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前所未有的恐慌
    说着,他伸手打开手机录音键。 手机里马传来一段惊心动魄的对话声。



    “冯总,你好像有心事?不好意思,今天,我们打搅你了。”



    “没有。我老板刚才打电话给我,让我竞拍不举牌这件事做好保密工作,不能跟任何人说。他的话说得很严厉,如果我泄密,要把我全年的奖金全部扣掉。严重的,还要开除。”



    “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搞得怎么严厉?真怪。”



    “我们老板也是被迫无奈,才这样的。”



    “为什么呢?举不举牌,是他的权利,怎么被迫无奈呢?”



    “你不是专门来采访这件事的吧?”



    “哪里呀?我是来买房子的。只是出于好,随便问问的。”



    “嗯。这事与你们不搭架,我告诉你们。你们听了以后,不要跟任何人说。”



    “冯总,既然这样重要,你还是不要说为好。”



    “对,对。冯总,对你来说,这么重要的事,你不要说了。”



    “其实也没什么,是说了,我也不怕。有人在背后威胁我们老板,不充许我们到现场举牌。如果举牌,他们会把我们老板在外面搞的几个情人,告诉他老婆。”



    录音结束了。常委们面面相觑,有的还窃窃私语起来。



    罗晓明伸手按掉了手机录音键,提高声音说:“各位常委,这是这次竞拍流拍的原因。所以我建议,一,公安局要迅速侦查幕后指使、威胁参拍单位的元凶和黑手。二,为了安全起见,不公布这段录音的来源,对里边几个当事人的身份进行保密。三,对古寺街道b2地块进行二次竞拍。”



    陈汉成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拿着茶杯的手也微微发起抖来。他压根也想不到,罗晓明会如此神通广大,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搞到了这段致命的录音。像次一样,一下子反改为胜,将他击倒。



    王远明这时才看着常委们说:“大家说说对这件事的看法吧,看是不是还要进行表决。”



    市委第一副记闵连桃说:“这件事搞得这么复杂,根本用不着再表决了。我完成赞同罗晓明同志的建议,这块地必须进行二次竞拍。”



    市公安局局长刘小虎表态说:“我们公安局马组成专案组,对这件事进行侦查。争取在下次常委会,把侦查结果告诉大家。”



    市纪委记吴明说:“我们市纪委也要马介入这件事,以这件事为突破口,把我市土地的蛀虫挖出来。”



    常委们在发言的时候,罗晓明用心观察着大家的脸色。陈汉成和洪兴明反映最强烈,他们尽管还是那样平静地坐在那里,但脸色都控制不住地变得十分难看。



    其它几个没有发言的常委,是不是陈汉成的人呢?罗晓明吃不准,拿眼睛去看王远明。



    意思是:王记,可以用这件事来测试一下在座各位常委的站队倾向和思想意识。



    王远明看懂了他的意思,心里一动:嗯,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好,罗晓明确实是个聪明灵活、敢说敢做的干将。



    于是,王远明说:“大家还是表决一下吧,赞成古寺街道b2地块进行二次竞拍的,请举手。”



    罗晓明想到自己不是常委,没有表决权,没有举手。



    丁华,刘小虎,吴明,闵连桃四个人几乎同时把手举了起来。高宝昌,华武装,洪兴明看了看陈汉成,才有些沉重地把手举起来。王远明不动色声地举起手,陈汉成见大家都举了,最后一个像投降兵一样,万般无奈而又难堪地把手举起来。



    “好,全票通过。”王远明宣布说,“古寺街道a1地块必须进行二次竞拍。”



    王远明把脸转向罗晓明:“罗副市长,你要尽快进行二次竞拍。这次,你一定要作好周密的安排,不能再出现类似的事情。”



    “好的,我一定尽力而为。”罗晓明沉着脸回答,“争取在两个星期内完成这个任务。”



    陈汉成的脸色更加难看,眼睛里闪过的一道阴鸷的寒光。



    罗晓明看着,知道尽管这件事他转危为安地取胜了,但更加严峻的考验马会到来。所以,他心里反而变得沉甸甸的,轻松不起来。



    陈汉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和危险。



    今天的常委会,他被罗晓明那段突如其来的录音搞得狼狈不堪,丢尽了脸面。这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他的行为已经引起了王远明和其它常委的怀疑。他反对二次竞拍的失败,公安局和市纪委的介入,马会把他们逼入身败名裂的绝境。



    常委会结束,陈汉成身子发虚、两腿发软地走回市长办公室,像病了一样仰躺在太师椅,闭目养神,但他的脑子里却乱得像一锅粥。



    陈汉成惊恐地意识到,再不主动出去,他会要被罗晓明彻底击跨,然后取而代之。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厉害了,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后生可畏啊!



