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有人跳楼了
    晨光明媚,霜月初秋,正值开学季。

    学院幽静的小路旁,一排排高大的银桦树笔直林立,翠绿的树叶生机勃勃,正如那些带着好奇与向往,刚刚从高中步入大学校园的莘莘学子。

    “十三岁即王位,二十二岁加冕国君亲理朝政,十七年间,先后灭齐、赵、魏、楚、韩、燕六国,三十九岁完成了统一华夏的大业,称始皇帝。”

    大学部一年级的教室里,年轻的历史老师撩了撩遮住额头的刘海,语气顿了顿,秀丽的脸庞带着庄重与严谨。

    她叫段馨,二十六岁,长秦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讲师。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从秦王到始皇,他所付出的艰辛换来了书同文,车同轨,他修筑了长城与灵渠,对外北击匈奴,南征百越,被誉为千古一帝。”

    以教鞭点指着黑板上的古代地图,段馨的声音铿锵有力。

    这是她的第一堂课,讲的是古代史,面对着座位上的大一新生,她要将这第一堂课讲得引人入胜,不仅要讲述出千古一帝的不世之功,还要讲述出华夏第一位君主的是非与过错。

    “如此传奇人物,却在晚年铸成了大错,居然生出求仙之心,梦想长生不死。”

    段馨的秀眉蹙了起来,目光里掺杂着愤怒与遗憾,语气变得凝重了许多。

    “晚年的始皇变得残暴不仁,变得独断专行,终于动摇了大秦的根基,如果他能早些醒悟,大秦就不会早早的葬送,如果他不去追逐虚无缥缈的修仙之说,留给后世的就不会是一个随着国君亡故而分崩离析的大秦!所以,归根结底,害了始皇的,是一个并不存在的‘仙’字。”

    当段馨将关于大秦的历史总结之后,教室里一片安静。

    大家都沉浸在古代岁月铁马长刀的画面里,冷兵器的年代,有着独特的魅力,尤其是千古一帝的传奇,更令人神往。

    呼噜……呼噜……

    安静的教室里,历史老师苦心营造的气氛,被后排座位传来的呼噜声打破。

    正在满意着授课效果的段馨,没等心头生出小小的得意,先在额头蹦起了隐现的青筋。

    啪!

    教鞭在黑板上甩出轻响,发出呼噜声的学生终于被惊醒。

    “坐着都能睡得着,真是厉害,你,昨晚上做什么了。”

    段馨沉着脸盯住了发出呼噜声的家伙,对方好像还没清醒,揉了揉黑眼圈,打着哈欠说:“修了一宿的仙……”

    短暂的沉默过后,教室里暴起了哄笑。

    段馨的心口明显出现了起伏,看起来被气得不轻。

    刚说到大秦灭国的缘由就是始皇追逐虚无的修仙之道,这就来了个上课睡觉,还将熬夜美其名曰修仙的可恶家伙。

    嘭。

    刚要将坐在后排打呼噜的学生当做典型教训一顿,忽然右手边靠窗的第一座传来轻响。

    转头看去,段馨立刻捏起了拳头。

    坐在靠窗第一座的学生,居然趴在桌上睡着了!

    那是个瘦削的男生,衣着朴素,从侧脸能看得出眉目清秀,只是脸色苍白,好像大病初愈。

    见其闭着眼趴在桌上,段馨心头大怒,将原本要惩罚的目标从后排打呼噜的胖子,换成了第一座的瘦削男生。

    坐着睡觉虽然可恨,趴桌子睡觉更不可饶恕。

    看了眼根据座位列出的名单,段馨走下讲台,来到靠窗的第一座。

    啪!

    教鞭落在书桌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昨晚你也修仙了么,云极。”段馨冷着脸,质问着面前刚刚被惊醒,叫做云极的男生。

    “修仙……”

    不似睡眼朦胧,云极的眼瞳先是迷茫空洞,很快变得深邃了起来,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是,那眼眸深处犹如无垠的星空,藏着无尽的神秘。

    “是啊,修了很久。”

    云极的回答再次引起全班的爆笑,更让段馨火冒三丈,只是没人听得出,他的语气与平常不太一样,甚至连气质都变得不同。

    就好像刚刚的打盹,让这位原本内向木讷的男孩换了一个人似的。

    “够了!你们是长秦学院大一的新生,就读这所华夏一流的私立大学如果是为了自由的熬夜,那么现在就可以离开教室,请别辱没学问!”

