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对她垂涎欲滴
    “韩总,挑一个吧。  妈咪笑着催,“南边第二个怎么样?她是在校大学生,校花。”

    韩少华点点头。

    妈咪说:“小刘,过来陪这位大哥。他是一位董事长,企业家,大款,也是我的大哥,你可要服伺好他,听见了吗?”

    那个校花不声不响地出列,走到韩少华身边,贴着他坐下。韩少华一点也不害羞地把一只手放到她的腿,轻轻抚起来。

    “这位大哥,也挑一位吧。”妈咪又招呼秦行长。多叫一个,她多一个提成,还能拿到小费。

    龚小雯赶紧说:“对,秦行长,北边第三个,不错。”

    妈咪介绍说:“她刚从老家来,才十五岁,还没有见过世面呢。”

    秦行长看着龚小雯犹豫。他既想要她,又对那个稚嫩漂亮的小妞垂涎欲滴。

    龚小雯看出了他的心思,知道今晚要是他不要一个小姐的话,那她难逃他的魔爪了。当然还不至于**,但搂搂抱抱,这些无耻的小动作,肯定是躲不掉的。

    要是韩少华当着他们的面做这些小动作,秦行长也贴来,你怎么办?跳开去,那你还想贷款吗?还想在天宝实业集团呆下去吗?还要那十万元钱吗?

    要是今晚,你得罪了秦行长,这一切都会泡汤。

    于是,龚小雯急生智,马起身坐到秦行长身边,附耳对他说:“要一个吧,那个女孩看不去很清纯,不错的。”

    秦行长毫不含糊地说:“不,我只要你。”

    龚小雯策略地说:“我不是做这种事的人,怎么能这样呢?也不能那么快啊?对吧?我们慢慢来嘛,秦行长,难道你真的把我当成了这种小姐?”

    秦行长想了一下,将嘴巴凑到她耳边说:“那我们在外边见面好不好?什么时候,我请你吃饭。”

    “好的。”龚小雯知道不跟他玩点心计,今晚要出事。她妩媚地冲他嫣然一笑说,“感情要慢慢培养的,对吧?秦行长。”

    说着,没等秦行长表态,指着北边第三个,对妈咪说,“她吧,让她过来。”

    那个小姐愉快地出列,走过来,在秦行长身边坐下。但秦行长没有立刻把手放到她大腿去,而是装作正经斯的样子,坐在那里不动。

    没被宠幸到的小姐们,都失望地鱼贯而出。龚小雯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两个小姐坐下不久,都得法地拿起茶几的那瓶洋酒,先给对方倒了半杯,然后给自己倒了半杯,举起杯子说:“来,大哥,敬你一杯。”她们动作潇洒地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这样喝下去,今晚要喝几瓶啊?龚小雯又开始心痛了,看来没有几万元钱,是下不来的。唉,我还是早点开溜吧,坐在这里,既碍他们的事,又心里难过。

    但为了十万元的奖金拿得名正言顺,不给韩少华留下赖钱的理由,她还得陪秦行长唱几首歌才走。

    于是,龚小雯发挥自己能歌善舞的特长,站起来去点歌,先自己唱了一首,再与秦行长合唱一首。

    她优美动听的歌声,受到了包房里两对越来越亲昵的男女的热烈鼓掌。

    唱完,龚小雯看了看时间,快九点了,准备再请秦行长跳一曲舞走了。她出去厕所,好慢慢走回包房。

    她走到包房门口,见韩少华已经完全没有了一个董事长的样子,斯全无。

    韩少华的一只手不安分地在那个校花身抚摸。他又尖起嘴巴,向小姐白净的脸凑去。小姐的身往一旁闪着,他有些粗鲁地伸出右手,搂住她的肩膀,在她脸响亮地亲了一口。

    但他的手不安份,小姐紧紧抓住他,不让他动。龚小雯简直有点不好意思走进去了,在门口停留了一下。韩少华见了她,才放开那个小姐。

    这边的秦行长斯多了。他坐在那里,只认同地看着韩少华笑,不敢主动出击。倒是这位看去稚嫩的小姐很是热情,她不停地给他敬酒,还将身靠在他的肩,把自己的大腿贴在他的腿。

    龚小雯走进去,在他们的旁边坐了一会,站起来,走到秦行长面前,彬彬有礼地伸出手说:“秦行长,请你跳一曲。”

    秦行长有些激动地起立,走到茶几前面的空地,搂着她跳起来。

    开始,他跳得有些拘谨,后来放松了。但他想把龚小雯住自己的杯里搂,龚小雯却拼命推拒着,不让他的胸脯碰着她。她把自己的脸也使劲往后仰着,不让他凑得太近。

    秦行长的眼睛不太安份,一直在她身打转,不是盯她的眼睛,是盯她的脸,脖子和胸脯。盯得龚小雯都有些不好意思,她却不能表示什么,只能拼命忍着。

    “龚总,你真的很漂亮。”秦行长终于开口说这种话了,男人都这样。

    “没有那个小姐漂亮。”龚小雯想把秦行长的注意力引开,“年纪也大了,对吧?”

