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编尸
    ,精彩小说免费!

    但凡走进这座由磁场材料所包裹的房间,头发都会朝着周围散开形成爆炸式的发型。

    云极都不用特意感知,自己的头发都这模样了,屋子里如果不是有磁场,那就真有鬼了。

    金斤教授愣住了,看着云极的发型,非但没有嘲笑,反而眼泪汪汪。

    “从来没人进来过,原来屋子里有这么大的破绽,老太婆,看来我们要分开了,呜呜呜……”

    说着,金斤教授居然抱着人头失声痛哭。

    原来他怀里的人头,是他的妻子。

    一瞬间,云极的目光变幻了起来。

    在他眼前的老人,仿佛多年前那个同样抱着冰冷尸体的自己。

    指尖一动,纸人魔没入袖口,静静的躺在袖子里,一动不动,宛如另一具尸体。

    “这是我老伴,三年前就去世了,我们说好了要一起走的,她却先走一步,哎……”

    老教授叹息连连,眼泪汪汪,看起来好不可怜。

    “她生前最喜欢散步,每天吃完晚饭我们老两口都会去家门口的那条小湖边遛弯。”

    “她去世之后,我用特殊的药水保持她的尸体,又建了这座磁场房间用来封住她的魂魄,这样一来她就还能陪着我了。”

    “我想啊,等我也死去的那一天,我们就能一起上路了,她一个人先走我不放心啊,我一个人活着又太孤单了。”

    “小花啊,别怕,他们要是抢走你,我也不活了……”

    拍着老伴的人头,金斤教授疯癫了一样,其实他就是个伤心人而已,为了留住自己的妻子,而不择手段。

    “没人抢你的小花,让她别来七号楼就行了。”云极说完走出了房间,剩下老教授愣了半晌,急忙将人头塞回挂钟里追了出去。

    “你不是来抢我的小花的?炼人炉那边可找了三年了,丢了尸体这种怪事他们现在都不知道是我暗中做的手脚!”

    “我不是守墓人,对你的小花没兴趣。”

    “那我就放心了!你可不能往外说啊,你怎么住在七号楼?你是新来的?刚才那会飞是纸人是什么,飞行器么?”

    得知云极不是炼人炉派来的人员,也和墓地没关系,金斤教授明显放心了下来,开始打听起云极的身份。

    当他得知云极是新来的见习成员,终于笑了起来。

    “原来是见习成员,那就是自己人了,我的小花你可要给我保密,放心,通往七号楼的隧道我今天就给封上,嘿嘿,吓到你们了是吧,住进来早跟我说啊,七号楼没人住,被我当成了实验室,那些落地钟是特意给小花建的,她不是喜欢遛弯么。”

    人死也遛弯,这位老教授的观点倒是特别。

    “既然七号楼被你当做了实验室,镜子屏幕里的恐怖画面,也是你放的了。”

    云极没下楼,而是来到二楼的一间大厅,这座大厅有些奇特,没有棚顶,中心立着一架巨大的天文望远镜。

    “镜子屏幕是我特别定制的,恐怖画面也是我放的,小花她不仅喜欢遛弯,还特别喜欢看恐怖片,所以我特意为她装饰了七号楼,被我称之为鬼屋,怎么样,你们是不是被吓坏了?实在是抱歉啊,我今天就叫人把屏幕全都清理走!”

    落地钟是为了给老伴的尸体遛弯用,镜子屏幕里的恐怖画面也是给酷爱恐怖片的老伴量身定做,可见这位金斤教授是个痴情的。

    人都死了,还如此眷恋,这份痴情已经达到了变态的程度。

    “人死如灯灭,顺其自然。”

    云极站在天文望远镜近前,看似随意的开导了一句,实则是在点醒这个梦中人。

    “我也知道自己已经不正常了,那又怎么样呢,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活几年呢,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我不舍得她走,就算变成你所说的尸鬼,我也要把她留在身边。”

    听着老者的倔强话语,云极没在多说。

    转动望远镜,将镜口对准了月亮,清晨时分,天边暗淡的月牙还没有完全落下。

    高倍数的天文望远镜,能看到月球上起伏的山脉轮廓,云极看向望远镜的眼里,渐渐浮现出一种熟悉的神色。

    此时所见的月球山脉,他都曾经踏上过。

    “清晰吧,这可是全球最先进的天文望远镜了,连月球山脉都能观测到,就是看不到月亮背面的阴影世界,有机会真想去探索一番呐。”

    “最好别去,否则你会后悔。”

    “为什么?你知道月亮背面有什么?我猜月球上一定存在生命!”

    “生命,或许那也叫生命吧。”

    云极离开了望远镜,不在多看冷冰冰的月球,而是对着金斤教授郑重的说道:“做个交易,我帮你将小花复原成整体,作为代价,我要离子催化炉。”

    多好的炼器炉,云极一进来就看中了那个离子催化炉,有了那东西他就不用特意去找地火,可以随时随地炼器了。

    以离子催化炉发出的火焰,在没有修成丹火之前,足以胜任低阶修士炼器的工作。

    “真的!你能把小花的尸体复原了?”金斤教授瞪起了眼睛。

    尸鬼存在的年月一久,关节就会破损从而断裂,他想尽了办法,就是无法复原她老伴,没办法,只好整天和这些手脚脑袋作伴。

    虽然说那些手脚和脑袋都是他老伴,但是这么零碎,看起来实在有点不妥。

    “吹灰之力。”云极说罢走下了二楼。

    “吹灰之力?不会是吹牛吧?如果把我的小花恢复完整,离子催化炉送你了!”金斤教授狐疑地跟了下去。

    楼下的大厅里,迷迷糊糊的秦小川刚刚转醒,看到云极顿时哀嚎道:“二、二叔,快给我爸打个电话,就说我要不行了,我现在觉得灵魂都要出窍了,脑袋顶上冰凉冰凉的,是不是快死了……”

    啪一个脑盖下去,秦小川噌的一声就窜起来了。

    “怎么又打我?下手比平常还狠!”

    “不,力道和平常一样。”

    “不可能!我觉得这次老疼了……咦我的头发呢!妈呀我怎么没头发了!怪不得觉得头顶凉凉的!是谁!是谁给我点了一首凉凉!”

    不去理会一惊一乍的秦小川,云极让金斤教授准备一种特殊的细线。

    细线以稀少的稻草编织,有着耐腐又坚韧的特点。

    不到半天的功夫,丝线备好。

    二号楼里,在金斤教授期待的目光下,在秦小川惊恐的目光里,云极动用了名为编尸的古老技法,将四分五裂的尸体,以真气包裹的一条条细线串联起来,最终成为了一个整体。

    编尸之技不仅还原了金斤教授的老伴小花,还将这具尸鬼的神魂彻底封在尸体之内。

    完整的尸鬼已经不需要封在磁场阵里,可以随意走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