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

    002

    夏锌在初中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喜欢的是男生了,然而他人生中第一次真正地为某个男生心动,是在中考结束后的那个夏季。

    暑假正式开始前,学校召集了新生。老师要和学生见面,同时也要布置学生们高中生涯中的第一份暑假作业。

    因为高中离家远,夏锌早早出门,也早早到了学校。

    他们班还没开门,一个学生比他到得更早,正背着书包双手插着口袋站在走廊上,望着教学楼外的景色。

    男生身材修长,从侧面看去,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下,紧接着对方仿若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来抬起了眼帘。

    对方的目光落在了夏锌的身上,夏锌也看到了对方的正脸。

    晨光下,那是一张完全能用“眉目如画”来形容的脸。

    漆黑的双眸仿若点星,鼻梁高挺,嘴唇微薄,面部轮廓优雅俊逸。

    夏锌看呆了。

    这个男生是他见过最帅气最好看的男生,就连娱乐圈里那些男艺人也无法和对方那一瞬间给他的感觉相比。

    而两人初遇的这一幕,便也在夏锌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一笔。

    慕寻最初在夏锌心中的印象,是清冷淡漠的。

    直到后来高中三年,在这不长不短的岁月中,夏锌默默地注视着对方,看到了对方微笑的模样,温和的模样,生气的模样,专注的模样。

    他知道慕寻喜欢物理,心中早早地就给未来定了方向。

    他知道慕寻并没有表象看起来的那么冷漠,他有很多玩得好的朋友,每天中午都会一起去打一场篮球。

    他知道慕寻有个堂哥在美国纽约读大学,毕业后留在了那边工作,慕寻未来也有极大可能出国留学。

    他知道慕寻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尽管追他的女生真的很多很多……

    夏锌的心完全被这个男生填满了。

    摘也摘不走。

    三年来,除了各项课程之外,他学的最认真的,便是“慕寻”。

    十二人入住的酒店离鸭川很近,到了现在这个点,街道上人烟稀少,十分宁静。

    他们在酒店周边徘徊了半天,最后涌入了一家小餐馆。

    店面真的不大,里面只有四五桌空桌,料理台后的女店长一见到他们就很礼貌地用日文打了声招呼,应该是“欢迎光临”。

    除了女店长,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孩子在料理台后,两人应该是母子。

    十二个人分了三桌,女店长带着笑容把三台平板电脑递给他们,示意他们在上面下单。

    夏锌、张默、易湘、傅欣欣坐在了一起,一看到平板电脑上的文字,张默咋舌:“哇,看不懂。”

    易湘笑了:“随便点呗,反正有图片!”

    店里墙面上贴了很多海报,有明星的,有相扑比赛的,有甲子园棒球赛的。

    墙上一台小电视里正在放着日本的综艺节目,里面的主持人们正在笑得前翻后仰,应该是在进行什么恶搞游戏。

    夏锌新奇地张望着,他是第一次出国玩,对于陌生的国度真的十分好奇。

    当然,也不能说十分陌生,毕竟日本的动画片,他还是经常看的。

    夏锌他们这桌各自点了碗拉面,又点了四份烤鸡串。

    等待的时候,几人聊起了一些话题。

    这趟毕业旅行最开始是张默组织的,毕竟早在高考之前就有同学提过这件事情,作为班长,张默自然扛起了组织的担子。

    因为暑假本来就是旅游旺季,所以张默也是高考一结束就计划起来了,怕晚了定不好机票酒店,那时候还是六月份。

    然而没想到最终响应的人并不多,全班总共四十八个人,最终也只来了十六个。

    “沈念他们最开始都说要来的,怎么后来都没音信了?”易湘问道。

    夏锌犹豫了下,说道:“我高考考完那天,有看到她在哭。”

    而那之后,沈念几乎没在班级群里出声过。

    三人都愣了下,然后沉默了下来。

    张默无奈道:“我也是考砸了的。”

    夏锌垂眸。

    他也是考砸了的人员之一。

    “对了,夏锌,你最后还是打算留在杭州读书了?”张默问道。

    “嗯,你呢?”

