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茶棋戏宴
    云极的确在无聊,无聊着这场无聊透顶的晚宴。

    幸好,晚宴之前的展览即将开始,随着暖场音乐的停止,真正的大人物纷纷走进大厅。

    当先走进来的一人,西装笔挺,四十上下,器宇不凡,铮亮的皮鞋好似镜子,阔步而行,笑声爽朗。

    这人一只眼大一只眼小,一进来当先朝着四周招手,笑容满面,看起来好像个慈善家。

    这位正是银山市首富,吴半城。

    随着吴半城走进大厅的还有一男一女。

    男的是个中分头,很瘦,鹰钩鼻子,双眼阴鸷,看起来自带凶煞之气,另一个女子短发齐肩,脚步稳健,与吴半城并肩而行,穿着男士的大褂,气势十分高傲,不像寻常之人。

    “真没想到二位老人家也能赏脸,哈哈,请请请,里面请!”

    吴半城对着周围的客人挥手示意之后,没有当先入座,而是让着后面的一众身份高贵的贵宾。

    这些贵宾每一个都是豪门的家主,还有地位显赫的官场人物,尤其对两个老者,吴半城的客气程度明显最高。

    两位老者都在六旬左右,一个红脸膛,龙行虎步,另一个瘦小枯干,背着手两眼望天。

    “龙家老爷子居然也来了!”有人一眼认出了红脸老者,惊呼的同时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龙英杰!掩龙集团真正的主人,身家数千亿的人物!”

    “这些年龙英杰渐渐隐退,生意都交于后辈打理,要知道二十年前,龙英杰这个名号曾经响彻半个华夏!”

    “掩龙集团第二任的接班人,龙英杰是个传奇人物,他是真正的金融巨鳄,曾经多次与国外财团交锋而不败。”

    “龙家的资产已经无法统计,那是真正的商业帝国!”

    龙英杰这个名号的确响亮,这位龙家的掌舵人,正是当初在扁鹊药局木楼里下棋的那位红脸老者。

    “那个瘦老头是谁啊,能和龙英杰走在一起,身份不低吧,怎么不认得?”

    有人交头接耳,龙英杰的模样这些人大多认得出来,不过龙英杰身边的瘦老头却少有人认得。

    “应该是哪个集团的老总吧,那么大岁数了还参加这种晚宴,也不怕身体吃不消。”

    “看起来比龙英杰岁数都大,气势倒是不弱,两眼看天,目中无人了这是,真是嚣张的瘦老头,一定是新近出现的暴发户。”

    “什么暴发户,别瞎说,那是扁鹊药局的老东家!”

    “扁鹊药局的老东家!隐世的高人啊,原来他就是陈半仙!”

    “谁能说上话啊诸位,我想求半仙诊诊脉,最近总觉得心脏不舒服。”

    “别找我,我就认得陈老东家的模样,家父曾经求过一次陈老,单单诊脉就要一百万。”

    “诊个脉一百万!抢钱啊!”

    在众人羡慕恭敬的目光和银山首富的恭请下,两位老者当先入席,坐在了内圈的五张贵宾席上。

    让人们有些意外的是,那位龙英杰龙老坐在了俞韵菲身边,而扁鹊药局的老东家则坐在了云极身边。

    见龙英杰坐在一旁,俞韵菲惊慌不已。

    她已经听见了别人的议论,知道身边这位正是龙家的掌舵人,连面对那些龙家的年轻一代她都觉得压力极大,这次坐在掩龙集团的董事长身边,俞韵菲觉得手脚都没地方放。

    “董事长好。”俞韵菲起身施礼,举动看起来十分笨拙,好像小学生在给辅导员敬礼。

    “你也好,坐吧丫头,希望我这个老头子不会影响你的晚宴。”龙英杰的语气十分风趣,没有丝毫看不起俞韵菲这个普通女孩。

    俞韵菲这下安心了不少,暗地里拽了拽云极,想要让云极学自己这样先和老人家打个招呼。

    出乎俞韵菲的预料,云极无动于衷不说,反而是龙英杰先和云极打起了招呼。

    “云先生别来无恙,上次的棋路让我受益匪浅呐,每每回味,都觉得那步棋妙到毫厘。”龙英杰呵呵笑道。

    “不用回味,那步棋,你看不懂。”云极一句话,将龙英杰直接噎住了。

    云极的态度,让俞韵菲大惊失色。

    要知道那可是掩龙集团的董事长,身家数千亿的富豪,就算看不起人家的棋艺也不能当面说吧。

    俞韵菲的小脸儿都白了,幸好她看到龙英杰只是尴尬的笑笑,没有发火的征兆。

    “臭棋篓子就是臭棋篓子,学个一招半式还是臭棋篓子。”

    另一边的陈无惑撇着嘴,鄙夷着自己的老友,自从进来,他那双看天的眼睛就没看过其他人,却在这时候落下目光,落在俞韵菲的身上。

    “丫头,好眼光,你这个小男友可不简单呐,那是人中豪杰,人中龙凤!将来必成大器。”

    俞韵菲发现扁鹊药局的老东家看自己,立刻又站起来了,没等她先打招呼,对方的夸奖先到了,听得她一愣一愣。

    什么男友?

    什么眼光?

    俞韵菲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一旁的云极则无奈的说道:“陈老,不会拍马就别拍,拍在马腿上,马也不舒服。”

    陈无惑和龙老一起尴尬地笑着,马屁没拍好其实不怪他们,以他们的身份根本就没拍过别人的马屁。

    “云先生这套衣服看起来不错,袖口肥大,松紧贴身,穿起来一定舒适,应该有益身体健康,又有特殊的标记在身后,这是……cqxy?”

    陈无惑没话找话,见云极的衣装特别而且看着眼熟,他一时没想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于是念着对方背后的字母,一拍脑门,道:“茶、棋、戏、宴!原来是茶棋戏宴,云先生果然雅士!”

    “那个,那是长秦学院的校服……”俞韵菲听不下去了,小声的给陈无惑解释了一句,听得陈老的脸都红了。

    陈无惑很想大骂一句,穿校服赴宴的都是混蛋,可惜他有求于人,只好抽搐着眼角暗气暗憋。

    “好一个茶棋戏宴,哈哈!领教了领教了。”另一边的龙英杰听得哈哈大笑,不说话都能让老友吃瘪,他觉得这位云先生真不简单。

    远处的座位上,那个长秦学院的女生小玲在看到俞韵菲和两位老者谈笑风生,已经不在是羡慕嫉妒,而是惧怕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那两位老者的身份有多可怕,她可知道。

    只要人家其中的一位动动小拇指,她那位身居高层的父亲将前途尽废!

    不仅小玲在后悔,龙家的年轻一代更在后悔。

    看着自家的老爷子坐在了刚才被欺负的俞韵菲身旁,还和她有说有笑,骆蓉蓉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她使劲的捏了捏脸,发现挺疼。

    方立棋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张着大嘴说不出话来。

    龙晗也觉得诧异,她没听爷爷说过认得俞韵菲和云极,更对爷爷今天的态度莫名其妙。

    最后悔的要数龙世耀。

    刚才龙晗给他带话让他一会去贵宾席,龙家老爷子要帮他引荐引荐,这还没等过去,先得罪了两个,而且得罪的两位就坐在老爷子的身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