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妖族
    自古以来,昊阳域除了人族之外,还存在着为数不少的妖族。

    妖族与修士一样,有着特定的等级。

    以自身能力与破坏力的递增,妖族被分为了七大等阶,对应着修士的境界,分别是妖兽、妖物、妖灵、大妖、妖王、化羽、妖圣。

    血眼为兽,妖族的最初境界便是妖兽。

    妖兽有着超越了野兽的能力,一只狸猫妖兽即可猎杀猛虎,但是妖兽的神智依旧停留在野兽的程度,只是破坏力变得强大了很多。

    随着境界的提升,当妖兽转化为妖物,才会出现神智的开启。

    想要分辨妖族与野兽,其实很简单,不需要感知气息,只要观察眼睛即可。

    妖族最为明显的特征,是在眼中出现血纹。

    血纹是一种血色的纹路,与树桩的年轮类似,最低等的妖兽有一圈血轮,之后的妖物有两圈血轮。

    至于其后的妖灵,将更加可怕,达到妖灵境界的妖族会神智大开,拥有接近人类的智慧。

    妖族的神秘,少有人知,云极则一清二楚。

    当剑眼捕捉到幽狸眼里的血纹那一刻,云极就知道自己遭遇了麻烦。

    之前施展的追踪法术,驾驭傀儡,加上灵气游丝托举摄录器材,又动用了剑眼,这些种种手段,已经耗尽了云极的真气,如今他的丹田空空如也。

    刚刚进阶为炼气初期的修士,可没有多少真气能动用,解决了魏乐天之后,没想到遇上了更加棘手的麻烦。

    幽狸再次扑来,速度奇快,能看到锋利的爪子,想必力道极大。

    一只妖兽级别的妖族,能轻易猎杀猛虎,可见妖兽的可怕程度凌驾于百兽之王,如果没有热武器,人类根本无法抵挡。

    云极没有武器,但他身上带着两块卜甲。

    将手里的卜甲用力一捏,云极以最后的真气灌入其中,当幽狸即将扑来的刹那,卜甲上忽然暴起了一股灵气波动。

    双指一转,卜甲对准了幽狸,云极低喝出声:“以灵化印!”

    灵光一闪,卜甲的印记中冲出了一股锋利的灵气,与幽狸相撞。

    嘭的一声!

    扑来的幽狸被一股巨力崩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吃疼的喵了一声,脖子上更出现了一个烙印,与卜甲一模一样。

    云极动用的以灵化印,并非奇异的法术,而是以真气将封在卜甲里的灵气尽数逼出,形成一股力量用来退敌。

    喵!

    幽狸很快爬了起来,血眼中出现了深深的忌惮,吼了一声飞身窜出窗外。

    幽狸逃走,云极并不意外。

    一块卜甲里的灵力虽然不多,但是威力不凡,尽数打入一头妖兽身上,足够震慑对方。

    只要没有发狂,妖兽依旧保持着野兽的习惯,遇到危险会在第一时间选择逃亡。

    走到窗口,云极看了看窗外。

    五楼的高度对一头幽狸来说不算什么,没入雨幕的妖兽早已消失了踪迹。

    抓起窗台上的半个胶囊,云极无奈的自语道:“幽狸嗜酒,闻之则来,原来是酒气引来的妖兽。”

    幽狸有着一个古怪的习惯,那就是特别喜欢酒味,时常出没于酒窖当中,古时有些大酒窖经常发生藏酒消失的事件,人们认为是没有密封好使得酒水挥发掉了,殊不知是寻味而来的幽狸所为。

    魏乐天身上的速溶胶囊,吸引了一头妖兽来临,得知真相之后,云极有些无可奈何。

    手里的卜甲已然暗淡了下去,封在字迹里的灵气被尽数耗光,总共只有两块,这就报废了一块。

    收起卜甲,搀起段馨,两人离开了房间。

    至于自作自受的魏乐天,等待他的将是残酷的下半生,与暴怒的妇女组织。

    夜雨不停,嘈杂的城市渐渐归于平静。

    午夜街头,受伤的幽狸钻进了温暖的怀抱,喵喵的叫着,好像在向主人倾述着委屈。

    “让你乱跑,吃亏了吧,你还有重要的任务,被人发现的话会麻烦的,咦这是什么?好像是个字呢。”

    雨下的霓虹灯变得朦胧模糊,抱着幽狸的身影虽然站在雨幕里,却能将雨水尽数屏蔽在身外,这人好奇的看了看幽狸身上多出的印记。

    “我不认得,回去问问爷爷认不认得。”

    抱着幽狸的人转身走进了夜幕,午夜的街头只剩下淅沥沥的雨滴。

    ……

    随着天光见亮,下了一夜的冷雨逐渐停歇。

    乌云还在天边涌动,雷声依旧。

    滚滚的雷声里,段馨渐渐醒了过来。

    一夜的噩梦让她疲累不堪,她觉得自己在梦境的墓地中奔逃了好久,那些可怕的骷髅始终追在身后。

    即便刚刚醒来,她还觉得自己身处地狱当中。

    呼!

    清醒的瞬间,段馨记起了昨夜的事,惊得她汗毛都立了起来,更有一股绝望涌上心头。

    即便醉酒,她也隐约记得自己被魏乐天带到了酒店,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甚至不敢去想。

    强忍着泪水,段馨查看了一番身体。

    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毫发未损!

    窗外响起闷雷声,段馨现在才发觉自己没在酒店,而是睡在一处普通的民宅。

    从窗户看去,能看到远处的翔马小区四个大字。

    “这是哪儿?”

    揉了揉发疼的额头,段馨站了起来,来到客厅。

    能看出这是一户两居室,只是屋子里空荡荡,客厅没人,而另一间房间的门,关着。

    仔细了回忆了一番,段馨记不起是谁将她带出的酒店。

    女人是一种好奇的动物,既然大难不死,段馨立刻对这间屋子的主人好奇了起来。

    于是她轻轻的走到关着的房门近前,蹑手蹑脚的将门推开。

    开启的门缝不大,足够段馨看到屋子里盘坐的身影,当她看到熟悉的面孔之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推门而入,段馨无力的坐在地板上。

    “谢谢你云极,要不是你追来,我恐怕……魏乐天那个王八蛋,我不会放过他!”

    正在打坐的云极收拢了心法,无可奈何的说:“高学历高智商的段老师,难道不会敲门么。”

    修炼之际,最忌别人打扰,这是修行之人通用的规矩。

    没想到不说还好,云极刚刚说完,就听到跌坐一旁的段馨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吓死我了……呜呜呜!怎么被我碰上个渣男啊,我再也不要男朋友了呜呜呜!”

    天明之际,云开雨散,而长秦学院最年轻的天才讲师,却在云极的房间里哭得梨花带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