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做着狡黠的鬼脸
    邹莺把车子停好,朝人群走过去。罗晓明见她走过来,连忙把脸转向她,用目光示意她不要说出他的身份。邹莺心领神会在朝他点点头,然后走进人群,来到身边问:“到底怎么回事啊?”

    围观人群见来了一个脸蛋艳丽、气质高贵的美女,都纷纷掉过头来看她。罗晓明指着躺在地上的老人,说:“我在马路对面看到他的自行车被这块石头别了一下,摔倒下来,等红灯变绿灯后,我把车子开过来,停好,下车想来扶他。他摔得很重,我就帮他打她女儿的电话。她女儿来了以后,老人对她女儿说,是我的车子碰了他。这不是冤枉人,好事恶报吗?”

    “就是你碰的?你还想抵赖?还想冒充好人?哼,你休想!”她女儿简直像个泼妇,紫涨着脸指着罗晓明,破口大骂,“你这个人样子帅气,素质怎么这么差?啊,道貌岸然,质恶劣!”

    罗晓明被骂得狼狈不堪,心头十分纠结:要是我亮明自己的身份,继续被冤枉,那么,我的名誉就会受到伤害,经济赔偿还不说。要是凭我副市长的身份,硬是说我是无辜的,就会被人落下以权压人的口舌。要是这事被人发到上,或者被媒体报道出去,那我就又要出名了,可这是一个什么样名啊?

    罗晓明感觉很为难,所以对邹莺说得很详细,蒙冤洗白的迫切心情溢于言表。邹莺知道罗晓明的心情,听完这个女人的谩骂,俏脸一拉,说:“你不要骂得太难听好不好?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呢,你怎么就认定是他碰的?”

    女人像疯了一样,冲着她叫嚷起来:“你是他什么人啊?你想怎么样?帮他一起抵赖?!”

    邹莺不想跟她一般见识,掉过头去不理她。她咂着嘴,对罗晓明说:“怎么会这样?你竟然成了第二个彭宇了。”说着转脸去看站在一旁的警察:“这里有探头吗?”警察摇摇头:“有,就不会那么麻烦了。”

    邹莺又抬头看着围观群众,提高声音说:“这里,有谁看到老人倒地的情景的吗?出来帮这位好心人作个证吧。”

    现场一片沉默。过了一会,有人小声说:“我们都是后面来的,没有看到他,跌倒时的情景。”邹莺有些失望,问罗晓明:“打了120没有?”罗晓明点点头:“我打了,应该马上到了。”

    邹莺这才走到倒地的老人跟前去看他。一看老人的脸,她一愣,觉得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啊,便蹲下去致细辨认他的脸。一认,她禁不住叫起来:“啊,这不是季庆帮吗?”

    罗晓明一听邹莺认得他,纠结着的心立刻放松许多。他再次走上前去看老人。邹莺提高声音,对闭着眼睛的老人说:“季庆帮,你认识我吗?”

    老人还在痛苦地呻吟着,慢慢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他,动着嘴巴,欲言又止。这时,救护车呼叫着开了过来。罗晓明对邹莺说:“先把他弄到医院去再说。”

    守护车上下来两个医生,抬了一副担架来弄老人。罗晓明也帮着一起去帮着弄,将老人抬上车后,一个医生说:“他的家属呢?上来吧。”两个警察去找人群中老人的女儿:“你快上去啊,一起去医院。”

    老人的女儿有些不情愿地嘟哝:“我没钱,叫碰他的人去付钱。”警察去看罗晓明,罗晓明忍气吞声,点头同意。但他身上没钱,就求救似地去看邹莺,邹莺点点头:“我有,先垫上吧。”说着对医生和他女儿说,“你们先走,我跟他开车过来。”

    老人女儿不施心地说:“他要是不来怎么办?”邹莺说:“我是城管局的,叫邹莺,我认识你爸,也认识他,你放心好了。我跟他一起去医院。”警察说:“我们跟着他们一起来,你快上救护车。”

    这样,救护车起动,开在前面,邹莺和罗晓明的车子开在中间,警察的车子殿后,一行四辆车朝市第一人民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老人的女儿真的把罗晓明当成了一个可恶的肇事者,她拉着脸,不仅所有的费用都让他交,嘴里不住地骂骂咧咧,埋怨他,责怪他,甚至辱骂他。

    她凶狠地对罗晓明说:“你光出医疗费就行了?不可能!你还要赔偿我爸的各种损失,没有几十万,你休想过门!”

