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

    007

    高一杏咬牙切齿地对郑雪说道:“她们两个什么情况啊,中邪了?”

    郑雪瞥了她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性子。”

    高一杏:“……”

    她们四人基本上是一上高中就走到了一起,而那时候她和郑雪是同桌。

    记得有一天做广播体操前在走廊上排队的时候,她和郑雪正在看着她手机里偷拍到的近些日子的慕寻的照片,两人看得正兴奋,就见前头两个女生回过头来,见到照片中的人一阵激动,四人一拍即合就成了“校草团”。

    这短暂的高中日常生活中,她们几乎称得上是形影不离的,但任何团体中都还会有小团体,因此胡淼和孙媛走得更近,她和郑雪走得更近,后来她们之间又出现了一个罗竹君。

    确实就如郑雪所说,胡淼和孙媛的本性,在这三年相处间并不是没有显现出端倪。但四人到底没闹大过,事后胡淼和孙媛也总是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重新靠近了她们,所以高一杏从来没有太在意过这回事。

    像今天这样的完全不给面子,还是头一次。高一杏真的没想到那两人会把事情做得那么难看。

    简直就像是知道上了大学后大家都要散,所以懒得维持表面和谐了一样。

    “哇,在垃圾桶里捡了两个好闺蜜。”

    轻飘飘的一句话从耳边飘过,见傅欣欣飘飘然挽着易湘的手走过,高一杏血都要吐出来了。

    “关你屁事啊!”高一杏拉上郑雪就跟了上去,两个女生你一句我一句拌起了嘴,两旁的郑雪和易湘全是无奈脸。

    而另一边已经把目的地重新设定为蟹道乐京都本店的慕寻和夏锌完全把两个女生当做了空气,具体来说,是慕寻把两个女生彻底无视了。

    慕寻用谷歌地图查着到达蟹道乐的路线,说道:“距离还是有点远的。”

    一旁,胡淼也查着地图:“可以坐地铁过去——”

    夏锌正要回应胡淼的话,慕寻牵着他的手过马路去了:“走。”

    而胡淼和孙媛也匆匆忙忙跟上。

    男生的步伐是有点快的,两个女生跟得有点累。

    孙媛小声道:“慕寻都不鸟我们诶。”

    胡淼沉默几秒,看着夏锌和慕寻的背影道:“你有没有觉得……”

    孙媛不解:“嗯?什么?”

    ——有没有觉得夏锌和慕寻怪怪的?

    可如果真要说因为两人牵手所以觉得怪怪的,又好像显得她太过八婆了点。毕竟也没人说男生和男生之间就不能牵手了啊。

    反正只要不是牵女生的手就行了吧。

    胡淼在心底这么想了下,便把刚才升起的微妙感挥散了。

    而一路被带着走的夏锌倒没有因为被牵手而不自在,毕竟两人之前在千鸟居那边已经牵过了。

    夏锌凑近慕寻,轻声道:“你故意的?”

    “嗯?”慕寻勾了勾唇。

    “我说,你是不是故意不理她们的啊?”夏锌往后瞄了两个女生一眼。

    可能是圣父心作祟,作为一个男生,让两个女生这么追着跑,夏锌还是有点不安的。

    特别是到了中午,日本这时候的太阳也很烈,炎炎日光下夏锌的后背都被汗浸湿了,两个女生更是连妆都花了,满头大汗。

    “不然呢,我甩下你,到她们中间去?”慕寻挠了挠夏锌的手心,“你相不相信那两个人会毫不客气地把你当做空气?”

    夏锌:“……”

    他不太了解那两个女生,不过回想刚才这两个女生的做派,他倒是相信了这个可能。

    “她们两个人小心思太多了,”慕寻淡淡说着,又冷笑道,“不过你猜她们今天过后还会不会这么追着我跑了?”

