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披着羊皮的狼
    ,精彩小说免费!

    温热的咖啡,终究会凉掉,就像段馨此刻的心情。

    她从来不是愚蠢的女人,虽然没想过为什么红酒会燃烧,但是上次西餐厅事件之后,她查了查资料,得知了一瓶一二年正宗拉菲的价格与特征。

    查到的结果令她懊恼。

    瓶身上没有五只箭标志的拉菲,的确是假的。

    她能忍受平凡,却无法忍受懒惰!

    她能忍受普通,却无法忍受弄虚作假!

    她要的是一个上进的男友,不是一个擅长耍手段的男人!

    于是这次三个月的考察,在段馨心里已经以失败告终。

    从洗手间回来,段馨沉默了一会,将面前的咖啡一口喝完,说:“乐天,我想我们……”

    “我会让你满意的,六个月的考察期还有一半的时间,我们还没结束,请允许我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为你展现一个男人最坚实的臂膀,请相信我,段馨,我是爱你的。”

    魏乐天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看似在恳求,可是话语里毫无恳求的语气可言。

    就好像他把握十足,只要恳求,就一定能得到原谅似的。

    “没必要了,我们、我们不合适……”段馨忽然觉得一阵眩晕,险些趴在桌子上。

    眼前的杯子出现了重影,她的大脑在逐渐失去感知,好像醉酒了一样。

    “不,我们合适,我们是天生的一对。”魏乐天笑了起来,笑容里充满了狡诈与恶毒。

    趁着段馨去洗手间的功夫,他已经将一粒速溶胶囊放在了段馨的咖啡里,这种速溶胶囊里裹着高浓度的酒精,一粒足以相当于一瓶白酒,而且融化后短时间内几乎没有气味。

    相当于喝了一瓶白酒的段馨,变得醉醺醺,被魏乐天搀扶着离开了咖啡厅。

    自古以来,人心最为叵测。

    段馨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被她所考察的见习男友,实际上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而这头恶狼,终于在今晚伸展出藏匿了三月之久的爪牙。

    启动租来的豪车,撕碎伪造的身份,魏乐天载着段馨来到事先准备好的酒店,趁着段馨还有些知觉,将其扶进了房间。

    “考察期……去你吗的考察期!”

    关上房门,魏乐天扯掉领带,狞笑道:“考察我?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为了长秦第一才女的名头,你这种货色白给我都不要,这三个月过得真他么窝囊!”

    先将段馨的手机关机,魏乐天看着人事不省的女人,怪笑道:“幸好就要结束了,等二十万到手老子立刻离开银山,做了多少年买卖,这次最他么费事。”

    说着魏乐天开始在房间里安放摄录器材,都是迷你型的小型摄像头,在床边分别放了两个,还有一个吊在了天花板。

    魏乐天的手段十分娴熟,看来没少做这种勾当。

    放好了摄像头,他开始调试了起来,这是他的老本行,拍摄女人的不雅视频卖给地下网站。

    靠着这份老本行,魏乐天赚得可不少,被他祸害的女人更多。

    醉酒的段馨,此时沉浸在噩梦当中,她梦到了自己在墓地里狂奔,身后是一个个从坟墓中爬出的骷髅。

    噩梦很长,怎么也醒不过来,于是她急得大哭。

    人事不省的段馨,眼角处流下了一滴泪水。

    轰隆隆。

    乌云掩盖了夜空。

    嘀嗒。

    雷声里,一滴雨珠落在云极的脚下。

    看了看手心里若隐若现的追踪印记,云极踏着第一滴雨水,走进了酒店的大门。

    “准备就绪,你是我狩猎的第三十八个女人,觉得荣幸吧!你们这群臭三八!明天你的视频将在网络上疯传!”

    将调试完毕的设备开启,魏乐天阴笑着盯住了醉酒的女人。

    “长秦学院第一才女的视频,啧啧啧,段馨,明天你将成为银山市的名人,嘿嘿,嘿嘿嘿嘿。”

    咔嚓!

    窗外的天边划过一道闪电,接着是滚滚雷声。

    “他么的吓我一跳,点根烟压压惊。”魏乐天被吓得一哆嗦,点了根烟狠狠的吸了几口,打开窗子将烟蒂扔了出去。

    窗外下起了大雨,打开的窗户被再度关闭。

    “夜长梦多,开始吧……咦?”

    一回身,魏乐天发现昏死过去的段馨,好像动了。

    并不是段馨有所动作,而是趟的位置变了。

    “刚才头冲里边来着,怎么转这边了?难道是我记错了?”

    魏乐天回忆了一番,他有点记不太清,之前调试设备的时候没太注意段馨的位置。

    “难道快醒了?不会这么大的酒量吧,不管了,现在就开始。”

    魏乐天觉得有些古怪,不过没多想。

    这种几乎无本的买卖,他驾轻就熟,一旦事发查到他身上,大可将责任推给酒店,反正睡的是自己女朋友,又不犯法。

    “三个月还不让我碰,臭婊子,今天让你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

    恶狠狠的咒骂中,魏乐天就要下手,没等他伸出的脏手碰到段馨,忽然段馨的身体横着挪出了半米。

    古怪的移动,绝非段馨自己所为,而是被一种外力拽走了!

    眼看着段馨手脚不动,自己竟横着挪移,魏乐天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什么东西!”

    刚刚惊呼出声,魏乐天终于发现了始作俑者,只见段馨的手里多了个纸人。

    确切的说,正是那纸人将段馨拉拽出半米的距离,此时那纸人正弯腰再次抓起段馨的手,朝着一侧卖力的拖拽。

    见魏乐天惊恐的看来,纸人抬起头,红点般的眼睛出现在没有五官的纸脸上,看起来惊悚骇人。

    “有、有、有鬼啊!”

    纸人会动,吓得魏乐天魂不附体,刚喊出一句有鬼,被吊在棚顶的摄像头咔吧一声掉了下来。

    小小的摄像头没有落到地面,而是悬浮在半空,正对着魏乐天被吓得惨白的脸。

    “鬼、鬼、鬼!”魏乐天被吓得口齿不清,抖如筛糠。

    又是两声响动,安放在床边的两个摄像头同时悬浮而起,对准了魏乐天的左右两侧。

    “哪、哪路的神仙爷爷!我可是好人,你别、别害我啊!”

    魏乐天强做镇定,慢慢往门口的方向挪动。

    这些超自然的现象他无法理解,更不敢面对,现在他只想逃出房间。

    嘭的一声。

    惊慌过度的魏乐天被地毯绊倒,摔了个大马趴,门牙撞在了茶几上,直接崩飞了两颗,满口是血。

    “我的牙……”

    哀嚎着的魏乐天连滚带爬来到了门前,看都不敢多看身后,匆匆打开了房门。

    门一开,一个瘦削的身影正站在门口。

    咔嚓一声,窗外,闪电划过。

    魏乐天没等看清门外是谁,他的身体忽然被一股巨力霍地掀翻,拽进了房间。

    “相信报应么,我想你会相信的。”

    低语中,云极缓步走进了房间。

    门扉在他身后合拢,从逐渐合闭的门缝能看到一个诡异的纸人,正在将魏乐天抡起,不断的砸向墙壁与茶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