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新房藏帅哥
    沙小芹的脸又放起红光:“嗯,知错改,才是好同志。来,罗市长,我们碰一下。你说你要改,我不生我的气了,我又高兴了。”

    两人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大口红酒。沙小芹以一个大大超过她年龄的老练女人的口气说:“我认为,一个有出息的男人,有几个知心的红颜,知己是正常的,也有一定的好处。但不能太多,多了有问题了。一是精力吃不消,体力会透支。二是容易交到那些心术不正的异性朋友,将你带坏,最终走向**。”

    罗晓明像不认识她一般地打量着她,有些不好意思:“这些,你都知道?”沙小芹嘿地一笑:“我几岁了?二十五岁了,你以为我是小姑娘啊?”

    罗晓明有些尴尬,拿起筷子说:“来,先吃饭,否则,热好的菜又要冷了。”于是,他们开始吃菜。沙小芹温柔地给他搛了几筷菜:“吃呀,多吃点,你工作太累,体力消耗大,应该多补充些营养。”

    罗晓明心虚地想,她这是在嘲笑我吧?难道她知道我这些天连续出轨的事情?可看她的脸色,一点嘲笑的神色也没有。罗晓明知道她这是真心关心他,体贴他,心生感激,也内疚起来。但他不好说什么,只顾埋头吃菜。

    没想到吃了几口菜,沙小芹更加惊心动魄地说:“罗市长,我再给你说句心里话,你不要见笑,也不要怪我。”

    罗晓明好地停止嚼动:“你说,我不怪你。”沙小芹羞涩地垂下头,咬住嘴唇犹豫了一会,才猛地抬起头说:“如果你有这方面的要求,我可以给你安慰,让你满足。这样,你不要再去接纳别的女人,招惹别的女人,好吗?”

    罗晓明心里大惊,十分激动。她这是说什么话啊?为了让我不犯错误,她竟然愿意为我献身。这样,怎么行啊?到目前为止,我出轨的对象都是结过婚的女人,未婚姑娘一个也没有品尝过,我不能破坏她们的贞操啊。

    “小芹,你,你怎么,说这样的话?”罗晓明脸露难堪之色,说也说不流利了,“我,我不是这样的人。”

    沙小芹诡秘地一笑,做了个鬼脸,说:“你不要虚伪了,男人哪个不好色?那次在海的房间里,你憋住了没有动我,是你没有放开自己,其实心里还是很想的,是吗?”

    罗晓明红了脸,感到有些难为情,都不敢正眼看她了。沙小芹则不像一个未婚姑娘,说话的胆子大得吓人:“罗市长,你不要不好意思了,你看看我,够不够漂亮?是不是性感?有没有女生味?你想不想要我?想的话,今晚,我给你,让你再当一回新郎。”

    “不,小芹,你不要损我,我臊得脸都红了。我,我改正,还不行吗?”罗晓明打断她说,“你心里难过,也不能这样作贱自己。”

    沙小芹不管不顾地继续说:“我虽然没有那个叫什么?哦,费佳佳娇艳,迷人,可也不差啊。我次说过,周围追我的男人,可以排成一个排,包括现在电视台里的几个权男,追得多紧,你不知道。这个以后再说,必要时,你要出面帮一下我。所有男人,我都不理睬,因为我心里只有你,你却不把我当人,你说我气不气?”

    罗晓明再次抓住她的手,讨饶说:“我的好小芹,我求你,不要再说了。再说,我都无地自容了。”

    沙小芹真的不说了,只顾埋头吃饭。她还不住地给罗晓明搛菜,罗晓明给她回搛,两人像一对恩爱的夫妻。罗晓明是过来人,有恋爱和女人方面的经验。他知道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态度怪,变化无常,话语特多,等等,都是爱这个男人的表现。

    吃完饭,罗晓明要帮她收拾碗筷,沙小芹不让。罗晓明站在客厅里,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矛盾极了:今晚她真要献身于我,怎么办?

