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隐形的楼梯
    ..极斗诸天

    哆哆嗦嗦的胖手指向了云极身后的落地镜,秦小川的脸都白了。

    要不是他从小胆大,这时候换成别人非得吓昏过去。

    啪!

    刚说出你身后有鬼,秦小川就迎来了第二个脑盖。

    秦小川不敢说话了,用被子蒙住头,一根手指留在外面,指了指镜子的方向,浑身发抖。

    他再次看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原本镜子里的云极是背对着秦小川,就在云极讲述鬼怪真相的时候,秦小川发现镜子里的云极居然转过了身来,两只眼睛里闪烁着两道红光,张牙舞爪仿佛要扑出来一样,这才吓得他连说有鬼。

    既然云极不信,秦小川都不敢吭声了,生怕把镜子里的鬼引到自己身上。

    秦小川心说你不信是吧,等你回头看看就得和我一个模样,吓个半死。

    事实证明,秦小川低估了他这位二叔,也高估里镜子里的身影。

    云极转过身去,看了看镜子。

    里面的自己毫无不同,微微皱着眉,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

    “再要胡说八道,就出去。”云极语气冷淡,瞥了秦小川一眼,站在镜子前没动。

    秦小川脸皮够厚,不怕骂,他虽然害怕,却更加好奇。

    屋子里又不是他自己,还有云极呢,如果镜子里真的有鬼,他想看看云极会被吓成什么模样。

    从被子的缝隙往外看,秦小川的好奇心很快得到了满足。

    他看见站在镜子前的云极没动,镜子里的云极却歪了歪头,好像在和后面的秦小川打个招呼,接着突然一黑,镜子里的云极整个人变成了一张血盆大口!

    嗝的一声,秦小川吓得差点没昏过去,抖得更厉害了。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那位二叔居然当真不怕,依然站在镜子前,还伸手拍了拍镜子。

    “他真是脑子有问题,这么可怕的事他居然不怕……”

    秦小川在腹诽着他那位二叔,云极则好奇的打量着镜子里的画面。

    “镜子屏幕?”

    云极拍了拍镜子,不确定镜子的材料,不过里面的血盆大口却是假的,根本不是鬼怪,而是一种影像而已。

    连气息都丝毫没有,云极不用看都知道镜子里的画面是假的,应该是谁的恶作剧。

    当他拍了拍镜子,里面的画面随之消失,恢复了镜子原本的功能。

    “屏幕?”秦小川忽然来了精神,钻出被子也来看了看镜子。

    左拍拍右拍拍,没看出镜子有什么不同,秦小川挠着头又来到挂钟近前。

    “原来是假的,恐怖片啊,谁搞的恶作剧,别让老子逮到你!不然揍得你满脸开花!”

    被吓了半天,原来是假的,秦小川气愤不已,拉开挂钟的罩子,果不其然,云极这屋子的落地钟里也有东西。

    秦小川在他自己屋子的挂钟里看到了类似人头的东西,在云极这屋的挂钟里则发现了两只脚。

    脚不大,但是很老,皮肤上遍布褶皱,就站在挂钟里,没有身子,看起来极其恐怖。

    “就他么知道有东西!还吓我?本少爷是吓大的!”

    抬起大脚,秦小川就要把挂钟里的两只脚踩憋,不等他落脚,挂钟里的两只脚忽然动了。

    只见其中的左脚直接飞了起来,吧唧一声好似扇嘴巴一样踩在了秦小川脸上。

    “槽!”

    秦小川被扇懵了,等他转了三圈才清醒过来,挂钟的罩子已经关上了,气得他大骂不止,认为谁在耍他。

    “别动那钟。”

    云极的声音止住了秦小川的举动。

    “二叔!那钟里藏着人呢,还用脚打我!咱们俩一起揍他!”秦小川愤愤不已。

    “揍?”云极笑了笑,道:“你不是怕鬼么,怎么又不怕了。”

    “我秦小川天不怕地不怕!除了怕饿这辈子就没怕过别的……鬼、鬼?”

    秦小川越说声音越小,最后躲在云极身后,心惊胆战的小声说:“二、二叔,你说那挂钟里的东西,是鬼?”

    “谁知道呢,反正不是活人。”云极皱了皱眉。

    镜子里的影像是假的,但是挂钟里的人脚,却不是假的。

    就在秦小川打开挂钟的那一刻,云极察觉到了阴气的存在,来源便是那座中式的落地挂钟!

    目光一沉,云极来到挂钟近前。

    “别打开啊二叔!我们还是跑吧!”秦小川小声的说道,他吓得腿都软了。

    嘎吱一声打开了罩子,云极没理睬秦小川,而是神色冷淡的盯着挂钟的内部,背在身后的手里已经掐住了小巧的纸人。

    挂钟内部空空如也,刚才的两只脚踪迹不见,只有一丝暗淡的阴气残留,预示着逃离此地的东西绝非活物。

    既然是隐龙部的第十宿舍,应该没有危险才对,云极略一沉吟,放弃了追出去的打算。

    在他看来应该是谁的恶作剧,专门为他们三个新成员而来。

    “宿舍里居然有这种东西,倒是有趣,那双脚,会是谁的呢。”云极淡淡一笑,关上了挂钟外的罩子。

    “那双脚好老啊,好像还有点味道,呕……好恶心……”

    秦小川这时候才顾得上闻一闻自己脸上的味道,一闻差点吐了,哀怨道:“什么第十宿舍啊,我想回家,呕……”

    秦小川的样子比较欠揍,云极没理他,有这么个家伙在,修炼是修不成了。

    “楼顶的脚步声又是怎么回事,仔细说说。”想起秦小川逃进来的时候不仅说镜子和落地钟有鬼,还说楼上有人走路。

    “我听到有脚步声,嘎吱嘎吱的,声音很轻很小,就像踩着积雪的野狗。”秦小川形容得很满意,说完自己还点了点头,说:“对,就像野狗!”

    嘎吱,嘎吱。

    当秦小川声音停顿的空挡,天花板上居然传来轻响。

    正如秦小川说言,声音很轻很小,就像踩着雪的野狗在走路。

    “就是这种声音!会不会是楼顶有人?”秦小川小心翼翼的往云极身边挪了挪,战战兢兢的盯着天花板。

    嘎吱,嘎吱。

    脚步声再次传来,这次声音大了些,不再像之前那么小那么轻,就好像从狗变成了人。

    再次皱了皱眉,云极侧耳聆听,当第三次脚步声响起的同时,他走向了窗台,拉开窗子一步迈了出去。

    以真气汇聚成三缕细线,承载脚底,形成阶梯,云极从窗外一步步走上了房顶,这手踏空而行看得秦小川都傻了。

    “隐形的楼梯!第十宿舍太他么神奇了!我也试试!”

    当秦小川无比好奇的与云极一样走出窗外,迎来的是一声惨叫,与重物落地的闷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