    夏锌瞅着男生,在心里预先同情起了胡淼和孙媛。

    日本的交通十分发达,各种地铁电车铁轨,不熟悉日本的人,最开始很可能被这四通八达的交通路线和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搞得一头雾水。

    不过所幸他们这一趟坐的是地铁,和国内的区别并不大。

    一行人在最开始到达大阪的时候,在机辰站楼里统一利用自动机器购买和充值了icoca,一张在关西地区大部分交通工具上可以使用的交通卡。

    刷了icoca进入了地铁中,四人终于停了下来。

    国内其他地方的地铁夏锌并不清楚,不过日本的地铁和杭州的不太一样,铁轨和等候区之间并不是全封闭的,只有到胸部的围栏围着。阵阵凉风从铁轨远处吹来,十分的凉快。

    两个女生擦汗的擦汗,补妆的补妆。

    胡淼弄好之后走了两步靠近过来,问道:“方向没错吧?”

    “嗯。”慕寻就应了一声,态度很冷淡。

    胡淼还想说什么,但是看慕寻这副疏远的样子又有点怂,嘴巴张张合合,欲言又止。

    夏锌的手被慕寻牢牢牵着,他知道男生的意思,没往胡淼那边看,也没吱声。

    慕寻往旁边一瞥就见到夏锌安安静静地看着铁轨那边不说话,忍不住低了低头笑道:“真乖。”

    夏锌缩了缩脖子,耳朵有点红。

    慕寻见状,心里更痒了。

    虽然他说过夏锌心里犹豫时他可以帮夏锌下定决心,刚才他也确实为夏锌做了个决定,但他真没想到夏锌会这么听他的话,一点也没迟疑。这份出乎意料的乖巧和信任让他的心都膨胀了起来,这是从没有过的感受。

    如果这时候没有人,慕寻可能真的会忍不住把男生抱进怀里一通揉搓。

    地铁很快来了,四人跟着周围三三两两的人一起走了进去。因为被后头的人一下子冲开来了,两个女生和两个男生站在了通道的两边。

    女生想要过去,可面前挡着几个人,地铁又已经关上门开始行驶了,不方便再走动,便不甘心地作罢。

    在地铁里,慕寻把手松开了,两人各自拉着拉环。

    夏锌开口说:“我一直以为女生里就高一杏她们四个和你关系最好。”

    慕寻面露怪异:“你怎么会这么觉得的?因为她们四个总是跟在我后头?”

    夏锌点点头:“对啊,而且感觉你们也经常说话,所以我以为你们关系挺好的。”

    “不,你说的应该是林佳源吧,”慕寻有点无语,“他跟谁都能说上话,我的话……只觉得高一杏和郑雪两个人还能交流。”

    “她们两个也喜欢你啊。”夏锌小声嘟哝。

    慕寻:“这个和我没关系,我只是把她们当做同学相处而已。”

    慕寻这话一出,夏锌突然想到,那如果他跟慕寻表白了,慕寻就算拒绝他,也会继续和他作为同学相处么?

    夏锌这么想着,竟有点紧张起来。

    地铁速度很快,到站之后四人走了出去,按照谷歌地图的指示找到了蟹道乐。

    蟹道乐的门口有一只超级大的螃蟹,店面存在感十分强。

    因为刚开门没多久,所以店里确实还很空,四人一进去,前来接待的服务员就示意他们把鞋脱掉。

    夏锌和两个女生都没想到要脱鞋,一时有点尴尬。

    慕寻穿的是一双凉鞋,很干脆地就脱掉了。见他这么坦然,两个女生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也讪讪地坐下来开始脱鞋。

    胡淼穿的是一双尖头凉鞋,脱掉之后尴尬地蜷了蜷脚趾——因为懒了一下,她暑假刚开始涂的指甲油脱落了不少,斑斑驳驳的,却没在旅行前补好,所以现在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更何况刚才穿着这双尖头鞋走了半天,脚背上都被鞋子挤得印上了一条条红痕,十分的不美观。

