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镜子里的人
    ..极斗诸天

    七号楼的房间里,云极盘坐修炼。

    一丝丝天气灵气汇聚而来,速度比翔马小区快了两三倍之多。

    在第十宿舍修炼一天,足以抵得上翔马小区修炼三两天。

    这便是修士洞府的重要。

    一处灵气充裕的洞府,能让修士的修炼更加快速,也能让修士修炼得更加安心。

    午夜时分,天气骤冷,整个长秦学院蒙上了一层寒霜,好似一层细细的冰雪,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清冷。

    “神他么隐龙部啊!老子上课上得好好的,怎么被调到这里来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秦小川觉得肚子发胀,上了趟厕所回来有些睡不着了,盯着天花板发呆。

    “环境倒是不错,单人宿舍,就是屋子太大了点,空荡荡的,还有面落地镜,卧室放什么落地镜啊,看着渗人……”

    翻了个身,秦小川打了个哈欠决定继续睡觉,至于正对着床头的落地镜,反正只是个镜子,他胆子又没那么小。

    连龙晗那种女生都自己一个人住,秦小川岂能连女生都不如。

    一想起那位图书馆女神就睡在不远处的隔壁,秦小川的眉毛挑了挑,胖脸上浮现起猥琐的讪笑,好像占了多大的便宜。

    倦意袭来,他昏昏欲睡。

    当,当,当……

    古典的挂钟,在午时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缓慢的钟摆无声的摆动着。

    这间屋子装修得奢华大气充满了中式的气息,但是午夜的时候,偏偏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刚要睡着的秦小川,被钟声吵醒,蒙着头数了十二下,屋子里才安静下来。

    “什么破钟啊!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电池卸了应该就不响了。”

    睡意全无的秦小川愤愤不已的起床下地,在一人多高的挂钟面前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电池在什么地方。

    “机械的?这么大个儿,又是钟又是镜子的,这什么破地方啊,还第十宿舍,住鬼了吧!”

    破口大骂了一句,鬼字刚刚出口,面前的落地钟忽然罩子开了。

    嘎吱吱……

    磨牙的响动吓得秦小川毛骨悚然。

    他现在才发现这个一人多高的落地钟如果将罩子翻开,很像一个立起来的棺材。

    罩子后面,是黑洞洞的空间,应该装着机芯之类。

    秦小川探头瞄了一眼,没看清别的,就看到有什么东西在转动,好像一颗人头,还有两团火光一闪一闪,犹如鬼眼。

    “什么玩意……”

    嘭的一声将盖子推了回去,秦小川靠在挂钟上冷汗都要下来了。

    “幻觉,一定是幻觉,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嘀咕了一会,发现身后的挂钟没了声音。

    回头一看,居然连钟摆都停了,秦小川吓得连退了几步。

    “坏、坏了?”

    胆子再大,他也不敢在半夜打开这个古怪的老式挂钟了。

    白天一定好好检查检查,秦小川一边想着一边趟了回去,无意中看了眼镜子。

    “看人家睡得,这个香啊,那么大动静都听不见……”

    钻回了被窝,秦小川稳了稳心神强行让自己睡觉,刚要有点困意,他忽然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想了想,秦小川突然浑身一震。

    屋子里不热,冷汗却顺着额头淌了下来。

    落地镜正对着床头,里面的人居然没起来,那刚才是谁打开的落地钟?

    一时误以为还在正常的宿舍,认为镜子里的家伙是王抄和陈藐,这时候的秦小川忽然惊觉,整个屋子里就他自己一个人!

    而且镜子里的倒影,也是他自己,并不是外人。

    “为、为、为什么镜子里的人没动,而我却在动呢……一定是噩梦,快、快点醒吧……”

    裹着被子的秦小川哆哆嗦嗦,头都蒙在了被子里,而躺在对面巨大镜子里的人,却直接坐了起来。

    那是个黑漆漆的影子,很瘦小,不像秦小川的体格,两只眼睛闪烁着暗淡的光泽。

    影子无声无息的站了起来,缓缓走向秦小川,却被镜子所阻断,无法走出来,就那么无声无息,一步又一步的往前迈着。

    嘎吱,嘎吱。

    天花板上传来了霜雪被踩到的声音,配合着镜子里影子的脚步。

    窗外有惨白的月光洒来。

    午夜时分,发生在秦小川屋子里的诡异,无人得见,也无人听闻。

    嘭的一声,大门被撞开。

    终于,秦小川在死命的掐了自己两下之后,疼得大脸扭曲,闭着眼睛冲出门外。

    很快又是嘭的一声,另一扇大门被强行撞开。

    “二、二、二叔!有、有、有鬼!”

    看着裹着被单闯进来的秦小川,云极皱了皱眉。

    俞韵菲至少还会敲门,这回好,这位连门都不敲,直接冲进来的。

    “敲门也不会,欠揍了是吧,出去。”云极无奈的说道,他在修炼,哪有时间理睬对方。

    “我不出去,我那屋有鬼!”秦小川躲到一边,倔强的说:“你是我二叔,你不能见死不救,要死一块死!”

    看着对方那么大的块头居然被吓得慑慑发抖的狼狈模样,云极摇摇头,道:“鬼有什么可怕的。”

    “鬼还不可怕啊?”

    秦小川从被子里钻出脑袋,小声道:“我那屋跟鬼屋似的,老吓人了二叔,我不骗你,我起夜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倒影不动,落地钟里面好像藏着什么怪物,尤其住楼上的家伙还在来回走路,脚步那个难听啊……楼上好像没住人,真有鬼呀!”

    秦小川想起了这里是二层别墅,他们就住在二楼,头顶就是房顶了。

    秦小川越说越害怕,哆哆嗦嗦的不知往哪躲才好,一眼看到床底下不错,就要往下爬。

    不等他爬进床底,一个脑盖被云极甩了过来,疼得秦小川直吸气。

    “见鬼?以你的能力,连鬼都看不到。”

    云极被这么一搅和也没心思修炼了,对着秦小川说道:“生灵死亡,多会形成魂体,这种魂体凡人看不到,除非有特殊的瞳术或者能力才有机会窥见灵体的玄奥,你认为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么。”

    秦小川直摇头,示意自己没有过人之处,不过他不甘心,狡辩道:“那厉鬼呢?厉鬼能杀人,一定能看到了吧。”

    “说对了,厉鬼为极怨之气,可凝形鬼体。”

    云极冷笑了一声,道:“厉鬼的确能被看到,如果你看到了厉鬼,根本跑不出屋子,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二叔你怎么不信呐,我真看到鬼了……你、你、你这屋子里也有!”

    秦小川说着说着忽然瞳孔放大,指着云极身后的落地镜,声音颤抖着说道:“就、就在你身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