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展览开始
    当贵宾席被坐满,真正的大人物们互相客套了起来。

    龙世耀很快被叫了过去,龙英杰帮这个龙家小辈引荐着同桌的豪门大佬。

    对于龙家晚辈,其他人也存着结交的心思,毕竟掩龙集团的地位在那呢,龙家早晚会有新生代的年轻人掌舵。

    其他人都对龙世耀温和的微笑握手,等介绍到云极的时候,龙世耀彻底被凉在了一边。

    他伸出去的手,人家理都没理。

    “这位是云先生,棋道高手,世耀,来认识一下。”

    龙英杰并不了解云极,只好安了个棋道高手的名头,说完对着云极介绍:“这是我龙家的一个晚辈,还算上进,呵呵呵。”

    龙英杰说完,发现云极连表情都没变,看都没看对方。

    “为个座位就要人家破人亡,龙家的晚辈,真是上进。”

    云极这句话说完,龙世耀的脸色就变了,变得惊悚莫名。

    嘭的一声。

    龙英杰一拍桌子,红脸变成了白脸,盯着龙世耀。

    “是、是方立棋惹事,不关我事啊爷爷!”龙世耀吓得急忙辩解。

    “人家说得没错,你们真是上进,不等解释先推脱责任,好,好啊!”

    龙英杰被气得面沉似水,他猜得出之前发生了什么,而且他对自家晚辈大多了解,知道龙家的新一代年轻人里就没几个真正有出息的。

    “方家的小子怎么了,说清楚。”龙英杰强压怒火。

    “我们一家人坐在一桌,这位……云先生占了位置,我们就想请他换个座位。”龙世耀急忙低声解释,他不敢推脱,却含糊其辞,只说争座位。

    听完解释,龙英杰就知道龙世耀没说实话,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云极。

    云极才懒得和龙世耀这种公子哥对质,根本没再理睬对方,反倒是俞韵菲在一旁讲述了起来,将经过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尤其是方立棋的蛮横和对她的威胁侮辱。

    既然龙家的大人来了,俞韵菲身为小辈自然要告状了。

    龙英杰听完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让方家的小子给我滚出去,从今天起,他不在是龙家的人,再敢打着龙家的旗号招摇,他们方家会被集团除名。”

    听闻吩咐,龙世耀急忙点头,匆匆回归了座位,不知和那方立棋说了什么,吓得方立棋头都没敢抬,灰溜溜离开了宴会厅。

    “让你受委屈了丫头,有机会老头子请你一家吃饭赔罪。”龙英杰苦笑着说道。

    “没事的龙爷爷,我心大,这会儿都忘了。”俞韵菲甜甜的笑着,连连摆手。

    远处的龙晗见自己爷爷和一个陌生的女孩说笑,顿时醋意大起。

    她爷爷最疼爱的是她这个长孙女,独占溺爱是她的专利,如今感觉溺爱被分走,龙晗立刻懊恼了起来。

    尤其是看到云极在自己爷爷面前风轻云淡的模样,更气得这位大小姐俏脸发白。

    她爷爷可是掩龙集团的掌舵人,吴半城当面都要客气三分,什么时候被一个毛头小子冷落过?

    “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本次由乾鼎大厦董事长吴先生主办的慈善展览,即将开始。”

    好听的女声传来,负责主持这次展览的主持人来自本地电视台,此时正站在展出的冰柜前,宣布着展览开始。

    “当什么好东西了,藏着掖着的,不就是雪莲么。”

    陈无惑鄙夷万分的嗤笑了一句,他是老狐狸,越想得到的东西,就先要尽力诋毁,让别人认为他不在乎。

    当展览台的黑布被缓缓掀开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在主持人的手上。

    只有云极的目光,扫了眼坐在吴半城身边的那个中分头的男人。

    “坐在吴半城右边的,是谁。”云极问。

    “吴半城的一个手下,打手头子,好像姓肖。”陈无惑压低了声音说:“看展台啊,极地雪莲出来了。”

    陈无惑的眉毛都在跳,请就是掌眼来了,贵重的极地雪莲可不是凡物,哪成想人家没看展台,而是对吴半城的手下好奇。

    “姓肖,肖潘奇。”

    云极的确对吴半城的那个手下好奇,因为对方正是秦大廉的商业对头,也就是尸毒银针的使用者。

    让云极有些失望的是,那个中分头的肖潘奇除了目光阴狠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特殊之处,倒是坐在吴半城另一侧穿大褂的女子,看起来有些来头。

    能动用尸毒银针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极有可能是修士之流,但是这个肖潘奇只是个高级保镖兼打手。

    说难听点,那就是吴半城的一条狗。

    但凡有修为的修士,绝对不会给凡人当手下,像陈无惑这种低级修士都有着亿万身家,偌大的名头,如果肖潘奇也有修为,不可能甘心屈于人下。

    “不是他,一定是他背后还有高人。”

    云极从肖潘奇的身上挪开目光,扫了眼穿大褂的女子。

    这时候惊呼声四起,随着遮挡冰柜的黑布被完全撤走,一朵奇异的雪莲呈现在人们面前。

    玻璃罩里,洁白无暇的雪莲如冰晶雕刻,总共九瓣,每一瓣都格外精致,层叠交错,看起来不像是花朵,而是一种精美的艺术品。

    雪莲摆在一层冰块上面,玻璃罩里的温度应该很低,能看到一缕缕云雾般的寒气在升腾。

    “这就是极地雪莲!好美啊!”有人惊叹不已。

    “此花不该人间有,采自九重白云天!”有人诗意大发。

    “这是雪还是花啊?养不活的吧?”俞韵菲最是实在,只关心花朵是不是还能继续养活。

    “这是天材地宝,天生地养的奇花,以人力怕是养不活的。”龙英杰盯着展览台的玻璃罩,微微点头。

    “一朵破花而已,还得拿冰柜镇着,真是无趣。”陈无惑连哼带哈,极力鄙夷着所谓的极地雪莲,一双小眼睛却在花朵上流连忘返,盯着玻璃罩不放。

    当看到展出的这朵极地雪莲,云极先是点了点头,又忽然皱了皱眉。

    冰柜里的花朵是极地雪莲没错。

    无论九瓣的莲叶还是花叶上的纹路,都在预示着这朵莲花是真品,可是看到莲花放在人造冰层上的姿态,云极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