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心头不禁一阵狂喜
    他的外表和表现来说,她是愿意的。陪这样的帅哥副市长睡一个晚,一定很开心,很有纪念意义。但这件事的性质而言,她是不能做的,因为要是传出去,名声太难听。如果被男朋友知道,那更是要命的事。



    现在看来,这个帅哥副市长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今晚肯定不会让她去陪他睡觉的。她是主动去送门,也许他都不会要的。想到这里,她心里放松地对自己说:你多虑了,或者说是自作多情了。



    晚宴在轻松愉快的气氛开始。大家吃着大众菜,喝着低档酒,说着实在话,感觉安全,放心,舒服。两个美女不停地站起来,给右江来的一式的男人们频频敬酒,将招待便宴一次次推向。



    他们在摩天大楼里一边欣赏美不胜收的夜景,一边谈笑风生地吃饭,不急不躁,潇洒自在。这苦了等在下面的这帮打手们。



    他们的车子跟踪罗晓明,一直跟到申城心大厦的地下车库里。他们静静地坐在车子里,看着罗晓明下车后,带着六七个男人乘电梯去,武三宝连忙派两个斯一些的打手出去,乘电梯楼暗察罗晓明的去向。



    武三宝把车子停在离别克商务车十多辆车的一个车位,坐在里边等待罗晓明吃完饭下来。两个打手从面的商店里买了一些面包饮料下来吃,吃了坐在车子里等。可是他们等啊等,一直等到晚八点多钟还不下来。车子里太闷热,地下室里太干燥,他们又不好出来走动,怕被保安发现。四个打手蜷在车子里又闷又累,难过死了。



    “难道他们今晚不去夜总会唱歌了?”武三宝有些烦燥起来,突然改变主意说,“要是去的话,在夜总会里动手,效果可能会更好。”



    另一个打手杀气腾腾地说:“对,我们先装成顾客的样子混进去,然后再让小毛扮成服务生的模样,走进罗晓明的包房,靠近他拔刀捅他。捅死后立刻逃出来,钻进停在路边的车子,可能还来得及逃走。”



    武三宝想了想,拍板说:“好,要是他们去夜总会的话,采用这种方案。他们现在还不去宾馆,太晚了,我们来不及准备,晚要是叫不开罗晓明的门,完了。”



    四个如狼似虎的打手一边坐在车子里等待,一边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商量着行动方案。



    边八十六层那个餐厅的一个包房里,罗晓明他们还在热烈地喝酒说话。吴学志在多次暗示没有得到回应后,干脆明说:“我们把杯酒干了,去放松一下,唱个歌吧。”



    “不唱。”罗晓明很干脆地拒绝了吴学志的好意,“吃个饭,热闹一下,已经很好了,还唱什么歌啊?如果是朋友,一起喝个歌还可以。我们这是工作,工作期间唱歌,味道变了,影响也不好。”



    龙金集团所有陪同领导都笑咧咧地看着他,不吱声。



    罗晓明怕过于剥了吴总他们的面子,又笑呵呵地说:“今晚不去了。吴总,下次你来右江,我私人陪你去喝歌好不好?说实话,我也较喜欢唱歌。但我不在工作期间唱,也不让别人买单去唱。所以,今晚我们吃完饭,各自回去休息,明天,我们看几个地方,回来把合作协议签了。午吃个便饭,我们要往回赶,家里要办的事情太多了。”



    “罗市长是个大忙人,更是个大清官,我由衷地敬佩你。”邹小洁漂亮的脸蛋被红酒弄得红喷喷的,更加楚楚动人。她高挺着性感的胸脯,再次站起来,给他敬酒,“罗市长,我敬你。我把这杯酒喝了,你随意。”



    “好,谢谢美女。”罗晓明也豪爽地站起来说,“你干掉,我也干掉。喝酒男人不如女人,还像个男人吗?”



    “哈哈哈——”说得大家都开心地大笑起来。



    又喝了几杯,罗晓明看着大家说:“差不多了,我们结束吧,各自回去休息。吴总,我跟你说,接下来,你什么也不要安排,明天我们走的时候,你也不要搞什么礼,我把话说在前头,我们什么也不会要的。”



    龙金集团的领导们面面相觑。郝春兵真诚地说:“罗市长,我们已经为你们每人准备了一份薄礼,表示一下我们龙金集团的诚意。你们不要太见外了,一定要收下啊。”



    罗晓明说:“我知道你们要搞这个东西的,所以提前说,谁知你们已经准备了。反正,我是不会要的。陈记,柳局长,你们呢?”



