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陌生美女的诱惑
    刘林峰怔了一下说:“我已经感觉到了,马小宝一直在暗中监视着我。可他最怀疑的还是你,本来我也想打电话给你,要你注意一些。”

    李敬兴沉吟着说:“看来,我们都有危险。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刘林峰毫不犹豫地说。

    李敬兴沉吟着说:“看来,我们都有危险。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刘林峰毫不犹豫地说:“我觉得,还是离开这里为好。这个公司真的很不正常,我感到越来越可怕了,也许它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们呆在这里没意思,也很危险。”

    李敬兴想了想,鼓励他说:“刘工,你的想法是对的。这些天,公司里已经有两人辞职了。要走,就早点走,但要走得安全。我想,既然我们两个人被他们怀疑了,就不能同时走,你先走,我过一段时间再走。”

    “好的。”刘林峰说,“可你也要小心哪。李敬兴,你是个好人,也是个人才,还是早点离开这里为好。否则,你的才华会被埋没,还有很大的危险。因为你太正直了,迟早会成为他们眼中钉的。而你闯出去,说不定就会找到一片适合你的新天地。真的,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他们说得很真诚,心里都充满了战斗友情。

    通过电话,只过了三天,刘林峰就辞职,离开了蒙丽,连最后一个月的工资都没有要。他感到周围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头,特别是马小宝,像监视敌人一样监视着他。他怕走晚了,会遭遇不测。

    为了安全起见,他辞职以后,把租的房子退掉,另外换了一个地方。他出去后,利用原来的一些关系资源和积累,也跑起了工程,想自己当老板。

    可是,他离开蒙丽集团不到一个月,就被马小宝用女人钓过去,绑架到郊区一幢农民别墅里,严刑拷打,逼他承认是内鬼,并要他赔偿因敲诈事件而给蒙丽集团造成的经济损失。

    李敬兴得知后,不顾一切地深入魔窟,去营救受冤枉的好人刘林峰。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发生了。

    这天,刘林峰正在租住的小屋里吃饭,身上的手机响了。他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他犹豫着不敢接。可这个电话却很顽强,一次接一次,不厌其烦地打。打到第六次时,他憋不过它,不,是憋不过自己的好奇和侥幸心理,接了。

    好,一接,如鱼咬了钩,麻烦来了。

    “喂。”他按了ok键说,“你找谁?”

    “你是刘林峰吗?”对方竟是一个陌生的女子。说的是普通话,声音清脆甜美,性感温柔。

    从声音判断,这个女人绝对不会超过30岁。这使刘林峰感到奇怪,甚至有些激动,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女人给我打电话呢?

    但怀疑归怀疑,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回答:“对对,我是刘林峰。”说完,又没加思索地反问:“你是?”

    要是男人,他绝对不会这么爽快地告诉对方。

    这一个月来,他都是样,一天到晚等手机响,又怕手机响。不响,他心急如焚,憋得慌;响了,他提心吊胆,唯恐是韩少华那边的人打来的。

    因为他一离开公司,韩少华就把他当成了写这封匿名信的内鬼,扬言要找他算账。

    “你是做工程的吧?”女人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他。

    “对呀。”刘林峰一听,眼睛下意识地亮了,“怎么?你有工程?”

    “我这里有四栋六层楼,一千万造价,你过来谈一下吧。”女人挺内行地说,“条件嘛,不带不垫,不要押金定惠林前期费用。只要两级以上资质,能做好就行了。”

    老天有眼!辞职后的刘林峰天天盼望奇迹出现,现在终于来了。

    现在这个社会上,今天是穷光蛋,明天是小老板甚至中老板的人,不是没有。工夫不负有心人哪,他想,机会也应该轮到我刘林峰了。

    于是,他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那到什么地方谈呢?”

    女人说:“你到湖边港来吧。到了,打我这个手机,我来接你。然后详细地告诉了他要走的线路。

    天上真的掉馅饼了?刘林峰又有些疑惑地问:“你贵姓啊?你是怎么知道我这个手机号码的呢?”

    女人说:“我姓颜,我也不知道哪个朋友告诉我的,反正我的本子上,有你的这个号码。”

    刘林峰相信了,在跑工程的圈子中,这种事还是有的。

    “要抓紧哦。”女人最后说了一句诱惑性的话,声音娇柔,简直就是情人的暗语,“我等你,明天就来,好吗?”

