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简直都成了疯子
    许小玉有些紧张地问:“你有危险?什么危险啊?”罗晓明想了想,说:“跟王书记一样,被人诬陷。”“怎么会这样?”许小玉害怕起来,下意识地朝车窗外张望着,小声说:“那我们快走,要是被人发现,我们就要身败名裂啊。”

    罗晓明抱住她纤细的腰不肯放,把头埋在她的波浪里,享受了一会,才说:“不要急,这里不会有人来的。”说着在她樱红的嘴上吻了一口,问:“你是不是也想提拔啊?”许小玉承认说:“谁不想啊?我想当我们县局的副局长,可我还没跟邹局说,她就已经在有意培养我了。”

    罗晓明用鼻子点着她小巧的鼻子,说:“你们这些鬼精灵,做什么,都是有目的的。”许小玉将脸贴在他的脸上,说:“不对,我跟你好,是真心喜欢你,不是跟你进行权色交易。你想想,我跟邹莺关系这么好,她会提拔我的,我为什么还要跟你这样好?”

    “好,好,我相信你。”罗晓明放开她说,“但我们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对邹莺也不能说,否则,你就当不成这个副局长。”

    “嗯,我知道。”许小玉说着,就开始整理衣服。她把被罗晓明翻上来的紧身衣拉下来,将裤子提上来,系好。罗晓明人高,只能走出车子去整理衣服。整理好,他坐进驾驶室里,发动车子慢慢往东开去。

    这条路太窄,不能倒车,只能往前开。他边开边跟许小玉说说着情话。他带着笑问:“小玉,你车震过吗?”许小玉埋怨他说:“你说什么呢?你也开始变坏了。谁车震啊?我从来没有过。要么你,可能跟谁车震过的。我看你,刚才在车子里的动作,那么熟练,那么放肆,那么得法,好象是练习过的,是不是啊?”

    罗晓明抵赖说:“不是,根本没有,我也是第一次。不过,这个车震,比床震还要开心,你承认吗?”许小玉说:“嗯,这倒是真的。怪不得经常看见网络上,有车震的新闻和照片。”

    罗晓明嬉皮笑脸地说:“你看你,刚才摇头晃脑的,身体拼命挫动,简直都成了一个疯子。好在我是个男神,否则,哪里吃得消你?”许小玉娇滴滴地说:“罗市长,你也变坏了,我不睬你了。”

    他们这样打情骂俏地说着,车子一会儿就开到了东边一条桥下。罗晓明将车子转上桥,往桥南开去。没想到,他的车子开下桥坡的时候,意外情况发生了。

    对面有辆停在路边的轿车,似乎正等着他们似的,见罗晓明的车子开过来,就打灯光,鸣喇叭,示意他停下来。

    罗晓明被对方的车灯晃得有些耀眼,看不清对方的车子和人,也不知道这辆车子想干什么,就继续往前开。对面的车子似乎急了,径直朝他的车子开过来,然后挡在他的车子前面,停了下来。

    罗晓明恍然惊悟,背上热汗直冒。有人跟踪我们?这下完了!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跟踪我,怎么会在前面挡住我车子呢?

    罗晓明停下车,用手遮住眼睛,往车窗外细看。一看更是大惊失色:这不是邹莺的车子吗?要死了,她怎么正好看到我的车?还开上来拦截我?她想干什么?天哪,如果她刚才看到我的车子是从北侧的桥下转上来的,那么就知道我在那里干什么了。这可如何是好啊?关键是许小玉还在我车子里,这是抵赖都抵赖不掉的。

    罗晓明脑子里乱哄哄地想着,回头对许小玉说:“不好,邹莺的车子挡在我前面,她好像在跟踪我们。”

    “啊?”许小玉惊叫起来,跺着脚说,“吓死我了。快开,快开呀。被她看到,不要羞死我啊?!”罗晓明无奈地说,“被她的车子顶住了,怎么开啊?”

    许小玉急赤白脸地说:“她这是要干什么呀?”罗晓明也急得什么似地:“谁知道?真奇怪,她怎么会正好看到我车子的呢?”

    这时,邹莺车子的驾驶室门推开了,邹莺身姿优雅地从里边走出来,朝罗晓明的车子走过来。罗晓明吓死了,连忙回头对许小玉说:“她走过来了。”许小玉紧紧缩在车子的一角,吓得浑身发抖:“这可怎么办啊?”罗晓明对她说:“你要镇静,千万不要承认什么。我估计,她没有看到我们车震。”

    许小玉说:“那我怎么跟她说啊?我怎么会在你车子里的呢?”罗晓明压低声说:“你就说,你是在国际大酒店门口碰到我的。”许小玉头脑里一片空白,但她的脸色比脑子还要苍白:“那你的车子怎么会在,这里的呢?”