    “我也一样,”张默摸了摸后脑勺,“本来想去北京的,但这成绩也没必要去了吧,反正也上不了好的学校。”

    “我也是一样。”夏锌这回真的是苦笑了。

    夏锌喜欢生物化学,曾经想过大学想要学生化方面的专业,如果不学生化,就选小语种。他也曾想过要去外地读大学,上海武汉成都北京等等等等。

    然而分数出来之后,现实摆在了他的面前。

    有一个标准一直在夏锌心中——他始终觉得如果没办法读211、985,那也没必要去外地读书了。而他当时的分数,显然是没办法帮助他进入他选定的几个城市的211、985学校的。

    放眼杭州,小语种专业大多是二本,生物类专业有一本,可临到头来要填报志愿的时候,夏锌又退缩了。

    生物类专业读出来,未来要找工作会有所局限是事实,家里人也并不赞同他选择这类专业。

    他们游说着他:虽然很多人未来择业可能会选择和专业完全没有关系的工作岗位,可不能因为有这个出路存在,就随便乱选专业。

    为了未来找工作考虑,最好还是选实用点的,比如经管类的,信电类的,建筑类的。

    可夏锌的分数有限啊,就算是在普通大学选专业,那些所谓的“实用”类专业,很多他也高攀不上。

    最后他的选择落在了从未考虑过并且也十分陌生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上。

    当时他爸爸是这么跟他说的:“这个专业读得好,以后出去找工作也不难,你要是实在不想读,大一认真点,到时候转个专业,转到经管或者建筑学院那边去。”

    人生中最为重要的选择之一就这么落定了,夏锌隐隐感觉到,他在父母劝说下做出的选择,不一定是错误的,但一定是遗憾的。

    而遗憾的产生,最终在于他的犹豫不决和胆怯。

    他把自己限制在了一个狭小的世界里,狭小的世界也限制着他。

    选完专业之后,一次和黄河易湘出门时,他忍不住倾诉——那本《全国高校专业解读》里那么多学校,那么多专业,真摆在面前了,好像选来选去也就那么几个专业能选的。

    黄河和易湘也深以为然。

    两人的分数和他没差多少。

    “其实能选的专业还是很多的,只是不敢选,”易湘犹豫了下说道,“我原本想去传媒学校的,但很多专业出来之后在行业里也挺难混的,考虑了半天还是选择了‘安全路线’。”

    黄河笑了:“都一样,‘安全路线’。”

    没有任何激动和兴奋,志愿填报完毕后,选择了“安全路线”的他们心中只有无奈的平静。

    “哎,听说慕寻去北京,而且是去读天体物理学,”易湘忽然说道,“听高一杏说的。”

    “牛逼啊,”黄河感叹,“不愧是物理课代表,不仅考得上,而且也真的敢选。”

    说到这,两人又看了夏锌一眼。

    夏锌作为化学课代表,平时月考期中期末考,甚至几次模拟考,分数和慕寻差得都不多。

    高考,他是真的考砸了。选择,他也退缩了。

    而夏锌抬头,刺眼的阳光透过树叶间隙落在他的眼中,刺得他下意识地眼眶酸涩了起来。

    那一刻,他清晰地意识到,慕寻真的离他很远很远。

    而此时此刻,在日本京都这间小小的餐馆里说到高考这个话题,四人一阵沉默。

    “别提这个话题了,”傅欣欣开口,头疼道,“聊点愉快点的吧。”

    “嗯……比如谁啊?”易湘逗她。

    傅欣欣在桌下踢了她一脚,易湘笑个不停。

    “比如——”傅欣欣目光一转,冲着夏锌问道,“夏锌你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啊?”

    易湘:“咳咳咳咳咳!”

    夏锌:“噗!”

    夏锌正在喝女店长给他们的冰水,听到这个问题真的喷出来了一点。

    他手忙脚乱地擦了擦,傅欣欣见状眯眼道:“看这个反应应该是有的?”

