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

    003

    晚上十一点,两人都上了床。

    夏锌还在趴着,慕寻则是靠着枕头。

    两人各自玩着手机。

    群里还在热闹着。

    黄河发了今天白天在北海道拍下的花海图。

    他的室友于未吐槽:“我和柴兴彤被这两货秀了一整天!”

    黄河:“[呲牙]”

    林佳源:“你早该想到啊哈哈哈哈哈哈!”

    高一杏:“你看我们都很识趣地没人跟着去~”

    于未:“是我不识趣了[捂脸]”

    柴兴彤:“我也是今天才想到这个问题,要是没有我们俩,他们就能定一间房了……”

    程子茵:“滚!!”

    林佳源:“哈哈哈哈哈哈!”

    易湘:“黄河你把持住啊……”

    夏锌:“把持住+1……”

    黄河:“滚滚滚!”

    夏锌正乐呵呵地调侃着自己的发小,就听身边人猝不及防地问:“你和易湘真没在一起?”

    夏锌一愣,回道:“没啊!”

    慕寻看着身边的男生,见他神色坦然,没有丝毫脸红,心里松了口气。

    可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他的脸色又古怪了起来:“那你当时脸红什么?”

    夏锌迟钝了几秒才知道慕寻是指刚才夜宵被傅欣欣调侃时他脸红了,便再次脸红了起来,把自己往枕头里更加深地埋了埋,声音也更闷了:“没啊……就是不好意思……”

    见慕寻还想说,夏锌胆子大了大,截了他的话:“你呢!”

    慕寻愣住:“嗯?”

    “你呢……”夏锌嘴唇动了动,“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慕寻沉默地看着他。

    夏锌被他这个反应弄得有点忐忑不安。

    慕寻开口问:“你帮人问的?”

    夏锌心里一紧。

    “帮谁?”

    慕寻难得一见的追问让夏锌心里凉了凉。

    以前,班里有人提到类似的话题时,慕寻都是回避掉的。

    如果不是真的有在意的人,不会有这种反应吧?

    夏锌心里难受了起来,脸上的红晕也消退了下去。

    可这种事情,他是早该预想到的。

    其实以慕寻这样的条件,能保持单身到现在都很难得了吧。

    尽管他们班班主任十分开明,知道黄河和程子茵谈恋爱时也没怎么反对,再加上二者父母也开明,两人便一直谈恋爱谈到了现在。

    可大多数家长和老师都是不会对早恋坐视不管的。

    而事实上,又有多少学生暗地里偷偷谈恋爱呢。

    以慕寻这样受欢迎的程度,能保持单身到现在,真的难得了。

    什么时候交上女朋友都不奇怪。

    夏锌心想,怎么样都轮不到他的,还是别纠结这种事情了。

    考虑到易湘让他不要问得太直接,但现在慕寻都问得那么直接了,他遮遮掩掩的话,恐怕也得不到慕寻的答案。夏锌便想了想,小声问:“你觉得……傅欣欣怎么样?”

    “傅欣欣?”慕寻的语调是有点漫不经心的,他始终注视着夏锌,缓缓说道,“我是有喜欢的人,但是不是傅欣欣。”

    夏锌错愕。

    不是傅欣欣。

    但是慕寻也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夏锌的喉结滚动了下。

    “那……你喜欢的人是谁啊……”他的声音越来越轻。

    慕寻的眸色很深:“你猜?”

    “……猜不到。”

    慕寻闻言,垂了垂眸,往下滑了滑躺在了床上。

    他伸手揉了揉夏锌的头发,低声道:“猜不出来就算了,不过这件事情我只跟你说过,别告诉别人。”

    灯熄灭后,房间里归于宁静。

    夏锌背对着慕寻,睁着眼睛发着呆。

    好一会儿,他的眼睛干涩了,手机“嗡嗡”震动了下。

    是易湘发来的微信。

    易湘:“问了没??”

    夏锌缓缓地驱动手指,回复道:“问了。”

    夏锌:“慕寻不喜欢傅欣欣。”

    易湘:“……”

    易湘:“确定?你觉得他没说谎?”

    夏锌:“确定……”

    易湘:“[大哭][大哭][大哭]”

    易湘:“好吧……我去安抚大美女去了……”

    易湘:“今晚应该会是个不眠夜……”

    夏锌也觉得难过。

    只跟他说过的秘密?

