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宿敌的名字
    三千年前,他从位于昊阳域的地球走出,修成一身绝学,直达散仙之境。

    三千年后,他战死星空深处,如今这缕魂魄,是当年遗留在昊阳域的一缕分神。

    三千年岁月,当年的分神不止轮回了百世,终于在这一世获得了新生,迎来了真魂的觉醒。

    从此,不在是自行生长的肉身。

    而是……散仙重生!

    悠久的记忆如同洪水般冲进脑海,百世的轮回,每一世却只有短短二十年。

    每一次轮回,都是一次可怕的经历。

    痛苦的画面,伴着葬礼的哀歌,一副副,一幕幕,在眼前划过。

    他无法如常人那般老去,因为他留下的分神,携带着本体的致命弊端。

    这份弊端,从他出生就存在,在现代被称之为脆骨病。

    一种无法治愈的怪病。

    绝望与死亡已经让人恐惧,如果这份绝望在短短的时间里重演了百次,再坚强的人都会崩溃。

    然而云极却不同。

    感受着百世轮回,云极古井无波的心境仅仅泛起一丝涟漪,随着记忆的融合,这一丝涟漪就此归于宁静。

    相对于百世轮回的痛苦记忆,来自本体真实的回忆,更加令人震撼。

    那不仅是三千年的修炼之旅,更是三千载岁月的追杀与战斗。

    强大的宿敌,曾经令诸天万界为之颤抖。

    “我重生昊阳,他也没有真正的死去,姬谷玄……”

    指骨被捏出脆响,本就易碎的骨骼传来阵阵痛楚,只是这些痛苦,在宿敌的名字面前变得微不足道。

    无垠的宇宙,崩裂的星辰,九彩的霞光,遮天的云雾,与宿敌决战的画面,成为了本体记忆的终结。

    回忆转瞬即逝,回忆的人轻声一叹。

    感受着膝盖传来的隐痛,云极自嘲道:“云无骨啊云无骨,即便借助一缕神魂重生,你依旧甩不掉骨弱的弊端,看来还得重走老路。”

    跃出窗台并非一时冲动,而是要借助从窗台跃下的力量,来确认脆骨病的程度。

    窗台的高度最为适宜,不至于让腿骨碎裂,又能清晰的感受到骨骼的损坏程度。

    如今看来,这具身体的情况并不乐观。

    或许,活不到二十岁。

    当云极暗自沉吟的时候,沿着小路走来一位老者,老者年近六旬,十分消瘦,几乎皮包骨,双眼有神,声音浑厚有力。

    “秋风起,九月花,御剑去,走天涯,修行之人不走寻常之路,道友请了,在下尹龙声。”

    老者好像真的修道高人,满口古风,说着还拱了拱手,听得云极一阵疑惑。

    因灵气枯竭早已被遗弃多年的昊阳域,居然轻易能遇到修仙同道了?

    “看阁下面色不佳,想必昨夜里又修仙了吧?刚开学就跳窗户是你的不对,碰巧遇到我这个副校长就更是你的不对了,上午就在这罚站吧。”

    话锋一转,名为尹龙声的老者展示了身份,原来人家不是修仙的同道,而是学院的副校长。

    “罚站?”云极有些哭笑不得。

    “半天。”副校长背着手沿着小路走远。

    云极自然不会听话的罚站半天,他又不是真正的学生,而且脆骨病的病情需要尽快缓解。

    以云极如今这副普通人的身体,治愈脆骨病基本不可能,想办法缓解病情稳固骨骼,倒是有机会做到。

    “云极!你没事吧,吓死我了。”

    从教室跑出来的女孩正是刚才告知老师实情的俞韵菲,气喘吁吁的看着云极。

    “无妨。”

    云极很快从这副本体的记忆中得知了女孩的身份。

    俞韵菲不仅与他念的同一所高中初中甚至是小学,云极还寄宿在俞韵菲家近一年的时间。

    百世轮回,每一世的云极都是孤儿,这一世也不例外。

    他没有亲生父母,这一世却有养父母,养母与俞韵菲的母亲是表亲,云极与俞韵菲算得上名义上的远亲,只是没有血缘关系而已。

    至于寄宿,是由于养父母带着他们的亲生女儿外出求医,顾不得云极这位养子,只好让其寄宿在俞家。

    如今进入大学,云极已经不用寄宿俞家,而是住宿在学院里。

    “什么无妨?你知不知道刚才多危险!如果是小时候,你这一跳腿就断了!”