    “小星星也挺受欢迎的啊,之前隔壁班不是有女生追过你的么。”张默跟着揶揄。

    夏锌的长相其实也挺好看的,在女生那边算是温润清俊的一挂,在男生那边算是可爱的一挂,这么一来,高中三年班里不论男生女生都带着各自微妙的“怜爱之意”,给夏锌取了“小星星”这么一个爱称。

    “没有,真的没有!”夏锌拼命摇头。

    “明明就是有!”傅欣欣有点兴奋了起来,“夏锌你真的不会骗人啊,你这反应太明显了!”

    夏锌脸都烫了,垂死挣扎:“真的没有!”

    他们这桌的动静引来了其他两桌的注意,林佳源这人最喜欢凑热闹:“什么有没有啊?”

    夏锌根本不敢回头看。

    傅欣欣笑着没回答,就问夏锌:“说真的,夏锌,是谁啊?你不说难不成你喜欢的人就在这里?”

    她瞥了眼闭了嘴身体僵硬的易湘。

    基本上,知道了他们正在讨论的话题的人,此时都把暧昧的目光聚集在了易湘身上。

    只有夏锌,完全无所知的陷入到了慌张中,根本没注意到青梅竹马的异样。

    “咦,夏锌和易湘两个人真的还没在一起啊?”林佳源小声嘟哝。

    “我以为他们早就在一起了。”高一杏见状也惊讶。

    班里面很多人都是和他们一样的想法。

    “夏锌不是说过几次他和易湘不是那种关系么。”慕寻淡淡说着,垂下了眼帘。

    林佳源:“我以为夏锌只是脸皮薄啊。”

    高一杏:“是啊,感觉夏锌是那种就算交往了,也不好意思在大家面前承认的类型。”

    慕寻双唇紧抿着,抬眸往背对着他的男生那边看去。

    男生的耳朵红得厉害,连后脖颈都是粉色的。

    慕寻目光幽深。

    “行了,别说了,夏锌这么乖,怎么可能早恋啊。”易湘难为情地赶紧岔开话题。

    “嗯,说不准哦。”傅欣欣挑眉,意味深长。

    还没正式成为高一生便“早恋”了的夏锌十分心虚。

    所幸也在这时,女店长把做好的美食一份份端了上来,大家只顾着吃,也没空说话了。

    这一顿饭吃了大概半个钟头。

    之后大部队洋洋洒洒回了酒店。因为慕寻不配合打牌,“校草团”四人组也没了兴趣,其余几人也组织不起来,这个提议便作罢了。

    回到房间后,夏锌觉得身上都是汗,难受得要命。

    慕寻说道:“你先去洗吧。”

    夏锌连忙点点头:“嗯,好。”

    他从行李箱把换洗衣物等扒拉了出来,然后坐在床边打算脱鞋子。

    脱掉之后,难免会有点味道。

    夏锌偷偷回头看了眼慕寻——慕寻正在给手机充电,将插头插进插座后抬头看来,忍不住笑了:“嗯?”

    夏锌小声道:“没事。”

    然后拧了拧脚趾,悄悄把球鞋放到了离床远一点的角落。

    ……在夏锌眼里,慕寻不像是会有脚臭的人。

    在夏锌心中,慕寻应该浑身都是好闻的味道,因此有点脚臭的夏锌真的特别惭愧,希望自己不要熏到慕寻。

    见夏锌一溜烟进了浴室,慕寻的笑意始终停留在脸上。

    可一想到刚才餐桌上聊起的话题,他的笑意又散了一点。

    而于夏锌而言,洗澡是个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时刻。

    夏锌洗澡时经常会想东想西,这会儿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房间里另外一个人。

    他想象着等会儿慕寻也会赤|裸着身体站在他这个位置,任由花洒中喷洒出来的水流流淌过身体……

    夏锌闭上了眼睛。

    慕寻的身材,一定特别好。

    他记得以前看过慕寻参加的校园篮球赛。

    那个帅到犯规的男生高高跃起,抢到了篮板,以飞快的速度往对场冲去,晃开了阻拦他的对手之后轻轻松松三步上篮。

    球进篮筐,周围看赛的人群一阵叫好,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十分激动。

    而被他们注视着的那人在紧盯着拿到球的对手,追随而去之前,随意地抓起篮球衣衣摆,低头擦了擦脸。

    那一瞬间,男生衣服下的肌肉暴|露了出来,一小部分女生尖叫了起来,而人群中的夏锌也燥得厉害。

    他记得慕寻是有好几块腹肌的,是六块还是八块呢……

    他的腰那么结实,肩膀那么宽阔。

    夏锌想着想着就起反应了,暗道不好,想要冷静,偏偏到了这种时候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最后他单手撑住了墙壁,一边想象着一墙之隔的那个男生,一边努力地快速解决着。

