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灵气游丝
    白玉京,月亮的另一种称呼,虚无缥缈的仙家居所。

    自古以来,世人对明月的向往生出了种种传说,随着科技的发展,月亮的神秘面纱逐渐被层层掀开。

    以如今地球的科技,已经在月亮上建立了探月基地,探月行动是很多专研太空科技的科学家最为热衷的领域。

    虽然探索了多年,广阔的月球表面对人类来说依旧陌生。

    人类的科技只能探索到月球明亮的一面,月的暗面没人知道存在着什么。

    “月亮本来是圆的,今天却是弯的,你们知道为啥不。”

    寝室里,秦小川的声音响起,其他两人立刻攀附。

    “为啥呢老大?”

    “是不是与天狗有关啊老大?”

    得意的秦小川看了眼窗边的云极,指桑骂槐的说道:“因为月亮被人揍了,所以弯的地方亮,暗的地方黑,你们看看,月亮像不像被人揍成了乌眼青的眼眶?哈哈!”

    “老大这么一说……还真像!”

    “要想把别人一拳打成像月亮这样的乌眼青,一定需要觉醒者的力量!”

    “觉醒者存不存在都是个谜,别看最近传得沸沸扬扬,没准都是假的。”

    “不会吧,那段视频你没看么,真的有人能举起一辆汽车啊,除非是特效,否则正常人谁能办到?”

    “关于觉醒者的视频多了,现在谁都分不出真假。”

    “如果是假的,我们学院就不会有异能社了,据说异能社专门研究觉醒者,历史老师既然是负责人,你们说她会不会就是觉醒者啊?”

    “科学家研究的东西更多,没听说哪个科学家有异能,还不都是正常人。”

    王抄和陈藐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着最为流行的话题,关于异能。

    “什么觉醒者,都是扯淡,在飞机大炮面前,有异能和没异能有差别么!”秦小川撕开了一大包薯片,边吃边说:“其实我也是异能者,我的异能就是……吃!”

    “老大这异能厉害!”

    “老大的食之异能,天下第一!”

    听着几人的谈论,云极并不插口,也没理睬三人,而是坐在一旁暗自沉吟。

    白天的时候历史老师的确提过异能社,据这具肉身的记忆来看,近些年发生的超自然现象还不少,而且大多与传得沸沸扬扬的异能和觉醒者有关。

    车祸事件中以单纯的臂力举起汽车的老人。

    火灾中被火海吞没本该必死,却毫发无损走出废墟的小孩。

    迷路在森林里一年之久的中年男人,走出森林的时候居然年轻了二十岁。

    溺水的旅客由于惊恐过度从而窜出水面,在水面上奔行如飞。

    还有些以火焰为玩具,以冰雪为武器的神秘身影……

    这些消息已经不在是秘密,而是公开在网路上的一个个视频,虽说被清理了很多,如今已经很难找到,但是刚出现的时候,阅览量可不小。

    到底是真正的异能觉醒,还是有人在故弄玄虚,以视觉效果蒙蔽大众,这一点没人能解答。

    至少普通人当中没人知道真相。

    “异能,觉醒者,灵气复苏……”

    低语着几个关键的字眼,云极的眉峰动了动。

    他不相信所谓的异能与觉醒。

    因为人类的潜能没人比他还清楚,如果连散仙都不认可的觉醒出现,那么只能是天地中出现了能令普通人异变的力量。

    而这股力量绝非灵气。

    “如果真有觉醒者,令他们觉醒的力量会来自何处呢。”

    云极所关心的不是事物的表面,而是事物的核心,有关异能的热闹虽然有趣,在他眼里实在无聊。

    让他觉得有趣的,是促使这些普通人觉醒异能的力量之源。

    寝室里的谈论渐渐消失,秦小川见云极在发呆,将手里的薯片扔在一边,对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起身走进了卫生间。

    两人立刻领会,跟着走了进去。

    长秦学院的宿舍环境很不错,四人的寝室有着单独的洗手间,而且地方还不小。

    关上门,秦小川压低了声音与另外两人耳语,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脚下的空水桶。

    王抄和陈藐先是吃惊,接着憋笑,纷纷点头同意。

    三个人开始忙活了起来,先把水桶接满水,然后小心翼翼的拉开门,又轻手轻脚的放在门框上,好不容易才找到平衡固定好。

    只要谁碰一下门,保准一桶冷水扣下,来个透心凉。

    “连本少爷的话都不听,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下马威,哼!朋友不做是吧,那就做敌人好了。”

    做好陷阱,秦小川在心里嘀咕着,没事人一样转了回来,躺在上铺等着看好戏。

    他就不信一晚上云极不去卫生间。

    拿出手机,点开最近最为火爆的游戏,秦小川催促道:“开黑了开黑了!告诉你们我可是高手,都别拖我后腿!等过阵子哥们要建立新的学院社团,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农药社!王者农药社!”

    “老大有抱负!”

    “我知道老大的天赋了,一定是吃喝玩乐!”

    “没错!你眼力真好哈哈!”

    嘻嘻哈哈的三人很是开心,秦小川刚刚进入游戏,忽然看见云极站了起来。

    见云极起身,另外两人也不说话了,连游戏够顾不得,死死的盯着云极,三人就差屏息静气。

    眼看着云极走到卫生间门口,秦小川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推啊,快推啊,就差一点……成了!”

    嘎吱一声,在秦小川的期盼中,云极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径自走了进去。

    预料中的水桶掉落并未发生。

    别说水桶,云极的身上一滴水珠都没有。

    “不可能啊!”

    等云极走进卫生间,秦小川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其他两人也一样。

    他们三个亲手设计的陷阱,大半桶的冷水好不容易才找到平衡放在了门框上,别说开门,只要碰一下门,那桶水就必定砸下来。

    卫生间里,云极洗漱了一番,抬头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模样。

    与三千年前的容貌相差不多。

    “得找一处落脚地,住在这里可无法修炼。”

    自语了一句,云极看了眼门框上已经失去了平衡,却不曾洒落的水桶。

    水桶的古怪如果被别人看到一定会惊呼有鬼,因为那种程度的倾斜,已经超出了力学的解释范畴。

    令水桶没有倒下的原因,是一缕暗淡的气息,正是这缕气息,成为了新的支点。

    “一天的时间才修出一缕能催动出来的灵气游丝,实在太慢了。”

    叹了口气,云极走出了卫生间,和衣而眠,对于同学的恶作剧,他连揭穿的兴趣都没有。

    云极没兴趣,秦小川可有。

    “不可能啊,明明设计好了……”

    带着万般不解,秦小川走进了卫生间,在他迈进去的同时,支撑着水桶的灵气游丝正好被耗尽。

    哗啦!

    哐当!

    “哎呀!”

    一桶冷水不偏不倚,扣在了秦小川的脑袋上。

    于是这一夜,宿舍里充斥着不停的喷嚏声,与三人在午夜修仙时的呐喊。

    “老大,你怎么才青铜啊?”

    “我们都钻石了,青铜也太逊了吧。”

    “你们懂个屁……阿、阿嚏!我这是普通的青铜么?我这是传说中的残血一挑五,喋血青铜组!”

    直到天边泛白,云极的耳边依旧回荡着小胖子杀猪般的哀嚎。

    “进阶吧,白银!阿、阿嚏!握草怎么又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