    她瞄了慕寻一眼,见男生完全没往这里看的意思,也不知道是松口气还是失落。

    而孙媛穿的是一双小白鞋,脱掉之后脚上还有一双船袜。

    她一脱掉就飞快地站了起来往旁边走了两步,毕竟是夏天,不管男生女生,脚在鞋里闷了半天总会有点味道的。

    而夏锌其实也是同样的问题。

    不过想着昨天晚上都已经在慕寻的面前脱过鞋了,夏锌的心理障碍没有两个女生这么厉害。

    脱掉鞋跟着服务员上楼去的时候,夏锌还往身后看了眼,就见店内员工拿着他们的鞋往指定的柜子里放了进去,更是一阵尴尬——希望自己的臭鞋子不要熏到店员了……

    上楼期间,夏锌被慕寻拉了下,男生在他耳边低声道:“不臭。”

    夏锌一个趔趄,差点摔一跤,慕寻在他身边低笑着。

    夏锌红着脸小声指责:“你变坏了。”

    这下换慕寻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一跤。

    要命,夏锌这句话说的,他一瞬间人都酥了。

    两个男生心思各异地跟在女生身后,由服务员引导着在位置上坐下,很快服务员就把菜单递给了他们,是中文版的。

    胡淼和孙媛翻起了大众点评,讨论着吃什么,而慕寻则是让夏锌看着。

    一番讨论下来,四人点了一份大套餐,包含螃蟹火锅,刺身,盐烤蟹,螃蟹天妇罗,烤螃蟹,火锅后的杂烩粥等,外加了烤蟹黄,芝士焗蟹肉,寿司等单点菜,并且各来了一份梅酒。

    在日本的中国人真的很多,不说为他们点餐的就是一位住在日本的中国人,周围几桌也有中国游客。

    因为太热了,胡淼和孙媛灌了好几口店家递给他们的冰水。

    夏锌也要喝,慕寻开口道:“少喝点,太冰了刺激肠胃。”

    已经快把整杯冰水喝完的胡淼和孙媛:“……”

    见夏锌经过慕寻的提醒,腥了两口就把水杯放下了,胡淼的郁闷简直要破胸而出了,忍不住有点阴阳怪气地刺了起来:“慕寻,你现在怎么彻底把林佳源抛下,跟小星星黏在一块儿了呀?你和林佳源吵架了?”

    慕寻很平静地回答:“难道我非得跟你们俩黏在一起似的和林佳源黏在一起才叫正常?”

    慕寻这话回得也很不给面子了,胡淼勉强扯了扯嘴角。

    孙媛赶紧扯开话题缓和气氛:“对了慕寻,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国啊?”

    这个话题夏锌不喜欢听,所以默默低头玩起了手机。

    慕寻虽然知道夏锌对自己没那方面想法,但见夏锌低头玩手机对这个话题漠不关心,还是有点内伤。

    “应该是大学毕业之后吧?”胡淼也赶紧跟上话题。

    孙淼:“那打算去哪里出国呢?纽约?”

    慕寻:“……暂时还没定。”

    “还没定?”孙媛有点惊讶,笑道,“我以为你老早已经定好目标了,我记得你大学也是早早就决定好的。”

    “你真的太厉害了,定下的目标都能实现,我认识的人里也就你一个能做到的。”胡淼夸道。

    孙媛意有所指:“一杏读的2+2,后期也会出国,说不定你们会碰上呢。”

    孙媛这句话说出口,慕寻微微蹙了蹙眉,脸上露出了点厌烦。

    他看得出这两个女生的心思。

    四人组里,高一杏最有钱。郑雪明显是真的把高一杏当朋友,这两个人对高一杏的感情有几分真的,有待商榷。

    她们以前就爱意味深长地在他面前说起高一杏的事,表面上看起来别人还会以为她们四人感情有多好,而慕寻只是在心里嗤笑。

    有时候他瞧瞧高一杏,觉得这姑娘有点太天真了。

    她的两个好朋友,指不定内心里多想让她难堪。

    “如果真碰上了,一杏得高兴死。”胡淼应和着孙媛的话。

    夏锌手支着下巴正翻朋友圈翻到一个好笑的东西,轻轻笑了起来,猝不及防地就被身边的男生捅了捅腰。

    男生阴测测道:“笑什么呢?”