    沙小芹手脚麻利地收拾完碗筷,给他端来一个水果盘,再给他泡来一杯茶。罗晓明在会客厅里坐下,喝了一口茶,说:“再坐一会,我要走了。”

    沙小芹亭亭玉立在他面前,两眼定定地看着他,不说话。罗晓明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垂下头不看她。但心里有种家的温暖感,体内泛起阵阵暧昧的涟漪,骨头却被她刚才的话说得又重了起来。他不敢轻举妄动,像个害羞的处子一样坐在那里,不说也不动。

    沙小芹的胸脯呼呼起伏着,犹豫了一会,才鼓起勇气走到他身边,在他旁边坐下来,看着他,说:“怎么啦?你生气了?”罗晓明这才掉头看着她:“没有,我在反思。”

    沙小芹贴到他身边,将头靠在他肩,说:“你这个冷静的样子好酷,我喜欢。”罗晓明这才抬起胳膊搂住她的肩膀,沙小芹温柔地偎入他的怀抱,痴迷地嗅着他胸的气息,说:“你身的味道,特别好闻。”

    罗晓明用手梳理着她微卷的头发,在她脸轻轻吻了一口:“好香,好嫩。”沙小芹身子一震,喃喃地说:“以后在这里,我不叫你罗市长,叫你晓明哥,行吗?”

    罗晓明心想,她真的要让我经常来这里?这不是金屋藏娇,而是新房藏帅哥了。嘿嘿,他在心里得意而自嘲地笑了,说:“行啊,我不是早叫你小芹了吗?这样亲切。”

    沙小芹直起身,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近距离地盯着他,说:“晓明哥,我刚才说的是真心话,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罗晓明装糊涂:“你指什么?”沙小芹发嗲地摇着身子:“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献给你。”罗晓明伸手点着她小巧圆润的鼻子:“真的?”沙小芹说:“当然真的?周末,你回家跟娇妻过,平时,你需要我,到这里来过。”

    罗晓明仿佛被他吓着似的,猛地推开她:“你疯了?”沙小芹说:“我没疯。对了,我给你一把钥匙吧。”说着去卧室里拿出一条钥匙,交给罗晓明,说:“晓明哥,你拿着。”

    罗晓明缩着手,不肯拿:“我不能要,我手里拿着你的钥匙,像什么啊?”沙小芹说:“这有什么?我反正一个人。”罗晓明说:“你以后,不要谈男朋友吗?”沙小芹说:“那个,还早了。”罗晓明说:“我老婆快调过来了,恐怕不方便。”

    沙小芹脸色顿变:“啊?什么时候调过来?”罗晓明说:“春节前,能办理调动手续。”沙小芹脸露出畏惧之色:“我害怕。”罗晓明笑了:“怎么样?被她知道,怎么饶得了我们?”

    沙小芹将钥匙收回,说:“那算了,还是小心为好。”罗晓明嘲笑地看着她,说:“现在你还想献身于我吗?”沙小芹一头扑入他的怀里,说:“你敢要,我敢给。”说着,两人再也不说话,两张嘴巴像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着一般,一点点凑到一起吻起来。

    吻完,沙小芹还是紧紧缠住他,不放他走。罗晓明问:“你给我说实话,你还是一个真正的女孩吗?”沙小芹摇摇头,说:“不是。在大学里,我跟男友偷尝过禁果。”罗晓明说:“那我不怕了。”说着,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向她的卧室......沙小芹自觉自愿成了他第一个得手的未婚女孩。

    晚,罗晓明被沙小芹紧紧缠住,只得住在那里。沙小芹真的把自己当在了新娘,让罗晓明变成了新郎。一个用自己的柔情,一个用自己的强大,把这个晚酣战成了他们的新婚之夜。

    早晨,罗晓明早早起床,在显得越发娇美的新娘脸吻了一下,准备离开。沙小芹从被窝里伸出一只玉手拉住他,娇滴滴地说:“老公,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可要经常来看我哦。”

    罗晓明心里一惊,连忙摇头:“恐怕有点难。”沙小芹娇媚地说:“我等你,等你来宠爱我,也等你离婚,正式娶我。”

    “什么?”罗晓明大骇,“你,原来是有心计的?”沙小芹狡黠地笑了:“瞧你紧张的,你能离婚最好,实在不能离,我也不逼你。”

    罗晓明心想,女孩真的不能搞,一搞麻烦了。她们都是有目的的,不是为了金钱,礼物,职位,权力,是要跟你结婚。对呀,罗晓明忽然想起来了,她昨晚没让我戴帽子啊。这下麻烦了,她要是怀孕怎么办?完了,完了,我是说嘛,一个女孩子怎么会自愿献身呢,原来她是想跟我结婚啊。不行,必须明确告诉她,我不能离婚,也不想离婚。

    于是,罗晓明沉着脸,严肃地说:“小芹,你不能乱来,昨晚我昏了头,没戴这个东西,竟然也了。你千万不能怀孕,否则,你我都要倒霉。”

    “倒什么霉啊?”沙小芹一点不恼,还笑得像一朵花,“说不定还是我们的福气,我们的缘分呢。”

    ://..///41/4155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