    以前,真的是小看他了。陈汉成反省着,我高低了自己的权威,低估了他的能力。从今天的会议看,罗晓明这个家伙已经赢得了王远明的支持,也改变了常委们对他的看法。这样下去,真的太危险了。



    不行,我要调动一切力量,全力以赴跟他进行你死我活的较量!陈汉成想到最后,下决心奋起反击,与罗晓明进行一场生死决战。



    陈汉成知道,在这一两个月内,不是我把他消灭,是他把我击败,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说干干,刻不容缓。陈汉成头脑乱哄哄地想晚七点半,才从椅子站起来,先去把办公室的灯打开,然后坐回办公桌,拿起手机给张兴打电话:“张总,今晚你有空吗?我想跟你见个面。”



    张兴说:“我现在有事,明天行吗?”



    “不行。”陈汉成焦急而又霸道地说,“今晚是再晚,我也要跟你见面。情况非常严峻,我们要商量对策。”



    张兴这才紧张起来,气有些发堵地问:“这块地还要进行二次竞拍?”



    “是的。”陈汉成口气十分严厉,“情况我们想像的还要严重,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见面。你现在在干什么?还有这个更重要的事情吗?”



    “好的,陈市长,那我马赶过来。”张兴这时候正与一个小妞在外面的饭店里吃饭。本来,他吃好饭要带她到宾馆里去放泡的。现在情况危急,他只得难过地放弃,而去与陈汉成见面。



    “那到哪里见面呢?”张兴问。



    “这个地点必须绝对隐密。”陈汉成沉吟着说,“千万不能让人发现。”



    张兴想了想说:“那到银杏镇东角村那个“快意庄园”吧,你去过的。那里晚一个人也没有,绝对不会有人发现的。”



    “好。”陈汉成说,“我们八点半到那里碰头。”



    陈汉成没有吃晚饭,他一点也不饿,紧张得连饭也忘记吃了。在出发前,他想了想,又拿出手机给土管局局长李志坚打电话:“李局长,有个十分重要的情况,我要跟你说一下。”



    李志坚一下子紧张起来:“陈市长,什么情况?”



    陈汉成说:“今天的市委常委会决定,市纪委要介入古寺街道b2地块的调查,并以此为突破口,挖出我市土地的蛀虫。”



    “是吗?”李志坚大吃一惊,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里,“怎么会突然作出这样的决定呢?”



    陈汉成加重语气说:“是新来的副市长罗晓明要求的,他早已盯我们了,我已经跟他闹翻了,都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序。”



    “啊?真的?”李志坚吓得惊叫起来。官员其实都是外强干,十分心虚的。



    李志坚想起罗晓明通过他,把邓晓雯调到市土地储备心的事,心里更加紧张。原来,罗晓明是在安插自己的亲信和内线,为整我们作准备的。天哪,我当时怎么这么糊涂,答应他这个要求的呢?可你不答应行吗?他是副市长啊,你只是一个局长,他小半级。



    哼,这样说来,邓晓雯是他派过来的反腐间谍?完了,我怎么这么大意呢?李志坚这段时间,一直在想着诱惑邓晓雯的事。因为她实在是太清纯,太漂亮了。他想在这几个月内,把她搞到手。没想到,他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市纪委要来调查他们,这可如何是好啊?



    李志坚紧张不安地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陈市长为好。于是,他说:“陈市长,你这样说,我倒想起一件事来了。”



    “什么事?”陈汉成急切地追问。



    李志坚故作平淡地说:“在这次土地竞拍前,罗晓明找我谈话,要求把原来古寺街道拆迁办的邓晓雯調到土地储备心来。”



    陈汉成一听,生气地说:“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这个。”李志坚不敢把罗晓明要求他保密的事说出来。



    本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