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你贼胆变大了嘛
    正文:第305章 你贼胆变大了嘛  “进来,我们在这里说一会儿话。”龚蓓蕾走进没有灯光的暗处,低声叫罗晓明。罗晓明激动得云里雾里,身子轻飘飘地走进去,跟龚蓓蕾面对面地站在一个暗影里。



    “你最近是不是跟娇娇又闹了?”龚蓓蕾突然没来由地问。罗晓明有些不安地看了看四周:“没有啊,你怎么问这个?”龚蓓蕾说:“那你干吗这样。”罗晓明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没有干吗啊?”



    龚蓓蕾的胸就差没碰着他的肩膀了,娇嗔地道:“你今天一来,就一直盯着我看,我还以为你。”罗晓明说:“那是男人的本性,爱美嘛。蓓蕾,你怎么越来越漂亮了,而且越发的成熟性感,让人有些不能自已。”



    “去你的。”龚蓓蕾跟他打情骂俏起来,“我以为你对我贼心不死呢。”罗晓明说:“被你说中,我的贼心确实没死。那你呢?你就死了吗?”



    龚蓓蕾在他身上打了一下:“我早就死了,今天却被你的目光盯醒了。”罗晓明说:“那就说明也没死呢,否则,怎么盯得醒啊?”龚蓓蕾发嗲地摇了摇身子:“你当了副市长,贼胆变大了嘛。”



    罗晓明说:“没有变大,还是只有贼心,没有贼胆。”龚蓓蕾伸出白嫩的手指,点了点他直挺的鼻梁:“别骗我了,今天你的贼胆,就大得不得了。”



    罗晓明还是有些发懵:“我哪里大了?”龚蓓蕾说:“你刚才出来的时候,盯了我一眼,意思是让我跟出来。”



    “哪里呀?”罗晓明差点叫起来,“我根本没有这样的意思。”龚蓓蕾呆了:“这样说来,是我多心了,不,是我误解了你?”



    罗晓明申辩说:“我哪里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用眼睛示意你跟出来啊?你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龚蓓蕾有些尴尬:“哦那是我多情了。”



    罗晓明说:“但是,蓓蕾,我确实,忘不了你。”龚蓓蕾说:“别说好听话了,现在盯你的小美女不要太多哦,你还在乎我这个有过故事的女人?”罗晓明有些动情地说:“蓓蕾,真的,我心里其实,一直都想着你的。”



    龚蓓蕾忽闪着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你就不怕娇娇跟你闹吗?”罗晓明说:“当然不能让她知道。”龚蓓蕾柔声问:“那你想怎么样?”罗晓明一冲动,张臂抱上去,说:“那天在办事处里,我就想抱你了,可我不敢。”龚蓓蕾坦白说:“其实那时,我也很想的,可是。”



    罗晓明再也控制不住,将嘴巴凑上去吻她。龚蓓蕾激动地搂紧他,跟他接吻。吻了好一会,才推开他:“晓明,你要是不嫌我身子不干净,下次回兴北,你打我电话。”



    罗晓明用嘴巴封住她的嘴:“不要瞎说,什么不干净?那不是你的错。我能理解。”龚蓓蕾激动得眼睛里闪起泪光:“晓明,你这样说,我太高兴了。你地位这样高,还记着我,还为我办事,又不要报酬,真的不知让我怎么报答你为好。”



    罗晓明说:“不要说这个话,我们都是真心的。”说着又与她吻在一起,吻得两人都透不过气来,再推开她说:“你先回去,我慢点过来。”



    龚蓓蕾点点头,恋恋不舍地说:“记得回兴北,打我电话。他现在忙于工作,我平时也一直一个人住。我的家,你不是来过吗?”



    罗晓明的心一阵乱跳,他点点头,没有说话。龚蓓蕾转身走出去。罗晓明站在暗影里,回想着这突如其来的暧昧,心里说不出的激动和慌乱。你真的要放开自己吗?罗晓明问着自己,一放开,要是一发可而不可收拾怎么办?



    罗晓明没办法回答自己的问题。刚才的这个情况,就是神仙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他在心里替自己开脱说,关键是我还爱着她,一直有拥抱她的冲动。那你还想深入吗?她已经向你发出了这方面的邀请,你准备怎么办?去还是不去?这些问题搞得他头有些晕。他逼自己不去想它。这样静静地站了一会,他稳了稳心情,才走出去。



    罗晓明走进包房,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与龚蓓蕾交流了一下眼神,端起酒杯说:“来,我们再碰一下,抓紧喝。我下面还有事,王书记约我晚上九点以后谈事,我就不陪你们了。”



    “罗市长,你去忙吧。我们慢慢喝。”龚蓓蕾被刚才的兴奋和红酒弄得脸色潮红,眼闪波光,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罗晓明喝了几口酒,吃了几筷菜,就告辞出来,打的直奔市zheng府。见九点还没到,他先回自己的办公室。坐进办公室不久,他就接到娇娇打来的电话:“晓明,你这个周末回家吗?”