    罗晓明说:“就说,就说。”他的脑子里也紧张得一片空白,一时想不出合适的解释。这时,邹莺的高跟鞋“噋噋”地敲着路面,像踩在他们心上一样,一步一惊地朝他们的车子走过来。

    “就说去一个茶室,喝了一会茶。现在送你回你停车子的地方。”罗晓明刚刚轻声说完,邹莺就走到他的驾驶室门外,伸手敲了敲他的车窗,说:“罗市长,好巧啊,你这是从哪里来呀?”

    罗晓明摇下车窗,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啊,邹局,你怎么在这里啊?”邹莺没等罗晓明说完,就拉开后排的车门坐了进来。她定睛一看,张大嘴巴惊叫起来,“啊,许小玉,你,你怎么在他车里?”

    许小玉差点被她吓死,她慌得说不出话来:“邹,邹局,我,我。”罗晓明回头替她回答:“我从滨江县陪两个华侨回到国际大酒店,正好碰到她。”

    邹莺装作疑惑的样子,看着他们说:“那你们怎么坐在一辆车里?又是从哪里来呀?”罗晓明的脸烧得很厉害,他只得说谎道:“我请她,去那边一个茶室喝茶,聊了一会,这是送她去停车的地方,她要连夜赶回去。”

    邹莺打量着脸如白纸的许小玉,照着事先想好的理由说:“我说怎么,那么巧呢。吃好晚饭,我到一个亲戚家里去了一下,就开车回家。我的车子,刚开上这桥坡,就见对面开过来一辆车子。我定睛一看,眼睛一亮,这不是罗市长的车吗?我就想,正好跟你说几句话,就拦下了你。没想到,嘿嘿,许小玉也在你车子里,真是不好意思。”

    邹莺说得像真的一样,这让罗晓明和许小玉的难堪之状减轻了不少。许小玉分不清她的话是真是假,罗晓明则心知肚明,邹莺说的全是假话。邹莺绝对是在跟踪许小玉,被她跟踪到这里,发现了我们车震。她就把车子停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挡我们。这样,既让我们完成车震,做成好事,不让我们太难堪。又能抓住我们一个把柄,然后心照不宣地加以利用,以稳固我们之间的同盟关系。

    罗晓明猜得一点也没错。邹莺越来越喜欢罗晓明,非常珍视这个既能帮她上位,又可以做她情人的上司,所以她一直在暗中关注着他。这个星期一的下午,市委组织部部长高宝昌亲自到他们城管局,宣读她的局长任命书。

    如愿以偿后,邹莺就开始做着一把手局长应该做的工作。她想新官上任应该要烧三把火,把城管局的一些陈规陋习烧掉。积极推行改革,尽快改变城管局的落后面貌。她精心准备了三天,今天在局务会上郑重地推出来,却遭遇了林南宏和施为生的强烈反对。她被搞得狼狈不堪,差点下不了台。

    会后,她的铁杆粉丝许小玉留下来,安慰了她一番。她要留许小玉吃晚饭,许小玉说有事得赶回去。她们在谈话的时候,许小玉有些心神不宁,一直在跟谁发着微信。邹莺就怀疑,她可能是在跟罗晓明约会。

    上次考察的时候,她就怀疑许小玉与罗晓明勾搭上了。她心里很不是滋味,爱情是自私的,排它的,谁都希望心爱的人对自己忠贞不渝。上次跟罗晓明在河边的车震,让她体会到了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美妙感受,以后就常常想起这件事,有时想想,她就激动得不行。但平时忙于工作,也不能总是缠着心上人,怕影响他的工作和身体,更怕情事暴露后身败名裂。她就拼命克制着自己,不敢轻易打扰罗晓明。

    许小玉的神情让她产生了怀疑,她就决定偷偷跟踪她。许小玉走出她的办公室,到下面的停车场上开了车出去后,不是朝郊区方向开,而是往市区方向开。邹莺连忙关门下去,开了自己的车悄悄跟上去。跟了一段路程,她发现许小玉在一家高档理发店的门前停了车,出来走进了理发店。

    她不是说回去的吗?为什么要说谎呢?邹莺越发地怀疑,便把车停在处远一条路边,坐在车子里监视起来。没想到许小玉进去后,迟迟不出来。

    还在找”极品对手”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