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盲棋
    ,精彩小说免费!

    单位的不同,价格自然天壤之别。

    秦大廉还以为论斤卖,原来人家论克卖,一听十斤白熊胆要五十万,他顿时一哆嗦。

    “这么贵啊!这是药么,这是金子吧!这边八百的也是一克的价格?比金子都贵了啊!”

    安静的内局,就听秦大廉在大呼小叫,等他惊讶够了,这才讪笑着等在一边。

    “百年份的血灵芝,二两,千年太岁,二两,金丝血燕四两,九龄的香脐子……”

    云极这边在屏幕上点击着药材与所需的数量,秦大廉在那边掰着手指头算。

    不说别的,单单百年份的血灵芝,二两就是十万块!

    血灵芝也叫棺材菌,几乎是最贵的药材了,想要百年份的可种不出来,而是需要找到百年古棺。

    因为血灵芝这种奇药不是种的,是在棺材上长出来的,越是年代久远的古棺,生长出来的血灵芝越是珍贵,所以血灵芝才有棺材菌的别称。

    云极每报出一份药材,秦大廉的眼皮都跟着一跳,最后店长在平板电脑上核算出价格,不多不少,三十二万!

    买一次药而已,就花费了三十二万,秦大廉的确有钱,但也没想到云极真能花出去这么多。

    三十二万,转眼就没了!

    为了自己的怪病,秦大廉没办法只好乖乖付款。

    由于药材珍贵,而且需要磨成细粉,云极与秦大廉一时还走不开,被陈万延让到豪华的待客室,沏上最好的龙井茶。

    大爷般的款待,需要千金一掷,买些寻常的药材可得不到这番招待。

    “太贵了!抓次药三十二万没了,这家店也太黑了吧,暴利,暴利啊。”秦大廉嘀嘀咕咕:“茶不错,我得多喝点,怎么也得占他点便宜。”

    听着秦大廉的嘀咕,云极无心品茶,坐了一会儿起身走出门外。

    待客室离着药局后院不远,没走几步就出了长廊。

    穿过院子,绕过池塘,不多时云极来到了那座古香古色的小楼下。

    药香依旧,只是与之前略有不同。

    再次仔细的辨认了一番,云极摇了摇头,自语道:“火候不对,这炉药废了。”

    门没关,云极信步而入。

    走过玄关,入眼是空旷的大厅,大厅的角落里有一个小火炉,火炉上架着紫砂的药壶,药壶里咕嘟嘟煮着药材,冒着热气。

    飘到外面的药香,就是从这药壶里传来。

    看见紫砂药壶,云极的目光动了动,小小的药壶居然存在着灵气波动,不知是药材中含有天地灵气,还是药壶本身的原因。

    另一侧,挨着窗边,两位老者正在棋盘上博弈。

    煎药的药壶,下棋的老人,本该普通平静的一幕,却因空空如也的棋盘而显得不寻常了起来。

    两位老者聚精会神的盯着空棋盘,左侧的头发稀疏,穿着少见的大褂,摇头晃脑,右侧的是个红脸膛,紧锁双眉。

    “车六退二。”红脸老者当先说话,始终盯着棋盘。

    “炮三平五!”头发稀疏的老者撇着嘴还招,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马五进七。”红脸老者的眉头锁得更深,沉声说道。

    “嘿嘿!就等着你这一步呢,看好了,横车,将军!”头发稀疏的老者用手一点棋盘上的一格空位,得意道:“你的盘头马成了窝心马,哈哈!我看你这次输不输!”

    盲棋而已,在云极看来算不得什么。

    见两人在下棋,走进屋子的云极也不出声,站在一旁仔细闻了闻,又摇了摇头。

    可惜了一炉价值匪浅的名贵药材,云极此时能断定,紫砂壶里熬着的药,的确废掉了。

    红脸老者还在盯着空荡荡的棋盘思索着棋步,那头发稀疏的老者自认为赢定了,翻着眼皮看了看不速之客。

    发现云极也在看着棋盘,而且皱着眉,他顿时哼了一声,道:“看得懂盲棋么?看得懂老夫这一步横车的用意么,看棋不语还算有礼,表情少点就更好了,年轻人,这里可不是你能进来的地方。”

    如果对方只说这里不对外开放,云极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可是那句带着瞧不起的质疑,让人心中不畅。

    求佛,求的是解脱。

    修道,修的是逍遥。

    既然别人让自己心中不畅,云极反而不走了,而是洒然一笑。

    “懂些棋道,盲棋而已,算不得高深。”云极的语气谈不上客气,也不算高傲,但是听在对方耳中,却觉得有些刺耳。

    “现在的年轻人,口气都这么大了?”

    头发稀疏的老者瞥了云极一眼,哼了一声,道:“据我所知,在银山市能看懂盲棋的人屈指可数,能半路看懂整盘盲棋的,一个也没有。”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云极淡淡的说了八个字,始终没言语的红脸老者终于从棋盘上抬起头来。

    “这局我输了。”红脸老者话不多,只是认输。

    “天外有天?哈!吹牛谁都会,小子,既然你懂棋,我给你个机会展示一番!”头发稀疏的老者一指那红脸老者,道:“他这局死棋,我不用你给他支招,你如果能还原出我们两个的棋路,就算你厉害!”

    “那有何难,只需让我知道七个位置的棋子方位,给你还原一番也无妨。”云极淡然一笑。

    “已知七个位置的棋路,你就能还原整个棋局?”头发稀疏的老者一瞪眼,道:“好!你要是还原不出来,以后看见下棋的就得绕着走。”

    “还原出来,又当如何。”云极随口一问。

    “你要是还原出来我们的棋局,我今天晚上蹲楼顶学一宿狗叫!”头发稀疏的老者提出了赌注。

    各不退让,赌约已成。

    云极要是输了,今后但凡看到下棋的必须绕路,如果赢了,头发稀疏的老者就学一宿狗叫,还是在楼顶。

    “陈老,犯不着和一个娃娃置气。”红脸老者当起了和事佬,对着云极使眼色,意思是让云极赶紧走,这老头脾气大。

    “置什么气!我活这么大,还能被个小鬼吓住?来来来,开始吧!”被称为陈老的老者吹胡子瞪眼,指着棋盘让云极选。

    云极也不客气,看了看空空的棋盘,指向一点。

    “这里是卒子,我的。”头发稀疏的陈老抱着肩膀不屑一顾的说道。

    云极又指向一点。

    “马,他的。”

    沉吟了稍许,云极再次一指。

    “这里是空的,嘿嘿,不行了吧,我看你如何还原棋局!”

    两人你来我往,很快七个点被云极用完,其中有两处还是空位,并无棋子存在。

    得知了五处棋子的位置,加上之前两位老者走过的四步棋,云极开始推算,他的脑海里逐渐出现了一副棋道残局。

    ps:签约状态已经改好,多谢日光神盟主打赏,今天开始三更,更新时间为中午12点,晚6点7点,新书剧情已进入主线会越来越有趣,请诸位有票的帮忙投一下,有书单的帮忙加一下,新书期求包养,幼苗不好出头啊,拜求诸位护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