    刘林峰也是离婚后,才下海来江南发展的,已经好几年没碰过女人了,所以禁不住有些想入非非。

    也许真的运气来了。有人说,运气好起来,挡都挡不住。弄不好,我的事业和爱情还真的一起来了呢!

    第二天,刘林峰穿上最好的一套西装,还洗了个头,在镜子里照了又照,觉得自己虽然快四十岁了,但这些年一直独睡空床,坚守阳泉,所以还不怎么显老。

    上车后,他在车上睡了一觉。一觉醒来,湖边港到了。

    这是一个偏僻的湖边小镇。他第一次来,所以一下车,就睁着好奇的眼睛到处看。

    他来到一条小桥上,放眼一望,见一条港汊里停着许多小雯船,闸门外,是一片茫苍的大海。港汊的两旁,是两条新砌的街道。

    店铺不少,但行人顾客不多。过了港汊小桥,就是一条宽阔的水泥大道,一头通往市区,一头伸入湖中。在离湖岸一公里处,有个靠船的码头。

    看了一圈,刘林峰就掏出手机打那女人的电话:“喂,你好,我,已经到了湖边港。好好,我在港汊小桥上等你。我?手里拿着一只棕色的皮包,穿蓝色西装。”

    挂了电话,他就站到港汊桥上去等。不知怎么的,他忽然有些紧张,心莫名其妙地怦怦乱跳。是怕有什么意外,还是马上要见到一个陌生的女子?他说不清,下意识地往西桥头一个商店躲去。

    他想先暗中看一下情况,再作决定。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个长发飘逸,苗条清秀的女子,从桥东的马路上轻盈地走过来。

    走到桥上,她站住了,东张西望,一副找人的样子。

    她虽然没有猜想的那么漂亮,却也丰满性感,衣裙飘飘,充满了女人的魅力。

    刘林峰不由自主地走上去:“你是,颜小姐吧?”

    女子倏然回头:“你,就是姓刘的?”

    刘林峰点点头:“是。”

    颜小姐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像相亲一般。这使刘林峰有些羞涩和紧张,但想到自己目前处境和今天的任务,就有着不安地问:“去哪儿谈?”

    颜小姐有些神秘地说:“跟我来吧。”说着,转身在前面走了。

    刘林峰乖乖地跟在她的后面,往前走去。她上了那条马路,然后向北转上一条街道。说街道,其实就是马路两旁各砌着一排农民别墅,底楼开了一些杂七杂八的小商店而已。

    小姐穿过一条巷子,往一条小路上走进去。

    刘林峰警惕地问:“这是,去哪儿啊?”

    小姐没吱声,扭着纤细的腰肢,袅娜地只顾往里面走。走过三幢楼房,来到一幢抹着白灰的三层小楼门前,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走了进去。

    刘林峰疑惑地想,莫非她是钓人的暗娼?脚却不由自主地跟进去,见底楼前面是客厅,后面是饭间,四壁和天地都是灰色的水泥。客厅和饭间当中是往上走的楼梯。里面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后门口拴着一条大狼狗,吐着舌头正凶狠地看着他。

    三楼隐隐传来人声,这使他越发感到奇怪和不安。

    小姐指指底楼客厅里的一张方桌说:“坐吧。”

    刘林峰不敢坐:“你不是说谈工程吗?跟谁谈啊?”

    小姐面无表情地说:“马上下来。”说着,就对上面喊,“人来啦。”

    一般女人单独与男人相处,都要把门打开,以避嫌疑。而颜小姐见他疑惑地站在那,立刻将前门关了起来。

    这个细节,刘林峰注意到了,再次以为这里是个地下yin窝,他被钓过来了。便有些兴奋不安地在桌边坐下来,东张西望地等待着。

    一会儿,楼上传来有人下楼的脚步声。是两个身材魁梧的平顶头。他们下来后,先是打量了他一眼,然后不声不响地坐在桌子的东西两面,眯眼看着他,一声不吭。

    刘林峰搞不清他们是嫖客,还是要宰他的窝主,心里紧张起来。正在他疑惑的时候,又有一个人从楼上走下来。

    一下楼梯,他就热情地说:“刘林峰,嘿嘿,你还认识我吗?”

    刘林峰回头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啊?是马小宝。”

    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在设计钓我。一阵失望和恐惧漫上心头,心里阵阵发紧,身上也像被毒蛇缠住了一样不舒服。极品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