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出钱捞人
    陈汉成口气严厉地说:“这件事对你们报社的影响很大,你们一定要重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要尽快对当事人作出相应的处理,消除不好的影响。几天后,请你把处理结果告诉我。”



    “好,我一定照办!”闵忠元紧张得背的汗都出来了。市长的口气如此严厉,说明这件事太重要了,他岂能稍有怠慢?他决定马找沙小芹谈话。



    陈汉成挂了电话,对丁小琳如何处理,他感到有些头疼:她是丁记的女儿,而且他要把她发展为自己的情人,所以对她的处分不能太重。但不给她一点颜色瞧瞧,她不知道天高地厚。应该利用这个机会,直接招她谈话,先批评她,再感化她,然后得到她。或者先找施学敏谈话,通过施学敏打压一下她的傲慢气焰,再见机行事。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外间秘室的赵六一接到一个电话。他听了几句,搁下电话,走到里间对他说:“陈市长,外面门卫室有个女人,说有事要找你。”



    “你把电话接进来。”陈汉成说。



    赵六一走出去把电话转接进来,陈汉成接听:“喂,你是谁?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女人清脆的声音:“陈市长,我是根发的媳妇。”



    陈汉成一时想不起她是谁:“哪个根发的媳妇?”



    “我是银杏镇东角村村支黄根发的媳妇。”电话里的声音拔得更高,把陈汉成吓了一跳。



    陈汉成赶紧对她说:“你把电话交给门卫。”



    “喂,你让她进来吧,她是我亲戚。”陈汉成接完电话,走到外间对仇秘说:“等会我一个亲戚来找我,你让她进来。”



    过了几分钟,一个穿得珠光宝气的年妇女走进来。她站在里间的门口,笑容可掬地说:“陈市长。”年女人打量着巨大而豪华的市长办公室,不敢走进来。



    “进来。”陈汉成见了她面,想起来她是谁了,但叫不出她名字,“把门关。”



    黄根发媳妇这才走进去,随手将门关。陈汉成在黄根发家里吃过几次饭,先后拿过黄根发三百多万的好处费。他与黄根发其实没有亲戚关系,有次在考察,他们偶然认识,黄根发经常到他家里送这送那送钞票。



    今天,黄根发没来,而让媳妇来,不知所为何事。陈汉成只得站起来,把她让到会客区,客气地给她倒了一杯茶。



    她刚落座,陈汉成问:“老黄怎么没来?”



    黄根发媳妇这才有些神秘地压低声说:“陈市长,你不知道?”



    陈汉成说:“我不知道啊?老黄出事了?”



    黄根发媳妇若有所思地说:“怪不得,他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原来陈市长不知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汉成好地催问。



    “前两个多星期吧?老黄被公安局抓进去了。”黄根发媳妇避重轻地叙说事情经过,“老黄他弟跟村里几个村民闹了矛盾,不知怎么被新来的副市长罗晓明知道,那天他带了两个美女来找老黄谈话。”



    “什么?”陈汉成赶紧打断她,“你是说,罗副市长带了两个美女,来找老黄谈话。”



    陈汉成嘴这样好地追问,心里却有些紧张地想:真是出了鬼了,这个罗晓明是什么人啊?这事怎么轮得到他找老黄谈话。真是太不像话了。要是让他在右江继续呆下去,真的要搞到我头来了。



    “陈市长,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黄根发媳妇毕竟是一个富裕村村支的老婆,有些姿色。她也不像一般的农妇,一点见识没有。她说话还是有些水平的:“我们以为,这样的小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老黄会马出来的。谁知老黄进去后,一直没有消息,公安局也不允许我们家属去探视。直到昨天,我们才通过关系,去看守所探视了一下老黄。老黄悄悄对我说,看来这次有麻烦,快去找一下陈市长,我在里边没办法跟他联系。所以今天,我才偷偷摸过来的。生长这么大,我还没有走进过市政府的大门呢。”



    “原来这样。”陈汉成沉吟起来。这事,他真的一点也不知道,罗晓明这家伙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不声不响地处理了,他到底想干什么?想当右江市的包清天?哼,我看他没这个能耐,也没这个机会了。



    “已经进去这么长时间了,这事恐怕不太好办啊。”陈汉成自言自语般说,“根发媳妇,他刚进去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来找我一下呢?”