    罗晓明只是苦笑,不还嘴,显得有些可怜。老人摔断了脊椎骨,必须动手术,里边要装进口支架,得十多万。所以各种费用算了一下,医院让罗晓明先预交十六万。

    罗晓明吓了一跳,我哪来这么多钱啊?但在没搞清楚真相前,他没办法不交这个钱,怎么办?罗蓝明忙把邹莺拉到一旁,说:“要这么多钱?怎么办?你说你认识他?这老人到底是谁?”

    邹莺说:“他是市垃圾处理厂的一名退休工人。去年,我代表城管局里,到他家里慰问过他。他现在可能还没有想起来,或者想起来了,也故意不说。所以,等医生给他处理完,安排好病房后,我去问他。要是他咬住你不放,这件事就麻烦了,费用很大啊,没有几十万,根本下不来。医疗费只能报销一部分,其它费用都是报不了的。”

    罗晓明说:“你一定要让他说实话,这事非同不可,因为他不只是污赖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社会风气,人类道德的问题。”

    邹莺说:“我一定尽力,让他开口说实话。”罗晓明看着打扮一新的邹莺,心里有些感激,说:“今天多亏了你,否则,我真的要吃哑巴亏了。关键还是对我的影响太坏,也有污社会风气啊。”邹莺说:“你让警察留下来见个证。”

    罗晓明脑子里灵光一闪,来了一个灵感:索性请个记者过来,也可以请郭燕妮出来,就这件事组织媒体展开一个讨论,这对端正社会正风都是有好处的。

    “快去交钱啊。”老人的女儿四十多岁,是个风韵犹存的少妇。她的脸蛋细看还是很漂亮的,身材也不错,只是身上穿得有些寒酸,脸总是板着,像别人欠了她钱似的。她乌着脸,走过来把一张交费单子往罗晓明手里地一塞,说了一声,转身就走。

    罗晓明生气地瞪了她一眼,但没有说话。他看着单子上的缴费名目,心想医院的收费真的很贵啊,怪不得老百姓反映很大。今天要不是邹莺来给我解围,帮我垫钱,我哪有钱去交啊!

    他抬眼去看邹莺。邹莺说:“我去车子里拿钱。”说着转身往外走,一会儿拎来一个包,把罗晓明招到没人的一旁,悄声说:“这里有二十万元钱,本来是给你,表示感谢的。”

    “什么?”罗晓明心里一惊,“二十万,表示感谢的?谢我什么呀?”邹莺竖起手指让他说话轻点,又压低声,温柔地说:“谢你的推荐,提携之恩。”罗晓明摇摇头,说:“原来你今晚请我吃饭,就是为了给我送钱?”

    邹莺脸红了:“这是我老公的主意,也是他的钱,你别误会。他说,现在哪个人不要钱啊?二十万是少的,表示一下心意而已。他本来也要来,我说你在场,罗市长肯定不会要,就没让他来。”

    罗晓明嘿嘿笑了笑,与她对视一眼,半真半假地说:“你就用这个来谢我?”邹莺的脸更红了:“你还要什么谢啊?”

    罗晓明神秘地眨着眼睛,做着狡黠的鬼脸,说:“钱我是不要的,这个你应该知道。我要什么?你难道真的不知道?”邹莺脸色更红,目光却直勾勾地盯着他,打情骂俏般故作不知:“我不知道。”

    罗晓明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心里热血一涌,冲动地说:“女人比钱更宝贝的东西是什么?是你不肯给我,还是你老公不肯?”邹莺见他说得这么直露,脸涨得像血一样红,两眼火也似地盯着他,说:“当然是他,我是肯的,所以今晚没让他来,但你敢要吗?”

    罗晓明大胆地说:“敢,我一个男人,有什么不敢的?”邹莺激动得高胸起伏,俏脸喷红:“好啊,你敢要,我就敢给你。就今晚,处理好这事,我去找个安全的地方,你敢来吗?”

    罗晓明也有些激动,胸脯呼呼起伏:“敢来!但先得处理好这件事。这二十万元钱,我就不要了,不能两样都要,对吧?这钱先借给我,处理这件事。”

    邹莺说:“好,我这就替你去交钱。”罗晓明眨着眼睛,问:“要不要写借条?”邹莺骄柔地反问:“你说呢?”没等他回答,就扭着妙曼的身姿,去收费处交钱去了。

    看着她性感的背影,罗晓明想,这样安排的话,今晚不能打电话给沙小芹,更不能让郭燕妮过来,三个女人碰在一起不太好。还是另外安排时间,跟她们分别见面为好。

    邹莺交完钱,取了药回来,将缴费单子交给医生,所药交给护士。

    还在找”极品对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