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一脚朝他裆里踢去
    林晓红一边不无紧张地想着即将就要发生的事情,一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在离韩少华两个位置的左边那个座位上坐下来,脸色平静地对韩少华说:“就我们两个人,简单吃一点算了,不要浪费。”

    韩少华色迷迷地盯着她,学着小沈阳幽默的腔调说:“人最怕的是什么?人没了,钱没用完。”

    林晓红微笑:“你学得有点像,要是声音再尖细一些,就更像了。”

    韩少华说:“我这么多钱,不用赚它干什么?小林,今天,你要吃什么,就只管点,不要考虑钱,好不好?另外,你需要什么东西,也可以跟我说,我去给你买,啊?”

    “我不需要。”林晓红嘟哝一声,垂下眼皮,把韩少华的色目关在外面,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翻来翻去点了几个家常菜,就推给韩少华,“我够了,你点吧。”

    韩少华又点了七八个高档菜,要了一瓶红酒,一瓶牛奶,分别倒好,两人才各怀心思地喝起来。

    韩少华越来越兴奋了。因为他发现,林晓红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异常表现,对他也没有特别的戒备,似乎比平时还要乖顺一些。难道她对我有那个意思了?她真的与李敬兴没有关系?那就太好了,今晚我就可以得到她了。

    于是,韩少华不可遏制地亢奋起来,也想入非非起来。

    想到马上就要将如此美丽的一个尤物搂入怀中,拥抱亲亲,然后把这个他朝思暮想的小美女压在身下,让她变成迷人的波浪,他就激动得不能自已。

    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就不停地用语言,眼神,手势表示着对她的爱意,试探着她的态度,说着一些那种方面的暗语,为晚上的猎色行动做着准备。

    同时,他也在偷偷观察着她的动静,判断她的心思。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发现她跟谁发过微信。刚才她坐在后排的时候,有没有发过微信呢?他没有看到。

    就是有,他也不怕,甚至还希望她跟李敬兴联系呢?今天出来之前,他给打手三狼打过电话,让他今天什么事情也不要安排,等他的电话,或者微信。要是发生什么事情,需要他出场,他必须要在半个小时内赶到。

    他明白,就是李敬兴真的要来救林晓红,也是要在他们走进别墅区的时候,或者在别墅里,林晓红觉得有危险,给他发微信,他才能来啊,也知道确切的地址。为了钓出李敬兴,他故意把今天的行踪提前告诉了她。

    他只要注意好林晓红的手机,就行了。一旦发现她给谁发微信,他马上给三狼打电话,让他迅速赶过来,还来得及。所以,他也胸有成竹,一点也不害怕。

    两个人都是胸有成竹啊,那么到底谁能取胜呢?林晓红一边观颜察色,一边有些紧张地等待着。

    “晓红,以后,我就这样叫你吧,亲切些,啊。”韩少华跟她碰了一下杯后,这样开场,开始试探她的态度,观察她的反映。

    林晓红也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韩少华的神色,举止和言行,简直就是一个晴雨表,准确地反映着他的心理活动。她把他的心里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她想,为了迷惑他,也为了出事后不让他产生怀疑,现在,她应该装得顺从一些,糊涂一些,甚至屈服一些。

    其实,这也是对李敬兴行动的一种配合,更是她斗争的一种策略。但不能过分,过分,反而会引起韩少华的怀疑。

    于是,她眼睛空蒙地看着他说:“在外面叫还行,但在公司里就不能这样叫,对吧?这样叫,让人听了,像什么啊?”

    “对,对,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这样叫。你也可以叫我少华嘛,这样多亲切,多自然,多开心啊。”韩少华更加兴奋了,眼睛贼亮贼地盯着她。

    他先盯她的眼睛,期待她能眷恋地跟他对视一眼。等了十几秒,对不到她的目光,他才下移到她雪白的脖子和高耸的胸脯上,在那里肆无忌惮地意yin起来。

    “来,韩总,我敬你一口。”林晓红被他盯着有些不好意思,就举起杯子,故意说,“我们抓紧时间吃,吃好了,早点回去。”

    韩少华姿势优雅地喝了一口红酒,慢悠悠地说:“急什么?还早呢。吃好了,我还要带你去一个地方,让你开开眼界。”

    “到哪里去呀?”林晓红有意沉着脸说,“我不去,我要回去。”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豪华别墅?”韩少华喜形于色地说,“你不用怕,我尽管很喜欢你,但你不同意,我是绝对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那里有别的人吗?”林晓红不安地眨着眼睛说,“就我们两个人去,不太好吧?”