    段馨这番话掷地有声,带着无形的威严,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尤其那句辱没学问,声音不大,但是格外刺耳。

    对于学生而言,求学就是为了学到学问,而辱没学问,是对学生最为严厉的批评。

    “辱没学问……”

    面对着气势威严的历史老师,云极的目光毫无躲闪,平静的说道:“如果修仙是辱没学问,那么也请你,别辱没仙家。”

    淡淡的语气,谈不上恭敬也说不上放肆,却让全班同学诧异不已。

    这才开学的第一堂课,就开始与老师针锋相对,这种好戏立刻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平常大家口中的修仙不过是一句玩笑,代表着熬夜而已。

    可是云极与段馨争论的话题,明显不同于其他同学口中的修仙,而是针对着修仙的本意。

    关于修仙求道。

    “这世上,没有仙!”

    段馨的语气不容置疑:“如果真的有修仙之说,始皇就不会成为暴君,大秦也不会匆匆灭亡,连千古一帝都无法长生不死,可见修仙二字不过是古代方士的欺骗手段。”

    “始皇……是他资质不够。”云极语气淡淡的说道,好像在回忆中想起了什么,略微失望的摇摇头。

    “资质不够?你说华夏第一位帝王资质不够!”

    段馨觉得自己听错了,道:“你可知始皇的丰功伟绩?哪怕将功过抵消,他依旧是华夏第一人,千古第一帝!如果连始皇都没有资质,那世上谁还有资质呢!”

    虽然对晚年的始皇十分痛恨惋惜,段馨却极其敬重这位千古一帝,一个大一新生的质疑,让她极其不满。

    尤其质疑的对象还是她所崇敬的古代人物。

    “燕雀不知鸿鹄之志,鸿鹄不知鲲翅之广,仙路无痕,无迹可循。”

    云极一句话说出,所有同学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一句燕雀不知鸿鹄之志还不够,居然加了句鸿鹄不知鲲翅之广,都双重暴击了还要强调修仙的存在,历史老师非得发飙不可。

    自以为是的学生段馨不是没见过,如此自以为是的,她算第一次见到。

    在愤怒中,她反而冷静了下来,盯着面前的瘦削男孩。

    “看来你是沉浸在最近流传的异能话题里了,异能的确存在,但并非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那是世界话题,未解之谜,希望你能尽快清醒过来,我建议你加入学院的异能社,能了解更多关于异能的真相,尽早将异能与修仙区分开来,我是长秦学院大一年级的历史老师,也是异能社的负责人之一。”

    放弃了关于修仙话题的争辩,段馨觉得轻松了几分。

    和一个大一的孩子置气,自己好像不太成熟。

    撩了撩垂下的刘海,段馨恢复了本来的魅力,道:“云地相接,极言其远,云极,多好听的名字,希望你能配得上它,好了,我们继续上课……”

    转身回到讲台,就快下课了,她要将第一堂课完美收官。

    “放心,云极这个名字,我配得上。”

    在男孩轻声的话语中,忽然间教室里尖叫声起伏!

    刚刚回到讲台,段馨就听到身后传来无数的惊呼,她猛地转身,正好看到刚才与自己争论的云极居然迈上了窗台。

    “不要!”

    随着段馨的惊呼,对方已经一步迈出了窗外。

    “有人跳楼了!”

    “云极跳楼了!”

    “他脑子坏了吧,真以为自己能修仙啊!”

    “这是妄想症!非得摔死不可!”

    “好可怕我不敢看了!”

    教室里惊呼四起,一片混乱,这时候最后排依旧打着呼噜的胖子被惊呼声吓醒。

    于是名为秦小川的胖子以那双标准的黑眼圈,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迈出窗台的云极仅仅下落了一米左右就悬浮在半空,居然没有掉落!

    犹如仙家踏空,要化长虹而去。

    “我去!真修仙了啊!奇迹啊!飞人啊!”秦小川被惊得窜了起来。

    由于睡了大半节课,腿早就麻了,脚下一滑摔了个四仰八叉,书本掉落一地,裤子后面被桌腿划开了一条大口子。

    “肃静!”

    黑板被敲得当当响。

    乱哄哄的教室里,最先反应过来的历史老师愤怒的吼道:“什么奇迹!教室在一楼!”

    跳楼危险,跳一楼就无所谓了,一米多高的高度对一个大一学生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云极的古怪举动,将段馨气得无以复加。

    她刚要训斥,忽然一个女生匆匆的跑上了讲台,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看向窗外的目光还带着担忧。

    “脆骨病?”

    段馨失口说道,目光复杂的看向窗外的男孩。

    青空下,站在窗外草丛里的云极此时正仰头看天,清瘦的脸睱被晨光勾勒出坚毅的轮廓。

    “三千年,又回来了,昊阳域。”

    望向天空的云极,呢喃着无人听闻的低语,亦如他那不为凡人所知,却响彻诸天万界的身份……

    云仙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