    他帮他喜欢的男生,保守了一个这样的秘密……

    夏锌无声苦笑了下,他算是彻底失恋了吧。

    而等他的呼吸趋于平稳的时候,他身侧的男生睁开了眼睛。

    男生转头看着他,然后缓缓地翻过身面对着他,向他这边靠了靠,低头默默嗅着他的气息,指尖轻轻碰着他的衣摆,手臂,肩头,鼻尖轻轻蹭过他的后脖颈。

    好一会儿才按耐住躁动,深呼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夏锌是属于在什么地方都能三秒入睡的那类人。

    然而或许是因为受了失恋的打击,外加第一次在异国他乡入睡,他睡得不算安稳,整夜都在做梦。

    梦是交错混乱的,他一会儿梦到慕寻西装革履地站在自己面前,俨然一副社会人的模样,比起穿着高中校服的他少了份青涩,多了份成熟的魅力。

    慕寻依旧是那么好看,站在自己的面前,打着领结时,一直带着富有深意的笑容看着他。

    夏锌被对方忍不住吸引地靠近过去,而慕寻便也随着他的靠近微微低下头来。

    男人闭上了眼,侧过脸,温柔地吻上了他的唇。

    一会儿他又梦到慕寻搂着傅欣欣从北京某所大学里出来,郎才女貌,引去了不少人的目光,而夏锌就站在人群里,难过地哭都哭不出来。

    他还在梦中回到了那个永远都不可能再回去的高三十二班里,他和慕寻坐在同一排,他在靠窗的那一边,慕寻在靠走廊的那一边。

    梦中正是晚自习,窗外夜色浓重,班级里却无比安静,只有“沙沙沙”的落笔声。

    夏锌做数学卷子做了一半,困得要命,用手把脸撑起来的时候,目光越过一整排的同学,落在了那个支着下巴做着英语报纸的男生身上。

    而男生有所感应似的,目光一转便瞥了过来。

    在那一眼里,夏锌仿佛看到了他的整个青春。

    诚然他与慕寻有所交集的时光只有短短三年而已。

    然而这个男生于他而言,到底是太过特殊了。

    而或许对于其他很多女生而言,慕寻都是这样一个存在。

    梦醒的时候,夏锌也跟着睁开了眼睛。

    是早上了,薄薄的窗帘透着光。

    他们住的这间酒店,床两边是没有可以用来插充电线的插座的,插头全在靠窗的柜子那边,手机自然也只能放在那边充电。

    夏锌想去拿手机,刚动了一动便僵住了。

    ……他感觉到慕寻有一条腿卡在他的两条腿腿|缝里,某个部位正顶着他。

    夏锌和慕寻虽然都穿着睡裤,但两人的睡裤都是到膝盖的那种,睡觉时乱动,布料又缩上去一部分,便有大半条腿裸|露着。

    两人的皮肤紧贴着,或许是一个晚上下来,两人的体温都融合在了一起的缘故,刚才他竟然没发现……

    一大早的,夏锌的心脏又开始不要命地狂跳起来了。

    而这会儿更要命的是,他的下面还升着旗啊!

    感觉到慕寻的那条腿,那个存在感极强的东西,夏锌的下面也越来越……

    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意识到耳后有一道浅浅的呼吸,一下一下地喷洒在他的皮肤上。

    很近……他和慕寻,真的离得很近……

    夏锌虽然昨天看到酒店中这两张床的时候,脑袋里就响起了警铃,可昨晚睡前的那一番对话把他所有的旖旎心思都打散了,因此最后他就跟平常一样早早地睡着了过去。

    现在这么一大早的,给他来了个这么让人心慌意乱的姿势,夏锌脑袋都空白了。

    对了,他还记得昨天晚上,慕寻是赤着上身睡的,也就是说……

    夏锌的内心咆哮了起来。

    他僵着身体回到了最开始醒来时的姿势,感受着慕寻那条腿,感受着身后的呼吸,慢慢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然后心中流淌出了又心动又心酸的心情。

    也不知道慕寻要是有一天知道曾经和自己住了几夜的室友是个整天肖想他的同性恋,会是什么反应。

    会觉得很恶心吧……

    夏锌和黄河、易湘从小认识,也从未敢把自己的性向告诉他们。

    他是个胆小鬼,真的不敢赌。

    空调持续地吹着冷风。

    夏锌保持着原先的睡姿,享受着慕寻和他的亲近。

    躺了一会儿,又忍不住一点一点小动作地转过上身。

    对上慕寻近距离的那张睡颜,夏锌屏住了呼吸。

    一整个晚上,慕寻都是跟他凑得那么近睡的吗……

    夏锌看着对方,看呆了。

    慕寻的头发睡得有点乱了,看起来也是一觉醒来头发乱翘的类型。

    而且慕寻的胡子长得很快,一晚上过去胡渣就冒出来了。

    夏锌就不一样,不太长胡子。

    他用目光描绘着对方的五官,又小心翼翼地往下挪了挪,让慕寻的气息对上了他的脸。

    夏锌垂下了眼帘,颇有点猥琐地闻着对方的气息——就和想象中一样的好闻。

    不是什么沐浴露洗发水的味道,感觉就是属于慕寻的气息,有些清冽,很让人心动的味道。

    这个男生……真的超级让人小鹿乱撞啊啊啊!