    “这是不同的。”秦行长把嘴巴凑在她耳边说,“我喜欢像你这样的女孩,感情专一,关系固定,这样才有意思嘛。今晚算了,什么时候,我们见个面,好好谈谈。”

    “行。”龚小雯嘴答应,然后有些迫切地说,“可这贷款的事,希望你早给点我们批了吧。你看,我们韩总,对这件事多么重视。要是不完成任务,我是要吃批评的。”

    “你王副总说了,我心里有数了。”秦行长听她说这种求情的话,更加得意起来。他一边手用劲,想把她的身箍到他的身去,一边轻声说,“不过,你们公司要贷这么大的一笑款资,难度还是有的。所以一方面,我要候机会,另一方面,也要看你们如何配合了。”

    龚小雯装傻地说:“我们会积极配合你的。”

    秦行长想说得更明白一点:“这贷款,像谈恋爱一样,要双方自愿才行。否则,只能是一种单相思,很难成功的。”

    龚小雯机灵地说:“韩总是追求者,现在看你的了。”

    秦行长以为她真的听不懂,有些失态地点明说:“其实这件事,最后,还是决定于你的态度。”

    龚小雯还是假装听不懂:“怎么会决定于我呢?你是行长,只要点个头行了。像我们天宝实业集团,韩总只要一句话,什么事都能办成。”

    秦行长苦笑了一下,只得更加不顾脸面地说:“龚总,我想你是应该懂的吧?韩总让你今晚来陪我,为了什么呢?”

    “为了贷款啊。”龚小雯还是机灵地说,“你是我们财神菩萨嘛。”

    秦行长还要说什么,舞曲结束了。龚小雯与他分开,走到韩少华面前说:“韩总,我先走了,你们再玩一会吧。”

    韩少华有意提高声音说:“好吧,你安排好了,走吧。反正这件事,我交给你办了。”

    龚小雯说:“我已经跟秦行长说过了,我会催他的。”

    说完,她走到秦行长面前,放定眼睛,定定地盯了他一眼说:“秦行长,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希望你把这件事放在心,尽快帮我们办了,我们会谢你的,拜拜。”

    说着,龚小雯不无洒脱地伸出手去跟他握了握,才转身走出包房。

    没想到只过了几天,秦行长打电话给她,真的单独请她吃饭了。在一个高档饭店的包房里,他们两个人,却点了一桌子的高档菜,要了一瓶王朝干红。

    秦行长显得特别活跃,眼睛亮亮地盯着她,谈笑风生,十分健谈。说话的内容却几乎跟韩少华如出一辙,不是显示他的权威,是炫耀他的富有;不是一个劲地夸她漂亮,是不知羞耻地说些带色的情话;不是热情给她倒酒,是不时地劝她吃菜。只是韩少华稍微说得委宛一点,表现斯一些罢了。

    酒到途,秦行长的目的才暴露出来:“龚总,呃,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龚小雯假装糊涂地看着他:“嗯?想什么?”

    秦行长说:“如果你想在天宝实业集团站稳脚跟,步步高升,那我可以帮你。”

    龚小雯愣愣地看着他,看他的嘴里能说出什么样的惊人之语来:“你怎么帮我呢?”

    秦行长说:“我可以帮你这次忙,把一个亿的资金贷给你们。”

    龚小雯心里一动,这是她多么想办到地事情啊,既为单位出了力,作了贡献,又能得到十万元的奖金。这一举两得的大好事,她怎么不想啊?

    可是,她知道这是有条件的,秦行长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帮她。她一脸天真地说:“那谢谢秦行长了,我和韩总都会谢你的。”

    秦行长禁不住笑了:“龚总,你好可爱,我真的越来越喜欢你了。”

    龚小雯被他笑得脸红心跳起来:“怎么啦?我说得不对吗?”

    秦行长说:“对,很对。但你用什么来谢我呢?你也知道,钱我是不缺的,房子,车子,我都有。缺,嘿嘿。我想,你也不小了,应该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