    “不要,当然不能要。”陈怀远和柳百闻他们都赶紧摇手。陈怀远带着幽默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能拿礼?时代不同了,不能拿礼!”



    “哈哈哈——”包房里再次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



    快到晚十点的时候,他们才吃完饭。大家纷纷走出餐厅,从楼乘高速电梯,一直下到地下二层的车库。十多个人一起下来,朝各自的车子走去。



    罗晓明与考察组成员走向自己的别克商务车,一个个坐进车子。这时候,坐在旁边别克轿车里的打手马都低下头,伏在车子里,等待商务车开出去。



    “罗市长,你还是跟着我们的车子走。”吴学志的车子开过来,摇下车窗,冲罗晓明喊,“到扬子江大酒店。”



    是这句话泄露了天机,才导致后面惊心动魄凶杀案的发生。本来,武三宝的车子没有跟罗晓明的商务车。因为他们不能紧跟着罗晓明的车子出去,要稍微等一下再跟去。



    在出口处缴费时,司机在慌乱找不到那张卡了。被武三宝骂得狗血喷头后,过了好一会,才在座椅下找到。他交了停车费出来,罗晓明的车子已经没有了影子。申城心大厦周边道路又四通八达,不知罗晓明的车子是往哪个方向开的。



    这时,车子里一个年轻的打手记住了吴学志喊的话:“刚才,那个人喊‘扬子江大酒店’,我们到那里去找吧。”



    “快,导航设置一下。”武三宝急得跺着脚说,“要是找不到他们,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光头司机乖乖地在导航搜索着,高兴地叫起来:“找到了。”他设置好导航,发动车子往前开去。他拉足马力一阵疯开,进入世纪大道,道路十分宽阔,晚又车少人稀,车子像箭一般往前射去。



    扬子江大酒店位于东方路最热闹的路段,与齐鲁大厦靠在一起。他们赶到那里,在路边停好车,武三宝对司机说:“我们三个人进去开房,然后准备行动,你坐在车子里等我们,不能离开车子,随时作好逃跑的准备。”



    说着,武三宝将那把弹簧刀放进裤子袋里,带着一张假身份证,领着两个斯相的打手,往扬子江大酒店走去。



    他们走进这个豪华的五星级宾馆大堂,去总服务台登记。武三宝对里边一个漂亮的服务生说:“你好,这里还有房间吗?”



    “有?你们要几间?”服务生打量着他们问。



    “一间,标准房。”武三宝没问价格慷慨地说,说着把那个假身份证递给她。



    武三宝边开房,边用眼角观察起来:罗晓明他们进来了吗?他在哪个房间?怎么问才不引起他们的怀疑?



    “你们几个人住?每个人都要身份证的。”服务生抬头看着他们说。



    武三宝流利地回答道:“我一个人,他们去坐一会走的。”



    正在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大群人。武三宝一看,罗晓明在人群。他早从雇主张兴发给他的微信照片认识了他,今天在申城心大厦的地下车库里也看到了他。罗晓明很好认,他是个高大的帅哥,肤色很好,气质非凡,一副年轻高官的风度。他鹤立鸡群般走在人群,一眼能被认出来。



    武三宝见罗晓明浑然不知、大大咧咧地走在人群,心头不禁一阵狂喜。但三个打手都背对着他,不转过身去看他,只用后脑金勺感觉着他们的动向。



    他们走进大堂,在地下车库里喊罗晓明的那个人,手里拿着几张房卡,对罗晓明说:“这是四个房间的门卡,你们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我不去了。明天午九点,我来带你们去考察。”



    “好的。”罗晓明朝周兆和看看,周兆和接过吴学志手的房卡,分发给大家。



    武三宝刷地一下支愣起耳朵,听罗晓明住哪个房间。为了不引导起他们的怀疑,他们还是不转过身去朝他们看。



    背后的大堂里,传来一个人的问话:“你住哪个房间?”



    “我住802房。”一个人回答,不是罗晓明的声音。



    武三宝的记性特好,只在申城心大厦车库里远距离听到罗晓明说过一句话,记住了他的声音特征。



    背后传来他们分配房间的声音。终于响起一句他们最想听到的话:“罗市长,你一个住吧。七个人,四个房间,有一个人单住。”



    本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