    夏锌觉得自己真的超幸运,虽然没可能和慕寻在一起,但是能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机会,他很满足了!

    正在夏锌脸红心跳心思旖旎着的时候,慕寻呼吸忽然停了停,嘴唇动了动,然后往夏锌那边更加地凑了过去。

    一瞬间,两人近到鼻尖相错,嘴唇只差一点点就会碰上了。

    慕寻的黑发落在了夏锌的额头上,痒痒的。

    长长的睫毛就在夏锌的眼前。

    夏锌瞪大了眼睛,一动都不敢动。

    心脏鼓动的声音就在耳边。

    忽然间有一道声音从他心底冒了出来——慕寻睡得很熟,只是轻轻碰一下,不会吵醒他的……

    这可能是他唯一的一个机会了,他对他喜欢的人……

    夏锌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身上冒出了汗,大胆的念头让他的指尖都微微发颤。

    他想到了梦中那个场景。

    几年后帅气英俊的慕寻低下头吻上他的那一刻。

    夏锌的胸膛起伏着,无声紧张地挪过去一点,又一点。

    下一秒,手机闹钟响了起来。

    夏锌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跳起来的,直接跳下了床按住了手机,同时他听到了慕寻被惊醒时发出的低吟声。

    夏锌按掉了闹钟,在窗边冷静片刻。

    “时间到了?”慕寻的声音很沙哑。

    “你……你可以再睡会儿,”夏锌咽了咽口水道,“我定了两个闹钟。”

    “你这么早就醒了吗?”慕寻还在慢吞吞说着,又低又哑的声线十分性感。

    “嗯,我——”夏锌转过身,只见慕寻正揉着眼睛,目光停在了他的下半身。

    慕寻被被子盖着,尽管夏锌亲身感受到了那个部位的状态,但目前这样到底是看不出来的。

    可夏锌就不一样了,下|身一条松松垮垮的睡裤,直接被顶起了一个帐篷。

    夏锌反应过来,脸猛地涨红了,捂住了自己的裆|部,羞愤道:“你先睡着,我去厕所!”

    慕寻愕然片刻,失笑地看着夏锌窜进了厕所里,摸摸下巴回味了下刚才那个场景。

    而厕所里,夏锌简直想拿头撞墙了。

    激动了会儿,他告诉自己,都是男生,不要反应这么大啊,会显得很奇怪的!

    夏锌满心悲哀地把自己撸了出来,洗脸刷牙,又来了便意。

    考虑到慕寻还在外头,夏锌想了想,开门看了房间里一眼。

    慕寻没有继续睡,而是拿着手机在玩。

    见夏锌探着脑袋瞧他,慕寻移开手机好脾气地笑道:“怎么了?”

    夏锌尴尬道:“我想上大号……你稍微等等好不好啊?”

    “嗯,慢慢来,不急。”慕寻的语气很温柔。

    夏锌脸红红地缩回去。

    慕寻就在外面,而他在厕所里拉屎,夏锌总觉得不好意思。

    为了不让厕所里留下臭味,他开了排气扇,同时也十分谨慎。

    于是躺在外边床上的慕寻,便时不时地听到了冲水的声音,大概冲了四次。

    慕寻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第三次听到冲水声的时候意识到夏锌在干什么,愣了下,第四次冲水声响起的时候,慕寻握拳放在了唇边,完全挡不住笑意,最后“噗”的笑出了声。

    夏锌拉完屎,腼腆地走出了厕所,讷讷道:“你稍微再等会儿进去啊。”

    慕寻笑得肩膀都在抖,发出了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感叹:“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夏锌:“……”

    所以他拉出一点冲一次水的手法是完全被识破了么……

    直到两人整装出发,在大厅和大家集合的时候,慕寻都在忍不住地笑着。而夏锌则是羞恼地握拳碰了碰慕寻的后背:“别笑了……”

    “不笑了不笑了,”慕寻说着,又忍不住凑到夏锌耳边说,“小星星,我不会嫌你臭啊,你别那么小心翼翼的。”

    夏锌默默低头耳红。

    是他暗恋包袱太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