    “晓红,你想到哪里去了?”韩少华笑咪咪地说,“我是什么人?好歹也是一个集团公司的总裁,对吧?怎么能违背人的意志乱来呢?”

    林晓红吃了一筷菜,为下面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做铺垫:“现在这个社会,还是比较复杂的,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我们还是不要大意的好。”

    “不会的。”韩少华自我感觉特好,“起码在我身上,是不会发生意外的。”

    林晓红一边吃着菜,一边说:“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看到电视里,还有网络上,经常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

    “你是不是一直在防着我?”韩少华有些尴尬地盯着她说,“好像怕我吃了你似的,我有这么可怕吗?”

    林晓红欲言又止,她不想多说什么,言多必失。还是抓紧吃完出去吧,敬兴请的那个人很可能已经等在外面了,时间太长,他会等急的。

    于是,她把杯子在桌上敲了敲说:“来,韩总,抓紧喝下去。我们早点去看那个别墅,看完早点回去。”

    “好,来,晓红,我们干一杯。”韩少华性趣勃发,连干几杯。他想多喝一点酒,等会好借酒遮脸,对她实施行动。

    这样,喝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韩少华叫来服务生结账,结完账,他就站起来走出包房。

    林晓红有意收拾了一下挎包,才跟他走出去。她落在他后面一米多远的地方,有些紧张地观察着门口的动静。

    韩少华大大咧咧地走出饭店,朝停在场地上的奔驰车走去。

    这时还不到七点钟,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外面的风有些大,也有些冷。场地上的一些树叶在风中飞舞,路上的行人在匆匆赶路。从酒店大门里射出来的灯光,把前面的场地照得亮如白昼。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则显得朦胧模糊,人的脸也看不太清。

    韩少华的大奔有些骄傲地停在暗影里。

    林晓红一走出饭店的大门,就发现奔驰车边站着一个脸色阴郁的小伙子。他身材偏瘦,长方脸,浓眉毛,大眼睛。

    他闪在一旁,眼睛偷偷瞄着向他走过去的韩少华。

    一定是他!林晓红的心急跳起来。她下意识地环视了周围一眼,没有发现李敬兴的身影,心里松了一口气。

    可立刻,她的心又提了起来。她看见韩少华在离大奔两米多远的地方,就骄傲地拿出车钥匙,“嘟嘟”两声,开了车门。

    这时,那个小伙子转身面向他,两眼喷火地盯着他。可韩少华好像没有发觉,他绕过他,走到大奔的驾驶室车门旁,要去拉车门。那个小伙子在他身后跟了两步,在离他一米多远的地方站住,好像在发动自己。

    林晓红停住脚步,呆住了。她感觉这时,时间和空气都凝固了,周围的一切都紧张得要爆炸一样。

    “你就是韩少华吧?”那个小伙子冲着韩少华的背影说。

    韩少华悚然回头,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你是?”

    “你欠钱不还,我已经跟踪了你很长时间,今天终于在这里发现了你的车子。”小伙子的脸上鼓起肉棱,说话的声音突然高了上去。但有些颤抖,气似乎也有些发堵。

    林晓红比他还要紧张,仿佛有感应一般,她抬眼一看,发现马路对面的一个商店门口,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细致一看,是李敬兴,不禁吃了一惊。

    “你叫什么?我欠你什么钱?”韩少华转过身,朝林晓红看了一眼,就有些愤怒地问那个小伙子。

    林晓红愣愣地看着他们。

    这时,她看见小伙子朝李敬兴站的方向看了一眼。李敬兴用手势示意他快动手。小伙子迅速后退半步,说时迟,那时快,向韩少华的裤裆里飞脚踢去。只听“啪”地一声,他的皮鞋尖准确地踢中了韩少华的命根。

    韩少华“啊”地惨叫一声,弯腰,蹲身,双手捧住裤裆,痛得呲牙咧齿地哼叫起来。

    “混蛋,这是你应得的惩罚!”小伙子不慌不忙地指着他骂了一声,才转身冲出围过来看热闹的人群,朝路的西边奔去。一会儿,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夜色里。极品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