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被她发现蹊跷
    施学敏这才想起来,恍然大悟地看着罗晓明:“你知道?”罗晓明说:“嗯,昨天我一进来,听到你保锁的声音。 (w   .  . )”施学敏给他做了个鬼脸。

    “叮——咚——”这时候,门铃再次惊心动魄地响起。

    施学敏身子吓得一跳,赶紧转身对罗晓明悄声说:”我先去问一下是谁。”说着走出卧室,装作打着哈欠的样子问:“啊——谁呀?”

    门来传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施市长,是我,你开个门。”

    施学敏一听是个陌生女孩的声音,连忙回头冲罗晓明说:“你睡到被窝里去,头不要露出来。”说着马走到餐厅里,以极快的动作将碗筷收拾进厨房,嘴里自言自语地说,“我在穿衣服,来了,来了。”

    她轻手轻脚地拿着抹布简单抹了一下餐桌,才走过去开门。打开门一看,见是郭玉洁站在门外,惊讶地叫道:“啊,是郭老师,你怎么来了?”

    “我。”郭玉洁的脸涨红了,“我。”她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请进。”施学敏把她让进来,连忙关了门,说,“今天是周末,睡得晚了。”

    郭玉洁到鞋厢里去拿拖鞋换,一看,差点惊叫起来:啊?这双鞋子怎么在这里?难道罗市长在她家里?不会吧?!

    她下意识地朝房子里面看去,几个房间的门都关着,那个朝南的卧室门也关得紧紧的。她用心细听,房子里没有其它人的声音。

    “来,郭老师,坐一会。”施学敏没注意到郭玉洁的神情,领着她往客厅里走。

    郭玉洁拘谨地走进客厅,把手里的礼品袋放在客厅里那张三人沙发的脚边。里边是两瓶五粮液,罗市长没有要,让她送给施市长的,今天她拎了过来。但她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女人给女人送酒,是不妥当的。可她没有太多的钱,这两千多元的酒,她哪里舍得自己喝啊?

    “施市长,你的家里,好漂亮啊。”郭玉洁不安地在沙发边沿坐下,紧张得不知说什么话好,只得以这样的寒暄话开头。

    施学敏一边给她去厨房里泡茶,一边问:“郭老师,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址的?”

    郭玉洁一愣,讷讷地说:“我,我。”她不能说是罗市长告诉她的。

    这时候,钻在卧室被窝里的罗晓明他们还要紧张。他竖着耳朵谛听着外面的每一句对话,心里万分地紧张地想,怎么那么巧啊?要是被郭玉洁发现我在这里怎么办?

    突然,他的脑子里轰地一声,嗡嗡大响起来:要死了,她送给我的那双皮鞋,放在鞋厢旁边啊,她一定会看到的。

    罗晓明吓死了,心里埋怨起自己来,是你让她来感谢施学敏的,还把她家的地址告诉了她。你是出于好心,让她来感谢施学敏,并向她推荐最合适的教育局局长人选,却没想到给自己带来了危险。

    这不是自找麻烦吗?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罗晓明慨叹地想,要保密多难啊,你看,做坏事的当天,麻烦来了。

    这时,她听到施学敏在问她是怎么知道她家住址的。罗晓明的心悬了起来:郭玉洁啊郭玉洁,你千万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啊。否则,施学敏会怀疑我的。傻丫头,你如果不懂得保密的话,那我会有麻烦,对你也不利啊。施学敏要是知道你与我过这方面的接触,会怎么对待你?

    还好,郭玉洁在尴尬地连说了两个“我”后,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我是打听到的。”

    施学敏没有再追问,罗晓明松了一口气。他屏住呼吸,听着外面的动静。

    “郭老师,喝口茶。”施学敏把茶端过去说,“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施学敏想让她快点走,所以有些迫切地催问。郭玉洁似乎还没有从紧张状态恢复过来,她的喘气也不太均匀:“施市长,我是来,向你表示感谢的。”

    施学敏说:“这要什么谢啊?郭老师,你多虑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这样做,我们倒感觉很惭愧,很不好意思。要谢,也应该是我们谢你才啊。真的,是你给我们提供了线索,才将茅典飞和施洪生这两个**分子抓了起来。”

    郭玉洁说话渐渐流利起来:“可是施市长,没有你,他们不会被双规,可能还在逍遥法外。”施学敏说:“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应该去谢谢罗市长才对。对了,你去谢过罗市长没有?”

