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扁鹊药局(下)
    ,精彩小说免费!

    店员的不屑,是他的自以为是。

    认为对面的两人,一定是暴发户,是什么都不懂的棒槌。

    自古狗眼看人低,店员的自以为是,来自于他对表现的判断。

    秦大廉大腹便便,油光满面,形象的确不怎么样,如果不开他的奔驰,看起来就像食堂大厨,根本就不像有钱人。

    云极衣着普通,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更不像油头粉面的富二代,他和秦大廉站在一起,的确像是一家穷了多年,一夜暴富的暴发户。

    以云极的耳力,早听到了店员之前的腹诽。

    店员的自以为是,云极实在懒得理睬,直接报出了所需的要药材。

    “看来你很懂得药材药理,那就准备抓药吧,听好了,我要的参,是百年份的深岭野山参,熊胆,是雪域白熊胆,麝香是九龄香脐子,太岁要千年份,燕窝为金丝血燕,灵芝至少是百年以上的棺材菌。”

    虽然依旧是六种药材,但是比起之前的称呼可天壤之别,听得柜台后的店员一愣一愣。

    “香、香什么脐子?棺、棺材?我们这是药局,不卖棺材!”店员结结巴巴的说着,心虚了起来,他根本就不懂云极所说的药材是什么。

    还以为千年老店里的店员有些见识,不料连报出的药名都听不懂,云极也是有些无奈。

    “我们来你药铺买药,什么买棺材!会不会说人话!”秦大廉没好气的说道,棺材这种不吉利的词汇他最是在乎。

    青年店员强撑着气势狡辩:“我们这本来就没有什么脐子,更没有棺材卖,你、你们是来捣乱的吧!”

    “人家说的是棺材菌,也就是血灵芝。”一旁走来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之前的店员立刻点头哈腰的称呼店长,满脸通红尴尬不已。

    西装男人歉意的对着云极和秦大廉笑了笑,比了个请的手势,说:“二位所需要的药材太过名贵,外局不出售,请跟我到内局购买。”

    店长带路,当先走进了大厅中间的走廊,原来这所药局不仅有中西之分,还有外局和内局的区别。

    “还有内局?一定是卖好药的地方了。”

    秦大廉一听不用在外面抓药,顿时脸一沉,对那青年店员吼道:“原来你也不懂啊,不懂你跟我装什么大瓣蒜!还出门左拐超市有售,一会我就把左边的超市买下来,贴上你照片,别人随便进,就不让你进,信不信我用超市封杀你!”

    买药的时候,什么都不懂的客人自然不敢和抓药的呼喝,一旦人家手底下做些小动作,这药效可就不准了。

    现在不用在这柜台买药了,之前的排挤,秦大廉又不是听不出来,顿时反击,一顿臭骂,把那青年店员骂得一声不吭。

    听见秦大廉在骂人,云极头都没回,走进走廊,不多时被让到走廊尽头的另一间屋子。

    这里也是抓药的地方,比起前面的大厅要小了很多,只有两个店员,穿着白大褂,手脚麻利的收拾着药柜。

    进门之前,云极看了眼走廊外。

    外面是扁鹊药局的后院,挺大个院子,院子里还有一个小池塘,旁边是凉亭,四周栽着树,还有一座古香古色的小楼。

    小楼仿古,木窗木门,飞檐如燕,轻盈欲飞,犹如禅房般雅静,时而飘起一缕药香。

    看到小楼的同时,云极也闻到了药香,鼻翼动了动,若有所思的瞥了眼木楼的方向。

    木门半开,看不到屋子里的人。

    但能确定,木屋里有人在熬药,而且是一些极其珍贵的药材。

    “这就是内局啊,看起来不太大嘛,你们扁鹊药局的药材都保真是吧,可别卖给我们假药。”秦大廉的声音传来,云极收回目光。

    “您放心,我们扁鹊药局可是千年老店,在这里购买的任何药材我们都保真,而且假一赔十。”

    店长始终面带微笑,解释道:“我们扁鹊药局可是神医扁鹊的正宗传人,扁鹊药局从大宋开张到现在,从没有卖出一份假药的记录,老祖宗留下的基业,我们看得很重。”

    “真是大宋传到现在的老店啊?扁鹊那老头在大宋的时候就是神医了吧?”秦大廉好奇的打听着,听得云极一阵无奈。

    刚要说明扁鹊不是大宋人,而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名医,不等云极开口,就听那位衣装革履的店长点头说:“您算说对了,扁鹊老爷子在大宋就是家喻户晓的神医,给皇帝都看过病,要不然这金字牌匾也不会成为我家的传家宝啊。”

    原来这位店长也就懂些药材,根本不知道扁鹊的确切年代。

    “你家?你是店长还是老板。”秦大廉打量了一番中年店长。

    “这是我们少东家,也是店长。”内局的一个女店员插嘴了一句。

    “原来是扁鹊药局的老板!你好你好,我叫秦大廉,来来这是我名片。”

    秦大廉是个自来熟,抓着对方的手一个劲的问:“扁老板原来这么年轻,看起来比我还小几岁吧,哈哈,以后到银山娱乐城玩的时候找我!”

    “我不姓扁,姓陈,我叫陈万延。”店长有些尴尬。

    “你不是扁鹊传人么?”秦大廉莫名其妙。

    “家中先祖师承神医,我们这些后人这才自称扁鹊传人,是医道传人。”

    “哦!这么个传人啊,我还以为你们家都姓扁呢。”秦大廉套着近乎,道:“那个扁老板啊……不对陈老板嘿嘿陈老板,听说你是妙手回春的高手啊,能不能给我诊诊,钱不是问题!”

    “诊病我不在行的,不大会,真的。”陈万延嘴角一抽,连忙摆手。

    “不是都说扁鹊药局的东家是高手么,你怎么不会看病?”秦大廉疑惑了起来。

    “我真不会看病,会看病的是我父亲,老人家年纪大了,早就不再抛头露面,在家颐享天年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秦大廉白套了半天近乎,得知这位不会看病,立刻又站到云极身边。

    “抓药吧,我刚才说的那些,内局应该都有吧。”看了看药柜,云极说道。

    “有,不过价钱可不便宜。”陈万延示意内局店员拿来一个平板电脑,上面罗列了药材目录与价格。

    “白熊胆……一百块,金丝血燕……三百块,千年太岁才八百块钱!”

    念叨着屏幕上的药材价格,秦大廉底气越来越足,最后胖手一挥,豪迈道:“还以为多贵的东西呢,这也不贵啊,几百块钱而已,来来来,一样给我先来十斤,我回去泡水喝。”

    “十斤?我们这不论斤啊先生。”

    陈万延一边苦笑一边给秦大廉指点屏幕上价格后边的单位,解释道:“请看清楚,我们药局里的中药都是按克卖的,比如这白熊胆,一克是一百块钱,一斤就是五万,您要是买十斤的话,需要支付五十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