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护身符
    ,精彩小说免费!

    卜甲的来历虽然扑所迷离,但是说到底仅仅是一份古物而已。

    云极真正看中的,是隐藏其中的一股灵气。

    以卜甲占卜的古人,的确大多为方士神婆这些坑骗钱财的家伙,但也存在着真正的占卜高手。

    以存储于刻痕中的灵气波动来看,使用这件卜甲的人应该是一位修士,修为至少在筑基期。

    而这件卜甲,可被称之为法器。

    也只有将灵气封印在法器里,这些暗淡的灵气才会在数千年后依旧存在,否则早就消散一空。

    如今困扰云极的麻烦,一个是脆骨病,一个是匮乏的天地灵气,能得到两个储蓄着灵气的卜甲,尽管灵气不多,总好过没有。

    以云极估计,两片卜甲里的灵气被提取吸纳之后,足以抵得上在翔马小区修炼一月所积累的灵气。

    下午的课,云极始终在闭目养神。

    他在猜测着损坏事件中的土堆由来。

    土堆的存在,不该是觉醒者的习惯,毕竟这种怪癖实在少见。

    而且土堆里的铁签子更是古怪,看起来好像被人刻意扎在土里,可云极所想到的却是另一种可能,只不过这种可能太匪夷所思,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觉醒者自己变成了一堆土,被他吃进去的铁签子也就顺理成章的留在了土堆里。

    “陶土……”

    云极知道很多种将活物变成土堆的手段,但他想不通为何偏偏会是陶土。

    陶土除了捏泥人之外,好像没什么用处。

    傍晚,学院里响起了悠扬的铃声。

    一周的课程结束,教室里传来了欢呼,雀跃的学生们结伴而行,逃也般的离开了困住他们一周的学院。

    周末,学生们最为开心的时光之一,仅次于暑假。

    过了不久,段馨驱车接上云极,开往码头方向。

    这次走的是环城路,快速车道,汽车的速度很快,仿佛驾驶者的心情。

    段馨时而看看时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陪我去码头,耽误你时间了吧。”云极开口,语气中却没有什么歉意。

    “是啊,你不仅耽误我的时间,还耽误我的终身大事呢。”段馨开着玩笑,道:“谁让我是异能社的负责人呢,社员想要调查些线索,我就陪着呗。”

    “又是那个魏乐天。”

    “嗯,周末了嘛,我们这种大龄青年也需要约会啊。”

    “那家伙不是好人,对你图谋不轨。”

    “知道啦,你都说过两次了,谢谢你的关心,我自有分寸。”

    再次的劝说无效,云极不在多说,抬指一震,将追踪印记无声无息的打入了段馨的肩头。

    半个小时之后,汽车驶进了码头,在码头的边缘处,找到了第一次损坏事件的集装箱。

    集装箱早已报废,还在原来的地方,不过角落里的土堆却消失了踪迹。

    “大半年前的事了,就算没人动,海风那么大,一堆土早就被吹没了,这里可是码头。”

    段馨的长发被海风吹得有些凌乱,码头的风的确很大。

    云极没说什么,仔细的辨认了位置,从原本土堆存在的地方捏了些土,挫了挫,又扔掉。

    “可以了,我们走吧。”云极说道。

    “可以了?这么快,还是陶土么?”段馨一边拉开车门一边说道。

    “又一场人鬼情未了。”云极淡淡的笑了笑。

    的确是陶土,虽然土堆已经消失,混杂在泥土里的一些陶土渣滓他一样能分辨出来。

    “两次损坏事件都出现了可疑的陶土,难道是最近的觉醒者喜欢玩泥巴?”

    段馨实在猜不出陶土与觉醒者的关联,不过能让云极对觉醒者产生兴趣,她认为自己这位老师已经尽力了。

    别看谈吐轻松幽默,在段馨的眼里,云极始终是个命不久矣的可怜人。

    加入异能社的推荐信,参与损坏事件调查,帮忙调出卜甲,吃西餐,加上这次来码头的顺风车。

    这种种举动,其实只有一个含义。

    怜悯。

    对一个患有绝症的学生的怜悯。

    “送你回去吧,周末了,好好休息。”开着车的段馨平静的说道。

    “我想去市区走走。”

    “那……好吧,我去北区,北区的晚上有夜市,比较热闹。”

    来到北区之后,段馨的车停在一家咖啡厅的门外,这次她没邀请云极。

    分别时,云极取出一个纸人,递给了段馨。

    “这是……”段馨接过纸人看了看,不明所以。

    “护身符,能保佑平安。”云极微笑着说道。

    “好特别的护身符,好像是报纸折的吧,手工还不赖,好!我收下了。”段馨挥了挥手,与云极就此告别。

    看着瘦削的身影一个人走在霓虹灯下,走进热闹的街头,段馨忽然生出一种古怪的错觉。

    好像名为云极的男生,与这片热闹的都市格格不入。

    “老气横秋的家伙……希望老天也能保佑你,早日康复。”

    看着云极消失在街头,段馨无奈的看了看所谓的护身符,顺手放在了包里,转身走进咖啡厅。

    她考察了三个月的见习男友,早已经等在里面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周末的银山市北区格外热闹,不仅有着吵杂的夜市,还有许多小吃,疲惫了一周的人们,最喜欢来这里品尝美味,放松心情。

    耳边是叫买叫卖的吆喝,四周是擦肩接踵的人群,走在喧嚣的街头,云极的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虽然喧嚣嘈杂,倒也生机勃勃。

    在街灯下抬起头,穿过五彩霓虹的目光望向夜幕中的天穹。

    冷月高悬,星辰漫天。

    “物是人非,族人依旧,三千年,别来无恙。”

    云极的感慨,是身为华夏人的乡情,能在三千年后重生在故乡,是离开之时所留下的火种,亦是命运使然。

    周末的夜晚,感慨的不止云极,还有衣装革履的魏乐天。

    咖啡厅里,魏乐天一脸歉意的说道:“段馨,你要相信我,上次的事真的只是意外,怪我太急功近利,想要用昂贵的红酒讨好你,这两天我反思过了,做人就要踏踏实实,占小便宜的结果一定会吃大亏。”

    将红酒事件说成是自己占小便宜的举动,这位的脸皮可见有多厚。

    段馨笑着摇摇头,看样子没有介意,然而情场老手的魏乐天却在对方的眼眸里捕捉到一种陌生的神色。

    魏乐天知道自己的人设即将崩塌,不过没关系,他真正的手段从来不是嘴皮子功夫,而是藏在兜里的东西。

    而且他有足够的信心,只要过了今晚,他面前的女人将彻底成为他赚钱的工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