    俞韵菲有着一张秀美的脸庞,在高中的时候就是校花,进入大学一样名列前茅,此时带着嗔怪的模样显得很是可爱。

    “又不是真的无骨之人。”云极笑了笑。

    这时下课的铃声响起,俞韵菲不容分说,扶着云极走向校医室的方向。

    “自己的身体自己小心,真要摔断了腿,你就不用上课了,躺在医院里可没人照顾你!还有,别说话那么文绉绉,像个古人似的,听说我们学院有一位副校长就喜欢仿古,整天之乎者也,都快入迷了。”

    “或许是人家的爱好。”

    “什么爱好,我看是病,得治!”

    “病有轻重,未必都治得好。”

    “你别多心啦,你的病一定能治好的!放心吧。”

    安慰着云极的女孩,秀眉微微锁着,她知道自己只能安慰云极,因为脆骨病以如今的医学手段根本无法治愈。

    别说治愈,医学界连缓解都做不到。

    发生在校园里的小小插曲,很快被遗忘,至于跳窗户的举动只能成为一时的笑柄,逐渐被新的趣闻所替代。

    只有历史老师段馨,深深的记住了云极这个孱弱的大一新生,还有由于惊吓而出丑,在全班同学面前丢尽脸面的小胖子秦小川。

    在校医室简单的检查过后,云极独自返回了宿舍。

    屋子里没人,其他室友还在上课,现在是上午,坐在宿舍里的云极闭目休息。

    之前融合了百世记忆,如今云极在这些记忆里了解着华夏的演变史。

    清秀的眉峰时而微蹙,时而紧锁,时而舒展,时而横起,不久后,云极缓缓睁开双眼,眼里有自豪也有愤怒。

    秦时之后的朝代更迭,犹如一部史诗般被尽数了解。

    他从秦时离开了华夏,离开了地球,最终走出了昊阳域,虽然是三千年前的古人,云极也是华夏子民,流着炎黄血脉。

    得知了离开之后的历史,尤其是被欺凌的那段岁月,让云极目光泛冷。

    “东瀛……区区塞外之地,居然敢犯我华夏,若当年还在昊阳,东瀛必将天下除名。”

    一声冷哼,空气中旋转起无形的杀意。

    爬在纱窗上的秋蝉瞬间停止了叫声,空荡荡的寝室里仿佛连温度都下降了一些。

    扑棱棱,秋蝉飞走,在不远处的银桦树上继续鸣叫。

    “凡夫之体,连只蝉儿都不怕了。”

    云极苦笑了一声,振作精神,自语道:“既然没死,那便从头来过!”

    重新修炼而已,对拥有着散仙心境与经验的云极来说,不算难事。

    只是昊阳域的灵气匮乏,这一点才最麻烦。

    坐在寝室,云极屏蔽杂念,运转心法,尝试着修炼。

    他这边在修炼,走廊另一端的一间寝室里却有人在破口大骂。

    “第一天就出丑,以后还怎么在长秦混了!这是……”

    由于裤子被划破,秦小川狼狈的逃回了寝室,此时正抓着一并换下来的大裤杈,惊悚的盯着上面的图案。

    “kt……猫!往裤杈上印kt猫?这他么哪家变态的工厂!我买的是男裤啊!我说怎么跑回来的时候那么多女生看我呢,眼神还都怪怪的……这下糗大了,都怪那个云极,给我等着!我饶不了你!”

    开学第一天,长秦学院最出名的未必是跳一楼的云极,却一定是穿着kt猫的大裤杈,在校园里一路狂奔的小胖子。

    ps:新书开张,求各种票,在这里通知一下,签约状态改好之前暂时两更,大概一周到两周时间,签约状态改好之后正常三更,新的故事,一起扬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