    “回家的。”罗晓明有些心虚和内疚地说,“就是再忙,也要回家。老婆,我想你了。”



    孙娇娇说:“不要光想在嘴上哦。”罗晓明说:“娇娇,前两天,王书记主动跟我说,他要把你调过来。他说他要亲自办这件事,所以我想应该快了。”



    “真的?”孙娇娇高兴地叫起来,“那太好了,我一个人在这里,真的对你有些不放心。”罗晓明更加心虚地说:“快了快了,老婆,我们马上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接完电话,罗晓明又等了一会,九点一到,他就关门出去,乘电梯上六楼市委办公层。来到市委书记门前,见里面没有灯光,就知道王书记还没回来。



    罗晓明拿出手机给他打过去:“王书记,我已经到了你门前。你在回来的路上了?好,那我等你吧。”



    一会儿,王远明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他拿钥匙开门进去,罗晓明跟进去,说:“王书记,你太忙了。”



    “是啊,这几天事情特别多。”王远明精神很好,心情也特别愉快,“不过,忙得值得啊。罗市长,你坐吧。你不来,我正准备打电话叫你来呢。”



    罗晓明被他的好心情感染,一坐下就有些迫切地问:“王书记,是不是有好消息要告诉我啊?”王远明给他泡来一杯茶,在他面前坐下,带着神秘的微笑,也有些急切地说:“还是你先说吧,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罗晓明就把上午邹莺反映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然后从包里拿出邹莺交给他的材料,递给王远明说:“王书记,你看一下这个材料。我觉得郭开明的情况,已经够严重的了,完全可以对他实行双规。”



    王远明接过材料翻看起来。他越看眉头皱得越紧,看完有些气愤地说:“这个郭开明,一点也看不出,竟然如此贪婪。”



    罗晓明说:“今天我去大龙公司检查工作,也为施学敏的请托,去找他们谈垫建设市二中的事,没想到有了一个意外发现。”



    “什么发现?”王远明眼睛发亮地看着罗晓明。罗晓明把今天遇到伏欣欣的事说了说,又提出自己的建议“双规郭开明以后,赶紧把他的那个小情人控制起来,也许能她的嘴里知道伏欣欣的底细,从而找到陈汉成的突破口。”



    “嗯,好。我这就给吴书记打电话。从最近一段时间的情况看,吴文明还是可靠的,办事也很利索。”王远明精神振奋地拿出手机就打起来,然后打开免提,声音平稳而不失威严地说,“吴书记,你休息了没有?”



    “是王书记啊,还没有呢。”吴文明在手机里说,“正准备上床,看一会电视,就休息了。”



    王远明说:“我这里有个重要情况,请你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呃,这么晚了,还请你出来,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啊。”



    “王书记,就不要说见外话了。”吴文明爽快地说,“我这就过来,半个小时赶到。”



    能在我面前开免提,说明王远明对我越来越信任了。罗晓明心里高兴不已,神情更加振奋。



    打完电话,王远明才说他这边的好消息:“罗市长,有几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一是今天省公安厅高厅长来到右江,跟我见了面,谈了有关并案侦查的事。今天晚上,他调集的十六名警官都赶到了右江。明天上午就要在市公安局召开会议,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让徐宝军的人来不及行动,当场调换办案人员,当面让他们交出相关材料。”



    “好,这次看来要有大的突破了。”罗晓明精神抖擞地说,“最好能把在逃的案犯,包括黄根发,李雪平,还有那些黑道打手,全部抓捕归案。再挖出他们的幕后老板,这样,右江的形势就会发生关键性的转变。”



    王远明说:“高厅长也有这个决心,这次一定要将右江的黑恶势力一网打尽。”



    罗晓明喝了一口茶问:“对建设局姚金兴和胡芳的调查有进展吗?”



    王远明说:“这也是一个好消息。姚金兴和胡芳的经济问题很大,两人又是长期的通奸关系。纪委把他们隔离以后,到建设局去调查,许多人都争相反映他们的问题。所以今天下午,市纪委报市委同意,已经对他们两个人从调查改为双规,然后对他们的问题展开全面侦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