    夏锌懵逼:“啊?”

    三人都知道夏锌在看手机,胡淼和孙媛也没觉得夏锌笑出声是和她们的谈话有关,见到慕寻的反应只当他想岔开话题,都觉得有点没趣。

    慕寻知道是自己敏感了,而且出国什么的本身是他自己做的选择,可当下他真的很郁闷。

    而夏锌则是一脸懵:“……我……我在看朋友圈啊,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说一杏和慕寻出国的事呢,他们两个说不定真能走在一起哦。”胡淼胆子大了大,带着点想让夏锌跟她们一起起哄的想法暧昧提醒。

    本以为以慕寻的性格,以前听到类似的话题都是不回应任他们调侃的,这次就算说的露骨点应该也不会怎么样,却没想到慕寻愣了下,直接变了脸色:“胡淼!”

    这一声声音有点高了,直接吓了胡淼一跳。

    慕寻这一刻的脸是阴沉的,显然是真的生气了。

    胡淼和孙媛从来没见慕寻这么生气过,一时间都有点后悔刚才自己嘴贱,坐立不安了起来,脸色苍白。

    夏锌虽然在听到胡淼的话的时候愣了下,但很快也被慕寻突然来的情绪给吓到了,连忙关了手机,忐忑地看着慕寻:“怎……怎么了?”

    慕寻盯着两个女生。

    见慕寻整张脸都是绷紧的,夏锌惴惴地碰了碰他的手,又看了看两个被吓得噤了声的女生,示意慕寻别生气。

    慕寻感受到夏锌的触碰,知道自己有点吓到人了。

    可他还是微微眯起了眼,不客气地说道:“你们一天到晚把我和高一杏扯在一起,高一杏知道么?”

    胡淼和孙媛脸色僵硬。

    “你们和她相处了三年,觉得她听到你们这么说会高兴?”慕寻讽刺道。

    还有更过分的话慕寻没说。

    他真的觉得这两个女生在高考完之后嘴又贱上了更高的一个层次。

    以前他看不惯这两个女生,但那是高一杏和郑雪的交际圈子,他不想多管闲事。

    这次如果不是私心想和夏锌两人相处,顺便为了给接下来的行程绝了后患,他也不会应下这两个女生的提议,跟着她们来了这里。

    她们提起高一杏的时候,他向来装作没听到,足够表明自己的立场。

    可他没想到胡淼会说到这种程度,最关键的是当着夏锌的面。

    “对……对不起……”胡淼小声说了句,又忐忑地辩解道,“我们只是觉得一杏和你……你也知道的……”

    “知道什么?”慕寻面无表情地回问。

    高一杏喜欢他,却和他保持着朋友的距离。

    他知道高一杏喜欢他,却也只和高一杏保持着朋友的距离。

    这是他们之间默认的规则。

    而慕寻不客气的回问让两个女生彻底地闭了嘴。

    慕寻看着两人,笑了起来。

    那笑声冷得不光是两个女生,连夏锌都有点慌,手往回缩了缩。

    慕寻的心中烦躁了起来。

    几乎是被冲动主导着,他完全将昨晚让夏锌为他保密的话推到了脑后,蓦地反握住了夏锌的手,盯着两个女生说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麻烦下次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这个话题。”

    夏锌的心猛地一跳。

    他近乎有些失态地抬头看向了慕寻,而慕寻盯着那两个女生,直到对方都垂着脑袋,不敢开口了之后,才偏了偏脸,对上了夏锌错愕的目光。

    夏锌的心脏跳得很快。

    他的手被慕寻紧握着。

    男生刚才那句话回响在耳边。

    昨晚他就从慕寻的口中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然而此时此刻,慕寻的举动却让他感到了一丝不寻常。

    他的脑海里窜入了一个从前想也不敢想的可能性。

    ……那个可能性,真的存在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