    慕寻在床上躺了半天也不见浴室里的人出来。

    他翻身拿起手机一看,夏锌已经进去半个多钟头了。

    男生洗澡,少有会洗这么长时间的。

    慕寻犹豫了下,下床刚走到浴室那边去,浴室门“砰”的一声开了。

    面目清秀的男生红着脸站在那里,看起来晕晕乎乎的。

    他身上已经严严实实套好了衣服,但是脖子锁骨那边还留有着水迹。黑发发尾那边更是被水打湿了,贴在了后脖颈上。

    慕寻的目光从夏锌裸|露的皮肤上一扫而过,呼吸顿了顿。

    男生刚洗过澡,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沐浴露味道,挺香的。

    夏锌一见到慕寻站在门口被吓了跳,而后心虚地偏了偏头,往厕所里看了看。

    “你平时在家里也穿这么多睡觉?”男生清冷的声音在面前响起。

    夏锌:“……”

    家里当然穿了个裤衩就出来了啊,但是喜欢的人在面前他完全不好意思裸|露啊!

    夏锌见慕寻似笑非笑,忍不住默默瞪了慕寻一眼。

    ……能不能不要这么故意逗他。

    慕寻见夏锌就这么水灵灵站在他面前,明知道对方现在穿得这么整整齐齐的就是显而易见地拘谨害羞着,偏还想再逗逗他,于是眯了眯眼,说道:“那我进去洗了。”

    “嗯……”夏锌想让开。

    然后就见慕寻抓住衣服下摆,手一翻直接把上衣脱掉了,赤|裸着上半身,和想象中一般的宽肩窄腰,肌肉结实,曲线性感地没入下|身裤中

    夏锌窒息了。

    他甚至觉得慕寻身上的热度都在扑面而来。

    两人对视着,大眼瞪小眼,沉默。

    慕寻手一甩,直接把上衣甩在了浴室洗手台上。

    然后垂眸看着夏锌,手放在了裤子上,解开了扣子,拉下拉链,露出了一点里面的内|裤。

    夏锌扶住了墙:“……你……你进去吧,我……让一下……”

    慕寻的手停了。

    两秒后,他低笑着让开,夏锌羞愤地奔了出去。

    就听慕寻在他身后笑着说道:“夏锌,你对其他男生也这么害羞吗?”

    “是啊!!”夏锌自暴自弃地喊道。

    慕寻笑着关了浴室门。其实大家都知道夏锌是腼腆的性格,但他真没想到私下相处时夏锌会害羞成这样。

    或许是因为他们两人平时不怎么说话的缘故?

    这么想着,慕寻敛了神色。

    还好没让夏锌跟张默住在一个房间,虽然刚才见他们两人相处得也还好,但一到封闭空间,说不定就和现在一样了。

    他打开花洒,冲着水,冲着冲着,忍不住手往下伸去。

    夏锌躺在床上降了半天的温度,拿起手机一看,慕寻洗了半个多钟头了。

    正当他纳闷时,浴室门打开,男生只穿了下|身一条睡裤走了出来。

    夏锌羞了,移了移目光,又不想再被对方调侃,勇于挑战困难地重新把目光移了回去。

    他趴在床边,抱着枕头,手上捧着手机。

    慕寻还在擦着头发,看着他,勾着唇。

    夏锌闷闷道:“你怎么洗这么久……”

    慕寻动作一顿:“你刚才也洗了很久……”

    夏锌:“……”

    慕寻:“……”

    两人同时装作若无其事挪开了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