粗急起来。



    “第一条路,我不肯走。”罗晓明明确表态,并分析给他听,“第二条路,你不肯走;那么怎么办?只有走第三条路了。”



    张兴有些紧张地垂下头,欲言又止。



    “张总,我劝你,做人还是心平一些为好。”罗晓明前亲切地拍拍他的肩膀,“如果你采用不法手段,譬如,给有权人行贿,克扣应该属于老百姓的钱,即使你发了大财,也是不安心的,还是有隐患的。你想想,要是将来东窗事发,你逃得了法律制裁吗?要是老百姓天天在背后骂你,你心里好受吗?”



    张兴似乎有些心动:“我脑子里有些乱,你让我再想想。”



    “行,但要快。”罗晓明说,“要不,你也可以向你爸爸汇报一下,听听他的意见。”



    “嗯。”张兴点点头。



    “我希望跟你交朋友,而不是做对头。”罗晓明坦诚地说,“你赚你的钱,我办我的事,大家开开心心,两全其美,多好啊。为什么一定要敌对呢?你跟我敌对没有关系,跟老百姓敌对,最终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这时,会议室里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



    罗晓明开门走出去,走进会议室,朝情绪有些激烈的拆迁户们压压手。



    会议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不要太激动。”罗晓明清清嗓子说,“你们的房子都已经拆完了,说明你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也是接受这个拆迁政策的。现在,你们来要求与钉子户享受一样的补贴标准,也是合理的,完全应该的。”



    “好——”有人喊了一声。



    会议室里发出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



    罗晓明的讲话腔正字圆,铿锵有力:“但是,乡亲们哪,这一补要一点几个亿啊。这不是一个小数字,所以,你们不能操之过急,要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正在与各方协商,积极为你们争取应得的利益。”



    “要多少时间呢?”有人问。



    罗晓明想了想说:“至少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内,我罗晓明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有,皆大欢喜;没有,你们也要接受这个现实。吵是没有用的。任何事情,都要摆事实,讲道理。有理的,要据理力争;没理的,要舍得放弃。”



    罗晓明在讲话的时候,沙小芹站在会议桌的后面,两眼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一直在捕捉他的目光。他扫来扫去,跟她一次次地对接着。每次对接,都会碰撞出一道心灵的火花。



    “好,等你一个星期。”坐在会议桌的拆迁户有人喊,“罗市长,我们相信你!”



    罗晓明高兴地说:“相信我,大家回去,不要影响他们办公,好不好?我在这里,向你们承诺,我罗晓明一定尽全力,为你们争取应得的利益!”



    “谢谢罗市长!”会议室里发出一阵鼓掌声。



    人们纷纷站起来往外走。



    一个干瘦的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在门口截住罗晓明,不放心地说:“罗市长,我要跟你说在前头,三个钉子户怎么补,我们也要怎么补。他们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们也要什么时候拿到钱。否则,我们还会来吵的。”



    有人回头对他说:“那是自然的,你要相信罗市长嘛。”



    这时,邓晓雯急匆匆赶来了。她一进来,正好看见那个干瘦的老人在跟罗晓明说话,眼睛一亮,连忙前对他说:“这不是茅主任的三叔吗?”



    干瘦老人一愣,定定地看着她:“你是?”



    邓晓雯说:“我是拆迁办的。茅主任的下属。”



    “哦,对对,我想起来了。”



    邓晓雯与一旁的罗晓明交流了一下眼神,进一步追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我。”老人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愣了愣,马转身往外走去,“我还有事,我走了。”



    邓晓雯拉住一个阿姨问:“阿姨,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那个阿姨左顾右盼,不敢说。待拆迁户全部走出去了,她才轻声说:“是你刚才叫他三叔的那个人,来跟我们说的。”



    泄密的人找到了!



    罗晓明深深地盯了邓晓雯一眼,一是对她的帮助表示感谢,二是让她暂时不要声张。过早声张,会引起这些人的紧张、提防和反扑,对开展工作不利。



    待拆迁户全部走了以后,罗晓明让沙小芹和邓晓雯随司机下去,在车子里等他。他再次走进董事长室,对张兴说:“现在,他们的思想工作做好了,你能不能把钱给那三个户主打过去,我们先把三户钉子户拆掉再说。”



    张兴沉吟着说:“这恐怕不行,一打,一拆,他们马会知道,然后马会来吵的。”



    罗晓明逼视着他:“你真的不肯打?”



    张兴忽闪着眼睛,不敢看他:“我明天给你答复行吗?”



    “行,你们商量一下,我等你的电话。”罗晓明转身往外走。



    顾彩娟追出来:“罗市长,午了,吃了饭再走吧。”



    “不啦,我下午还有会议呢。”



    罗晓明下楼,坐进车子,对司机说:“先送她们回单位吧。”



    刚才两个美女已经攀谈过了,互相知道了情况,这会儿都心照不宣地坐在车子里沉默着。几句话一说,或者说,两人还没有说话,知道对方是自己的情敌。因为两人都从各自的神情,感觉到对方对这个帅哥副市长都有好感、崇拜和追求。



    “先送小邓,再送小沙。”罗晓明掉头看了坐在后排的两个美女一眼。



    沙小芹轻声说:“罗市长,我写好稿子,传给你看一下。”



    “好。”罗晓明说,“要选个合适的角度。”



    邓晓雯柔声说:“罗市长,下午空了,我给你删帖子。”



    两个美女开始争先恐后起来。



    “嗯,谢谢。”罗晓明明显感到她们在竞争,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会有情事发生,但他心里还是甜美的。



    张兴原本平静的心情被罗晓明彻底打乱了。他坐立不安,在自己办公室里走来走去,连饭也不想吃了。



    本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