    “我们是麻痹大意了,以为老黄会与你联系,马出来的。”黄根发媳妇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往前面的茶几一放说,“一点小意思,里边是五十万,陈市长帮忙打点一下,让老黄早点出来。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在里边吃不消的。再说,村里有好多事情,都在等着他办呢。”



    见钱眼开的陈汉成嘴应付道:“你这是干什么?不要每次都这样。呃,我来想想办法,你留个手机号码给我,我疏通好了,再给你打电话。”



    这样一说,黄根发媳妇知趣地站起来告辞:“那辛苦陈市长了,我等你电话。”



    黄根发媳妇走后,陈汉成拉起电话给徐宝军打电话:“徐局长,你知道黄根发这个案子吗?”



    徐宝军说:“我知道,这个案子很重,是刘局长亲自抓的。”



    “哦,是刘局长抓的。”陈汉成感到有些棘手,但他还不想放弃努力,因为五十万元钱不是好收的,“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呢?”



    徐宝军说:“具体的,我也说不清,大概是一个村支记,伙同他弟弟强占村里农民的耕地。农民不肯,他们纠集打手把他们的家给砸了。这事麻烦麻烦在,他们正好碰了罗晓明副市长,把他的车子都砸坏了,真是太嚣张了。”



    “是吗?”陈汉成沉吟着说,“我光知道罗晓明副市长的车子被人砸坏,不知道是这样的情况。问题是,今天我一个亲戚来找我,说那个老黄是冤枉的,年纪也大了,在里边受不了这个苦,让我帮忙把他捞出来。徐局长,你看看,有没有办法帮这个忙?”



    “这个,恐怕有点难。”徐宝军有些为难地说。



    陈汉成问:“这个案子有没有移交到检察院?”



    徐宝军说:“好像还没有。赔偿的事已经解决了,应该正在结案。”



    陈汉成迫切地说:“还没有结案,还来得及嘛。你想想办法,我让他们来找你一下。这个案子总不可能是刘局长亲自办吧?你找一下主办此案的警察,看有没有办法把他捞出来?至于辛苦费和打点费,你说个数,我让他们给你送过去。”



    “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徐宝军谨慎地说,“陈市长,我明天晚给你回话。”



    “好的,我等你电话。”陈汉成暗示他说,“徐局,刘局年纪大了,任期也快到了,你多辛苦些,我不会让你白忙的。”



    徐宝军感激地说:“陈市长,我一定好好努力,不辜负你的期望!”可他还是有些后怕地补充说,“陈市长,别的我不怕,怕罗副市长过问这事,那不好办了。”



    陈汉成胸有成竹地说:“他呀,你不用担心。他的时间不长了,你只管放心大胆地干。呃,这个事,我只对你透露,你暂时不要跟任何人说起。”



    “好的,我明白了。”徐宝军心领神会地挂了电话。



    这件意外事,让陈汉成更加坚定了搞走罗晓明的决心:罗晓明一天不走,我陈汉成多一份麻烦,多一份危险啊!



    于是,陈汉成再次给张兴施压,让他打电话给他老爸,催他老爸通过常务副省长侯育明的关系,督促王远明尽快召开常委会,把罗晓明停职检查的事搞定。



    在多方压力下,王远明终于顶不住,决定在下周一下午两点召开市委常委会,讨论决定罗晓明停职检查的事情。



    陈汉成得到通知,立刻重视起来。他在脑子里盘算着,在除他而外的十个常委,哪几个是可以事前打招呼的:市委记王远明,市委第一副记闵连桃,市纪委记吴明,常务副市长丁华,市委秘长华武装,市委组织部部长高宝昌,市委宣传部部长张学农,市人武部部长简开明,市公安局局长刘小虎,山区区长洪兴明。



    他想来想去,只有四个可以打招呼:山区区长洪兴明,市委秘长华武装,市委组织部长高宝昌,市委宣传部部长张学农。其它人,都不是他的人,他不敢贸然给他们打电话。



    这样是五六啊,能不能再把常务副市长丁华,或者市人武部部长简开明争取过来呢?电话他不敢打,怕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所以,他决定在常委会即席发言,争取其它常委的支持。



    本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