    罗晓明的心再次提起来,他轻轻将裤子推开一些细听。心里差没喊了:郭老师,不要说来谢过我啊。郭玉洁也是一个聪明人,她说:“没有。你是主管我们教的副市长,主要是你起的作用嘛。”

    施学敏说:“真说起来,我们还应该表扬你,感谢你才对。你能顶住压力,守住贞操,勇敢地进行反抗,大胆地站出来举报。这种精神是值得所有女孩子学习的,尤其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面对色男权贵的诱惑和侵害,是要这样做。”

    罗晓明心想,这席话说得有点像个副市长的话了。郭玉洁听了,也有些感动地说:“谢谢施市长,你是个好官,跟罗市长一样,你们的恩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嗯,小郭。”施学敏的话变得亲切起来,称呼也变了,“看来你是个懂事的女孩子,也是个有个性的女孩子,我是欣赏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你要继续保持下去,思想积极进,行动更加努力。到时我看看,有机会的话,向新的教育局长推荐一下你,让你到哪个学校去锻炼锻炼,从副教导主任做起,啊,慢慢来嘛。”

    “施市长,你对我太好了,我真的不知怎么感谢才好。”郭玉洁最想听的话,这么快听到了,她好感动。但她只能说这种感谢的话,别的没法再说什么。罗晓明听着,觉得她说得还是很得体的。

    施学敏已经不说话了,显然有催她快走的意思。可是,郭玉洁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她还要按照罗市长的叮嘱,向施市长推荐一下教育局新局长的人选。她静静坐在那里,想着说这件事的开头话。施学敏不知道她的心思,心里有些着急,怕卧室里的罗晓明弄出点声音来,露出绯闻的色馅来。

    可是这时候,罗晓明大概是刚才把被子推开受了凉的原因,鼻子痒痒的,要打喷嚏。他拼命忍住。一打,被郭玉洁听出来了。门口的鞋子,再加卧室的喷嚏,那不昭然若揭了吗?所以他咬牙切齿地忍住,使劲扭动着脸忍。但还是忍不住,有一股气流从体内某个角度往鼻孔里不顾一切地冲出来,他的闸门太软,挡不住啊,猛地打了出来。

    “阿——”罗晓明赶紧用被子捂住嘴巴和鼻子,将一个“嚏——”字闷在被子里。

    这下外面紧张了,刹那间变得如死一般寂静。

    施学敏吓得身子一震,呆坐在那里不敢动弹。过了一会,她才红着脸冲郭玉洁讷讷地说:“我,老公,还在睡觉,不好意思。”

    以为是罗晓明在里边,正尴尬得不知怎么办时,听施学敏说他老公在里边睡觉,郭玉洁才释然,浅浅地冲施学敏笑了笑,没有出声。她心里却想,原来这双鞋子是她老公的,跟我买给罗市长的一模一样,真是太巧了。

    紧张得头皮都有些发麻的施学敏,再次用肢体语言发出赶她走的信号。郭玉洁是个聪明人,当然看得懂。她连忙站起来说:“那施市长,我走了,不打搅你们休息了。”

    施学敏迫不及待地说:“好好,这个酒你拿去,我们女同志不喝酒的。”说得郭玉洁脸好尴尬。她涨红脸说:“这酒。”

    卧室里的罗晓明听到这里,心又是猛地一缩,几乎要停跳了。好在郭玉洁的下半句话给他松了绑:“是我一个亲戚,送给我老爸的。呃,家里没有好东西,我把它拿来了。施市长,你不要嫌薄,留着送人嘛。”

    施学敏拿起礼品袋看了看,见里面没有红包之类的东西,才说:“好吧,这酒留在这里。不是吃的东西,我是不要的。”

    说着,他们往门口走去。“对了,施市长,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郭玉洁走到门口才停住。罗晓明刚才想,她怎么不说新局长人选的事走了呢?现在一听,知道她是有意这样的,显出她这是顺便说的。

    “什么事?”这是施学敏的问话。郭玉洁说:“现在教育局不是没有正局长吗?我觉得,右江学的江锡伦校长,是最适合的。”

    “哦,是吗?我们正在物色新局长。”施学敏兴趣大增,“你这个信息提供得很及时,我们可以参考。你认识他吗?”

    郭玉洁摇摇头说:“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施市长,最近,我们学校的老师都在议论这件事,都说江校长当局长是最好的。因为他才是教育的行家,又正直善良,有能力,水平高。教育方面的章发表过很多,右江学这几年也被他搞得有声有色,高考的名校录取率在全省名列前茅。”

    ://..///41/4155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